三、日越关系发展前景

未来几年,日越关系有望继续向前发展。第一,日越两国内外战略有望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日越关系新发展:动力与前景 -

延续,两国关系保持平稳。就日本而言,安倍政府有望继续执政。2015 年 9月安倍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2016年 7月以自民党为首的执政联盟在日本 参议院选举中大胜,安倍执政地位更加稳固。安倍本人也传递出希望执政到

[ 1] Carlyle A. Thayer, “Vietnamese Diplomacy, 1975- 2015: from Member of Socialist Camp to Proactive International Integration,” p. 2, http:// 119.90.25.29/ viet- studies. info/ kinhte/ Vietdiplomacy_thayer.pdf.(上网时间:2016 年 11 月 21 日)

[2] Truong Minh Vu, “The Politics of ‘Struggling Co-evolution’: Trade, Power and Vision in Vietnam’s Relations with China,” August 13, 2015, http://www.theasanforum.org/the-politics-ofstruggling-co-evolution-trade-power-and-vision-in-vietnams-relations-with-china/.(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 11 日)

[1] 2020 年的信号。 在此背景下,日本内外战略势必继续围绕使日本成为“一 流大国”加以推进,使得日本有动力推进日越关系向前发展。就越南而言, 其内外战略有望保持延续性,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等重 要决策者继续留任,越共十二大确定了未来五年的大政方针,越南继续借重 日本的政策将不会改变。

第二,亚太地区形势发展将强化日越既定战略取向,助推两国关系发展。 政治安全方面,中国有望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地区力量格局继续朝有利 于中国方向演进等,以上无疑将使日越强化对华、特别是海洋方向的战略制衡。 经济方面,东盟共同体建成后东盟经济融合将加快发展,包括2018 年东盟内 部关税将全部取消,东盟国家间互联互通建设水平的提升等,意味着越南背 后东盟市场的进一步扩大、区域内经济要素能够更有效地加以整合,无疑将 进一步增强越南的经济吸引力,强化日本优化海外经济布局、向越南等国转 移产能,以及越南通过发展对日经济关系、推动国内经济发展等战略取向。

具体看,两国有望在以下方面加强合作:一是促进两国经济的深度互联。 正如《日越关系共同愿景声明》指出的,日越要以经济发展战略、产能合作、 [2]人力资源方面合作为重点,“使两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地联接在一起” 。 日 越将着力推动日本援助战略与越南发展战略的进一步对接,依托“日越工业、 贸易与能源合作委员会”等机制加强在战略规划与实施方面的合作,围绕着 越南工业化战略的实施以及日本优化海外产能布局政策的推进,从技术转让 到吸引私人投资、打造工业园区等,加强双方在能源、电子、信息、现代农 业等领域的产能合作,并且着眼于提升越南经济竞争力,以高等教育、职业 [3]教育为重点领域深化人力资源方面的合作。 二是推动湄公河次区域互联互 通。2016 年 5月,日本外长岸田文雄发表演说,将推进东盟地区、特别是湄

[1] “安倍为主持东京奥运将修党章,打算稳坐到2020 年?”,搜狐网,2016年8月26日, http://mt.sohu.com/20160826/n466218408.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9 月 1日)

[2]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Joint Vision Statement on Japan-vietnam Relations,” September 15, 2015, p.2.

[3] Ibid., pp.4-6.

[1]公河次区域的互联互通作为日本东盟政策的两大重点之一。 日本还提出了 扩大版的“有质量的基础设施伙伴”倡议,将额度扩大到2000 亿美元,以着 力推进亚洲地区的互联互通与日本基础设施产品的出口,并且将越南等国家 [2]作为重点加紧游说。越南对此反应积极。 三是加强海上安全合作。“南海 仲裁案”后,日本表现出与越南加强合作的强烈意愿,安倍强调“强化越南 海上执法能力已是紧迫事项”,[ 3] 岸田文雄表示“日越外长已认识到在南海 [4]问题上促使东盟国家以一个声音说话的重要性”。 基于越南也有强烈合作 需求,可以预计,日越将围绕着越南海上能力建设以及促使东盟在南海问题 上形成对华统一战线等加强合作。

但另一方面,日越关系发展也存在局限性,这主要缘于越南大国制衡战略下在发展对日关系上的两面性。

冷战结束至今,越南推崇大国制衡战略, 这既是小国在大国林立、相互竞争的环境中求生存、谋发展的必然选择,“也 [5]是其对于冷战时期结盟战略的一种反思” 。事实上,冷战后期,越南完全 倒向苏联,而与中国、美国关系恶化,使其在国际上空前孤立,同时过分依 [6]赖苏联、照搬其发展模式,最终导致越南计划经济陷于困境。 因此,越南 大国制衡战略的逻辑是,与尽可能多的大国发展关系,保持这些关系发展的 动态均衡,使大国相互制衡但又不实质性倒向任何一国,从而既左右逢源、 多方获取发展资源,又令大国彼此角力、在相互竞争中保障越南的安全利益, 而且越南得以赢得最大的战略灵活性,有更多回旋空间应对形势变化。在此 战略逻辑下,越南发展对日关系必然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基于中国实力上

[1] Fumio Kishida, “Diversity and Connectivity – Role of Japan as a Partner,” May 2, 2016, http://www.mofa.go.jp/a_o/rp/page4e_000424.html. ( 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10 日 )

[2]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Japan-viet Nam Summit Meeting,” May 28, 2016.

[3]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Japan-viet Nam Summit Meeting,” July 15, 2016, http://www.mofa.go.jp/s_sa/sea1/vn/page3e_000516.html. ( 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12 日 )

[4]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Japan-viet Nam Foreign Ministers’ Meeting,” May 5, 2016, http://www.mofa.go.jp/s_sa/sea1/vn/page3e_000488.html.(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 17 日)

[5] Mark Manyin, “Vietnam among the Powers: Struggle & Cooperation,” October 17, 2014, http://www.theasanforum.org/vietnam-among-the-powers-struggle-cooperation/.(上网时间:2016年 5 月 11 日)

[6] Ibid.

升以及中越南海争端加剧,越南希望通过发展对日关系制衡中国。另一方面, 越南不会任凭日越关系领先于越南与其他大国关系,特别是中越关系的发展。 因为这种局面将极大动摇越南全方位均衡发展与大国关系的总体框架,压缩 越南的战略灵活性,并且可能引发中国等大国的战略反弹,冲击越南与这些 国家关系的发展。事实上,近年来,考虑到中日关系的敏感性、中美关系的 竞争性,越南有意识地均衡地发展与中日美三国的关系。2015年,越共总书 记阮富仲即先后出访中、美、日,推动越南与三国关系齐头并进发展。可以预计, 除非发生根本性的颠覆区域战略形势的重大事件、迫使越南做出重大战略选 择,日越关系的发展不可能脱离越南全方位均衡发展大国关系的总体框架, 其在发展的速度与深度上将受制于越南与中国等其他大国关系的发展。 日本在推动日越关系向前发展方面也存在能力局限,特别是在安全领域。 第一,与美国不同,日本缺乏通过提供军事保护伞以吸引越南与之大幅升级 军事合作的能力。在中越战略博弈中,“日本由于没有核武器,在经济上高

[1]度依赖中国,所以难以担当外部威慑者的角色”。 第二,在海上能力建设上, 日本的重中之重是东海钓鱼岛方向,这会在资源投入上限制其对越南等国的 支持。“日本对越南的援助要在很久之后才能全速推进,它必须等待东京先

[2]满足自身能力建设的需求”。 事实上,2014 年 5月,安倍即以日本海岸警 卫队任务增加为由,表示要延期向越南提供海上巡逻船,迟至2015 年 8 月, 日本才向越南交付首艘巡逻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