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美印防务合作“提质增速”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美印防务合作新态势评估 -

与经济、人文领域合作相比,防务合作更加敏感,能够在深层次上反映 双边关系进展,因此无论是美国还是印度,在处理对外防务合作时都比较谨慎。 传统上,美国在南亚地区与巴基斯坦防务合作密切,俄罗斯是印度对外防务 合作的最主要伙伴。近年来,随着美印双边关系迅速升温,两国防务合作迎 来重大机遇期,呈现诸多新特点。

(一)防务合作跃升为美印关系“重中之重”

防务合作一直是美印关系的重要组成且地位不断提高,但与其他领域相 比并非特别突出。2005年签署的《美印防务关系新框架》仅将防务关系称为“更 宽层面美印战略伙伴关系的支持(support)和组成(element)”,[ 2013 年发表的《美印防务合作联合宣言》提到,“美印拥有共同的安全利益,视 彼此为最亲密伙伴(closest partners)”,“该原则适用于国防技术转移, 国防物品与服务的贸易、研究、联合开发与联合生产,包括最先进、最复杂 的技术”。

[1] S. Amer Latif, “U.s.-india Military Engagement: Steady as They Go,” pp.29-42.

[2] Sourabh Gupta, “How the Us-india Defense Partnership Came to Blossom Under Modi,” May 13, 2016, http:// thediplomat. com/ 2016/ 05/ how- the- us- india- defense- partnership- came- toblossom-under-modi.(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1 日)

[3] “New Framework for the U.s.-india Defense Relationship,” June 28, 2005, http://library. rumsfeld.com/doclib/sp/3211/2005-06-28%20new%20framework%20for%20the%20us-india%20 Defense%20relationship.pdf.(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2 日)

[4] “U.s.-india Joint Declaration on Defense Cooperation,” September 27, 2013, https://www. 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3/09/27/us-india-joint-declaration-defense-cooperation.(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1 日)

莫迪上台后高度重视对美防务合作,在四次访美中均力推防务合作并取 得成效。2014 年 9月莫迪首次访美即与美方达成共识,要延长2005 年的《美 印防务关系新框架》(为期十年)并制定更具开拓性的计划。2015年 1 月奥 巴马回访印度时双方完成谈判。2015年 6月,美国时任防长卡特访印时签署 新版《美印防务关系框架》,强调防务合作是双边关系的“关键要素”(key [1] component)和“重要支柱”(vital pillar)。 2016 年 6月莫迪访美时, 两国联合声明指出“美印防务关系可以成为稳定之锚”,美国承认印度为“主 要防务伙伴”,“美国将促进与印度的技术分享,达到等同于最亲密盟友和 [2]伙伴(closest allies and partners)的程度”。 从“组成部分”到“关 键要素”、“重要支柱”,从“最亲密伙伴”到“等同于最亲密盟友和伙伴 的主要防务伙伴”,防务合作俨然已经成为美印关系的战略基石,卡特称之 [3]为“全球安全之锚”(anchor of global security)。

(二)合作机制更趋完善

一方面,增强既有合作机制的活力。美印防务合作机制主要有防务政 策小组(Defense Policy Group)、政治军事对话(Political-military Dialogue) 和 防 务 贸 易 和技 术 倡 议(Defence Trade and Technology Initiative)。防务政策小组是最高常设磋商机制,为两国国防部副部长级 对话,主要讨论防务关系的大政方针,下设多个对话小组。政治军事对话是 外交系统局级对话机制,运作不是特别顺畅。2014年9月莫迪访美时双方强调, [4] “将对话内容扩大至出口许可、防务合作和战略合作,以重新赋予其活力”。 防务贸易和技术倡议由时任副防长卡特2012年启动,旨在克服双边防务合作

[1] “Framework for the U.s.-india Defense Relationship,” June 3, 2015, http://archive.defense. gov/pubs/2015-defense-framework.pdf.(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2 日)

[2]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Enduring Global Partners in the 21st Century,” June 7, 2016,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6/06/07/joint-statement-united-states-and-indiaenduring-global-partners-21st.(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2 日)

[3] Nisha Desai Biswal, Assistant Secretary, Bureau of South and Central Asian Affairs, Statement Before the 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U.s.-india Relations: Balancing Progress and Managing Expectations,” May 24, 2016, http://www.state.gov/p/sca/rls/rmks/2016/257665.htm. (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2 日)

[4] “U.s.-india Security Partnership: Fact Sheet,” September 30, 2014, http://www.state.gov/r/ pa/prs/ps/2014/09/232330.htm.(上网时间:2016 年 6 月 12 日)

中的官僚和法律等程序性障碍,谋求将传统买卖模式升级为包括防务贸易和 技术合作的新模式。2015年《美印防务关系框架》重申防务政策小组的政策 指导作用,并明确下属五个小组(国防采购与生产、高级技术安全、联合技术、 军事合作、执行指导)的职责属性;成立防务贸易和技术倡议小组,消除合 作阻碍和机制对接的障碍、促进技术和投资流动、提高联合发展/生产的能 [1]力和伙伴关系、加强研发合作。 2016 年7月防务贸易和技术倡议小组决定, 就海军系统、空军系统、情报、侦察与监视、生化防护、其他系统成立五个 [2]新的联合工作组。

另一方面,适应情势发展设立新机制。2015年1月,美国国防部成立“印 度快速反应小组”(India Rapid Reaction Cell),专责推动落实防务贸易 和技术倡议下的各项合作项目,印度也是唯一享受此特殊待遇的国家。2015 年9月22日,美印举行首届战略与商业对话,增强在战略安全领域的协调合作, 一周后即举行了美日印三边部长级对话。2016年 8 月 31日,美印举行第二 届战略与商业对话,双方重申“防务关系是美印战略伙伴关系的基石,美印 [3]均认识到将印度视为美国主要防务伙伴的重要性”。 美国—印度商业理事 会太空与防务项目负责人撰文称,美军方给予印度史无前例的关注,且不论 三星以上高级将领在华盛顿和新德里的频繁接触,2014年中至 2016 年4月, 美国负责采购技术和后勤的副部长就与印度防务相关负责人举行了四次联合 [4]工作会。 此外,2014年以来,美印就双边关系和防务合作出现诸多“首次”, 双边合作全面提升:2015年 1月签署《美印研发测设和评估协定》;美国务 院和印外交部建立新外交伙伴关系,2015年11月举行首次“政治规划对话”; 2015 年 2月首届“联合国和多边事务对话”;2015年 3月首届“太空安全对

[1] “Framework for the U.s.-india Defense Relationship,” June 3, 2015.

[2] “U.s.-india Joint Statement on the Visit of Minister of Defence Manohar Parrikar to the United States,” August 29, 2016, http://www.defense.gov/news/news-releases/news-release-view/ Article/ 929270/ us- india- joint- statement- on- the- visit- of- minister- of- defence- manohar- parrikar- t. (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1 日)

[3] “Joint Statement on the Second India-u.s. Strategic and Commercial Dialogue,” August 31, 2016, http://www.state.gov/r/pa/prs/ps/2016/08/261405.htm.(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1 日)

[4] Benjamin Schwartz, “Opportunities in Us-india Defense Trade,” http://www.usibc.com/ blogs/opportunities-us-india-defense-trade.(上网时间:2016 年 10 月 11 日)

话”;2015 年 4月首届“美印非洲事务磋商”;2016年 6月首届“海上安全 对话”。

(三)合作内容不断取得突破

一是高层互访、联合军演等传统合作不断深化。高层互访方面,莫迪上 台来,美印防长已实现五次互访,加上香格里拉对话会等多边场合会晤,两 国防长会晤频率明显高于过往几年。联合军演方面,美印每年举行50 余场联 合军演,超过印度与任何其他国家的联合军演次数。2014年以来,美印反复 强调提升联合军演的复杂程度,陆军联合演习“准备战争”(Yudh Abhyas) 由班排规模发展至营级规模,“马拉巴尔”(Malabar)海军联演则从双边拓 至多边,并吸纳日本为永久参与国。防务贸易方面,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 平研究所(SIPRI)的趋势指数价值(TIVS)显示,以 1990 年为基准的不变 价格计算,2004 年到 2013年十年间,美印防务贸易额为16.51 亿美元,而 [1] 2014 年和 2015年两年的防务贸易额已达14.43 亿美元, 增长态势迅猛。

二是高精尖技术合作深入拓展。2016 年 6 月,美印就《后勤交换协议 备忘录》框架达成共识,并于同年8月签署。该备忘录与《地理空间情报基 本交流合作协定》(BECA)和《通信互用性和安全协议备忘录》(CISMOA) 并称为美国与他国防务合作的“根本性协定”,其签署被视为两国防务关 系的重大突破。此外,美印在防务贸易和技术倡议下启动 6个“先驱项 目”(pathfinder projects):生化防护服、移动混合动力发电站、下一代无 人机、情报监视舱、数字头盔显示器和联合生物战术侦测系统,签署了高能 激光、目标侦测认知工具、小型智能无人天线系统和重创脑外伤等四个政府 [2]间科技协议。 两国还成立了飞机发动机技术联合工作组和航母技术合作联 合工作组,后者是美国“首次支持其他国家的本土航母发展计划”。

[1] SIPRI Arms Transfers Database, “Trend Indicator Values (TIVS) of Arms Exports from United States, 1990-2015, expressed in US $ m. at constant (1990) prices,” http://www.sipri.org/ databases/armstransfers/background.(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11 日)

[2] “India-united States Joint Statement on the Visit of Secretary of Defense Carter to India,” April 12, 2016, http://www.defense.gov/news/news-releases/news-release-view/article/718589/ india-united-states-joint-statement-on-the-visit-of-secretary-of-defense-carter.(上网时间:2016 年12 月 11 日)

[3] Nisha Desai Biswal, “U.s.-india Relations: Balancing Progress and Managing Expectations,” May 24, 2016, http://www.state.gov/p/sca/rls/rmks/2016/257665.htm(.上网时间:2016年10月12日)

三是海上安全合作迅速推进。近两年,美印将海上安全作为双边防务合 作的重点领域,官方文件频频提及“海上安全”、“航行和飞越自由”、“确 保航道安全”等。除前述启动海上安全对话、加强航母弹射技术合作外,两 国还签署了《白色船运协定》(White Shipping Agreement), 加强有关商 船信息的数据共享,并就提升海域感知能力、开展反潜战演习等加强合作。 在两国战略对接与海上安全合作不断深化过程中,印美防务合作也外溢至印 度与美国盟友的合作。2015年日印关系提升为“特殊的战略和全球伙伴关系”, 两国于同年12月签署《国防装备和技术转移协定》和《军事信息保护的安全 措施》,2016年举行首次空军对话,建立涵盖三军的对话机制。2015年印澳 举行首次双边海上联演。美日印、日印澳等三边合作得到深化。

美印国防部正式签署《后勤交流备忘录协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