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塔利班面临的挑战及其应对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阿富汗局势发展中的塔利班因素 -

近年来,随着国际、国内与自身内部形势的变化,塔利班面临一系列挑战。

第一,塔利班内部出现了分裂。在奥马尔死讯被公布之前,塔利班 内部曾出现过与政府进行和谈的声音,高层领导阿格哈·莫塔西姆(Agha [1] Motasim)坦言,相当一部分塔利班成员希望与政府达成和解, 他正在努力 [2]推动与政府展开新一轮和谈。 但在奥马尔的继任者、曾被外界视为温和派 的阿赫塔尔·穆罕默德·曼苏尔(Akhtar Mohammad Mansour)于 2016 年 5 月 21日被美军无人机击毙后,塔利班内部的和谈势力遭到很大打击。当前强 [3]硬派势力明显占上风,他们明确反对与政府进行和谈。 此外,出于争夺塔 利班最高领导权的考虑,前“圣战”领袖、前塔利班政权尼姆鲁兹省省长毛 拉·穆罕默德·拉苏尔(Mullah Mohammad Rasool)领导的一支塔利班武装 既不承认曼苏尔,也不承认其继任者阿洪扎达是塔利班领导人,而是宣布成 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高级委员会”,试图与之分庭抗礼。尽管曼苏尔生 前曾呼吁塔利班应维护团结,但双方各自领导的武装力量还是在查布尔省和 赫尔曼德省发生了交火,削弱了塔利班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第二,“伊斯兰国”对阿富汗的影响正在增强,蚕食塔利班的势力范 [4]围。阿富汗脆弱的政治环境为“伊斯兰国”向阿富汗渗透提供了机遇。 2014 年 6 月,巴格达迪曾在“建国演说”中宣布“建立‘呼罗珊省’(Wilayah

[1] “Majority in Taliban Want Peace Settlement: Moderate Leader,” The India Express, May 15, 2012, http://archive.indianexpress.com/news/majority-in-taliban-want-peace-settlement-moderateleader/949317/.(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27 日)

[2] “‘Moderate’ Taliban Talk Peace despite Dangers,” Afghanistan Analysts Network, February 25, 2014, 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miscellaneous/aan-in-media/moderate-taliban-talkpeace-despite-dangers/.(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4日)

[3] Muhammed Akbar Notezai, “What Next for the Afghanistan Peace Talks,” The Diplomat, August 5, 2015, http://thediplomat.com/2015/08/what-next-for-the-afghanistan-peace-talks/.(上网时间:2016 年 5 月 5日)

[4] Ahmed Hashim, “The Impact of the Islamic State in Asia,” 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February 2015, p. 3.

Khorasan)”[ 1]。2015年初,“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从叙伊主战场派 遣少量指挥员和伊斯兰法学家进入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亚费尔干纳谷地, 开始筹建“呼罗珊省”,任命哈菲兹·萨义德·汗(Hafiz Saeed Khan)为“省 长”,阿卜杜·拉乌夫(Mullah Abdul Rauf Khadim)为“副省长”。[ 2]“呼 罗珊省”不仅获得来自“伊斯兰国”的资金支持,而且通过在控制区内贩卖 毒品和木材,已具备了自我融资的能力。目前,“伊斯兰国”的势力已遍及 阿富汗东部、北部和南部。在东部地区,“伊斯兰国”控制了楠格哈尔省贾 拉拉巴德市南部4个区,该地区是从首都喀布尔到巴基斯坦白沙瓦公路的重 要交通枢纽。在北部地区的巴达赫尚省、法里亚布省、昆都士省也有大批“伊 斯兰国”武装人员活动的迹象。他们还部分控制了阿富汗与土库曼斯坦交界 的朱兹詹省,并建立了训练营。[ 3]“呼罗珊省”已在阿富汗发动了一系列恐 怖袭击以壮大声势。2016年7月 23日,“呼罗珊省”在喀布尔发动恐怖袭击, [4]造成至少 80 人死亡,231人受伤。 美国陆军准将威尔逊·绍夫纳(Wilson Shoffner)表示,尽管目前“呼罗珊省”还没有在阿富汗境内协调军事攻势 [5]的能力,但它正在成长为一股“更重要和更危险”的力量。 目前,“呼罗珊省” 已对塔利班构成了挑战。巴格达迪讽刺奥马尔是“傻瓜和无知的军阀”。在 阿富汗东部卢格尔省的恰尔赫地区,“呼罗珊省”武装分子撤掉了塔利班的

[1] “伊斯兰国”建立的分支根据地,包括阿富汗及巴基斯坦和伊朗一部分。

[2] 董漫远:“‘伊斯兰国’外线扩张:影响及前景”,《国际问题研究》2016年第5期,第 94 页。

[3] “IS在阿富汗扩张势头迅猛,已成中亚安全最大威胁”,新华网,2016年 11 月7日,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11/07/c_129353433.htm。(上网时间:2016年 11 月7日)

[4] “喀布尔恐怖袭击导致重大伤亡极端势力在地区蔓延引发各方担忧”,环球网, 2016 年 7 月 25 日, http://world.huanqiu.com/hot/2016-07/9220467.html。(上网时间:2016年 7月 27 日)

[5] “Al Qaeda Leader Pledges Allegiance to New Afghan Taliban Leader As ISIS Makes Gains in Afghanista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August 13, 2015, http://www.ibtimes.com/alqaeda-leader-pledges-allegiance-new-afghan-taliban-leader-isis-makes-gains-2053044.(上网时间: 2016 年 7 月 27 日)

白旗,用自己的黑旗取而代之。[ 1]“呼罗珊省”一面与塔利班在赫尔曼德省、 法拉省和楠格哈尔省发生冲突,一面利用更多的资金、更好的武器和更有效 [2]的领导,招募塔利班成员。

第三,加尼政府加大对塔利班的打击力度,美国宣布延迟从阿富汗撤 军,巴基斯坦、沙特等国加强对塔利班的压力与资金的管控,及其他军阀的 竞争,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塔利班的力量。首先,加尼政府对塔利班的态 [3]度变得更加强硬,表示近期无意重启与塔利班的和谈。 2016 年 8月以来, 阿富汗安全部队相继击毙了塔利班在萨曼甘省的指挥官卡里·伊赫桑(Cari Ihsan)和在昆都士省伊玛目萨希卜地区的头目阿卜杜勒·拉赫曼(Abdul [4] Rahman)。 10月,阿富汗安全部队与塔利班在昆都士激战一周,击毙一名 [5]塔利班的“影子省长”,塔利班败退到昆都士郊外。 11月,阿富汗安全部 [6]队又击毙了库纳尔省的塔利班高级指挥官。

其次,美国继续对塔利班施加压力。2016年 5 月 21日,美国声称已成 功使用无人机对塔利班领导人曼苏尔实施了定点清除。7月,奥巴马表示, 由于在阿富汗很多关键地区安全形势仍然非常脆弱,将放缓从阿富汗撤军的 [7]步伐,驻阿美军维持约8400 人。

[1] “‘伊斯兰国’与塔利班冲突或将引爆阿富汗局势”,环球网,2015年 9 月 7 日, http://world.huanqiu.com/hot/2015-09/7434313.html。(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 3日)

[2] Cheryl Pellerin, “Official Says ISIL Contained, Taliban Fracturing in Afghanistan,”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March 10, 2016, http://www.defense.gov/news/article/article/690520/ official-says-isil-contained-taliban-fracturing-in-afghanistan.(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3日)

[3] “Afghan Official: No Plans to Revive Taliban Peace Talks,” Aljazeera, July 14, 016, http:// www.aljazeea.com/news/2016/07/afghan-official-plans-revive-taliban-peace-talks-160714083916947. 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8日)

[4] “阿富汗安全部队击毙一塔利班高级指挥官”,新华网,2016年 8 月 11 日, http:// 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8/11/c_1119371116.htm。(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 11 日)

[5] “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激战昆都士数百人伤亡”,新华网,2016年 10 月8日,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6-10/08/c_129313906.htm。(上网时间:2016年 11 月 4日)

[6] “阿富汗安全部队击毙塔利班一名高级指挥官”,新华网,2016 年 11 月 1 日, http://news.xinhuanet.com/2016-11/01/c_129346494.htm。(上网时间:2016年 11 月 5日)

[7] “美军撤离阿富汗步伐放缓:驻阿美军维持约8400 人”,央广网,2016年7月7日, http://news.cnr.cn/gjxw/gnews/20160707/t20160707_522606539.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10 日)

再次,巴基斯坦采取行动敦促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谈判。2015 年 5 月 12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率领政府高级代表团访问阿富汗,与加尼总统讨 [1]论局势,并谴责了阿塔的春季攻势,特别强调努力将阿塔带到谈判桌前。 有消息称,巴基斯坦方面甚至曾经向塔利班传话,如果不参加和谈,将对其 [2]采取措施。 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还与阿富汗国家安全局签署谅解备忘录, 加强两国在反对恐怖主义上的合作。备忘录允许三军情报局训练和装备阿富 [3]汗国家安全局的人员,并与其共同审讯后者逮捕的叛乱分子。

最后,沙特等国也采取了行动,对塔利班实施经济制裁。沙特政府在调 [4]查和打击资助极端组织的个人和机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如沙特和美国 采取联合行动,冻结了涉嫌为塔利班和其他阿富汗极端组织提供资金的四个 [5]个人和两个组织在美国的资产。

此外,以杜斯塔姆(Dostam)、伊斯梅尔汗(ismail Khan)、努尔(noor)、 哈利利(Khalili)、莫哈奇克(mohaqiq)等为首的老军阀与以马蒂乌拉汗 (Matiullah Khan)、拉兹奇(raziq)、扎德兰(zadran)为代表的新军阀 利用阿富汗政府、驻阿美军和北约部队的支持,不断采取行动,加大了与塔 利班对抗的力度。

为应对来自多方面的挑战,塔利班采取了一系列相应的反制措施。

第一,整合内部,重回强硬路线。塔利班新任领导人阿洪扎达被称为“强

[1] 周明:“论巴基斯坦建国以来对阿富汗政策的演变及其动因”,《南亚研究》2016年第1期,第 71 页。

[2] 王世达:“阿富汗和平之路的现在与未来”,《现代国际关系》2016年第7期,第48 页。

[3] Mirwais Adeel, “Afghanistan Sign Agreement with Pakistan Spy Agency-isi,” May 17, 2015, http//:www. khaama.com/afghanistan-sign-agreement-with-pakistan-spy-agency-isi-1114.( 上网时间:2016 年 11 月 15 日)

[4] Bureau of Counterterrorism and Countering Violent Extremism, Country Reports Terrorism 2015,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Publication, Released June 2, 2016, pp. 213-216, https:// 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58249.pdf.(上网时间:2016 年 12 月 20 日)

[5] Zabihullah Moosakhail, “US, Saudi Sanction Alleged Fundraisers for Al-qaeda, Taliban,” Khaama Press, April 1, 2016, http://www.khaama.com/us-saudi-sanction-alleged-fundraisers-for-alqaeda-taliban-4779.(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3日)

[1]硬的宗教学者”,受到塔利班成员的普遍尊敬, 其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 较为强硬的措施。在组织架构上,他选择立场激进的“哈卡尼网络”领导人 贾拉勒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和奥马尔的儿子毛拉·穆罕默德 ·雅各布(Mullah Mohammad Yaqoob)作为副手。阿洪扎达这一做法,不仅 巩固了激进分子对塔利班的支持,而且有助于防止在继任问题上给美国和阿 [2]富汗政府以可乘之机。 为解决内部分裂问题,阿洪扎达不惜使用武力打压 拉苏尔的实力,力图迫其屈服。在和谈问题上,阿洪扎达明确告诉塔利班领 导层和指挥官,不会与政府进行和谈,他将会遵循奥马尔的政策,继续与“敌 [3]人”战斗,把塔利班重新带回“奥马尔时代”。 阿洪扎达的强硬态度加大 了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和谈的难度。驻阿美军发言人、陆军准将查尔斯·克 利夫兰(Charles Cleveland)承认:“短期内阿富汗政府无法与塔利班进行 [4]和谈。”

第二,通过频繁发动袭击和出台相应措施,向政府示威以及应对来自“呼 [5]罗珊省”的竞争。 当前,塔利班正利用阿富汗安全部队集中力量打击“呼 罗珊省”之机,将赫尔曼德省省会拉什卡尔加团团包围,并封锁了所有通往

[1] Krishnadev Calamur, “Who Is the New Taliban Leader?,” The Atlantic, May 25, 2016, http://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6/05/new-taliban-leader/484271/.(上网时间: 2016 年 12 月 20 日)

[2] Euan Mckirdy, “New Taliban Leader Vows: No Peace Talks; ‘Terror on Enemies’ Will Continue,” CNN, May 26, 2016, http://edition.cnn.com/2016/05/26/middleeast/taliban-leader-peacetalks/index.html?eref=rss_asia.(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27 日)

[3] Ibid.

[4] “US Military Sees Afghan Talks with New Taliban Leader Unlikely,” The Express Tribune, June 2, 2016, http://tribune.com.pk/story/1114935/us-military-sees-afghan-talks-new-taliban-leaderunlikely/.(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27 日)

[5] 2015 年 8 月 7日,塔利班在喀布尔制造连环炸弹袭击事件,至少造成51 人丧生,超过 400 人受伤。9月,塔利班发动新一波攻势,一度占领了阿富汗东北部重镇昆都士。这不仅是 2001年以来塔利班首次控制一个大城市,而且也是它首次出现在其死敌“北方联盟”的地盘上。12月 8日,塔利班袭击了坎大哈机场,37人在袭击中丧生,35人受伤。2016 年 4 月12日,塔利班正式宣布将发动新一轮更大规模的“春季攻势”,以纪念“最高领袖”奥马尔。4 月 19日,塔利班袭击了阿富汗国家安全局,造成69 人死亡,347人受伤。6月 30 日,阿富汗警察车队遭到塔利班自杀式袭击,造成数十人伤亡。8月 1日,塔利班袭击了喀布尔的涉外宾馆。8月 4日,塔利班在赫拉特省袭击了一辆搭载外国游客的旅游巴士,造成10人死亡。

[1]拉什卡尔加的高速公路。 阿富汗重建行动特别小组(SIGAR)发布的报告称, 根据驻阿美军提供的数据,受阿富汗政府“控制或支配”的土地,已从2016 年 1月底的 70.5%,减少至 5月底的65.6%。这意味着在阿富汗 398 个县中, 有31个县被塔利班控制,另外36个县面临着塔利班的严重威胁和部分控制, [2]剩下 300多个县由政府控制或者情况不明。 塔利班目前在阿富汗所控制的 [3]面积,是自 2001年塔利班政权被美军推翻以来最多的。 塔利班还加大了对 毗邻中亚地区省份的争夺力度,控制了与塔吉克斯坦接壤的塔哈尔省的1 个 边境县以及与土库曼斯坦接壤的朱兹詹省的1个边境县,部分控制了法利亚 [4]布省的2个边境县。

[1] “阿富汗南部重镇遭塔利班围攻战事告急”,新华网,2016 年 8 月 10 日, http:// 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8/10/c_129220047.htm。(上网时间:2016年 8 月 11 日)

[2] “Map of Taliban Controlled and Contested Districts in Afghanistan, from June 2014 to Present,” http: //www.longwarjournal.org/map-of-taliban-controlled-and-contested-districts-inafghanistan-from-june-2014-to-present. ( 上网时间:2016年2 月 6 日 )

[3] “SIGAR Report: Taliban Gained Territory in Afghanistan,” Aljazeera, July 29, 2016, http:// www.aljazeera.com/news/2016/07/taliban-gained-territory-afghanistan-sigar-1607290503011049.html. (上网日期:2016 年 8 月 8日)

[4] “Map of Taliban Controlled and Contested Districts in Afghanistan, from June 2014 to Present”.

为抵御“呼罗珊省”的威胁,塔利班采取了一系列动作。首先,与曾经 的宿敌伊朗进行合作,在其控制区与伊朗的交界地带建立“缓冲区”,防止 “呼罗珊省”的渗透。其次,塔利班不仅拒绝承认巴格达迪的“哈里发”称号, 还进一步提高了已故领导人奥马尔的地位,称其为“忠实的埃米尔”,削弱 “呼罗珊省”的吸引力。再次,加强与普什图族、塔吉克族和旁遮普族的联系, [1]以减少“呼罗珊省”的兵源。 最后,在加大对“呼罗珊省”打击力度的同时, 与其进行“和谈”,划分势力范围。塔利班一方面派遣1000 余名经验丰富的 [2]塔利班士兵到楠格哈尔省遏制“呼罗珊省”并迫使其放弃了该省的两个地区, 另一方面与“呼罗珊省”达成“共存互容”口头协定,主要包括互不干涉对 [3]方斗争目标、互不“挖人”、彼此尊重和“各走各路”。

第三,继续开展游击战,接受“基地”组织的“橄榄枝”。为有效躲避 军事打击,塔利班在阿富汗南部采取了新战术,并取得了一定效果。塔利班 先是占领政府的检查站,切断通向偏僻村庄的主要道路,然后占领村庄并将 [4]其作为开展行动的“基地”。 与此同时,为了获得资金与技术援助,塔利 班进一步密切了与“基地”组织的关系,并以此作为制衡美国与阿富汗政府 [5]的手段。 2015 年8月,“基地”组织领导人阿亚曼·阿尔-扎瓦赫里(Ayman al-zawahri)宣誓效忠塔利班。2016 年 5月,扎瓦赫里又向塔利班新任领导

[1] Akhilesh Pillalamarri, “Taliban vs. ISIS: The Islamic State Is Doomed in Afghanistan,” The National Interest, June 21, 2015, 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taliban-vs-isis-the-islamic-statedoomed-afghanistan-13153.(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3日)

[2] “海外安全:十五个恐怖组织在阿富汗争夺影响力”,中华网,2016年 8 月 5 日, http://military.china.com/jszmt/02/11173748/20160805/23222396.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6日)

[3] 董漫远:“‘伊斯兰国’外线扩张:影响及前景”,第95 页。

[4] “With New Tactics, Taliban Gain Ground in South Afghanistan,” Fox News, June 03, 2016, http://www.foxnews.com/world/2016/06/03/with-new-tactics-taliban-gain-ground-in-southafghanistan.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3日)

[5] “Al Qaeda Leader Pledges Allegiance to New Afghan Taliban Leader As ISIS Makes Gains in Afghanistan”.

[1]人阿洪扎达宣誓效忠。 这表明了“基地”组织力挺阿洪扎达的立场。“基地” 组织不仅为塔利班提供安全庇护,而且给予其在作战训练和行动等方面的支 [2]持。 这有效地增强了塔利班的实力。

阿富汗总统加尼表示将加大打击塔利班力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