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塔利班的未来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阿富汗局势发展中的塔利班因素 - 【完稿日期:2016-12-29】【责任编辑:曹 群】

在 2016年美国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曾发表过很多与伊斯兰教 相关的“出位”言论,并称当选后将对塔利班采取强硬措施。随着特朗普成 功当选及其对国家安全事务有关职位的提名来看,美国可能加大打击塔利班 的力度,塔利班的未来处境不容乐观。但是,“位于广大农村的部落和宗族 是阿富汗真正具有权力与权威的地方” [ 3],而深深植根于阿富汗广大农村的 塔利班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外部势力的介入和加尼政府的军事打击都很难从 根本上将其消灭。在可预见的很长一段时期,塔利班仍会是影响阿富汗和平 与稳定的重要力量。

塔利班仍存在较大活动空间,不会轻易退出阿富汗的政治舞台。尽管美 国和一些相关国家加大了对塔利班的打击和制裁力度,但由于意愿或能力不 足,难以持续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实际作用相对有限。加尼政府 上台后虽然实施了一些新措施,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它仍受到多方面的 掣肘。一是加尼政府仍需依赖外部势力的支持才能生存。二是腐败现象仍未 得到有效控制。阿富汗反腐人士表示,阿富汗政府承诺的反腐目标并未实现,

[1] “Al Qaeda Leader Pledges Allegiance to New Taliban Leader,” Dawn, June 12, 2016, http://www.dawn.com/news/1264261/al-qaeda-leader-pledges-allegiance-to-new-taliban-leader.( 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27 日)

[2] “海外安全:十五个恐怖组织在阿富汗争夺影响力”,中华网,2016年 8 月 5 日, http://military.china.com/jszmt/02/11173748/20160805/23222396.html。(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6日)

[3] Peter Tomsen, “The Wars of Afghanistan: Messianic Terrorism, Tribal Conflicts, and the Failures of Great Powers,” Publishers Weekly, No. 5, 2011, pp.656-657.

[1]腐败现象不减反增。 三是政客之间的斗争进一步削弱了中央政府的力量。 在 2014年总统大选中,总统候选人阿卜杜拉拒绝接受第二轮投票的结果,自 行宣布赢得大选。虽经多方调解,阿卜杜拉承认加尼获得胜利,并在新政府 中出任首席执行官,但双方的矛盾依旧不断,导致一些关键岗位至今空缺。 四是阿富汗政府难以有效提供安全保障、社会治理和服务以及司法公正等公 共产品,无法赢得民众的信心,执政合法性严重不足。2015年调查显示, [2] 52.1%的阿富汗民众对加尼政府感到“非常不满”。

“呼罗珊省”虽然对塔利班构成了一定的冲击,但由于其在阿富汗活动 的时间过短,尚难以取代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地位和影响力。塔利班通过建立 “影子政府”,使一些地方机构陷于瘫痪,挑战了阿富汗政府的权威。同时, 塔利班还通过多种手段威逼利诱地方强人和军阀与其进行合作,在人力物力 上对塔利班予以支持。塔利班的组织架构相对简单,它在处理问题时效率较 高且较为清廉,有助于其获得一部分民众的支持。例如,塔利班仅用几天就 帮助两个农民解决了官方司法系统无法解决的房产纠纷,既不用行贿,也不 [3]用交费。 另外,一些国家出于减轻国内政治压力、支持逊尼派和制衡伊朗 [4]等考量,暗中支持塔利班的重组与复兴, 纵容国内个人、团体和机构为塔 利班提供资金援助,进一步增加了塔利班抗击内外压力的能力。

阿富汗问题的解决受阿富汗政府、外部势力与塔利班三种力量相互作用 的影响。阿富汗问题能否解决的基础在于:阿富汗政府能否在政治领域树立 中央政府权威,打击腐败和结束内部纷争,重建合法性;在经济领域增强自

Daily Outlook,

[1] “Monitoring Groups Say Corruption Has Increased Under New Government,” August 11, 2015.

[2] “Ghani’s Approval Rating Continues to Slide: Survey,” Pakistan Defense, August 17, 2015, http://defence.pk/threads/ghani%e2%80%99s-approval-rating-continues-to-slide-survey.392201/.(上网时间:2016 年 8 月 10 日)

[3] Azam Ahmed, “Taliban Justice Gains Favor as Official Afghan Courts Fail,” New York Times, January 31,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2/01/world/asia/taliban-justice-gains-favoras-official-afghan-courts-fail.html?_r=0.(上网时间:2016 年 3 月 6日)

[4] Alex Strick van Linschoten and Felix Kuehn, “Separating the Taliban from Al-qaeda: The Core of Success in Afghanistan,” February 2011, the paper for the Center o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New York University.

身的“造血”能力,稳定经济增长,减少贫困;在文化领域加强国家认同, 协调伊斯兰教与现代化关系,实现民族和解;在军事领域建设服从中央政府 的、强有力的军队等。美国和一些相关国家对塔利班的打击和制裁,虽然能 在一定程度上遏制其发展,但仅系“治标之策”。外部势力能否在尊重阿富 汗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基础上,放弃一己私利,结合阿富汗实际国情,切实提 供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援助,帮助阿富汗现政权不断巩固和维持和平局面, [1]实现民族间和解与政治对话, 是阿富汗问题能否解决的关键。而塔利班能 否加强内部整合,在是否与政府进行接触等问题上统一立场,是阿富汗问题 能否解决的重要变量。

当前阿富汗局势正处于战略相持阶段。从长远来看,阿富汗政府与塔利 班进行和谈的可能性始终存在。就阿富汗政府而言,由于其尚不具备彻底解 决塔利班的能力,因此通过综合运用军事和政治多种手段迫使塔利班进行和 谈,是解决塔利班问题可行的选择之一。2016年 9月,阿富汗政府与国内第 二大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党”(Hezb-e-islami)签署了和平协议,该组织 [2]的领导人正是大军阀希克马蒂亚尔(Gulbuddin Hekmatyar)。 这是“9· 11”事件以来阿富汗的首个和平协议,喀布尔政府希望以此作为与塔利班进 行谈判的参考。就塔利班而言,通过运用武力夺取政权,恢复“9·11”事件 之前的状态,已是无法实现的目标。若想在维持既得利益的基础上,谋求合 法地位,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就需要与政府妥协。但是由于受到阿富汗政府 能力水平、阿富汗国情文化以及国内外势力干涉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和困扰, 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的和谈进程将面临相当大的阻力,将呈现步履维艰、谈 谈打打、甚至“进一步、退两步”的态势。

[1] 李亚楠:“四方对话开启:阿富汗和平重建依然艰难”,《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 年 1 月 14 日。

[2] Ivan Watson, “Afghanistan Signs Peace Deal with Faction Led by Warlord Gulbuddin Hekmatyar,” CNN, September 22, 2016, http://edition.cnn.com/2016/09/22/asia/afghanistan-peacedeal/.(上网时间:2016 年 11 月 11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