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国外交:中国外交不断演进的风格第一阶段为 1949-1979 年。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时代特色 -

虽然“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个概念刚出现不久,但是中国的大国外交 早已有之,并经历了一个复杂曲折的演进过程。

中国古代曾长期是世界人口大国、地理大国、经济大国、文化大国,有 时也是军事大国、政治大国。即使是近代遭受西方列强欺负的时候,中国也 仍然是世界人口大国和地理大国。

身为“大国”,自然就有“大国外交”。朝贡体系就是古代中国大国外 交的突出体现。乾隆皇帝拒绝与英国通商,尽管体现了他的傲慢、封闭与偏 狭,但也反映出其大国情怀。1863年,同治皇帝在给林肯总统的信中称:“朕 [1]承天命,抚有四海,视中国和异邦同为一家,彼此无异也。” 尽管此时的 清王朝已经被西方列强打败了两次。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时,中国一国对八个 西方列强,虽然以惨败为结局,但也体现出晚清朝廷未将其统治下的中国视 为一般的中小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摧毁了好几个大帝国,有些曾经的大国, 如奥匈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从此分崩离析,退出大国行列;而中国却 一直追求大一统,大国秉赋得以留存。巴黎和会未能给中国以“战胜国”待遇, 引发“五四运动”,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民众仍怀有大国情结。

以实现民族解放和复兴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人从来未将中国看成一个普 通国家,正如毛泽东所说:“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2]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正是出于这种认知,中国外交一直蕴含着大国外交的“气派”。

概括地讲,新中国的大国外交经历了三个阶段: 这时的中国不仅是人口大国、地理大国,还

[1] 转引自[ 美 ]亨利•基辛格著:《论中国》,胡利平等译,中信出版社,2012年,第 7页。 [2] 《毛泽东选集》第1 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 161 页。

造良好外部环境的需要,同时也基于为世界做出更大贡献,在继续高举和平 旗帜的同时,又在旗帜上加上发展的内容,高度重视世界共同发展问题,将 自己的发展与世界各国的发展有机统一起来。进入21世纪后,随着全球治理 问题特别是非传统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加强国际合作成为世界多数国家的 诉求。中国不仅高扬合作的旗帜,而且还强调共赢,要同世界实现合作共赢。

第三阶段始于 2013 年。 规划新蓝图。 历经五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使西方发达国家遭受 重创,新兴国家群体性崛起加速。而中国则是新兴国家的代表,崛起势头举 世瞩目。伴随着综合实力的增长,中国的国际地位相应提升,世界许多国家 都期待中国发挥“大国作用”、承担“大国责任”。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大 国所面临的新问题和新挑战日益突出。出于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同时也是 顺应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需要,中国外交应当更加有所作为,因 此也就更加需要展现“大国外交”。中共十八大之后的领导集体在外交事务 中仍然坚守着韬光养晦的精神实质,“奋发有为”的一面更加让世界瞩目。

正是出于顺应中国的需要和世界的期待,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个概念应 运而生,使得早已有实的中国大国外交得到了“正名”。当然,提出中国特 色大国外交这个新概念,并不是简单地为中国的大国外交追认一个名份。提 出这个概念的重大现实意义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与中国的国际身份定 位相适应,中国外交的大国外交特质更加明显。从联合国到二十国集团,从 金砖国家到“一带一路”,从世界经济稳定到各领域国际安全,中国都发挥 着普通国家甚至是地区大国不可替代的作用。提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概念 就是要反映“大国外交”这种现实。二是随着中国大国外交特质的凸显,中 国特色也愈加鲜明。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外交,在很大程度上还有传统大国 外交的色彩,比如结盟。中国确立全方位和平外交后,有别于传统大国外交 的特色越来越明显。但是由于中国的综合实力相对有限,大国地位不够突出, 所以中国特色在第二阶段展现得不够充分。明确提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个 概念,就是要让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充分展现。三是提出这个新 概念,更主要的是着眼于未来,要根据世界新形势和中国新地位为中国外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