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顺应时代潮流:中国大国外交的最鲜明特色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时代特色 -

中国的大国外交与传统的大国外交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中国特色体 现在哪里?这正为世界所关注。有学者认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鲜明特

[1]色主要体现在四个维度: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 从某种程度上说,所有大国的外交都有自己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 色和时代特色,但是中国外交的时代特色最为突出,最能体现中国特色大国 外交的“特色”。可以说,时代性是中国大国外交的最鲜明特色,也是中国 外交最能超越其他大国外交之处。

一个国家的外交首先要为本国利益服务,中国也不例外。然而在历史上, 西方列强在获取本国利益时,常常以牺牲别国利益甚至世界整体利益为代价。 对比之下,中国的大国外交最为鲜明的特色是:在坚定地维护国家独立、主 权、安全等核心利益时,努力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增进国际合 作、实现互利共赢贡献力量。中国外交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 既是维护本国人民根本利益的需要,也是顺应时代潮流、与时俱进的结果。

首先是维护世界和平。 “二战”后,面对核战争的恐怖前景以及两次世 界大战所造成的灾难,全世界人民都渴望和平,那些负责任的政治家也在总 结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思考如何避免新的世界大战。求和平成了时代潮流。 中国作为一个拥有几千年文明史的大国,一直受“和合文化”的浸润。在经 过一百多年艰苦卓绝的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斗争而赢得民族独立后, 非常珍重和平。然而,新中国所谋求的和平,是独立自主基础上的和平,而 不是旧时代的和平。在旧时代,广大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是没有完整国家 主权的,它们同宗主国之间保持着的“和平关系”是不平等的、屈辱的,因 此也是不可持续的。正是因为这样,赢得了民族独立的新中国在处理对外关 系时要“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以求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 同世界各国建立平等的关系,和平共处。

以后,新中国又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探索更加有效的维护世界和平的途 径。从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到高举反对霸权主义的旗帜,再到奉行不结盟 政策,都体现了维护世界和平的宗旨。特别值得强调的是不结盟政策。在旧 时代,结盟成了许多国家维护安全的主要途径。一些大国也常常打着维护世

[1] 陈须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四维探析”,苏格主编:《国际秩序演变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世界知识出版社,2016年,第 325-342 页。

界和平的旗号实行结盟政策。然而,结盟往往是与对抗相伴随的,盟友们为 了对抗共同的敌人才联合起来。从历史教训来看,结盟的结果是导致两个国 家集团的对抗,最终走向热战或冷战。到了20 世纪 80年代,伴随着改革开 放的推进以及对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认知,同时也结合对中国外交从“一 边倒”到“一条线”利弊得失的反思,邓小平毅然决然地提出了以“不结盟” 为鲜明特色的全方位和平外交政策。在2014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 提出“要在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广交朋友,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 络”,这是对不结盟思想的进一步丰富、发展。

其次是促进共同发展。 “二战”后的民族解放运动高潮使一大批亚非拉 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获得了民族独立,这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然而,这些新独立国家却面临着严峻的发展问题。 许多国家虽然政治上获得了独立,表面上是主权国家,但是由于经济发展不 成功,逐渐形成对发达国家的严重依赖,进而导致政治上时常不得不忍受“被 干涉”、“不自主”。与此同时,有些国家因为贫穷落后而政局不稳,内乱、 内战频发。有些内乱、内战或者波及他国,或者被他国借机插手,甚至演变 成更大规模的战争。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发展问题不解决,持久和平很难 有保障。无论是从实现众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独立和发展进步,还是从维护 世界和平的角度考虑,解决发展问题,推进世界共同发展,在当今世界都具 有全局性、战略性意义。发展成了继和平之后的另一大世界潮流。

新中国成立后一直致力于探索适合自己国情的发展道路,同时也关注世 界共同发展,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如何在获得政治独立后尽快实现经济独 立。从邓小平 1974年在联大提出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到后来强调“东西南 北”两大关系中南北关系更为根本,体现出中国领导人对发展问题的高度重视。

冷战结束后,一度分裂的世界市场回归统一,经济全球化进程加速。然 而,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经济全球化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们可以借助 全球化带来的资金、技术等要素的流动,加速发展自己,但是另一方面又可 能使自己在国际经济竞争中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进而被进一步边缘化,拉 大同发达国家的距离。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同呼吸、

共命运,因此更加重视国际事务中的发展问题。中国不仅一如既往地重视加 强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将之作为外交战略布局的基础,而且还在国际多边 舞台上站在发展中国家立场上发声,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 方向演进。比如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2005年是联合国改革年,围绕联合国 改革《成果文件》和安理会改革,国际社会各种力量之间进行了激烈的博弈,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始终站在发展中国家一边,强调发展问题。中国政府主 张改革应该重点推动联合国加大在发展领域的投入;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问 题上,中国强调要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中国政府还率先宣布减免 最不发达国家债务等一系列帮助、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加快发展的重大措施。 国际金融危机后,随着国际政治力量加速由西方向非西方转移,中国更加重 视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在2014年中央外事工作会上,习近平强调, 中国在推进多边外交时,要着重“推动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改革,增加我国 [1]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话语权。”

再次是增进国际合作。 伴随着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越来越多的国 家都将谋发展、促和平作为本国的大政方针,并将合作作为实现目标的主要 途径。在旧时代,西方列强在发展与和平问题上虽然有合作,但都是局限在 一定范围内。它们为了自己的发展,对外奉行殖民政策和强权政治,掠夺殖 民地,欺压弱小国家,列强相互之间进行恶性竞争。它们也试图通过结盟和 集团对抗来谋取对自己有利的和平局面。然而,在当今时代,旧时代的方式 或者失去了基础和条件,或者是有明显的局限性。时代所呼唤的发展是世界 共同发展,和平是世界持久和平。这样的发展与和平,需要的是全球范围的 深度合作。因此,合作已经不仅是实现发展与和平的手段、途径和方式,它 本身就成了一个潮流,是世界各国应当追求的一个价值观。

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在努力探索通过国际合作实现世界和平之道。从某种 意义上说,“一边倒”战略就是要同社会主义国家合作来维护世界和平。后 来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也是意在同世界各国合作,以实现“和平共处”。

[1] “习近平出席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网,2014年 11 月 29 日。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后,中国努力推动同世界各国在发展上的合作。进入21 世纪后,面临恐怖主义、气候变化、核扩散、金融危机等越来越多的非传统 安全和全球性挑战,中国更是高举合作的旗帜,将之与和平、发展并列,作 为中国外交的主题。

最后是谋求互利共赢。 自有国际关系以来,合作就与冲突相伴随,成为 国家之间交往的主要途径之一。然而在旧时代,冲突而不是合作是国际关系 的主旋律,合作往往成了进行更大范围冲突的手段。有时合作本身就蕴含着 冲突的因子。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旧时代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那时国家 之间关系更多地是争夺领土、资源、财富;另一方面与合作的质量有关,旧 时代的国际合作,双方获益往往是不平衡的,甚至是强势一方的单方面获益, 而不是合作双方的共赢,这样的合作肯定是不可持续的,甚至还会孕育冲突。 因此,要想可持续地通过合作来实现永久和平、共同发展,还需要在合作中 达到共赢。只有共赢的合作才是全人类所追求的价值观,才是时代潮流。

进入 21世纪第二个十年后,伴随着非西方国家群体性崛起和多极化的 推进,中国的国际地位明显提升。与此同时,中国从自身经济发展、改革、 转型出发,也需要加强国际合作。能否在合作中与各国实现共赢,成了中国 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将共赢与和平、发展、合作并列,作为中国外交的旗 帜和主题,既是现实需要使然,也是顺应时代潮流。

总之,中国外交旗帜内容的不断丰富,主题的不断扩展,体现了中国外 交的一贯追求,这就是顺应时代潮流。这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与以往的大国 外交相比最为鲜明的特色。如果说中国正在开创新型大国外交的历史,那么 顺应时代潮流就是这种“新型”的最显著标志。

G20杭州峰会宣传片亮相美国纽约时报广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