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带一路”框架下中海合作现状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一带一路”建设在海湾地区进展与挑战 -

随着《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 和首份《中国对阿拉伯国家政策文件》发布,中海本着“共商、共建、共享” 原则建设“一带一路”,取得显著成果。

(一)高层往来频繁,政策沟通顺畅,合作机制日趋完善 中国重视与海湾国家的高层交往和政策沟通,双方保持密切良好合作关 系。2016 年 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沙特、埃及、伊朗,发表首份《对阿拉伯 国家政策文件》,并签署了52项合作文件。习近平主席在会见“海合会”秘 书长时指出,中国同“海合会”关系日臻成熟,双方合作具有扎实基础和广 阔前景,希望双方开拓进取,凝聚更多契合点,提高双方关系水平,推动中 海互利合作更多惠及双方人民。中方愿结合“一带一路”建设,同“海合会”

[1]国家开展互利合作,实现彼此发展规划战略对接。 截至目前,中国已与伊朗、 伊拉克、卡塔尔、阿联酋4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与沙特和伊朗建立了全 面战略伙伴关系;伊朗、阿曼、卡特尔、沙特、阿联酋5国成为中国发起建 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中国已与卡塔 尔、阿联酋、科威特、沙特、伊朗5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 并分别开启了与“海合会”和伊朗的自贸区谈判。

在高层互访推动下,中海建立了一系列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如 2016 年中国和沙特成立了“高级别联合委员会”,下设政治外交,“一带一路”, 重大投资合作项目和能源,贸易和投资,文化、科技和旅游等6个分委会。“中 阿合作论坛”则是一个层次多元、内容丰富的多边合作框架。海湾地区除伊 朗外均为阿拉伯国家,是伊斯兰世界重要而独特的板块。“中阿合作论坛” 自 2004年成立以来,双方各领域务实合作实现跨越式发展,海湾国家贡献突 出。在 2014 年 6 月召开的“中阿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会议上,习近平主 席提出“1+2+3”的合作格局:“1”是以能源合作为主轴,深化油气领域全

[1] “习近平会见海合会秘书长扎耶尼”,新华网,2016 年 1 月 20 日, http://news. xinhuanet.com/mrdx/2016-01/20/c_135026944.htm。(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3 日)

产业链合作,维护能源运输通道安全,构建互惠互利、安全可靠、长期友好 的能源战略合作关系;“2”是以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两翼, 加强在重大发展项目、标志性民生项目上的合作,为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建 立相关制度性安排;“3”是以核能、航天卫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领域为突破 口,努力提升中阿务实合作层次。2016年 5月,“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 长级会议明确以推进互联互通、产能合作、人文交流作为共建“一带一路” 三大支柱,并设定了重点合作领域和项目。

(二)设施联通稳步推进,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突出领域 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性工程,将沿线各国的陆、海、空、 网连接起来。通过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 中巴、孟中印缅6大经济走廊,中国将与欧亚非紧密相连。海湾国家资金充 裕,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需求迫切,而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丰富经验和 成熟技术可为其助力。目前,“海合会”拟效仿欧洲高速铁路模式,打造贯 穿地区、沟通各国的铁路干线,包括科威特—沙特—巴林线、巴林—多哈线、 沙特—阿布扎比和艾因(Al-ain)线、马斯喀特—沙哈(sahar)线等,总里 [1]程达 2117 公里,总投资约154亿美元,预计于 2020 年完工。

中国企业积极参与上述项目,还承建港口、码头、工业园、石油管线等, 直接推动中海互联互通,如:1.沙特,南北铁路 CTW200 标、麦加轻轨、麦 加—麦地那圣城高铁、朱拜尔石油管线、阿拉伯扎瓦尔角海港;2.阿联酋, 阿布扎比穆萨法跨海桥、阿布扎比—艾因公路桥梁、阿联酋—阿布扎比原油 管道、胡里拉工业园区码头;3. 卡塔尔,东西走廊、岸桥场桥、波斯湾新 城卡塔尔路赛CP1、梅塞伊德天然气工业园、多哈新港(又称哈马德港); 4.阿曼,伊卜里、苏哈尔电力、萨拉拉独立电站、莱苏特储油设施终端改造; 5.科威特,布比延岛海港建设项目;6.伊朗,德黑兰北方高速公路(通达里 海)、德黑兰—库姆—伊斯法罕高铁、地铁1、2、5号线、波斯湾南部“格 什姆石油码头”(海湾石油生产储备重要枢纽)。此外,2016年阿联酋航空“迪

[1] “海合会国家雄心打造铁路建设规划”,凤凰网,2011年 1 月 17 日, http://finance. ifeng.com/roll/20110117/3216690.s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3 日)

[1]拜—银川—郑州”航线、阿曼航空马斯喀特—广州航线,分别实现通航。

(三)传统经贸合作持续增长

中海经济具有很强互补性,“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双方在能源、经 贸、工程承包、项目投资等方面合作不断深化。截至2015年底,中国从“海 合会”国家进口原油总量1.1亿吨,占中国从阿拉伯国家进口原油的75%; 中海贸易额达 1368亿美元,占中阿贸易总额的70%;中海签署承包劳务合同 额总计 1028 亿美元,2015年完成工程承包 115.5亿美元,占中国海外工程 承包营业额的7.56%,新签工程承包合同 118.7亿美元;中海非金融类项目 投资额总计为86 亿美元。2010-2015 年,中国对海湾国家投资从4.3 亿美元 增加到 19.7 亿美元,年均增长35.6%。与此同时,“海合会”对中国的投资 也在增加,双方相互投资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

目前,海湾国家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石油进口来源地、全球第二大承包 工程劳务市场和第二大工程建设市场,中国是海湾国家的第八大贸易伙伴。 “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将为中海传统优势领域合作带来更大发展空间。 如,中阿博览会自 2013年成立以来已举办两届,签约项目163 个,投资金额 1712亿元人民币,国外项目86个,投资金额超千亿元,国内项目77 个,投 [3]资金额近 700 亿元。 再如,中海“自贸区”谈判于2016年重启,全面“自 贸协定”将促进双边贸易、投资便利化,推动双向投资、贸易增长,有助于 中国企业进一步实现国际化经营。中海在服务贸易、金融投资以及规制协调 等领域的制度性合作,也有助于制约欧美国家重新规制全球自由贸易的企图。

(四)资金融通发展迅猛,海湾国家成为人民币国际化重要平台 海湾国家存在巨大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的同时,也面临着有限的公共财政 资源制约,社会资本投资热情和参与度不高。“一带一路”倡议为当地国家 提供了建设思路和方向,即通过加强国际金融合作,创新融资模式,改变依 赖财政拨款的传统观念,以兼具社会和经济效益的项目推动经济增长。为便

[1] 中国企业在海湾建设项目,均为参阅驻在国大使馆及其经商处网站信息汇总。[2] 相关数据更新于 2016 年 5月,具体可参见商务部西亚非洲司网站, http://xyf. mofcom.gov.cn/article/date。(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0 日)

[3] “中阿博览会签约项目投资金额 1712 亿元”,新华网,2015 年 9 月 12 日, http:// 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5-09/12/c_1116541723.htm。(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2 日)

利跨境贸易结算和双边经济合作,中国于2009年开始致力于推动人民币国际 化。在政府合作机制推动下,海湾地区的人民币跨境使用、产品创新、离岸 清算中心建设近年来发展迅速。“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数据显 示,2014 年 8 月到 2016 年 8月,阿联酋的人民币支付金额增长210.8%,与 [1]中国内地/香港间 81.4%的直接支付使用人民币; 2016 年 9月,科威特 [2]与中国内地/香港的直接支付业务中人民币使用比例已超过10%。 2012 年 和 2014年,中国先后与阿联酋、卡塔尔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 均为 350 亿元人民币。2014年,中国在卡塔尔多哈建立人民币清算中心,截 至 2016 年 4 月,办理业务金额共计 3030亿元人民币。[3] 2016 年底,中国 人民银行宣布由中国农业银行迪拜分行担任阿联酋人民币业务清算行。2015 年,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试点扩大到阿 联酋,与阿联酋中央银行签署了推进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此外,

[1] Swift RMB Tracker, September 2016. [2] Swift RMB Tracker, October 2016. [3] Satish Kanady, “Qatar Renminbi Center Handles RMB 303bn Worth Transactions,” The Peninsula, April 20, 2016, http://www.thepeninsulaqatar.com/article/20/04/2016/qatar-renminbiCentre-handles-rmb303bn-worth-transactions.(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24 日)

中国同阿联酋、卡塔尔设立了200亿美元共同投资基金,计划联合投资海湾 地区传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高端制造业等领域。中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 商业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均重点支持“一带一路”项目,海 湾国家也积极探讨建立或扩充双多边合作基金,中海金融合作稳步推进。

(五)人文交流达到古丝绸之路以来最高峰

人文交流是是中国与海湾国家的重要联系纽带,双方在科研、教育、文 化、卫生、青年、旅游、宗教等领域的交流内容丰富,双边民意基础更加牢 固。2014-2015年,中阿举办友好年,签署第一个共建联合大学协议,启动 了百家文化机构对口合作。目前,在华阿拉伯留学生突破14000 人,阿拉伯 [1]国家孔子学院增至11所,中阿每周往来航班增至183架次。 其中,在华“海 合会”国家留学生有2457人,“海合会”国家已建成3所孔子学院,中海每 周往来航班有 168架次。此外,中国与阿联酋迪拜、巴林、伊朗实施了免签 或落地签。2016年 8月,中国与巴林签署《设立中国文化中心谅解备忘录》。

客观上利于“一带一路”建设向海湾地区扩展。

其次,美俄在西亚北非“临时性协作”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实施。 西亚北非出现“美退俄进”现象,两国经过较量达成某种程度的妥协,各自 确保在“战略支点国”的优势地位。一是打击“伊斯兰国”共识增加,国际 社会在不同层面与领域加大反恐力度,地区恐怖势力遭重击;二是在国际社 会促和努力下,叙利亚、也门冲突各方边打边谈,出现停战与政治对话转机; 三是伊朗核协议签署以来执行进展顺利,不仅增强了构建地区和平的现实性, 也为中伊共建“一带一路”带来新机遇。

最后,海湾国家政局平稳,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根本保障。海湾六 国积极反恐,严控宗教极端思潮蔓延,有效遏制也门、伊拉克、叙利亚等战 乱冲击,社会基本稳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标准普尔、惠誉、 穆迪等国际组织及评级机构,积极肯定海湾六国主权信用和商业环境,认为

[1]其系统性风险系数较低。 海湾国民整体素质较高,在高福利社会环境下, 犯罪率较低,国家实行外来劳工管理制度,客观上为“一带一路”建设营造 了良好社会环境。

(二)海湾国家“东向”政策高度契合“一带一路”倡议

海湾国家大多属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处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起步 或加速阶段,许多国家迫切需要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加快工业化步伐,以缓 解国内矛盾和避免在全球化过程中被边缘化境地。为此,海湾国家均积极制 订远景规划,如沙特“2030愿景”和国家转型行动计划,阿联酋“2021发展 愿景”,阿曼“2020愿景”,科威特“2035发展愿景”,卡塔尔和巴林“2030 愿景”,期望通过私有化和发展非石油产业(金融、贸易、基础设施、自贸区、 新能源、旅游、工业、服务业、地产、航空航天、信息产业、会展、教育和 医疗卫生等)实现可持续发展。其中,沙特改革力度最大,计划到2020 年实 现国家经济转型,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 海湾国家的经济结构调整和多元化改革,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和外

[1] 在世界银行 2015年营商环境指数排名中,海湾六国的商业环境风险展望均为正面,是全球投资环境较好区域之一;在世界银行《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中,阿联酋、巴林位列全球改善最多经济体前十。参见世界银行网站, http://chinese.doingbusiness.org。(上网时间: 2017 年 2 月 24 日)

[1]产量将达到2200亿立方,进口1800亿立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45%。 而“海 合会”国家正是中国天然气进口的重要保障,其中,2016年卡塔尔和阿联酋 分别是中国第三和第四大进口来源地。大环境下,中国经济保持上升势头、“一 带一路”倡议持续推进,行业内非国营原油贸易得以开放、国内原油持续减产, 中国石油进口需求将保持旺盛;与此同时,随着国内政策的导向作用和环境 [2]压力日趋增大,天然气的有效利用空间越来越大, 供应趋紧将是长期趋势。 海湾地区具备丰富的油气资源和便利的开采运输条件,能够满足中国不断上 涨的需求,在可预测的将来仍是中国油气进口的重要保障。

其次,中国优势产能“走出去”将海湾地区作为重要的承接市场。中海 均处于经济转型关键时期,双方产能合作存在很大互补性。为降低对石油产 业依赖,海湾国家推动产业多元化,而中国是全球工业体系最全、制造能力 最强的国家之一。中国产能优势若能与海湾国家资源优势、地缘优势和市场 优势充分结合,可通过共建“一带一路”实现互利共赢。据海湾工程咨询公 司 MEED2016年报告,海湾国家基础设施需求旺盛,未来10年海湾六国规划 工程项目总额约2万亿美元,其中沙特计划投资450亿美元建设全国铁路网; 科威特大型工程项目授标额已达300亿美元;阿联酋迪拜将举办2020 年“世 博会”,预计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总投资达183亿美元;卡塔尔将举办2022 [3]年世界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将超过2050 亿美元。 此外,海湾各国 均推出海岛开发、铁路、机场扩建、城市改造、自贸区等基建项目,科威特 计划用 1300 亿美元在北部沿海索非亚建立新城(2035年建成后将成为连接 中欧丝路的重要枢纽),投资700亿美元建设一个“丝绸城”;阿曼计划在 [4]中部省杜库姆建设经济特区,并明确表达了同中国合作的意向。 正如国务

[1] 贺志明:“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基本现状和矛盾”,石油观察网,2014年 5 月 4 日, http://www.oilobserver.com/tendency/article/632。(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3 日)

[2] “当前国内天然气市场的调查(中)”,中国石油新闻中心,2016年 11 月 11 日, http://news.cnpc.com.cn/system/2016/11/11/001620200.s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5 日)

[3] “海湾国家规划建设工程项目总额达2万亿美元”,商务部网站,2016年6月 13日,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dxfw/gzzd/201606/20160601337273.s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5 日)

[4] 吴思科:“‘一带一路’,来自中东的声音”,观察者网,2015年 4 月 9日, http:// www.china.com.cn/opinion/think/2015-04/09/content_35277076.htm。(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22 日)

中国工商银行利雅得分行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开业典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