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印度推进“孟不印尼”面临的困难与挑战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印度推进“孟不印尼”合作:诉求与挑战 -

英国学者彼得·里昂(3 U / RQ)早在 20 世纪 60年代末就指出南亚 [1]是一个没有地区主义的地区。 尽管有地理毗邻等先天优势,但南亚目前仍 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最低的地区,制约南亚区域合作进程的现实问题与结 构性因素仍在妨碍区域合作进程的深化与发展。四国间“机动车辆协议”的 签署标志着南亚四国在推进“孟不印尼”合作上取得重大进展,然而与“南 亚增长四角”相似,“孟不印尼”在新的地区和国际环境下也面临诸多现实 困难与挑战。

(一)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巨大。 南亚地区基础设施落后,以交通为代表 的国内和跨国联通水平较低,投资需求巨大,“孟不印尼”起步的基础设施 条件并不理想。早在2011年就有学者指出,强化地区经济合作的一个关键障 碍就是基础设施联通的缺失,诸如电力短缺、公路铁路港口欠发展,已经严 [2]重妨碍了地区贸易潜力的实现。 据世界银行 2014 年 4月发布的南亚基础设 施报告显示,在交通基础设施领域,南亚千人平均公路里程仅有2. 公里, 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7公里,尤其是孟加拉国和尼泊尔,两国千人平均公 路里程甚至只有0.1 公里和 0.8公里。在能源领域,整个南亚地区只有71 的人口能用到电力,而孟加拉国的用电人口比例甚至低至47 。基础设施缺 口巨大,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地区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的需要。为弥补基础设 施差距,整个南亚地区到2020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到1.7 万亿—2.5 万 [3]亿美元。 满足南亚地区交通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需要地区国家有可靠、稳 定和充足的资金来源,但巨额的投资缺口与有限的财政和金融资源往往使南 亚国家陷入投资不足的困境。在“孟不印尼”四国中,尼泊尔因地震、印度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s of South Asia,

[1] Cited in V. M. Hewitt, University Press, 1992, p.75.

[2] Sheel Kant Sharma, “South Asian Regionalism: Prospects and Challenges,” Affairs Journal, Vol.6, No.3, 2011, p.311.

[3] Luis Andrés, Dan Biller and Matías Herrera Dappe, “Reducing Poverty by Closing South Asia’s Infrastructure Gap,” December 2013, http:// www- wds. worldbank. org/ external/ default/ Wdscontentserver/wdsp/ib/2014/04/02/000333037_20140402142820/rendered/pdf/864320wp0 Reduc0box385179b000public0.pdf.( 上网时间:2016年7 月 5 日 ) Manchester: Manchester Indian Foreign

的非正式禁运和国内动荡导致经济表现欠佳,其政治环境不稳定也进一步恶 [1]化了经济环境,该国目前正遭受14年来最为严重的考验。 根据尼中央统计 [2]局数据,尼泊尔2015 16财年的 3增速预计仅为0.77 。 据尼泊尔媒体报道, 为推进“尼泊尔国家城市发展战略2015”,2031 年以前尼泊尔需要 2.22 万 [3]亿卢比(约合 222亿美元)投资以解决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资金缺口。 应 该说,如何通过多渠道投资以满足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是“孟不印尼” 相关国家面临的最大困难。

(二)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较低。 目前,“孟不印尼”次区域经贸合作 目标实现的区域环境欠佳。南亚国家1 85年建立南盟的目标就是实现区域经 济一体化,为此,地区国家于1 5 年签署了《南亚优惠贸易协定》(6 37 ), 于 2004年签署《南亚自由贸易区框架协定》,于2010年签署《南盟服务贸 [4]易协定》,甚至有学者呼吁将“南盟”深化为与欧盟相似的“南亚联盟”(6 8)。 然而因地区联通水平以及地区国家的政治意愿所限,截至目前,南亚地区的 区域经济一体化仍然处于较低水平。据世界银行统计,南亚地区内贸易占地 区总贸易的份额还不到5 ,远远低于东盟地区的 25 。而地区内的国外直接 投资( I)也仅占整个地区 I 流量的 3 左右。落后的联通水平以及严重 [5]的非关税壁垒,导致南亚地区内贸易成本较地区间贸易高出244 。 从总体

[1] 自 2008 年4月举行制宪会议选举以来,尼泊尔深陷政局动荡与政府孱弱的恶性循环。截至 2016 年 7 月 24日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主席奥利宣布辞去总理职务,过去八年中组建的8届政府相继下台。

[2] Nepal Rastra Bank, “Current Macroeconomic and Financial Situation of Nepal,” http://nrb. org.np/ofg/current_macroeconomic/cmes_nine%20_months_%20english.pdf.( 上 网 时 间:2016年 7 月 27 日 )

[3] “‘Rs2.22t’ Needed to Address Infra Gap,” The Kathmandu Post, August 31, 2015, http:// kathmandupost.ekantipur.com/news/2015-08-31/rs222t-needed-to-address-infra-gap.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11 日 )

[4] Abhishek Raman, “South Asian Union: Divided We Stand,” IPCS Issue Brief, No.78, July 2008, http://ipcs.org/pdf_file/issue/1396774642ib78-abhishek-saarc.pdf.( 上网时间:2016 年 6月 23 日 )

[5] http://www.worldbank.org/en/programs/south-asia-regional-integration#1.( 上网 时 间: 2016 年 6 月 12 日 ) ; MEA, “Statement by External Affairs Minister during 37th SAARC Council of Ministers’ Meeting in Pokhara,” March 17, 2016, http://www.mea.gov.in/speeches-statements. htm?dtl/26556/statement+by+external+affairs+minister+during+37th+saarc+council+of+minist ers+meeting+in+pokhara+march+17+2016.( 上网时间:2016年5 月 2 日 )

上看,南盟框架内的区域一体化的深度、广度与速度与未来潜力并不相称。 因此,从区域经济一体化现状看,作为通向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阶段性目标,“孟 不印尼”能否在强化基础设施连通的基础上实现四国间较高程度的经济一体 化目标,目前仍有现实困难。

(三)地缘政治环境不理想。 来合作。 印度在“孟不印尼”框架内发挥主导作用 的意愿、其他三国对印度领导作用的担心和矛盾心态,以及一些双边关系的 不确定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孟不印尼”未来合作的前景。印度在南 盟中占有相对优势地位,而没有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孟不印尼”合作框架, 将使印度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其他三国一方面担心印度将绝对主导“孟不印 尼”相关合作进程,担心在“孟不印尼”框架内自身话语权的权重低,另一 方面也对印度推进次区域合作意愿下降导致“孟不印尼”合作效率低下甚至 “无果而终”存在顾虑。如何在“孟不印尼”合作机制的建设与维护、合作 领域的确定与推进等核心议题上形成四国间的共识与合力,减少特定的尤其 是双边问题对“孟不印尼”合作的牵制与影响,是“孟不印尼”四国需要共 同面对的困难之一。尽管印度莫迪政府奉行“邻国第一”政策,但“孟不印尼” 四国间存在明显的政治互信问题。此外,印度对尼泊尔出台新宪法强加干预 对尼印双边关系的潜在影响,因发展重点不同导致不丹对次区域内货物与人 [1]员的自由流动所持的保留立场, 以及难民、毒品走私、非法移民和武器走 私等诸多非传统安全问题,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孟不印尼”框架内的未

(四)利益集团抵制以及专业技术人才缺乏。 目前,一些利益集团已 经成为南亚地区内非正式贸易的维护者,尽管 BBIN 09 将降低参与方的贸 易成本并促进贸易发展,但非正式贸易的既得利益方将抵制政府间的贸易 便利化举措。据估计,南盟框架内的年贸易额约为280 亿—300亿美元,但 非正式贸易额却高达 250 亿美元,非正式贸易在 2005—2012 年间共增长了

[1] 不丹国民议会(下院)于2016 年 6月以微弱的优势通过了“机动车辆协议”,仅比规定的 24 票多出4票,在参与表决的41名议员中,有10名议员持强烈的反对立场,另有3名议员弃权。然而,同年11月,不丹国家委员会(上院)以13 票反对、2票赞成、5票弃权反对批准四国间的“机动车辆协议”。参见 http://www.nationalcouncil.bt/en/media/view_news_ detail/284。(上网时间:2017年 1 月 22 日)

[1] 112 。 一些利益相关方,主要是得益于非正式贸易的透明度缺失和整个贸 易链条的效率低下,成为影响“孟不印尼”框架内合作的外在阻力之一。此外, 人才缺乏是目前实施相关协议的又一障碍。例如,四国间“机动车辆协议” 的实施需要专业的人才队伍,尤其是信息技术和土木工程专业的人才,在孟 加拉国、不丹和尼泊尔十分缺乏。因此,既有利益集团的抵制,以及专业技 术人才缺乏,也是制约“孟不印尼”合作进程的因素。

综上所述,“孟不印尼”成员具有显著的异质性,在政治稳定、经济规 模、发展水平、政策优先事项上各有不同,在主要安全关切上也各有侧重。 如何在“孟不印尼”框架内协调各方诉求、在形成更大共识的基础上化解消 极因素的影响、推进“孟不印尼”合作目标实现,将是“孟不印尼”四国需 要共同面对的现实挑战。此外,作为“孟不印尼”倡议的主导国,居于绝对 优势地位的印度能否在实施“邻国第一”政策中彻底摒弃“胡萝卜加大棒” 的传统思维,在推进合作的进程中尤其是在合作机制建设上充分照顾其他成 员在过境、贸易、关税减让、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环境等领域的特殊利益诉求, 无疑会对“孟不印尼”倡议的未来前景产生重大影响。2015年印度对尼泊尔 新宪法的干预以及以安全形势为由对尼泊尔实施的非正式禁运,就曾引起周 边邻国的疑虑。

客观而言,印度推进“孟不印尼”合作在追求自身多种战略目标的同时, 也满足了其他成员国尤其是像尼泊尔这样的陆锁国对改善基础设施、实现区 域互联互通以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渴望。“孟不印尼”合作打造的以印度为 核心的南亚次区域经济合作框架,为周边国家搭乘印度经济增长的便车构筑 了基础平台,这成为印度推进“孟不印尼”的有利因素。目前尽管不丹议会 上院国家委员会对批准“孟不印尼”框架下“机动车辆协议”持反对意见, 但这并不影响与妨碍其他三方推进“孟不印尼”合作的决心与步伐。

[1] “South Asia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Report: Economic Integration for Peace Creating Prosperity,”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System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New Delhi, 2015, http://ris.org.in/images/ris_images/pdf/ris%20sadcr-2015%20executive%20summary.pdf.( 上网时间:2016 年 7 月 20 日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