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网络安全合作:进展与深化路径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News - 【完稿日期:2017-8-21】【责任编辑:姜胤安】

是以服务员的姿态指导对象国如何更好地获得、使用贷款。中国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建议,金砖银行应“重视支持服务,除了提供资金支持,新开发银行也要致力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高质量的支持服务。”在融资机制上,金砖银行还需构建多元融资机制,增强自身造血能力。[1] “积极发展本币业务,为成员国提供稳定、成本低廉的资金筹措渠道。同时还要广泛动员政策性经营机构、商业银行、保险基金等参与基础设施项目的

投资。” [2]简而言之,金砖银行的发展应如其全称“金砖新开发银行”所期,开发基础设施,着眼新能源,助力绿色发展,推动可持续发展;借鉴国际金融治理的成熟经验,革除多边开发银行的积弊,建立灵活、高效、专业的运转模式,展现 21世纪多边金融机构的新形象和新风貌。

(二)抱团力争IMF 的否决权

的投票权获得约巴西、俄罗斯三国也跻身前十。美国的投票权微降至经过近6 年的拖沓和等待,IMF2010 6%的增长,其中,中国的投票权升至年改革方案终得落实,新兴经济体6.068%,位列第三,印度、16.47%,但仍拥有否决权。尽管 连续 5年的阻挠来看,金砖国家投票权未来进一步提升的难度将会更大。发IMF承诺将继续完善份额和治理结构,但从上轮改革遭遇美国国会达国家尤其是美国不甘心失去其在IMF的主导地位,最后才同意提升金砖国家的投票权实属不得已而为之,虽然让步,但让步的幅度只控制在不能撼动其主导地位的范围之内。因此,任何一个金砖国家未来都不可能单独获得如美国那样的否决权。金砖单打独斗无法取得 IMF改革的突破,因此,可换一种思路。根据IMF有关章程规定,任何重大事项必须获得至少85%的赞成票,美国现在的16.47%投票权可以否决任何与其利益不符的事项。既然金砖任何一个国家现在或未来均不可能单独获得超过15%的投票权,那么将金砖的投票权合在一

[1] 楼继伟:“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要树立21世纪新型多边开发机构的良好形象”,新华网,2016年7月20日, D 。(上网时间: 2016 年 7 月 26日)

[2] 同上。

起寻求整体突破,应该是较为现实的追求目标。目前,IMF经过 2010 年份额和治理机制改革后,金砖国家的整体投票权已经达到14.131%,距离取得超越 15%的份额并获得否决权仅一步之遥。因此,针对IMF2017 年改革方案,金砖国家的现实目标是:尽快实现金砖整体投票权超越15%的突破。印度总理莫迪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均支持类似的提议。

(三)打造文化交流新支柱

金砖机制的阶段性目标是成为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金砖建设第一个十年的实践显示,金砖在经济合作、全球治理等“硬实力”的建设上,大步迈向既定目标,但在“软实力”的建设上存在两大“短板”:一是彼此文化沟通与交流的“短腿”日益呛目,民众对彼此文化了解的“赤字”长期存在。专家学者多并不担心金砖未来合作缺项目、缺资金,但最担心的是民众缺乏了解,彼此隔阂、疏离而拖金砖合作的后腿。二是在国际层面上,金砖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与金砖经济体量明显不相称,西方文化价值观体系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事实上,在金砖国家层面上,金砖国家民众对彼此文化认知的缺失,已经影响到了金砖国家的经贸与投资合作。以“企业文化”为例,中国企业在金砖国家经常遭遇水土不服:中国企业的“加班”被误解为“血汗工厂”行为,中国工人的辛勤劳作被喻为“苦行僧”。同样,中国企业也缺乏对他国企业文化的了解,常抱怨外籍工人“难管理、难伺候”。此外,金砖“软实力”的短板也制约了金砖在国际事务上作用的充分发挥,金砖提出的一些主张和价值观很难被国际社会理解和认同,常被认为是“站在椅子上说话”而不如西方的主张那样脚踏实地。为此,应建立“金砖文化学院”,借助既有的“金砖大学联盟”合作机制,每个加入联盟的金砖国家大学均可设立金砖文化学院。学院以招收本科交流生为主,时长一年,学院宗旨在介绍成员国文化特色,熟悉彼此历史传统和生活习惯,了解彼此文化价值观,增进彼此文化认同。同时在国际层面上,大力弘扬金砖国家精品文化,着力提升金砖文化的说服力、影响力和穿透力。学院课程涵盖成员国传统文化、现代文化、影视文化、饮食文化、服饰文化、民居文化、企业文化等,利用网络、电视、电影等多种媒体介绍彼此的思想大家、

文化巨匠和文学精品,深入探析彼此文化内涵。学院可辅助设立“金砖文化周”或“金砖文化交流基金”以进一步推广文化交流,加强文明互鉴,展示金砖文化魅力。

(四)成立“金砖全球化与全球治理论坛”

“香格里拉论坛”、“博鳌亚洲论坛”等高端论坛脱颖而出,声名鹊起,吸引全球目光。这些论坛在多边机制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它汇聚政府高层、企业精英以及顶级学者,各种观点在此激辩、碰撞和交流,犹如“智慧大熔炉”和“观点角力场”。论坛不拘一格,既有政府层面的“规定动作”,也有民营企业、非政府组织与智库的“自由动作”。金砖机制建设也有诸多论坛,但多是政府部长级和工商界对话等类似“规定动作”的论坛,尚无综合性、全体会议与平行会议相结合的立体型论坛。在金砖机制面临从参与全球治理转向引领全球化的正确方向之际,可成立“金砖全球化与全球治理论坛”。 该论坛应区别于金砖首脑峰会和业已成立的金砖单项专门论坛,应为大型综合性高端论坛。论坛参会人员不局限于金砖成员国,可放眼全球范围,邀请东西方国家参与,探索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新思维、新主张和新策略。可发展成为以政府高官(如总理级)会晤为引领,经贸、环境、科技论坛、智库论坛、企业家论坛以及青年领袖论坛等专门论坛为支撑的“多位一体”型论坛。论坛除辩论、反驳各种歪曲全球化论调、为全球化正名外,还需全面阐释金砖国家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主张,着重宣扬金砖国家业已达成一致的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方面的共识。例如,金砖国家均主张走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的道路,均赞同符合《联合国宪章》精神的全球治理观,均赞成以和平对话的形式应对全球各种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均反对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并主张全球治理应充分反映广大发展中国家权益和诉求等,以此共识和主张引导全球治理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