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国的大欧亚选择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与大欧亚伙伴关系 -

中国认知中的欧亚通常是指原苏联地区,中国还没有成型的欧亚观,更遑论大欧亚观。较少有人谈中国的欧亚政策,对大欧亚这一新概念也还没有官方明确表态。苏联解体后,中国看待原苏联地区的视角并非总是整体性的,而是通常把它分为几个次地区,如俄罗斯、中亚、高加索、东欧。这既是由于这些地区本身有明显差异,也是由于它们在地理上与中国远近差距很大,对中国的安全、外交和经济意义不一样。晚近欧亚合作这一概念方始获关注。

(一)中国的欧亚合作实践在传统的国际政治中,欧亚本身是一个重要的地缘政治单位,经典地缘政治理论将其视为世界的“心脏地带”——所谓“谁控制了心脏地带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对此,尽管有不同认识,但欧亚具有极其重要的地缘政治地位是毋庸置疑的。近年来,有两股力量在推动欧亚重新构建:一股力量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从南向北推动;另一股力量以俄罗斯为核心的欧亚经济联盟,从北向南推动。这两股力量在大欧亚地区汇合,相互交织与适配。

虽然中国对欧亚合作这一概念使用得比较晚,但中国一直是欧亚合作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2001年,中国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一起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按照现在对欧亚合作概念的理解,上海合作组织的合作也属欧亚合作,而且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成为大欧亚合作框架,因为其覆盖了大欧亚的广大地区,在成员上包括了绝大部分欧亚国家。上合组织以地区安全、经济发展和人文关系为主要合作内容,不论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符合欧亚合作的概念。中国在推动上合组织合作的过程中,实际上已经是在推动欧亚合作。大欧亚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区域,俄罗斯、中亚、南亚、西亚以及高加索和东欧都在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自然也包括大欧亚合作。 (二)大欧亚合作对中国的意义中俄就大欧亚合作已达成重要共识,并宣布将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

[1]包括可能吸纳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和东盟成员国参加。 中俄关系 是大欧亚合作的核心。虽然俄罗斯希望提高日本、印度、东盟国家的地位, 但从政治、经济、外交的综合指标看,这些国家远达不到中国对俄罗斯的重 要程度。以外贸来说,2016年中国在俄罗斯外贸中占14.1%,日本占 3.4%,

[2]印度占1.6%,东盟约占 3%。 在可预见的将来,日本、印度和东盟国家的相 对地位也许会有所提高,但中国占据首要地位的基本格局不会有根本改变。 在大欧亚合作的框架下,俄罗斯主要是向东南发展,中国也可以确定自己的 主要方向,重点向西北发展,包括中亚、西亚、高加索和东欧,使之联成一片。 大欧亚合作本身是俄罗斯提出的概念,中国参与大欧亚合作是对俄罗斯的呼 应。在大欧亚合作的框架下,中国可以更少阻力地在欧亚地区发展。 当然,中国可以对大欧亚合作的内涵进行丰富和发展。从中国的角度来 看,大欧亚合作的主要内容可以包括三个层面:其一是中俄以大欧亚地区为 框架的合作。这将从战略上解决两国在这一地区的相互关系问题。换句话说, 大欧亚合作可以避免两国在这一地区形成竞争关系,有助于中俄战略关系的 持久稳定,也能为中俄合作增加新的动力。其二是中国与欧亚国家的广泛合作, 包括“一带一路”倡议与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欧亚既是“丝绸之路经济带” 的大通道,又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实施的重点地区。大欧亚合作可以是“丝 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区域框架。“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个总体的宏大架构, 在其之下有许多不同的地区,每个地区有不同的情况,需要形成多种区域框 架,以各具特点的区域合作支撑“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大欧亚合作的推 进可借助“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但显然不应局限于此, 因为有许多欧亚国家并非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其三是可以考虑推动中俄欧三 边合作。如果中俄欧三边合作能够成形,将有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也

有利于大欧亚地区的安全稳定,对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也会产生重要影响。 大欧亚可以给中国外交提供一个新视角和新框架,中国可以此对这一广 大地区进行外交整合,使之在外交上更具整体性,成为较为完整的合作区域。 这在安全合作上尤为必要,因为欧亚地区长期面临恐怖主义威胁,高加索、 中亚、阿富汗、克什米尔等地区的恐怖活动往往相互联通,分割治理只能起 到局部效果,只有大欧亚反恐合作才能有效地阻断恐怖主义的跨区域流动。 另外,大欧亚合作可以突破原苏联地区和非苏联地区之间的界线,实现更广 泛的地区安全合作,对于大欧亚地区的安全稳定有利。在大欧亚合作的框架 下,中俄与其他地区国家可以联合应对地区的安全威胁,联合打击三股势力, 联手处理地区可能出现的动荡。 大欧亚合作自然会产生地缘政治效应,其对中国的意义在于:一方面, 它可以巩固中国的战略后方;另一方面,它能够为中国崛起提供一个依托, 并影响世界格局的重塑,甚或可成为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建设的有用平台。

(三)大欧亚合作的原则

大欧亚合作应有其基本原则。 第一,开放性。大欧亚合作对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应是开放的。需要 特别指出的是,不论在政治、经济还是安全上,大欧亚合作不能将欧洲国家 排斥在外。 第二,机制多样化。至少在目前阶段,形成统一的大欧亚合作机制并不 现实。大欧亚范围太广,国家太多,各国之间的差异太大,建设统一的合作 框架难度较大,多层次和多样化机制的并存才比较切实可行。尽管形成统一 的大欧亚合作机制并非现阶段目标,但大欧亚合作的总趋向应是使这一地区 走向更紧密的联系,而不应使其被分割。防止被分割的有效形式是不同国家 的发展战略实行对接,在不同的合作机制间建立联系进行合作。 第三,经济合作中的市场导向。经济合作需要以市场规则来进行经济谈 判和运作。从政治的角度看,市场原则常常引起一些不满,但经济活动有其 自身规律,遵循经济规律的合作才有可持续性。同时,在经济以及其他领域 的合作中,应跨越人为和习惯的地区界限,根据需求进行多种组合和形式的

第四,不针对第三方。客观地看,大欧亚合作将促使形成地缘经济上的 大陆板块。此一大陆板块形成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外部刺激,而是有其内在 需要——地区各国地理上接近,经济上存在结构互补和相互需要。目前,世 界经济持续低迷,各国都遇到了经济困难,而区域经济合作是经济发展的有 效途径。大欧亚经济合作的目标首先是促进大欧亚地区的互联互通及推动各 国的经济、社会良性发展,而不应是为了与所谓海洋国家搞对立。即使是在 地缘政治层面上,大欧亚合作也不应追求对立和对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