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国民间外交面临的外部挑战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论新时代中国民间外交 -

当今时代的主题仍然是和平与发展。中国将抓住机遇,在未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此同时对外交流与合作也会更上层楼,民间外交必定乘势而上,开创更辉煌的局面。但是,也必须清醒地分析和预见不利条件,正视未来可能面临的主要挑战。(一)“中国威胁论”及狭隘民族主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崛起的速度越快,实力越增强,国际影响力越大,“中国威胁论”的声音就越响。“中国威胁论”首先在美国诞生。根据西方列强在国际体系中竞争的规律,新兴大国必然挑战既定大国,最后以武力达到权力更替的结果。由此形成的现实主义理论广为传播,不仅在西方国家根深蒂固,而且对于发展中国家的精英和民众有着巨大的影响。在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

爆发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受到重创,与中国和新兴国家的增长相比,西方国家的力量相对下降,于是“中国威胁论”更加甚嚣尘上。特朗普上台后,大讲“美国优先”,助长了狭隘民族主义的声势。广大发展中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争得了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人民为此而感到自豪,其民族主义具有合理性和必然性。特别在新兴国家和中国周边的东亚国家,经济发展、现代化进程和社会进步都取得了不少成绩,民族主义更加强烈。然而,一些人头脑中的狭隘民族主义也在滋长,盲目自尊自大、排外、不宽容等情绪出现。尤其是中国与一些周边国家存在领土和海洋争端以及现实利益矛盾,这更会激起狭隘民族主义的反应,而且通过媒体(特别是新媒体)加以放大。“中国威胁论”并非只表现在政治军事安全问题上,也表现在中小国家民众担心“中国控制其经济命脉”、忧虑“中国文化殖民主义”等。这些错误的认知不仅因西方某些势力和媒体的渲染而加剧,而且也因历史形成的误解而根深蒂固,短期内很难消失。(二)“中国危害论”与新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是现代社会中始终存在的一股思潮。它认为统治阶级具有颓废腐朽没落的特性,因而必然会被人民的崛起而取代。与真正推动社会和历史前进的人民运动不同,民粹主义是假借“人民”的名义进行的反对历史前进的思想和运动。它具有以下特点:首先,在全球化的中心反全球化。美国和欧洲是全球化的领导者和推动者,30多年来全球化狂飙突进,与此同时问题也堆积如山。全球化和自由化加速了各国内部和各国之间的经济和社会差距。近20年来,新兴国家富裕阶层收入的中间值在渐进式增长,而发达国家中产阶层的收入平均值却未增长。发达国家的政府本应加大投入改变现状,但是美欧多国债台高筑,财政捉襟见肘,使人民灰心失望。其次,空前的反建制与反精英情绪弥漫。新民粹主义反对“进步主义”,即知识精英和政治精英联手为人民指方向找出路,认为不如依靠自己。这与现代化的科层制(官僚制)和理性主义背道而驰。由于新媒体的广泛应用,草根精英和网络领袖的号召力大增,传统精英的影响力相对下降,更使民粹主义如虎添翼。民粹主义尽管能煽动广大民众情绪,却不能为国家和人民带来真正的进步和良好的结果。例如美国金融危机后组成的茶党,对“占领华

尔街”起了很大作用,但是并没有解决美国债台高筑、虚拟金融高涨的危机。 “西亚北非动荡”的发起国家突尼斯至今陷于内部混乱之中,人民的生活未 能得到改善。 最后,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合流。左翼民粹主义历来以工人、农民、少 数族裔等底层民众的代表自居,主张平等、公正和人权。右翼民粹主义持有 保守的保护主义和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经济政策上突出反对移民,维护国 内就业,鼓励产业和资本回流等。但两者目前在反全球化、实行保护主义方 面却左右合流,声势因此也更加浩大。 中国在全球化中受益多,又在推动改革开放与全球化,因而成为世界各 国民粹主义的众矢之的。左翼民粹指责中国“破坏环境”、“输出社会不公”、 “破坏劳工待遇和人权”;右翼民粹则在主权安全问题上发难。在亚洲、非 洲和拉丁美洲,许多中国企业精心经营,不但为促进中外经贸关系做出贡献, 而且更加重视企业的社会责任,严格遵守所在国的环保、劳工法规,加快员 工和管理人员的本地化步伐,培养了当地人才,改善了人民生活。然而,在 各国都有一些非政府组织和“民间力量”,以有色眼镜盯着中国企业,指责 本国劳工的待遇不如中国员工,“破坏环境”,没有尊重当地文化,甚至以 “主权”“安全”为由阻挠能为本国人民造福的重大工程。在它们背后,经 常能看到西方势力的插手。各国的反华反动势力往往把中国作为“替罪羊”, 以此转移国内民众的不满和指责,而民众容易轻信误判。

(三)认同危机与极端主义、恐怖主义

目前世界各国认同危机突现,成为紧迫而严峻的课题。认同是从个人身 份开始,进而达到群体的归属,包括文化认同、民族认同、政治认同和国家 认同等丰富内涵。认同涉及价值观的赞同,但比文化和价值观更加广泛深刻。 英国与欧盟各国、美国的白人和少数族裔,在价值观上并无太大差异,然而 却因认同分歧产生矛盾冲突,甚至分道扬镳。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民族众多, 宗教多样,它们经漫长的历史形成,具有持久性。但在现代国际体系中,民 族国家( D D )成为基本单位,因此各国政府都将领土内存在的各 个民族集团 整合成国家民族 D D ,例如印度大 力构建“印度民族”。国家民族这一现代化的产物,与具有历史文化传统的 民族集团之间,存在着张力,既表现在政治、法律方面,也表现在文化、宗

[1]教和心理方面。 今天所有国家都在国际体系中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于是 又出现了第二对矛盾与张力,即国内问题与外国影响(包括政治、经济、军 事安全和文化等)之间的紧张。其中占世界主导地位的西方文化的影响尤其 巨大,跨境民族、跨国宗教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所有的国家政府都面临着 认同问题的挑战,努力通过各种措施促进国内的认同与融合。 然而认同与整合的失败往往为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建造温床。在不少发 展中国家,民族、宗教、阶级或地区的差异造成身份的鸿沟,形成了互相排 斥甚至充满冲突的状况。失败的国家使人民丧失了信心。经济停滞不前,失 业严重,青年人看不到希望。中东地区3亿多人口生活在容易发生冲突的国家。 理想破灭的人群是孕育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温床。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 埃及、土耳其、也门和巴林等国都出现了愤怒的青年,再加上西方国家的干预, 使情况雪上加霜,积重难返。例如美国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造成了伊拉 克国内政治动荡、经济衰退的可怕后果。西方国家摧毁了卡扎菲政权,使利 比亚长期陷入混乱、暴力和内战。这就是“伊斯兰国”组织能影响和吸引如 此多中东青年的原因。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又借着全球化的便利渗透到世界 各地,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恐怖主义事件,造成了大量无辜平民的伤亡。 当然,社会文化思潮的影响超越国界,以上思潮也蔓延至中国,部分中 国人也会有意无意地被其俘获,破坏健康发展的中国民间外交。其中有的人 追随错误思潮,与国外境外的敌对势力沆瀣一气,反对中国;有的人自诩正义, 倡导“以恶制恶”,不但不能有效打击敌对势力,反而败坏了中国民间外交 的声誉;还有的人接受错误思想,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怨气,结果却不利于中 国民间外交的大局。我们同样应当警惕和批判这些错误思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