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政党关系:内涵与建设路径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TABLE OF CONTENTS - 彭修彬

〔提 要〕建立新型政党关系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的对外工作重要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以共同应对人类发展面临的问题为基础,适应世界政党格局演变为需要,主动因应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关系的历史变化。新型政党关系以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为内涵,继承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政党交往的国际主义原则,彰显了党际关系四项原则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历史演进,丰富了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确立了新时代开展政党外交的指导原则和行动指南,为全球治理变革提供了最新思想公共产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寻求各国政党的最大公约数,着力推动新型政党关系与新型国际关系相向而行,积极构建国际政党交流合作网络,创新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是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的主要路径。

〔关 键 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新型政党关系、政党外交〔作者简介〕彭修彬,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图分类号〕D6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2 8832 (2018 ) 3 期0007-14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这宣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神圣使命,表明中国共产党不仅以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己任,也愿为人类社会共同进步作出更大的贡献。2017年 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

层对话会上首次提出,不同国家的政党应该增进互信、加强沟通、密切协作,探索在新型国际关系的基础上建立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新型政党关系,搭建多种形式、多种层次的国际政党交流合作网络,汇聚构建人类

[1]命运共同体的强大力量。 建立新型政党关系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的对外工作重要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习近平总书记着眼国际格局深刻复杂变化和世界政党政治发展趋势提出的“中国共产党倡议”,从政党交往的角度进一步丰富了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方略,必将对国际关系演变和世界发展进程产生深远影响。

一、新型政党关系提出的历史背景

[2]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论述,是对当前世界格局和国际形势变化的科学判断。建立新型政党关系,正是基于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世界政党格局演变,通过深化中国共产党自身实践,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政党政治发展规律的时代产物。共同应对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问题是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的现实基础。在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的背景下,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不断加深,加强对话、深化合作、实现共赢已经成为处理国际事务的主旋律。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复苏进程仍不稳固,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贫富分化日益严重,新旧格局转换和力量对比变化引发的地缘政治裂变持续发酵,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逆全球化、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甚嚣尘上,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也在持续蔓延。西方主导的传统全球治理规则已经难以适应全球化条件下各国

[1] 习近平:“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的主旨讲话”,《人民日报》2017年 12 月 2日,第2版。

[2] “习近平接见2017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与会使节并发表重要讲话”,《人民日报》2017 年 12 月 29 日。

相互依存的新形势,难以化解人类面临的全球性矛盾和问题,导致全球治理秩序出现紊乱和失效,亟需进行变革和调整。而出现“治理赤字”的思想根源正是在于以二元对立、经济理性、强权至上为代表的西方传统国际政治思维。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这些问题,也是各国政党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这是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的现实基础。积极适应世界政党格局演变是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的客观需要。政党是人类社会政治文明发展到近代的产物,是代表一定阶级或者阶层利益,为取得和巩固国家政权而活动的政治组织,具有独立的意识形态、价值指向、组织

体系、运作规范及实践活动。[1]政党作为现代国家政治生活的基本组织和重要政治实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政党之间的不同主张会影响一国对外政策的内容、制定与执行。现代各国的外交政策,实际上是执

政党的政策,及执政党与反对党相互作用的政策”。[2] 特别是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政府作为外交主体的垄断地位逐步打破,“国家已经不是国际舞台

上唯一的主体了”。[3]政党外交能够弥补政府外交的缺位,是政府外交的有

益补充和完善,是一国总体外交的组成部分, [4]特别是随着世界各国相互联系增强和相互影响加深,政党的理念、方针、政策和具体实践,不仅会直接影响本国的前途命运,也会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和进程产生重要影响。近年来,西方传统政党政治出现了重新分化组合的迹象,一些大党老党的凝聚力、组织力和号召力不断下滑,新兴政治力量发展迅速,民粹主义政党持续兴起,许多西方国家政党政治呈现出明显的碎片化特征,世界政党格局面临着新的演变。各国政党自身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方式、程度和成效,深刻影响着人类文明与进步以及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实现进程。积极适应世界政党格局的演变,成为各国政党面临的共同任务,也是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的客观需要。

[1] 王韶兴:《政党政治论》,山东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 34 页。[2] 楚树龙:《国际关系基本理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 16 页。[3] [ 日 ]星野昭吉:《变动中的世界政治——当代国际关系深思录》,刘小林译,新华出版社,1999 年,第 172 页。[4] 周余云:“论政党外交”,《世界经济与政治》2001年第7期,第 16-21 页。

主动因应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关系的历史性变化是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的内生动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同时也产生了重大的国际影响,具有深远的意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是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1]当前,不仅中国正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共产党也在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政党舞台中央。许多国家的政党迫切渴望学习借鉴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和管党治党的思想理论和实践经验,高度期待中国共产党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引领作用。许多来华访问的外国政党领导人表示,中国正加快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共产党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将产生世界性影

响。[2]要解决世界面临的共同难题和重大挑战,更加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方案。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政党,在世界政党格局中居于关键性位置,发挥着重要的政治引领作用。中国共产党同世界的关系进入了新时代,实现了历史性变化,为建立新型政党关系提供了内生动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