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制约中亚地区内部一体化的因素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沙特经济转型:愿景与挑战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3 期 -

在 2018年中亚五国元首会议上,各国表达的合作重点略有差异,其中:哈萨克斯坦强调安全、传统文化以及与中俄合作的重要性;塔吉克斯坦强调合理利用水资源、发展跨境交通运输、维护地区安全稳定三大重任;乌兹别克斯坦强调发展相互贸易和维护地区稳定,促进与周边国家改善关系;吉尔吉斯斯坦希望保证劳动力自由流动和维护传统友谊;土库曼斯坦希望发展双

边和多边合作关系,维护地区稳定。[1]各国需求差异是国情不同的反映。很多专家也因此不看好中亚内部一体化,认为尽管中亚国家都有意愿,并且之前严重影响各国关系的水资源和边

[1] Екатерина Пантелеева и Елена Короткова Саммит стран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в Астане: чем завершилась встреча президентов?. // NEWS-ASIA. 16 марта 2018, http://www.news-asia.ru/ view/602/politics/11153.(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26 日)

界划分等难题有缓和迹象,但现实困难使中亚自身难以承担改善一体化条件所需的巨额投资,对推动一体化需要的制度改革也异常谨慎,制约中亚一体化合作的地区内部和外部因素短期内仍无法消除,甚至会在未来制造更大的障碍。场萎缩等影响,2014第一,合作的经济基础依然脆弱。年起中亚国家经济均出现增速放缓甚至倒退。国内生产受国际原材料市场价格下跌和欧洲市总值(GDP)规模以本币计算仍保持增长态势,但以美元计算则下降至少一半。尽管2018—2020主权风险定级,认为其经济稳定性未来依旧薄弱,表现为: 2017年起各国经济均已止跌回升,出现回暖迹象,国际金融机构也预期年呈增长态势,但国际三大主权评级机构却未调高对中亚各国的食、果蔬等工农业原材料生产和出口为主,加工业主要是农产品、金属、矿1.经济同质性较强。比如在产业结构方面,都以油气、矿产、棉花、粮产等粗加工,深加工和制造业能力不足。GDP材料出口,对外部国际市场环境敏感度高。2013—2015增长和国家财政收入仍依赖原年,吉尔吉斯斯坦约40%的出口是黄金,客户是瑞士。土库曼斯坦90%以上的出口商品是天然气, 90%首都的“虹吸效应”明显。铀等矿产原料,主要对象是欧洲和中国。在地区发展方面,各国都是以首都以上出口到中国,哈萨克斯坦65% ~ 85%的出口商品是石油、铜、煤、和另外一两个大城市为主,人口、生产、消费、创新等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 2.融资成本高,企业负担重,增长乏力。中亚各国央行均认为通胀率若超过8%则需采取更强控制措施。为了既能避免恶性通胀,又能适当刺激经济,近年各国均将调控目标定在5% ~ 7% 之间。从官方统计数据看,2014—2017年各国官方通胀率都在5% ~ 8%范围内,达成调控目标,但学者预计实际通胀率已达 15% ~ 35%,并且通胀率超过职工工资增长率,企业涨薪压力大。为控制通胀和货币规模。中亚各国央行纷纷调高再融资利率,提高到10.25% ~ 16%,商业银行贷款利率相应提高到18% ~ 35%,从而加大企业融资成本和银行放贷难度。3.本币贬值。自 2015 年至 2017年底,中亚各国本币兑美元汇率均贬值

一倍以上,除土库曼斯坦继续保持汇率管制外,其他四国均已实行自由浮动汇率制,央行不再用外储救汇市。尽管2017 下半年至 2018 年初各国货币兑

美元汇率出现回调, [1]但受消化救市支出、美元升值、维持与俄罗斯卢布的比值以确保本国出口商品竞争力等因素影响,贬值仍是未来各国本币的大趋势。第二,阿富汗局势恶化影响中亚安全稳定。截至 2018 年 1 月,阿富汗政府仅能够完全控制30% 国土(122个县),其余 70%被塔利班和极端组织控制。塔利班完全控制的县有14个(约占阿总面积的4%),另在263个县(约占阿总面积的66%,人口约 1500万)公开地活动,在政府控制区也有存在,只是未能大规模地公开活动,有时发动恐怖袭击。与此同时,自2017 年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支持下不断收复失地以来,“伊斯兰国”基本被打散,开

始向埃及西奈半岛和阿富汗转移,企图在阿富汗壮大“呼罗珊分支”。[2] 其在阿富汗的成员包括效忠者在内已由2017年的四五千人增长到近万人,其中战斗人员约 7000 人,后勤服务约 3000 人。[3]阿富汗对中亚的威胁在于:(1)阿境内的大部分武装分子出身中亚民族,少部分来自高加索和其他地区,基本聚集在阿富汗北部,时常骚扰中亚国家的边疆,威胁中亚南部安全稳定。(2)极端势力与毒品集团往往有勾结,依靠贩毒挣钱,毒品集团之间时常为抢占市场而火并,中亚地区每年截留的过境毒品数量和吸毒人数也呈增长态势。(3)在阿境内培训的中亚武装分子,被派遣渗透到中亚地区发展极端组织、策划极端活动、招募参战人员、宣传极端思想等。(4)由于“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之间有分歧,尤其是塔利班和“伊斯兰国”两组织在阿富汗境内争夺地盘和人员较为激烈,未

[1] 主要原因是美元指数走低,各国本币汇率相对升高。[2] Андрей Серенко «Исламское государство» нуждается в хабе для транзита своих сторонников в Афганистан. // Аналитическая записка. №3. 30 Марта 2018, http://afghanistan.ru/doc/119652.html. (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26 日)

[3] Замир Кабулов В Афганистане насчитывается порядка 10 тысяч боевиков ИГ. // RT на русском. 29 марта 2018, https://russian.rt.com/world/news/497858-afganistan-statistika-boeviki. (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26 日)

来阿富汗局势万一出现动荡,届时周边国家将备受其扰。一方面,面对外部的阿富汗威胁,中亚国家具有强烈的安全合作需求;另一方面,安全形势趋紧影响中亚的投资环境,增加安保和保险支出等经营成本。此外,为保障本国安全,中亚国家往往采取加强边境管理、严格海外移民条件等防范措施,相当于在邻国面前筑起一道防火墙,乌兹别克斯坦在乌塔和乌吉边境线上埋设地雷,防止这两国恐怖分子非法越境进入乌兹别克斯坦。第三,域外大国的竞争与掣肘依然存在。区域一体化发展通常需要主导国引领,承担协调各方关系的重任,并为项目合作提供资金、技术、规则、模式、理念等。中亚各国均不具备担当主导国的实力,即便哈萨克斯坦经济状况较好,也难以提供大规模的资金支持,更无法贡献先进的制度和理念。另外,因自身实力弱小,中亚国家均希望借助地区外部的力量推动本国与世界市场的联系,导致有实力的大国或国际组织均希望中亚参与自己主导的一体化,中亚地区内部一体化也曾因此被搁置。从大国同中亚国家签署的合作协议、建立的合作机制和合作内容看,绝大多数大国关注中亚主要是为壮大自己,扩大其全球影响力。比如土耳其要发挥“突厥国家”领头羊作用,印度要疏通与俄罗斯的合作走廊,日本要争取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韩国要扩大海外市场,美国和欧洲要保持影响力,俄罗斯要维护传统势力范围。可以说,大国作为区域合作机制主导者更关注那些能够扩大自己利益以及增强本国与中亚国家联系的项目,比如在水资源利用领域,大国感兴趣的是中亚各国的水利开发规划和建设项目,对于上下游国家间的水资源划分问题则往往避而远之。如果中亚地区的一体化始终被外部国家主导的话,则自身的利益和影响将很难体现和维护。不过,大国通常只能有选择地针对个别国家或有限的几项重要问题,无力同时处理涉及整个地区的、全面且综合的问题。很多问题只能依靠中亚国家自身团结解决,不能依赖外部帮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