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5 中国对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投资额

Intertrade - - 中国经贸 -

元, 760 亿美元。完成营业额近 普, “华永道报告显示 我国对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公共事业、 能源、交通、 电信和环境等基础设施的项2016目投资和并购交易占其 年总30% , 4940 亿美元。额的 约为 在项目数量和投资金额稳步增长的同时, PPP作为解决融资缺口和拓展产业链的市场化机制, 正成为中国“一带一路” 建设、企业深度参与分享投资红利的新选择。

PPP 式,投资代替传统承包模利润空间拓宽。 国际企业参与项目所在国工程建设, 往往会承包设计、采购、 施工等所有环节, 对所承包 工程阶段负责并获取款项, 资金回收风险较小, 相应的行业平均利润较低。 PPP 模式涵盖工程全生命周期, 企业可以介入项目投资、 建设、运营全过程, 利润空间可以延伸至产业链上游, 更有利于发挥企业技术和项目管理能力。 PPP 投资面向更多参与主体, 行业合作深化。 PPP参与方多元, 包括追求收益的投资人、 受投资人委托主导项目建设的建设单位、 提供勘察设计等服务的中标单位如承包方和监理单位以及追求运营期收益的使用单位等。 除传统基建企业外, 银行、 保险、 基金、 咨询等企业也参与其中, 涵盖

金融业、 制造业、 供应商等多个领域。 按区域来看, PPP东盟国家 项目继续集中在电力、 运输以及矿产原材料开发等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中亚五国能源开发以及管线建设是PPP 投资重点; 中东石油输出国强调能源安全共同体战略, PPP 投资会继续集中于能源供应以及相关服务业领域; 非洲广阔的市场空间、“欧洲发达的金融体系将成为 一带一路” PPP 。“投资坚实的基础 一带一路” PPP 投资策略如下:沿线国家

第一, 审慎对待制度差异, 规避制度风险。 H2K

牙买加 高速公路南北线最初的承建方是法国的Bouygue 公司。 然而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在项目审批、 勘探拆迁、 成本Bouygue

控制等方面 公司与牙买加政府无法打成一致, 预算严重超支,后续投资断裂, 项目搁浅。 社会资“一带一路”

本与 沿线国家的政府合作时, 必须审慎对待国家间地缘政治以及国内各派别政治力量的博弈因素, 充分考虑沿线国家的投资意愿, 确认对方国家与自己国家已签署双边投资保护协定, 要求当地政府为关键合同担保, 以保证其国内供应商和包销商履行义务。 明确法律层面的政府持续履约能力, 保障特许经营期内政府更迭或重组不损害投资方权利。 此外, 购买国际金融机构的政治风险保险和独立第三方评估机构的报告, 与当地政府背景公司合作, 减少信息不对称。“一带一路”

鉴于 沿线国家宗教多元并存并不断迁移融入, PPP 投资企业还应关注当地环境保护、 宗教信仰、 历史风俗、 文化禁忌以及民族构成等, 提高与当地政府和民众的企业公关水平, PPP

提升 工程和 项目企业的认可满意度, 充分考虑协调当地政府、 民众等利益相关者。例如, 巴基斯坦卡西姆港燃煤电站PPP 项目施工过程中, 项目公司移5植和栽种的红树林是砍伐面积的倍; PPP 项目,中非亚吉铁路 项目累计雇佣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籍工4 5 万人, 带动了当地就业水平、人建设能力和财税收入, 为项目顺利进行提供了保障。

第二, 积极开展法律查明, 规避法律风险。 PPP 项目包括立项可行性评估、 前期招投标、 合同签订、施工进度质量、 项目资金内部控制、项目验收等多方面, 涵盖资金筹集、分配、 运用、 回收等各环节, 涉及众多合同和相应法律问题, 而且“一带一路” 区域涵盖大陆法系、 英美法系和伊斯兰法系, “针对 一带一路” PPP沿线国家的法律查明是项目投资企业规避法律风险的必要措施。 项目企业首先明确项目所在国的工程管理、 资产移交、 收、税外汇管制、 金融等方面的相关法律规定, 了解国际贸易领域实地公司以及离岸公司可能碰到的法律问题;并且除商务、 技术团队外, 公司在项目谈判伊始就应组建法律团队,规范合同管理, 明确项目合同、 股东间协议、 融资合同、 保险合同和履约合同中的权责分配, 避免对某一风险控制力弱的一方反而承担该风险, PPP

明确跨境 项目中的法律适应以及司法管辖权问题。 此外,项目谈判过程中, 制定因法律变更而带来的原有协议适应条件变化的相应措施, 坚持法律变更的风险应由政府承担, 项目公司有权要求变更特许经营协议或提出书面补偿请求。 第三, 重视多边金融合作机制,拓宽融资渠道。 国际工程竞争历来都是投融资能力的竞争, 特别是“一带一路” PPP沿线国家 投资多涉及投资量大、 周期长的基础设施领域, 许多自有资金不足的项目公司利用杠杆, 通过期望收益、 资产和合同权益进行融资, 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 将直接影响项目建设进程。因此, 企业应借助国际化平台, 如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 丝路基金、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以及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等, 积极争取世界银行、 亚洲开发银行、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现有的多边开发银行以及大财团的融资。 此外, 企业应利用已有的多边协调机构或参与构建区域联合监管机制, 与所在国政府合理分担风险, 在经贸合作、 投资洽谈、 项目设计、 行业标准等方面达成共识。PPP

四、“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投资对我国的借鉴启示

适应制度环境差异, 畅通资本双向流动。 PPP 本质上多是政府通过关系型契约方式组织项目实施和移交, 制度环境直接影响项目运行。“一带一路”

和绩效 途经世界三大宗教发源地, 沿线国家政治体制迥异, ,“地缘政治极其复杂 不稳定弧形带” 横贯其中。 PPP我国在参与投资建设时, 可能面对政府和社会资本签署的协议在政府改组后的可持续性问题、 PPP 项目资产和特许经营权是否会被国有化征收问题、法律法规变更后的责任与风险再分配问题、 政府政策间断或者不当干预问题等在国内鲜遇的风险, 必须适应项目所在国的制度环境, 明确PPP ( 65 页)合同中政府方 下转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