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带领战士一路冲杀到陕北

LIU ZHEN DAI LING ZHAN SHI YI LU CHONG SHA DAO SHAN BEI

Jishi - - 传奇人物 - 文/佚名

刘震在长征前的整编中任红二十五军二二五团一营一连指导员。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从湖北殷家湾、何家冲一带出发长征。

蒋介石调动40多个团的兵力“追剿”、围堵红二十五军。17日晚,刘震和连长带领连队随军主力从信阳城以南的东双河与柳林之间越过平汉路进入桐柏山地。因这个地区靠平汉铁路和汉水太近,回旋范围太小,敌大兵压境,难以立足发展,上级决定:迅速掉头北进,跳出敌人合击圈,向伏牛山地区挺进。

部队从泌阳城东向北开进,一路地势平坦,村落稠密。一些大的围寨,都有大地主豪绅盘踞那里。他们多数有自己的武装,有的甚至有数百支枪,还配了土炮防守;有的围寨四周筑了外壕,深水沟环绕,易守难攻。部队沿途常遭到地主武装的袭扰,行速缓慢。敌人派出的特务夜间在红军驻地进行骚扰,纵火烧房,标示红军行踪,作为向敌其他追堵部队联络信号。敌特分子还到处造谣惑众,诋毁红军声誉。

导员,他坚决贯彻上级的指令,向连队做好政治思想工作,让战士们懂得:上级为了减连队战士们对于敌人的破坏非常气愤,纷纷要求用武力打击敌人。刘震作为政治指少前进路上的阻力,争取时间,迅速北上,要高举抗日的旗帜。要求坚决贯彻执行、严格遵守群众纪律,不打土豪,不进围寨,所需粮草一律购买,在河滩野外做饭、露宿。由于红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在红军的政策和行动的感召下,大多数围寨的地主武装保持了中立,为红军贏得了时间,顺利地通过了围寨地区,摆脱了国民党军的追堵,部队才得以继续北上。

11月26日下午,刘震带领连队进至方城县独树镇附近,正准备由七里岗通过公路时,国民党军第四十军一一五旅及骑兵团已抢先到达,占领了有利地形,突然向红军行进中的队伍开枪猛攻,因雨雪交加,能见度差,红军先头部队发现敌人较晚,战士们手指又冻伤,一时拉不开枪栓,以至被迫后撤。敌人则趁机猛冲,并从两翼实施包围红军,情况变得十分险恶。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刘震和连长带领全连在敌人占领的段庄、马庄正面抢占了一个小山头,就地抗击。敌人连续向刘震连队的阵地发起5次进攻,均被打退。在敌人第5次冲击时,连长英勇牺牲,上级命令刘震代理连长。刘震向全连动员说:“同志们,这是关系到我军能否打进伏牛山并继续西进,关系到我军生死存亡的一仗,我们一定打退敌人的进攻,一定要坚决顶住!”由于战士们懂得打好这一仗的重要性,都英勇地投入战斗。经过反复搏斗,全连伤亡30多人,剩下的40多人始终坚持守住了阵地。

正在关键时刻,副军长徐海东带领二二三团援军赶到,立即投入战斗,经过一番恶战,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接着,又向敌人发起冲击,试图冲过公路,但未能奏效。于是,转入防御,以反冲击打退敌人多次进攻,直到天黑后,部队绕道保安寨,连夜穿过许南公路,第二天拂晓进入了伏牛山东麓,随后,在拐河打退敌人尾追,继续转移,深入到了伏牛山区。

在突围和转战中,许多伤员忍着极大的痛苦,坚持随部队行动。经过一段行军后,使刘震深刻认识到组织好行军、转移,不让一个战士掉队,不让一个伤员丢下,其难度

不亚于组织指挥好一次战斗。刘震认为:经过枪林弹雨后幸存的战友,如果只是因转移中跟不上队伍而长眠于深山老林中,那就是干部的严重过错!

在战争环境中,带着伤病员转移,困难实在太大了、太难了。连里的一些重伤病员担心地对刘震说:“指导员,你不能把我丢下啊!”

“同志们放心,轻伤的同志能走的就自己走,重伤员,我们一定抬着走!”刘震坚定地回答。他不仅组织连队抬重伤员,自己还亲自抬了十多个日日夜夜,一直抬到陕南地区。在连队党支部领导下,在干部和党员的带动下,连队剩下的40多人,都自觉地参加抬担架,没有丢了一个伤员。

12月5日,红二十五军领导为了迷惑敌人,派出手枪团到朱阳关以东8公里处的一些村庄找房子。主力部队则从朱阳关东北十八公里处转向西北,沿着一条称为“七十二道水峪河,二十五里脚不干”的深山峡谷,直插卢氏县城。当晚,部队从卢氏县城南与洛河之间的隘道神速西进。驻城里的民团,惊恐万状,紧关城门,用灯笼、火把壮胆,不敢轻举妄动。拂晓后,红军已将敌六十师筹谋多日的堵击防线置于背后,直向豫陕交界的铁锁关(又名箭杆岭)挺进。

8日,红军在铁锁关打垮了民团,进入陕南境内。这时,陕军派出两个团的兵力,抵洛南县城和景村、三要司等地,截击红军。当天

下午,红二十五军先头部队进至三要司,陕军二四八团三营凭借南面的九泉山高地进行顽抗。刘震带领连队随全营由九泉山东南侧攀登陡岩,实施正面攻敌。红军二二五团其余部队迂回到敌髙地的西侧向敌人攻击。在红军的猛烈夹击下,战斗到天黑时,全歼守敌一个营。这次战斗中,刘震带领全连随全营担任第一梯队,冲在前面,营政委在战斗中英勇牺牲,上级令刘震任营政治委员。

第二天,红军在庾家河与敌发生遭遇战,经过殊死奋战,反复冲

杀,终将敌打垮,毙伤敌800余人。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及多名团长、营干部负伤。刘震的左手也负了重伤。

1935年初,红军进入鄂豫陕边界地区,利用那里北靠秦岭,南濒汉江,悬崖峻岭,地势险要等条件,开展游击战争和创建根据地工作。

1935年3月下旬,红二十五军东返,经柞水、蔡玉窑、曹家坪等地,于4月初到达葛碑镇地区。这时,陕军警三旅在后跟踪,且步步紧逼。为了摆脱被动局面,9日,

红军曲葛碑镇南返九间房伏击,将敌警三旅大部歼灭。

在这次战斗中,刘震的右额被敌击伤。幸运的是敌手枪子弹不如步枪子弹的穿透力,又被牙齿拦住,没有危及到要害,但却给刘震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伤痕。在长征路上,有人笑刘震是“歪嘴”,就是这事儿引起的。

5月11日,红二十五军结束了龙驹寨(今丹凤县城)的短期培训。针对敌人人数超于红军十多倍,及陕南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敌人运动、补给都较困难等情况,上级决定采用“诱敌深入,先疲后打”的战法,以运动和游击战相结合,寻歼敌人一两个师(旅),打破敌人进行的第二次“围剿”。

6月初,红军北上商县地区,引敌将向东南进攻的矛头改向北时,红军又掉头向东南,并于13日包围了商南县城,第二天攻下富水关,进而占领了青山街,俘敌第四十四师营长以下170多人。红军这一行动,使北顾商县、洛南的敌人,又被牵向东南。

这时,军领导决定远程奔袭荆紫关。刘震率二二五团一营在荆紫关西北的马蹄店扼守隘道,阻击尾追的敌人。

荆紫关为鄂豫陕三省边界要关,有敌第四十四师后方补给线,由地方武装一个营驻守。

为了出敌不意解决荆紫关,军首长命令手枪团化装成敌四十四师的部队。这一做法还真成功,手枪团通过敌外围警戒地时,受到了敌 列队欢迎。结果手枪团没费一枪一弹解决了敌警戒部队,并迅速地到了城下。此时联络暗号出了问题,被敌识破,敌急闭城门,并向手枪团开火。由于红军跟进部队及时赶到,搭人梯强行登上了城楼,很快占领了全城,逼着残敌向东南逃跑了。

红军占领荆紫关后,敌人3个师加2个旅向荆紫关蜂拥而来。

但敌人巳被红军拖得十分疲惫,锐气大减,其部署已被红军打乱。敌四十四师逃亡和患痢疾人员不断增加,部队减员严重。

军首长探明敌情后,采用避开 密集之敌,挥师西进,继续分散和疲惫敌人,诱敌深人群众基础好的地区,选择好战场,有把握地歼敌一部。

军作战,十分艰苦。一路走的是崎岖的山道,林深路隘,部队还经常刘震连日来,带领全营日夜行急行军,伤病员随队行动,困难太大了。刘震要求政治工作人员,随时随地对部队进行政治思想鼓动工作,要求干部和共产党员发挥带头模范作用,处处以身作则,带领大家不断战胜困难,完成行军作战任务。

29日下午,敌警一旅追到黑

山街附近,为了继续诱敌深入,红军稍与敌接触后,即向小河口撤退,后因小河口地形较开阔,不便伏击,又向西撤到袁家沟口。袁家沟口及其以西的桃园岭一带,是一条长十余里的深沟,两边山高壁陡,栗树成林,只有沿沟间一条小路蜿蜒而下,从山顶往下看,整个山沟就像一条天然的大口袋。如此有利地形,便于红军隐蔽,有利于伏击。这里群众基础好,是理想的伏击战场。

口。红军一看,好事来了,连夜返回桃园岭。军领导将红二二三团放在袁家口北面一线高地。二二五团7月1日,警一旅追到袁家沟二、三营占领袁家沟口西南的东沟、李家沟南侧高地;刘震和营长带领一营占领桃园岭及其以东地区,任务是正面阻击敌人前进;当地第三、四路游击师,在袁家沟口以南髙地,控制沟口,断敌退路并担任警戒任务。

刘震要求各连指导员抓紧进行政治动员。他和营长到各连检查战斗前的准备情况。

在研究战斗时,刘震和营长分析了此次伏击战的特点和上级给予的任务,考虑到战士们战斗情绪很高,决定每连只留一个排作后备力量,加大第一次对敌人的打击力度,争取当头一棒就把敌人打懵、打痛、打惨。2日拂晓时,红军各部进入了指定位置。侦察分队在弥漫的晨雾中发现敌人在袁家沟口村西集合,其尖兵已向西出发。敌人出动后,起初,还有些胆怯,搜索 着前进,边走边向群众打听情况。由于以前共产党在这里活动过,群众心向红军,不说真话,迷惑了敌人。走了一段,没见有什么情况,敌旅长唐嗣桐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便放心地让其部队长驱直入,由于天气热,不少兵袒胸露怀,倒背着枪,大摇大摆地开进。这时,唐嗣桐和他的官兵,没有一个人会想到自己是在往红军“口袋”里装,是在往危险的道路上走……

上午11时许,敌先头部队与红军袋底部队接触上了,说明敌人已经全部进入“口袋”,红二十五军首长听到“口袋”已满的信号后,立即发出了攻击的命令,各种火器突然向敌人猛烈开火。二二三团从北面发起冲击,敌遭突然打击,乱作一团,慌忙向西逃跑,正好又遭二二五团居高临下的迎头打击。顿时,军号震群山,喊声撼山谷,红军战士奋勇地杀入敌群,经过一阵激战,歼灭敌人大部。

领的一营阻击。刘震和陆营长商量逃命时,正遇上刘震和陆营长所带醒来,懵懵懂懂地带着残部向正面敌旅长唐嗣桐像做了一场噩梦震率战士边冲边杀,还没有到山决定,由刘震带三连直冲山沟。刘沟,遇到了100多名全拿驳壳枪的敌人,企图夺路逃命。刘震指挥部队一阵手榴弹将敌炸死炸伤大半,活着的也不成队形了,如鸟兽散。红军战士进入抓俘虏,夺取枪支大战。

从一名俘掳的口供得知,这支手枪队是敌旅长的卫队连。这时,

一名肥头大耳的敌军官慌张地逃跑,刘震发现后,紧紧追赶,追到沟底小河边时,那家伙凭借河边一块2米髙三四米宽的石头作掩护顽抗。刘震围着石头追击他。经过一阵对射后,刘震看出那家伙手枪里的子弹快用光了,于是,机警地观察,等他换装子弹时逮他。果不出刘震所料,他子弹打光了,当他正装子弹时,刘震冲上去将他扑倒。经过一番搏斗,刘震夺他手枪时,左臂被他的手枪射伤。两人仍在激烈扭打时,一营营长的掌旗兵赶到,小伙子挥起旗杆向敌人脑门儿打击,连续几下猛击,敌人完蛋了。后经俘虏指认,被打死的是敌卫队连连长。与此同时,红军已解决了敌旅部,活捉了敌旅长唐嗣桐。天近黄昏时,敌警一旅已被红军解决,毙伤敌300余人,俘敌1400多人,缴获各种枪1000多支和大批军用品。

北,于1935年9月15日到达延川县随后,红二十五军胜利进入陕永平镇。至此,红二十五军经过艰苦奋战,历时304天,行程近万里,胜利地结束了长征,成为红军长征先期到达陕北的一支英勇善战的队伍。

刘震

刘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