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史上首位特等功臣:为救战友单挑14敌机

KONG JUN SHI SHANG SHOU WEI TE DENG GONG CHEN :WEI JIU ZHAN YOU DAN TIAO 14DI JI

Jishi - - 传奇人物 - 文/孙克立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经过五次战役,把“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打退到“三八线”附近,并将战线稳定在这一地区。1951年7月10日,美方被迫同朝、中方面举行停战谈判。但是,美方并无诚意,一面进行谈判,一面发动新的攻势。8月18日,为配合美军发动“夏季攻势”,美空军开始执行以切断朝鲜北部交通线为目标的所谓“绞杀战”计划,企图摧毁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略目标,卡断其后勤供应线。当时,侵朝美空军增至19个联(大)队,作战飞机1400余架,空中活动十分猖狂。为了粉碎美空军的“绞杀战”计划,志愿军空军采取轮番进入,以师为单位陆续参战。进入10月,敌机频密出动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有时候美空军大机群遮天蔽日,密密麻麻,上层有攻击机、混合战机,下层B-29轰炸机群,平均每日出动达38批358架次,有一天高达55批545架次。面对气焰嚣张的美空军,志愿军空军在血战中飞速成长,把朝鲜的天空变成了英雄的天空。10月10日下午,第4师10团、12团先后起飞38架飞机,配合友空80架飞机到清川江以南打击空袭铁路交通线的美机,取得击落美F—80型飞机4架,击伤1架,己方无损失的突出战果。当10团完成任务返航,12团起飞20架飞机完成掩护任务准备返航时,12团第2大队长机大队长华龙毅与僚机齐连壁、逯松亭、陈书兰共4架转至清川江口发现敌机4架,高度3000至4000米。长机华龙毅命令全大队投掉副油箱,并带领4机以180度左转急下滑向敌攻击。敌发觉后分为两批摆脱,我遂分为两批追击。华龙毅在僚机掩护下在高于敌机1000米追击敌一、二号机,乘敌还未发觉并作右转弯时,切半径作第一次射击未中,敌半滚下滑。华龙毅紧紧尾随,于距敌400米有利位置,瞄准敌长机进行第二次射击,敌机冒烟下坠。敌僚机如惊弓之鸟半滚下滑,大速度脱逃。华龙毅为不失去这一有利攻击目标,猛追至清川江以南,连续射击3次,将敌击落。我三、四号机追击敌三、四号机,三号机逯松亭死

咬敌机不放,距敌500多米,占据有利位置,瞄准敌三号机连续两次射击,将敌击落,敌四号机脱逃。

华龙毅回忆说:“那一天,打的真痛快!晚上愣是一夜没合眼,虽然嘴唇和舌头都咬烂了,但很兴奋啊,总算出了一口恶气!”12团成长道路充满挫折和悲怆。2月份,一下安东损失一个中队,当时还没有见到敌机就发生事故,牺牲4名飞行员、“报废”4架战机;7月份,二下安东又折一将,团长赵大海率队攻击敌B—29轰炸机群时,被敌机击中牺牲。12团含羞忍辱,盼望着打个翻身仗雪耻。这个愿望终于得以实现,兴奋难以言表。紧接着的一场场空战,更是惊心动魄。

10月16日下午,浪头机场3颗信号升起,华龙毅和战友们紧急升空,又是在清川江口遭遇敌机,这次他们遇到的美国空军一个156架的大机群,并有12架B—29型轰炸机空袭安州铁桥。当时空四师10团起飞18架飞机担任攻击队,12团编队跟进,担任掩护。

12团起飞时,因为团长机无线电故障,临时确定由第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接替团长机。由于12团没有按预定航线又以大速度飞向战区,造成没能与友空军在预定地区会合及大队间编队分散,第1大队没有投入战斗。第2、第3大队同优势的美机群展开激烈空战。

华龙毅看见三四架敌机围着1架米格—15飞机乱打,马上扔掉副油箱投入战斗,率领2号机齐连壁、3号机逯松亭、4号机陈书兰冲上

去打了三个齐射,击伤1架最嚣张F- 86,救下战友。这时,他已冲入十几倍于已的F- 86战斗机群中,顿时10多架美机团团围住他,同时有四五架敌机向他开火。华龙毅回忆说:“我一看不行,赶紧加油俯冲,往敌机机群里冲,这样他们就不能集中火力打我。可能俯冲太快,驾驶杆全硬了,我赶紧放下刹车,飞机很快慢了下来。就在我放刹车的时候,1架F- 86型飞机从我的飞机肚子下面冲了出来。” 原来,这架美机一直咬住华龙毅打算攻击,但由于害怕误伤友机,一直不敢贸然射击,谁知华龙毅突然减速,美机一下冲到华龙毅前面。现在变成了华龙毅追击这架敌机,敌左歪,他向左;敌右歪,他向右。当敌机完全在他的火力网中,连美军飞行员脸都看很清楚。说时迟,那时快,华龙毅果断开火,这架F- 86型飞机当场炸了粉碎!击落这架美机后,更多的美机上来围殴华龙毅,他的座机又数 次中弹,连右膝盖和左胳膊也被机枪子弹打穿,华龙毅也抓住一切机会反击,直到打光了机上所有炮弹,最后跳伞。此时,华龙毅已经从3000米打到10000米,又从10000米打到1000米,单机与14架敌机进行了近20分钟格斗。跳伞后,华龙毅才发现左臂已经血肉模糊,右腿也鲜血直流,他在空中把帽子摘下来想缠住伤口,发现根本不管用,于是索性不再理会。但是,敌机对华龙毅恨之入骨,居然有4架敌机冲过来对他和降落伞扫射,强大的气流把伞吹得飘来飘去,华龙毅毫不示弱,掏出手枪对着冲过来的美机开枪,打光了所有子弹。就在这时,正与敌机格斗的4号机陈书兰,见敌机群围着跳伞后的华龙毅射击,立即飞过来驱逐敌机进行掩护,敌机赶紧逃走。这一仗,华龙毅为营救战友,孤身冲进敌机群格斗,击落击伤美国最先进的F— 86型飞机各1架,战绩轰动全空军。1951年11月,华龙毅被中朝联合司令部授予特等功,成为中国空军第一个特等功获得者,空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他特等功奖状,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也先后授予他军功章、国旗勋章和自由独立勋章各一枚。后来,毛主席听说华龙毅的事迹后,盛赞他是“孤胆英雄!”

孔庆德(1911年2月14日— 2010年9月29日) ,山东曲阜人, 1927年参加国民革命军,1930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孔庆德历任通信员、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等职。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二、三次反“围剿”斗争,蕲黄广地区、黄安、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陕北萌城甜水堡、山城堡等战役战斗,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营长、团长、冀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等职,参加了阳明堡、辽县狼牙山、白晋、武沙、百团大战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旅长、纵队副司令员、军长等职,参加了上党、邯郸(平汉)、巨野、鄄南、滑县、定陶、鲁西南、邓县、襄樊、樊城和进军大别山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孔庆德历任河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南军区炮兵代理司令员等职,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贡献。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走上革命道路

孔庆德1911年2月14日生于山东省曲阜(今为市)姚村乡保宁村。小时家境寒苦,无分寸土地,全家7口人全靠父亲扛活糊口,为求生路,他不满16岁投军,到驻在皖西地区的国民党陈调元部第46师 当兵,曾任传令兵、班长。1928年春,北伐军陈调元部第四十六师攻占山东曲阜后,开始招兵买马。出生在曲阜的孔庆德前去报名参军。报名处的人问:“啥时出生的?”孔庆德回答:“正月十六。民国元年的正月十六。”报名处的人就给孔庆德计算公历,填上了孔庆德的出生日期为1912年3月4日,并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六师一三八旅二七二团二营营部通信班。1930年夏,蒋介石同冯玉祥、阎锡山等之间的中原大战爆发,双方投入的兵力达110多万。时为安徽省政府主席的陈调元命令第四十六师防守六安。其时,孔于营部当传令兵,营长魏孟贤,黄埔一期学生,地下党员。1931年2月15日凌晨4时许,魏孟贤营长唤醒孔庆德,让孔庆德赶紧传令柴洪儒连长:“让柴连长带兵到城南关集合,当红军去!”魏率部起事,毙团长、旅长,而后投奔红军,孔庆德随之。将军忆此曰:“那天大雪。我们只带出了200多人。”将军言,魏孟贤后任红军师参谋长,“肃反”中被杀,其余弟兄,冤死的冤死,战死的战死,建国后只剩下他一人了。

第二次入党

1931年11月7日,红四军与红二十五军在黄安七里坪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孔庆德被任 命为红四方面军第十师三十团三营八连连长。红四方面军成立之后的第一个大胜仗是黄安战役,战役于11月10日发起,至12月22日结束,历时43天。孔庆德率八连指战员奋勇当先,与兄弟部队一道,歼灭守黄安城的国民党军1.5万余人,生俘守黄安城的国民党军第六十九师师长赵冠英。但孔庆德没能分享到胜利的喜悦。当孔庆德率八连在黄安西街约10公里的高桥河结束战斗,打扫战场时,几个自称是奉鄂豫皖中央分局保卫局命令的人,逮捕了孔庆德。过了秦岭,到了通江安顿下来,孔庆德接到通知:回三十团报到。孔庆德回到红十师三十团。王宏坤团长说:“你先去九连当副连长!”不久,孔庆德被任命为九连连长。当了连长后的孔庆德,向营里提出恢复“肃反”审查时被开除的党籍。营里回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重新申请入党。”于是,孔庆德就有了第二次入党,没有了预备期,直接成了正式党员。

护送盟军

1937年7月7日, “七七事变”爆发。8月,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孔庆德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一营营长。1938年1月,孔庆德接特殊任务:护送“盟军”通过封锁线。“盟军”实际是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卡尔逊,他以军事观察员身份赴华北战区实地考察。一路上,卡尔逊

对孔庆德印象非常深,他在《中国的双星》书中描写道:“孔穿一套日本皮毛衣服,走起路来迈着豹子似的起伏滑步,他一路上真是顶刮刮的,能叫出营里每一个人的名字。”回国后,卡尔逊客观报道了中国抗战情况,并按照八路军的组织及游击战术,成立的“卡尔逊突击队”闻名美国,后成为美军高级将领。孔庆德战功赫赫,在狮垴山,他率部浴血坚守阵地七昼夜,为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全面胜利立下首功;在大杨庄,他指挥30名战士打赤脚、背大刀夜夺天皇御赐大炮,轰动一时,刘伯承、邓小平联名通报表彰;在和尚寨,他带团冲进敌阵,消灭500个鬼子兵,威名远扬。

夜袭阳明堡

1937年9月,日军攻占大同后,又迅速集结5万重兵,在飞机的配合下向太原进犯。为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129师769团奉命在河北代县崞县镇以东地区,执行侧击南犯日军后方的任务。当时,孔庆德是八路军129师769团一营营长。孔庆德说,当769团进至滹沱河南岸地区,不断有日军飞机群从头顶往返掠过,那是日军飞机向忻口国民党军阵地施以轮番轰炸,对国民党军造成很大的威胁。从敌机往返的时间及规律判断附近肯定有敌人的飞机场。于是,孔庆德与其他几位营长在团长陈锡联的带领下,登上滹沱河边的山峰,用望远镜向河对岸观望。 大家都很快捕捉到目标,在阳明堡方向,阳光的照映下可见到闪闪的亮光,那是飞机反射出的亮光。“打掉它!端了它的老窝!”孔庆德说。几个营长都抢着请缨,要求担当主攻任务。出于谨慎,陈锡联团长找到当地一位老乡作向导,派出侦察员深入到机场及周边地区侦察敌情。弄清情况后,陈锡联团长和三个营长研究作战方案,准备趁黑夜把这些飞机干掉,并要求此战必须速战速决。 10月19日黄昏,各部队向预定地区秘密开进。当夜袭机场的部队靠近飞机时,被日军哨兵发现,于是展开激战,我军官兵用机关枪、手榴弹对着飞机猛烈开火,顿时火光冲天。等日军出动装甲兵赶来时飞机已全部起火,无法扑救了。双方经1小时激战,第769团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100余人,毁坏飞机24架,削弱了日空军力量,有力支援了国民党部队。孔庆德说:“夜袭阳明堡机场最遗憾的是三营营长赵崇德牺牲了,那一仗后,我们都很悲痛,叹

息损失了一位很能打仗的干部。”孔庆德至今仍然记得赵崇德个头不高,但很结实,古铜色的皮肤油光发亮,一打起仗来就不要命。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说我无能可以,别说我怕死!”孔庆德回忆说,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接到陈锡联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捷报后,异常兴奋,赞不绝口: “首战告捷,打得好,打得好!”这次夜袭战斗是八路军第129师在抗日战场上所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它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使不可一世的日军领略了八路军是一支不可轻视的抗日生力军,使日军丧失了空中突击力量,有力地支援了国民党军的作战。

周恩来夸孔大炮

孔庆德将军能言善辩,直话直说,常蕴深机,能屈能伸,时露锋芒。“文革”中,与造反派辩论,既能“上纲上线”,又能粗言俗语,人皆不敢与之对语。周恩来称孔庆德将军为“孔大炮”,将军于湖北又有“孔铁嘴”之名。“文革”期间,孔庆德将军曾任鄂豫两省三线建设总指挥。将军奉周恩来总理之命,理直气壮抓生产,被批为所谓“唯生产力论”。其时,将军以人海战术创业“二汽”,会战焦枝,凿九里隧道,建汉水大桥,均提前完工,多次受到周恩来总理的表扬。湖北十堰第二汽车制造厂开工于1967年4月,因“文革”中群众造反,瘫痪一年。该厂老干部靠 边,造反派猖狂。1968年夏,孔庆德将军临乱受命,至“二汽”抓生产。刚到,即遭造反派围攻。将军登土台雄辩滔滔:“毛主席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要看造谁的反,什么人造反。老干部打蒋介石算不算造反?打日本鬼子算不算造反?打美国佬算不算造反?如果是造反,这些老干部造反比你们早,怎么成了保守派?”将军又曰:“我当红军,干了几十年革命,从来没有带过女秘书。不像有的造反派,才造几天反,就 搞几个女秘书,我看那个王八蛋修了!”将军发言大快人心,全场掌声雷动。焦枝铁路建设中,孔庆德将军至某工地视察。其时两派忙于打派仗,工地冷冷清清。将军下车,就召开大会,昂然登台动员,锋芒直指造反派:“你有尚方宝剑,是抓革命,我也有尚方宝剑,是促生产,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又曰:“修焦枝铁路是毛主席、周总理交的任务,是为了要准备打

仗。明天,谁不上工,谁就是反革命。”次日开工,果无一人敢缺勤也。

贪享受必定怕死

孔庆德将军说话喜设“笼子”,稍不留神,便被“套牢”。1990年某日,将军至襄樊视察,车过襄樊汉水大桥,遇堵车。陪同的市领导无意中叹曰:“当年这条公路桥没有设计好,修得太窄了,太短了。”将军闭目未答话。次日,该领导向将军汇报修襄樊二桥事,将军问,南京长江大桥多长多宽,答之。又问,武汉长江 大桥多长多宽,亦答之。又问,为什么不能像南京、武汉大桥那样的规模建,答:“首长,没有钱啊!”将军冷嘲曰:“你也知道没有钱办不了事啊!老子当年就是没有钱才建成这个样。你懂吗?”该市领导检讨不迭。孔庆德将军晚年腿不停,嘴不闲。腿不停者,即常下基层了解民意;嘴不闲者,即遇不平之事爱说爱管。民间流行顺口溜,将军皆耳熟能详。如:“上午三讲,中午三杯,下午三摸,晚上三陪。”又如:“到北京才知道自己官小,到广东才知道自己钱少,到海南才知 道自己身体不好。”等等。全国各医药公司于总医院开会,特约孔庆德将军出席。将军即席发言曰:“我向你们提个要求好不好?”众皆鼓掌。将军曰:“军队经济困难,希望你们一不要卖假药;二不要卖贵药。”经理们皆张嘴结舌,大气不敢出也。红军长征六十周年,孔庆德将军逢人便讲红军传统。如曰:红军时期连队有士兵委员会,权力很大。杀一头猪,连领导想吃猪下水,没门!必须经过士兵委员会讨论。将军言此忿忿:“哪里像现在,一级比一级吃得好。”又曰:红军时期一个人怕死是非常丑的事。将军言此话锋一转:“哪像现在,都讲享受,还能不怕死吗?”

爱心之举

2008年5月19日,年届97岁的将军孔庆德通过湖北省红十字会向地震灾区捐款5000元,他的儿女和孙女也捐款1500元,武汉燎原文化公司正在筹拍的20集电视剧《将星孔庆德》剧组也同时向灾区捐款5000元。四川省汶川地震发生后,老将军孔庆德十分关注地震灾区,不顾年事已高,天天都观看电视。他说,对震区同胞所受的灾难深为悲痛,对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又深感欣慰;对前线救援的人民子弟兵勇敢顽强表示赞赏,“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空四师十二团二大队大队长华龙毅

华龙毅汇报华龙毅(左二)

华龙毅获得的朝鲜勋章:左图为二级国旗勋章,右图为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进入航校学习的华龙毅

孔庆德

将军之子孔小勇向父亲铜像献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