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 GONG TING ZHAN TAN PAN SHI QI DE CHEN GENG国共停战谈判时期的陈赓

Jishi - - 传拍 奇案 人惊 物奇 - 文/吕雪萱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1945年10月10日,国共两党签订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1946年1月10日,中共代表周恩来与国民党政府代表张群共同签订了《关于停止国内冲突的命令和声明》,并达成建立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协议。但蒋介石却耍两面派手法,指使国民党军队大肆抢夺胜利果实。在此期间,陈赓率太岳纵队(后来改为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参加了上党战役,并于1946年初,作为中共代表参加临汾、太原三人小组,调处国共军事冲突和监督双方执行停战协议。

智斗王靖国

国共和谈开始后,陈赓作为军调部临汾执行小组的中共首席代表,率团赴任。中共代表团在临汾住下不久,临汾执行小组在阎锡山第十三集团军司令部召开例会。国民党方面的代表是第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王靖国,美方代表是贝尔上校。为了谈判需要,陈赓司令员当时挂了个少将军衔。会谈开始后,王靖国却突然问: “陈将军,久闻大名,怎么至今还是少将?”陈赓听后,从容回敬王靖国:“你算什么上将?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你那块小地盘都在我军四面包围之中,只要我想要,指日可待!”王靖国窘得满脸通红,只好找台阶下:“不管怎么说,和平统一了,你们受蒋总统管辖,总该有一套像样的军服,还有装备。蒋委员长讲话是算数的。”陈赓笑着说:“给我们发服装、改善装备?抗日8年,我们改编成国民革命军,开始还发了点军饷和弹药,以后不仅不给,还派军队打我们,这叫说话算数?”这时,美方贝尔上校通过翻译提出所谓“关于中共方面拆毁铁路的事”,王靖国连连点头。陈赓见状,马上提醒他们:军事调处执行部和字四号命令已明确规定,凡交通线工事须立即拆除。八路军平毁的是工事,不是交通线。现在,八路军正集中铁路职工全力修复已遭破坏的铁路。等翻译译完,贝尔问王靖国:“这在四号命令上已经写得明明白白,王将军为什么要提这样的问题呢?”王靖国赶紧辩解道:“他们越过了13日零时线,还打死我们的人!”但马上又改口说时间是23日。陈赓马上提出建议,对此事应该由执行小组三方代表实地调查。王靖国以下雨为由,拒绝前往,但陈赓坚持前往,贝尔只得认可。当天下午,执行小组驱车冒雨赶往15里外的鹅舍村调查。问当地居民,居民们摇摇头,说根本没听见枪响。问王靖国所部,他们说兵营既没有少人,也没少枪。第二天例会上,贝尔对前一天的事“表示遗憾”,同时重申临汾执行小组第三号命令,督促双方部队各守原防,恢复1月13日午夜位置并拆毁交通线工事。王靖国抢先发言说:“这个规定和二号命令相悖,暂时用用的话……” “我们愿意遵守。”陈赓打断他,“这里有份报纸,请看一下。像这样的文字出现在执行小组眼皮底下,不知王代表如何解释?”

王靖国赶紧解释说:“这个,是属下不慎……”陈赓紧跟着又拿出一份证据。王靖国急忙翻开一看,竟是自己和阎锡山签发的向解放区进攻的命令,和一个己方被俘师长的口供记录。王靖国理屈词穷,只好先说“中共盗窃我方军事机密”,继而开始咳嗽,掏出一块大手帕捂住脸,连连说“头痛”,狼狈离席而去,再没有出现。

挫败阎锡山的监视和窃听

陈赓回到随从人员住的大房间后,发现窗外有阎军哨兵探头探脑,便命令随行人员采取保密措施,更让大家“上街买纸,把窗户 糊上”。史丁文、陆迪、姜英等几个八路军战士奉陈赓命令来到临汾街上,哨兵紧张地端着枪,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大家谈笑自若,哨兵也经不住大家热情询问,终于放下枪,和大家有说有笑。街上的人见状,便上前和八路军战士问长问短。战士们挨个商店进出,尽量扩大影响,以打破阎军散布的“八路军不敢进城谈判”的谎言,并将街上看到的阎军兵力部署、装备、工事等记在心上。由于阎锡山怕“赤化”,偌大个临汾连张红纸都买不到,他们只好买些粉红纸回来糊窗户,还买了胡琴、乒乓球和笛子等。以后每逢开会,他们就在桌子上打乒乓球,或者拉胡琴吹笛子, 使外面的“耳目”失灵。

阎锡山见此计不成,又换了新花招:在中共代表团驻地隔壁房间架了电台,窃听我方情报。哪知我方通讯人员何渭信、常纹都是反窃听“高手”,经常改换发报频率。敌人往往费尽气力刚刚找到我方频率,可发报又结束了,收到的那点信息根本无法译出内容。敌人只好开始疯狂干扰,但是仍旧拦不住红色电波飞向侯马,飞向延安……国民党方面想查看我方使用的通讯设备,但无从下手,于是请贝尔出马来探听虚实。

贝尔找到陈赓,在一番客套后,便把话题转到电台上来:“我对贵方的通信设备极感兴趣,可否让我参观一下?”

“可以,请吧。”陈赓答应得很干脆。

贝尔马上叫来一个内行随员陪伴,边看边问那个随员:“你看这些机器先进吗?”随员扫了一眼收发报机,回答说:“这些机器,包括那根竖起来的鞭状天线,都是美国制造。”陈赓见对方检查完毕,便让报务员打开机器,收发报机立刻传出一片刺耳的啸叫。贝尔问:“这是什么?”陈赓指指隔壁房间:“你应该问问他们。是他们制造的干扰。贝尔上校,对方如此蔑视和谈协议,干扰我方电台的正常工作,是否需要我提请执行小组会议商讨呢?”

“不用,不用。”贝尔边说边向外走去。当天夜里,美国人便命令阎锡山的干扰部队从隔壁挟着机器

设备撤走了。

揭露阎锡山勾结日伪的阴谋

1946年3月,陈赓去太原中心执行小组接替许光达担任我方代表。他对太岳军区的干部们说: “我们去谈判,你们在家的任务就是准备打仗!谁敢侵犯就坚决消灭它!这种准备越充分,我们在谈判桌上就能‘财大气粗’!”当时,白晋路上已是战火熊熊。阎锡山出动两万余人,其中包括一批“留用”的日本兵,中断铁路交通,大举进犯解放区。为了应付执行小组的调查,在陈赓到达太原前,阎锡山的喉舌报纸却大肆造谣说:共军集结大军约两万余人,由东西两山夹击来远、盘陀间之国军守兵。对此,陈赓予以针锋相对的斗争,坚决揭露这些罪行,阎锡山却矢口否认。为了澄清事实,陈赓多次建议,应亲临现场调查。3月23日,太原中心小组成员乘火车到达祁县境内的来远,当晚在火车站的铁甲车上休息。阎军为阻挠实地勘察,连夜在山坡阵地附近埋设地雷;阎锡山的《复兴日报》也捏造新闻称:“增援之共军内,有武装之日人300余参加作战。”第二天一早,执行小组来到仍在交战的来远西南的南山头,只见阎军正向南山头八路军阵地进攻。陈赓见状,勇敢地手摇着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小旗,赶往阵地制止。走在他身旁的作战科长王亭兰怕陈赓 有危险,就抢步走在前面。谁知刚走出不到100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王亭兰和另外两人倒在血泊中。陈赓见状,一面让战士将王亭兰抬下去急救,一面不顾安危,继续向前。陈赓边向前跑边对着进攻的阎军大喊“停止射击!”但阎军丝毫不理会,反而向山上强攻。后面的阎军炮兵也冲了上来,不停地向撤退的八路军轰击。目睹此状,陈赓只身跑到阎军的炮兵阵地,看见一个穿着阎军军服的日本兵正在开炮,便从挎包取出照相机对准他,“咔嚓咔嚓”按了几下。日本兵见状,急忙停止了开炮。事后,陈赓向大家透露:那是个坏相机,原准备带来太原修理的,勘察现场时故意背在身上,里面连胶卷也没有,但却把那个日本兵吓住了。当陈赓说完勘察所见,指出阎军联合日伪军公然违反停战协定时,阎军代表赵承绶矢口否认。这时,陈赓将八路军在东沁线 缴获的阎军骑一师师长韩春生给部下的电文展示出来:三人小组明天即来前方视察,日军枪械须临时接收,放在我们的房院内,至晚上如日人要求发枪,或小组离开,即仍发还日人持用……以不使小组看见日本人手里有枪才行。二月十九日。赵承绶涨红了脸,只好硬着头皮说:“你们这是伪造!我部绝无留用日军之先例!”陈赓朝门外喊了一声:“带证人!”那个被“照相”的日本人被推了进来。赵承绶尴尬地拍拍脑袋说:“我,我要请示阎长官……”陈赓等人的坚决斗争,制止了阎锡山军的进攻,揭露了国民党破坏停战协定的行径。执行小组返回太原后,4月1日,太原各报发表了《太原组答中央社记者》的新闻,不得不承认了阎锡山利用日军攻打八路军的事实。这则新闻最后说:“此次会议之成功,陈赓将军之斡旋,应受最高荣誉。”

陈赓

陈赓及夫人傅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