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 WEIQIAN FU DIYING DEFU ZHOU JIZHONG JIANG

两位潜伏敌营的福州籍中将文/莫春

Jishi - - 近代风云 -

吴石(1894-1950),福建省闽侯县螺洲人。曾任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解放战争时期加入“民联”开始为中共工作,代号“密使一号”,他把国民党的“台湾海防”“几十万潜伏大陆的武装特务”等重要情报转交给中共。1950年6月10日,被国民党以“通共罪”杀害于台北,被毛泽东称之为“虎穴忠魂”。吴仲禧(1895-1983),福建省闽侯县南台吉祥境人。曾任国民党国防部中将部员,1937年“七七事变”前,42岁的吴仲禧在嘉兴入党,从此开始潜伏敌营12年。北伐战争时吴仲禧的战友萧克上将说:“吴仲禧作为党在敌方工作的一颗‘冷棋子’,在斗争的关键时刻,果然发挥了人们意想不到的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后,他曾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

学生军战友

吴石、吴仲禧两人关系十分密切。他们是同乡、同姓、战友(一起在辛亥革命时期参加了福建北伐学生军),还是保定军校第三期同学,两人还曾几度同事,抗战中后期,两人同在第四战区(辖两广,司令长官张发奎)司令部工作,吴石是中将参谋长,吴仲禧是中将军法执行监。解放战争时期,他们又同在国民党高层任职,吴石任国防部中将史料局长,吴仲禧任国防部监察局中将首席监察官。1911年9月中旬,福州光复了,革命党组织了福建北伐学生军,正在福州小学学习的吴石、吴仲禧报 名参加了学生军。由于吴石、吴仲禧两人年纪较轻,均不足17岁,都是高小还差一年毕业的学生,个子也较矮小,编队时就同编在一个小队。两人就是这个时候相识的,并开始一起过集体生活。福建北伐学生军于1911年年底经上海开赴南京,同浙江学生军合编为陆军入伍生队。接着,就参加了1912年元旦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隆重典礼。吴石、吴仲禧两人第一次见到了孙中山先生的伟大形象,还担任了开国典礼的警戒任务,心情十分激动。不久,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被 北洋军阀夺走了,1912年3月初袁世凯就任大总统,4月孙中山辞职, 6月初南京守备兼陆军部长黄兴辞职。吴石、吴仲禧等人人心惶惶,不知何去何从。幸亏黄兴在离职前,以陆军部长的名义通知陆军入伍生暂时遣散回籍,待武昌第二预备军官学校校舍建成时入学报到。于是,吴石、吴仲禧同舟回到福州等待。

军校同窗

1912年8月,吴石、吴仲禧接到武昌军校入学通知,两人从福州

来到武昌第二预备军官学校学习了2年,结业后又一起被选拔入保定军校第三期学习。保定第三期的学员大都是从各省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学生军中选拔来的,白崇禧、张治中等人和吴石、吴仲禧是同届同学。从这时起,两人和白崇禧建立了比较密切的关系。吴石在武昌预备军校和保定军校的4年,无论是年终考或毕业考试,总是名列全校第一。

吴石和吴仲禧在军校学习期间,一边努力学习军事,一边关注政治。1913年3月,宋教仁被刺杀,吴石、吴仲禧十分气愤,两人相约一起回福建参加“二次革命”,后因海上交通断绝而未成行。同年7月,李烈钧在江西发动“二次革命”,但很快失败了。吴石、吴仲禧的一位江西籍同学雷英秘密回九江参加起义,失败后被捕牺牲。吴石、吴仲禧知道后即在校内秘密召集一批闽赣同学开追悼会。当时军校监控严密,这类带政治性的活动是被严格禁止的,但两人甘冒违反军纪之险,撰写了一副挽联,祭祀后火化了。1915年春,两人在保定军校学习时,一名同学偷看反北洋政府报刊,被反动校长发觉,结果被当众责打了40军棍,全校哗然,几乎当场和校方发生冲突。这事更激起学员反袁思潮,不少人乘清明放假之机到各省参加护国运动。吴石学业优秀,事先受到警告不准请假,就留校作为南方同学的联络员。吴仲禧和几位同学到湖南平江准备策动一位营长起义,因为势孤 力单未果。6月,吴仲禧接到吴石来信,知道袁世凯死了,反动校长辞职了,学校已经通知各地学员返校上课,吴仲禧于7月返校,其他南方同学也有不少接到吴石通知回校。吴石从保定军校毕业后,东渡日本陆军大学留学。吴仲禧则被派回福建宁德某部当候补军官,1934年参加了“福建事变”,1937年在浙江嘉兴由王绍鏊介绍秘密加入中共。此后,吴石、吴仲禧分别了20多年(1916-1940)。

两广共事

1940年3月,分别多年的吴石和吴仲禧,一起在韶关参加南方各省部队整训会议。由于两人相知较深,又有同乡、同宗、同学、战友 关系,虽然时隔多年,但依然一见如故。吴石以优异成绩从日本毕业回国后,一直未受到重用。抗战开始后,他看到国民党的腐败、无能现象,更是满怀愤懑,无所顾忌地向吴仲禧发了一番牢骚和感慨。吴石认为自己研究军事20多年,但一直未有兵权,被人讥讽为书呆子。同学白崇禧赏识他的学识,但也没给他带兵的实权。估计是他不会搞逢迎拍马、官场应酬。吴仲禧也和他以诚相见,除了没有暴露自己在1937年6月入党的秘密,其他对时局和人事的看法都毫无保留。两人私下谈了三四个晚上。1941年初,张发奎的第四战区司令部从韶关迁到广西柳州,白崇禧推荐吴石担任了第四战区的参谋长,吴仲禧这时调任第四战区中将

军法执行监。这样,两人又开始同事了。皖南事变发生后,两人均对蒋介石发动的反共高潮表示不满,认为国共两党联合抗日已感到力量不足,再要反共,只有亡国。当时的第四战区司令部分为几派:一派是以陈诚亲信、政治部主任梁华盛为首的特务系统,他们是秘密监视张发奎思想言行的特务,经常向上打密报;张发奎也有一批亲信,为他出谋划策、掌握要害部门;还有一大批比较开明,拥护统一战线的原四军旧部,如陈宝仓、麦朝枢等;此外,从战地服务队来了一批进步青年组成中共特别支部。在四战区内部的矛盾斗争中,吴石、吴仲禧团结进步力量和梁华盛等特务进行斗争,保护中共人员和进步分子。有一次,抗敌演剧队在柳州演出,剧中讽刺了一些不抵抗主义者。政治部特务认为要修改台词才能继续公演。吴石对此发了火,特意约同吴仲禧、陈宝仓(副参谋长)一起去观看,并在谢幕时上台和演员握手、拍照,以示支 持。政治部特务要修改台词的事只好作罢。

提供情报

抗战结束后,吴石调任南京国防部史料局局长。1946年春,上海中共地下党领导潘汉年指示时任军事参议院参议的吴仲禧,要他设法通过吴石的关系调到国防部任实职,以便更好地开展情报工作。吴仲禧找到吴石,提出军事参议院完全是个虚的机构,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请老友设法帮他在国防部谋个实缺。吴石答应尽力而为,说他虽无实权,但人脉广,学生多,推荐一下还是可以办到的。1946年9月,吴石通知吴仲禧,已经帮他设法在国防部监察局谋到中将监察的职务,要他立即去南京任职。吴仲禧到南京后,有机会到各地视察部队,为党的情报工作创造了很便利的条件。不久,军统特务、广东第九区行政专员兼保安司令蔡劲军因为吴仲禧查了他部下的案件不满,又抓 不到吴仲禧什么把柄,就指使人凭空诬告吴贪污。而监察局局长彭位仁是陈诚嫡系,也趁机排斥吴仲禧。吴石亲自派车把吴仲禧接到家里住下,并当面责问彭位仁:哪有无证据而逮捕高级将领的道理?后来当然查不出什么,吴仲禧继续在国防部任职。

这段时间,吴石介绍吴仲禧认识了在武汉白崇禧“华中‘剿匪’指挥部”情报科任科长的胡宗宪,胡宗宪是桂系将领廖磊内侄,吴石的学生,对吴石很尊敬,每次由武汉到南京,都要来探望老师。他听说吴仲禧是吴的至交,也以长辈视吴仲禧。有一次,吴石不在家,吴仲禧问胡最近的工作,胡宗宪说情报科每星期都要搜集各部队送来的材料,编印成“敌我双方兵力位置要图”,送给白崇禧参考,并且每次都寄一份给吴石老师指点。吴仲禧就同他约了通讯地点,以后果然不论吴仲禧在南京、上海、广州,都不断有“战报”寄来,这些材料既有国民党军队部署位置,又有“华中剿总”估计我方兵力部署的判断,情报价值很高。渡江战役前夕,吴仲禧还从国民党“京沪杭警备司令部”获得汤恩伯签署给江阴至芜湖一带江防作战任务和后勤补给的命令。

1948年夏,吴仲禧以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职衔派往徐州行营服务。吴仲禧到南京见了吴石,吴石说徐州行营主任刘峙的参谋长李树正是他的学生。他给吴仲禧写了一封很有分量的介绍信。于是,吴仲

禧带着这封信找到了李树正。吴仲禧到徐州时,正好“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副总司令杜聿明都到前方视察去了,李树正出来接待。李见了吴石的信,对吴仲禧格外客气殷勤,亲自带他到总部的机要室看作战地图。吴仲禧见二万五千分之一的军用地图上,详细标明国共双方部队的驻地、番号、兵种等,把东起海州、西至商丘的整条战线的形势反映得清清楚楚。吴仲禧暗中把主要部署记录下来,凭记忆写出《徐州剿总情况》上报中共中央。

1949年春,吴仲禧向吴石表明了其中共地下党员身份,吴石开始直接给党提供军事情报。4月,吴仲禧回到广州,吴石也随南京政府南迁来到广州,就住在吴仲禧家里。两人长谈了几个晚上。当吴仲禧讲到战争形势时,吴石打断他的话说,国民党大势已去,我早已不想跟着它走了。只是我的决心下得晚了一些。他还告诉吴仲禧,地下党已派人和他联系,要他做海军林遵舰长的工作,他已经策反林遵,林遵也答应在适当时机起义。吴仲禧十分高兴,便把谢筱迺介绍给他,叫他把情报交给谢,吴石点头应允。不久,吴石就任福建绥靖公署副主任一职。吴石在福建表现十分积极,通过谢筱迺给我党提供了不少重要的军事情报,中央十分重视。

最后一面

1949年6月下旬,吴石从福州来到香港找到吴仲禧,带来两份情 报:一份是国民党部队留存西北各地部队的番号、驻扎地点、部队长姓名、现有人数和配备、准备整编的计划,另一份是国民党部队在长江以南川、滇、湘、粤、闽各省的部队建制和兵力。翌日,中共华南分局派人来见吴石,吴石把两份情报当面交给他们。吴石告诉吴仲禧,他已被调任国民党国防部次长,将赴台湾。为了避免嫌疑,他的夫人王碧奎和两个小儿女也要一起去台湾。留下大儿子王韶成,大女儿王兰成在大陆,虽已做了安排,还请吴仲禧在必要时给予照顾。此外,吴石还将他毕生研究的军事,断断续续写的一批军事著作和诗词稿等交给吴仲禧,希望能帮助他收集、整理、刊 印。几天后,吴石由香港乘船赴台湾,吴仲禧一直送他到船上。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吴仲禧任广东省高级法院副院长。不料几个月后,吴仲禧突然得到吴石在台湾被公开处决的消息,让他十分震惊、惋惜和哀痛。吴仲禧历任广东省人民法院副院长、代院长,省司法厅厅长、党组书记,省参事室副主任,省政协常务委员、副秘书长,第五、六届省政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委员,民革广东省委副主任委员,当选为广东省人大代表,因病于1983年6月15日在广州逝世,终年88岁。吴仲禧在逝世前几个月,回忆和吴石相处的往事,写下《回忆吴石烈士》一文,以寄托哀思。

吴石

吴石

吴石(低头写遗嘱者)在国民党特别军事法庭

吴石与家人在台北的最后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