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 WEIMAISHOU ”YU JIN ZHONG ZHAN YI

“保卫麦收”与晋中战役

Jishi - - 近代风云 - 文/叶青松

山西临汾解放后,徐向前指挥的华北军区第一兵团面临两种战略性选择:一是进入河北,协助晋察冀军区攻歼傅作义集团;二是进入陕西,协同西北军区歼灭胡宗南集团。此时,正值抢收抢种季节,徐向前提出了一个“保卫麦收”的口号,由此引发了晋中战役。人民解放军最终取得胜利,为解放太原奠定了基础。

徐向前提出“保卫麦收”口号

1948年6月,徐向前指挥的华北军区第一兵团打下临汾城后,面临的困难突然间凸现出来:平原地区,柴火极缺。一个兵团的部队,再加上为作战保障的民工,有10万多人,每日做饭烧水,至少需消耗30万斤柴火。平原不同丘陵山地,老百姓烧柴都有困难,哪来如此多的柴火供应解放军?烧柴问题不是小事,吃饭问题更是大事。此时,各方也都知道徐向前部所处的困境,为此,有两个战略方面都向中央提出请求,邀请徐向前部前往协助作战。一个是晋察冀军区杨成武提出来的,他建议中央让徐向前部进入河北,协同攻歼华北的傅作义集团;另一个是西北军区彭德怀和习仲勋提出来的,他们建议中央让徐向前部进入陕西,协同歼灭进攻陕北的胡宗南集团。当时,呼声最高的方案是,徐向前部渡过黄河,进入豫西、豫北,配合西北军区野战军,彻底粉碎胡宗南对陕北的进攻。对此,徐向前看得很清楚,这 两个方向都不需要协同。因此,根本就不去考虑协同作战,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了解放山西全境的战略决定。然而,这个战略构思的具体战役部署,却是由“保卫麦收”这句口号引发的。在山西,晋中是产粮区,但这一带一直有个民谣:小麦,小麦,你不要黄,黄了不够交公粮。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领太原,每到麦收季节,总是出城抢粮。八路军为保卫老百姓麦收,进行过紧张的斗 争,对这一点,老百姓记忆犹新。此时,快到麦收季节了,阎锡山为固守晋中一座座孤城,势必要派兵抢麦囤粮。老百姓早就盼着解放军来保护麦收,民谣也改唱成:麦子,麦子,你慢慢长,解放军来了你再黄。保卫麦收,是民意,也是华北军区第一兵团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保卫麦收”这句口号既是作战任务,又是政治任务。徐向前很清楚,“保卫麦收”必然与国民党军发生战斗,为此,

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决定分3步走:第一步,以分进合围态势,北上晋中,割裂阎军防御体系,斩断阎军的交通,分割包围其要点,肃清外围,清剿地方杂匪,确保晋中“麦收”。保证解放军有饭吃,这是第一要务。第二步,相机攻取某些要点,诱阎军主力决战,以达削弱阎军实力,缩小阎锡山的占领区域,为攻取太原创造有利条件。前两步的整个战役重心放在消灭阎军的有生力量上,力争给阎军致命性打击。在前两步的基础上,第三步,解放太原。

徐向前的理由很充足:“第一,敌人以五分之四的兵力分散在晋中平原抢粮运粮,给我军创造了可乘之隙。我以6万之师北上,运动作战,分两次吃掉敌人4至6个师,完全有可能。第二,晋中战役的目的,是为解放太原创造条件,应尽量多地利用野战机会,诱敌决战,消灭敌之有生力量。歼敌愈多,解放太原愈加顺利。”

这些构想都有待中共中央最后定夺,徐向前派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副司令员周士弟前往西柏坡,将自己的战役计划和行动部署,向中共中央和华北局汇报。毛泽东听了周士弟的汇报,十分满意,连连称赞道:“向前好大的气魄哟,比敌人少一半,还要吃掉敌人4至6个师。此着若赢,山西便全盘皆活。”

接着,毛泽东说:“一、‘保卫麦收’这个口号很好,可以动员广大人民参加。晋中人民要收麦,阎锡山要抢麦,这是一场严重 的斗争。二、战役的重心,要放在消灭敌人方面。只有消灭敌人,才能更有效地保卫麦收。三、敌人要抢粮,就得出动,便于你们在运动中消灭之。阎锡山手上还有14座县城,只要打掉它一两个,敌人就慌了,下面的文章就好做了。” “保卫麦收”前,徐向前做出了3个大动作。第一个大动作:6月初,派部队挺进风陵渡,在渡口征集民船。第二个大动作: 6月10日,徐向前在《人民日报》发表《谈临汾胜利的意义》。第三个大动作:6月中旬,吕 梁军区部队大张旗鼓进至高阳镇,威逼汾阳、孝义;不久,打下灵石。这3个大动作,让阎锡山高兴坏了。阎锡山判断,徐向前部挺进风陵渡,有南渡黄河的迹象,其主力有进入西北战场作战的先兆(阎锡山认为,保卫延安是中共的大战略);徐向前发表文章,说明在临汾战役中,徐向前部伤亡惨重,正在补充兵员,休整部队。机不可失,阎锡山急令高倬之指挥第三十四军、第四十三军和“亲训师”,分3个“箭头”,合击高阳镇的吕梁军区部队。阎锡山说:

“3支部队就像3只老虎爪子,把徐向前的部队一部一部地撕烂之,为部队在晋中抢收麦子创造条件。”阎锡山还将这2个军和1个师编为“闪击集团”,由高倬之任“闪击集团”司令官。事态的发展确实如阎锡山之愿。不到3天时间,“亲训师”攻击连连得手,高阳、汾孝等周边地区纷纷落到“亲训师”手里。高阳镇阵地上战斗异常激烈。阎军的“闪击集团”像一群饿狼扑向吕梁军区的部队,我军前线解放军指战员们的子弹打光了,就插上刺刀,把冲到阵地前的阎军赶回去。阎军的子弹像是永远也打不完似的,部队伤亡惨重。吕梁军区政委罗贵波对司令员彭绍辉说:“我们不能硬拼下去,向徐司令员报告,我们北撤。” “唉!”彭绍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仗打到这份上,我们尽力了,只好北撤了!唐副参谋长,给徐司令员发电报!”副参谋长唐健伯很快拟出“北撤”电报,彭绍辉和罗贵波共同 在这份电报上签了名。3个小时后, “北撤”电报放到了徐向前的面前。徐向前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心里明白,用军事术语来讲,这就叫“声东击西”。事实上,徐向前只是制造了主力部队南渡黄河的态势,专等阎锡山的“闪击集团”调防,晋中门户洞开之时,则迅速命令第八纵队沿同蒲路东侧的山区,向平遥、介休以东平原地区出击。6月18日18时,徐向前直接给第八纵队下达了直插晋中的命令,把一张缜密的网悄然撒开。

晋中战役,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取得丰硕战果

吕梁军区部队“北撤”的报告迟迟没有回音,他们又坚守了一天一夜。渐渐地,枪声稀疏了下来,天黑后,已听不到枪声。高阳镇阵前,阎军像是被黑夜淹没似的,一下子没了踪影。彭绍辉和罗贵波还没明白过来,一封电报到了:彭、罗:敌已全线撤退,命令你们迅速从防御转入追击,力求在运动中歼灭第三十四军。徐。 徐向前除了给吕梁军区下达新的战斗命令外,也给第八纵队、第十五纵队和第十三纵队下达了新的战斗命令:阻击敌人,切断平遥、介休之间的交通,割裂敌军联系。阎锡山被重重地打了一闷棍,他急忙收缩兵力,但为时已晚,他的“闪击兵团”已被解放军牢牢包围。一场由“保卫麦收”口号而引发的晋中战役,让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取得了丰硕战果。整个战役一直打到7月21日,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共歼阎锡山部队10万余人,占领榆次、晋源、忻县等14座县城,使山西太原成为一座孤城,为解放太原和解放山西全境奠定了基础。7月19日,中共中央给徐向前等人发来了贺电:庆祝你们继临汾大捷后,在晋中地区歼灭敌1个总部、5个军部、9个师、2个总队及解放11座县城(至中央发电时,还有3座县城尚未完全解放——笔者注)的伟大胜利。晋中战役在向前、士弟两同志直接指挥下,由于全军奋战,人民拥护,后方努力生产支前,由于各战场的胜利配合,仅仅1个月中,获得如此辉煌战绩,对于整个战局帮助极大。现在我军已临太原城下,最后地结束阎锡山反动统治的时机业已到来。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再接再厉,为夺取太原,解放太原人民而战!

徐向前

徐向前

解放军解放山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