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O QUAN ZHIHUINA CHANG HUIHUANG SHENG LICHUANG ZHONG RISHANG WANG BI KONG QIAN WEIYOU JILU

左权指挥哪场辉煌胜利 创中日伤亡比空前未有记录

Jishi - - 近代风云 - 文/佚名

左权将军是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抗战爆发后,身为八路军副参谋长的他协助八路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指挥作战,粉碎日伪军多次“扫荡”,取得了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诸多战役、战斗的胜利。本文披露的是抗战期间左权将军亲临前线运筹帷幄的光辉业绩及其军营故事,他作为优秀军事家的出色指挥才能以及殚精竭虑为党工作的人格魅力尽现其中。1942年5月,他不幸壮烈殉国,年仅37岁。周恩来称他“足以为党之楷模”,朱德赞誉他是“中国军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一、制胜韬略:在战斗中因地制宜灵活应用

利用地形巧布口袋阵,痛击日军苫米地旅团。1938年春,日军因后方交通线屡遭八路军袭击,便从正面战场抽回兵力,分9路向晋东南地区进犯。八路军总部决定机动灵活地歼灭敌人,左权提议先打最狡猾的苫米地旅团。这一建议得到了总部其他领导人的认可。左权利用武乡县长乐滩的地形优势,将有限兵力分作3部分,利用地形布成口袋阵。待敌人全部进入口袋之后,左权一声令下———“打”,如长蛇般蠕动的日军队伍顿时被斩成数段。日军拼死挣扎,但终被歼灭。旅团长苫米地亲率精锐前来救援。左权又安排部队截击,使之仓皇而逃。长乐之战歼敌2000多人,缴获大批辎重。迂回设伏以小胜大,打赢府城 大道阻击战。1938年2月20日,左权和朱德率领八路军总部机关和特务团第二营由牧马村到达府城。只有一个营和一个骑兵排的我军,与日军一○八师团一○四旅团6000余人遭遇,当时沿线的百姓和军政机关都暴露在日军面前。虽然形势明显敌强我弱,但左权的意见是绝不能躲,坚决要打,以保护老百姓和地方政府转移。朱德再三考虑同意了左权的意见,并让他直接指挥战斗。左权将手里不多的兵力设置成两道防线:将一个连安置在安泽、屯留交界的“三不管”岭,组成第一道防线;将其他两个连放在府城以东的对口店、郭都岭一带,布置成第二道防线。朱德对安泽县县长邓肇祥说:“我带的队伍不多,全部用上了。你不是还有点自卫队吗?交给左参谋长去指挥吧,他很有办法。”一切布置妥当后,左权命令警卫员护送朱德去第二道防线,自己带两个作战参谋和一个骑兵班亲临第一道防线指挥。敌人先是用飞机侦察轰炸,接着用大炮远近炮击,最后是士兵抱枪冲锋。左权命部下既不反冲锋也不放弃阵地,敌人靠近时就甩手榴弹杀敌。战士们比赛似的看谁的手榴弹投得多、投得准。就这样打了一昼夜。敌人万万没想到,阻击他们3000余人进攻的仅有八路军一个连。夜幕降临,日军在山脚下燃起熊熊大火,以为我军会放弃阵地追击。左权却反其道而行之,命令部队后撤。

23日上午,日军进到府城以东 强渡沁河。左权命部队猛烈射击封锁河面。日军连续3次冲锋却未能前进一步。日军又改用“钳击”战术,佯攻对口店、郭都岭一带,主力则分两路夹击府城。左权则将我军之一部拆成小股,分头袭扰夹攻府城之日军。直到太阳落山,敌人才扑进了空城。第二天,左权集中身边仅有的3个连兵力,采取迂回战术,伏击了敌辎重部队,共歼敌200余人,击毁敌运输车80多辆,缴获数百包军衣、军毯及大批枪支弹药和食品。

左权指挥的府城大道阻击战共打了四天三夜,战线东起“三不管”岭,西至尧店村,打击了敌人,保护了安泽县的老百姓,沿途45个村庄没有一人遭日军杀害,粉碎了日军妄图歼灭山西境内中国军队的企图。以“紧咬牛筋不松口”战术取得关家垴歼灭战的胜利。1940年8月20日至12月15日,八路军在华北敌后发动了百团大战。自战役打响一个半月以来,在八路军连续大规模破袭和攻击下,华北日军损失惨重。从1940年10月6日起,日军调动数万兵力开始向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报复性“扫荡”。10月19日,彭德怀和左权向八路军部队正式下达了反“扫荡”作战的命令,要求在敌人对各抗日根据地采取空前毁灭政策的形势下,各根据地党政军民要密切配合,广泛开展游击战,粉碎敌人的“扫荡”。在抗日根据地军民的袭扰之下,日军三十六师团冈崎大队于10月28日被迫撤到武乡县蟠龙镇关家垴附近,

准备夺道武乡,退回沁县。彭德怀决心消灭这股日军。随即,他与左权等人研究制订具体的作战计划。10月30日,窜至山西左会的冈崎大队,在八路军阻击下被迫再次窜到关家垴和柳树村一带。此时敌已十分疲惫,我军歼敌时机已到。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三八六旅、新编第十旅主力和决死队第一纵队两个团,以优势兵力将敌包围并展开猛烈攻势。一时间敌我对峙,战斗激烈。但由于地形复杂险要,日军武器精良,八路军每攻下一个阵地、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我方突击部队冲杀达5小时之久,仍未能予敌以毁灭性打击,战斗陷入僵局。当时,彭德怀和左权的指挥所设在离关家垴两三里处的一个窑洞中。为了指挥战斗,彭德怀前进至距敌人阵地500米的地方观察敌情。左权闻讯后,迅速命令警卫部队把彭总“架”下来转移到安全地带,并建议先把突击部队撤下来,重新确定战术。此外,他还请求直接上去指挥收拾局面。

左权把指挥所设在离前线仅2里地的一个山坳里,命令部队将日军团团围住,不急不躁,稳扎稳打,环环紧扣,步步紧逼,“咬住”冈崎大队这块“牛筋”不松口。这种打法,避免了我方在跃进攻击中的大暴露,大大减小了我方伤亡;同时由于将敌“咬”得较死,敌重火力无法发挥作用,而只有劣势武器的我军因为攻击目标清晰屡屡得手。为了便于指挥,左权将指挥所随我方包围圈缩小,一次

次向前推进,就近指挥。经过两昼夜的“死咬死磨”,冈崎大队精疲力竭,组织的数次突围也无功而返,最终被我军全歼,仅有30余人逃离战场。

此役共歼敌400多人,大队长冈崎歉受也被打死。

神机妙算将黄崖洞保卫战指挥得精确无比。雄踞山西省黎城县北境、太行山腹地险要之处的黄崖洞,设有八路军总部修械所,即黄崖洞兵工厂。从1939年起,它成为华北抗日根据地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兵工基地,在两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建有厂房12栋,安装各种机器40余部,年产武器弹药可装备16个团。为此,华北日军长官冈村宁次视黄崖洞兵工厂为心腹之患。

1941年11月初,日军三十六师团根据侵华日军华北司令部的指令,不断出动重兵,在飞机的掩护下向黄崖洞进攻。11月7日,占据黎城的日军2000余人直接奔袭黄崖洞兵工厂。八路军总部对保卫黄崖洞兵工厂高度重视,将特务团和总部所能抽出的警卫部队全部投入战斗。在连以上干部的战前会议上,左权发出了“保卫我们的生命线”的号召。左权与特务团团长欧致富等人多次勘查地形,反复研究御敌方案。

11月8日上午,日军菖目直兴大队抵临黄崖洞外径直向南口袭来,结果在阵地外踏入我军布下的地雷区,被炸死百余人。日军连续3次用尸体铺路才通过雷区。翌日,后续日军集中几十门山炮对南口阵 地轰击,同时出动千余步兵进行冲击。特务团第三营在左权亲自选择的火力点上,以8挺机枪从左右两侧形成交叉火力,日军冲上一拨便倒下一拨。猛攻了一天,伤亡惨重的日军变换进攻方法,以千余兵力继续强攻南口,另以3个大队从侧后方向左会山垭口迂进,企图对八路军形成腹背夹攻之势。左权早有所料,部署三八五旅4 个营扼守险要地段,把日军打了回去。日军要打下黄崖洞,只有南口一条路。打红了眼的日军在连续炮击中施放了 燃烧弹和毒气弹,我军第三营几十个战士被烧伤或中毒阵亡。部分官兵在这种情形下产生了急躁情绪,要求主动反击。情况很快报告到左权那里,左权给欧致富打去电话: “你马上赶到南口去,告诉三营千万不可离开工事反击,日军就是要引诱我们离开阵地。”11月13日清晨,战况发生重大变化。日军以十几门山炮轰击南口东侧悬崖跑马站的1416高地。这里是黄崖洞的“软肋”———因为地势非常险峻,兵力不够的八路军只在此布

置了一个排。左权不知道的是,特务团一个姓陈的参谋叛变投敌,使日军知道跑马站高地是防守最为薄弱的部位,因而被日军选择为突破口。左权闻讯后立即接通欧致富的电话:“除南口阵地不动,其余各个工事都只留下3个人,所有力量赶到跑马站高地,应对可能发生的变故。”左权预料得很准。就在当夜,日军从黎城开来援兵,增加了火炮,不停地轰击1416高地。黎明时分,跑马站失守的战况报到左权那里,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慌,跑马站丢了也不要紧。”旋即,他连续口授了3道命令:“特务团除南口阵地,其余各连撤到第二道防线水窖口;电令陈锡联旅马上袭击黎城,夺城后不作停留,立即驰援黄崖洞;电令六七九团、七七二团和新一旅二团迅速增援过来,赴东崖底、赵沟村加固我方阵地。”日军在攻夺了跑马站阵地后,将陆续开上来的近3000人分 为4路,妄图合围八路军主阵地水窖口。而日军的每一路部队行至中途,都遭到伏击,直到11月16日,才好不容易进入了黄崖洞。可是日军看到的却是空厂房,所有机器设备已被转移。日军士兵无论走到哪儿,都要踏上地雷。日军在山上胆战心惊地过了一夜,得不到食物补给,只得在18日清晨沮丧而返。然而,黄崖洞不好进也不好出,左权早已布置4个团的兵力,在日军的必经之地三十亩、曹庄一带张网待敌,将日军打得大败而逃。光是曹庄一仗,日军就留下了100多具尸体。在黄崖洞保卫战中,左权指挥直接守山的八路军仅1200 多人,与陆续增援达5000多人的日军,鏖战10个昼夜,共毙敌1000余人,其中大队长以上军官5名,我方仅伤亡营长庞粟以下166人,以6∶1 的辉煌战绩,开创了中日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记录。此战被中共中央军委评价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 的一次最成功的模范战斗”。

二、治军方法:在循循善诱中因人而异严爱分明

平时训练注重形式多样,而后还真派上了用场。1938年夏天,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在襄垣县大黄庄一带休整练兵。左权对这次练兵十分重视,他经常对干部和战士说: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鼓越锤越响,兵越练越强’。八路军出师以来,打了多次胜仗都是沾了以前饱受过二万五千里长征锻炼的光。现在一批批新战士补充进来了,不练好杀敌本领怎么能够打胜仗?所以,大家对军事训练一定要认真哟。”当时,许多新入伍的北方战士不会游泳,左权就组织他们到漳河里学习游泳,并进行武装泅渡大演习。对此,有些人很不理解:“咱们这太行山除了山地还是山地,学那个游泳有多大用处?又不是当海军!”左权听说后耐心教育战士说:“做

一个真正的好战士,就得练就一身真本领,老百姓不是常说‘闲时置下忙时用’嘛!眼下可能用不着,终究会用得着的。”说来还真巧了。1938年10月,朱德从延安开完会,要返回前方总部。当他与战士们行至灵石县时,敌人封锁了汾河大桥和易渡的河道。根据这一变化,朱德决定利用夜色的掩护,避开敌人控制的河道,选择险要的河段泅渡过河。当天黑夜,他和战士们静悄悄地迅速游向了对岸,并在洪赵支队的掩护下一口气闯过了敌人的封锁线,进入较为安全的太岳抗日根据地。休息时,他指着几位北方籍的新战士疑惑地问:“你们什么时候学会游泳的?”这几位新战士自豪而兴奋地说:“夏天在漳河里学会的,左参谋长告诉我们说‘闲时置下忙时用’,这次还真用上了。”朱德笑言:“军事训练重要吧?要不是夏天在漳河水里苦练好游泳本领,恐怕你们昨晚就只能呆在汾河西岸望洋兴叹喽。”战士们心悦诚服地点头称是。从那以后,特务团的全体指战员对军事训练更加重视了。迂回说服后勤部门拨服装给施工部队。1939年7月,八路军总部决定扩建兵工厂,地点选在地势险要的黄崖洞。为此,总部还专门成立了工事委员会,朱德兼任主任,左权兼任副主任。任务确定后,左权马上带人实地勘察。他还常常深入工地,一边参加劳动一边了解情况并及时解决问题。一天收工后,他把 欧致富叫到一间破庙里,以责备的口吻说:“战士们光着脚板劳动,吃着野菜施工,谁见了不心疼!再怎么说,现在总不是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了。”思付片刻,他还指出:“总部种的百十亩地产下粮食多分给施工部队一些,战士们住的石洞都烧一盆火,驱驱寒气,再撒些石灰,防瘟防病。还要向后勤部联系,给施工部队拨点衣服和鞋子。”欧致富当即答应照办。过了几天,他向左权汇报说:“你指示的几件事情,大部分解决了,唯独衣服和鞋子的问题,经与后勤部门联系,说是没有这个规定,不好解决,还得请参谋长亲自过问一下。”“好。”左权应了下来。

一天,左权通知总部的同志都到黄崖洞工地劳动。在他的带动下,战士、干部们都干得很起劲。劳动了一阵子后,工地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机关干部们的衣服虽然破旧,但还比较整齐;而施工战士们的衣服呢?有的掉了袖子,有的开了肩,有的绽了膝,有的撕了襟……休息时,眼见时机成熟,左权开始了不温不火的“攻心战”。他坐在一营长的身边说:“魏传连,你这个营长,怎么不带头把衣服补好一点?”一营长拍着开肩的上衣无奈地说:“参谋长,这是今天一早才补的呀,布片发了霉,一蹭就开,真没法子。”战士们也纷纷跟着打开了话匣子。这个说他的袖子当了“逃兵”,那个讲他的膝盖爱“喘气”。有个调皮的战士还即兴从脖子上拿下毛巾高声吆喝 起来:“诸位请看,我这魔术叫毛巾变面片。”说着轻轻一拧,拧下一角,引得大伙哈哈大笑。左权趁机告诉大家:“管后勤的同志今天就在这里,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就当面说一说。”魏营长明白了参谋长的意思,便直截了当地说: “前段时间,没注意解决窑洞潮湿问题,衣服发了霉,再加上劳动强度大,所以既费衣服又费鞋子,这些东西没法解决。”管后勤的同志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场答应给施工部队每人发一套衣服、一双鞋和一条毛巾。把战马让给伤病员骑。1939年11月的一天,奋战在太行抗日根据地的八路军部队在左权的率领下,从王家峪出发,到小河一带破路、割电线,并袭击敌人。因为连贵和是当地人,便自告奋勇要当向导。左权看他个子不高,身体瘦弱,便问道:“小鬼,你能行吗?”连贵和振作精神说:“我身体很好,保证没问题!”左权见他态度很坚决,就答应了他的要求,说:“好吧,给大家领一条最近的路。羊群走路靠领头羊,你是向导,我们都跟你走。”部队出发了,连贵和精神抖擞地走在最前边。他带着大部队从山岭深沟的羊肠小道上转到小河一带,同第八、第六两区游击队一起,大干了三天四夜,破坏铁路10公里,收割电线7000斤,袭击碉堡3个,打死打伤敌伪军100余人,抓住汉奸7人,还搞到不少军用物资。部队返回王家峪的那天夜里,

突然在小河沟与沁县出发的“扫荡”之敌遭遇。左权当机立断,很巧妙地指挥了这次遭遇战,把敌人打得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夺回了敌人抢去的物资。战斗中,连贵和中弹受伤,行走困难。夜色沉沉,他全靠战士们搀扶着赶路。左权得知后,马上来到连贵和跟前,关切地说:“小鬼,上马吧!我走一会儿。”连贵和说: “参谋长,我的伤势不重,有同志们帮助能走回去的。”左权说: “别不好意思,战马是人民的,谁 需要,谁就可以骑上嘛!”连贵和说:“你不是说羊群走路靠领头羊嘛,你是带兵的,应该让你骑。”左权说:“我命令你上马,不能让一个战士掉队,我们还有新的战斗任务去完成呢!”就这样,连贵和骑上了参谋长的战马。一路上,左权都走在连贵和的身后。言传身教、勤俭节约的楷模。不论在战场上还是在生活中,左权都很注意言传身教,给指战员树立榜样,尤其是在心里时刻装着老百姓的疾苦,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而 时时处处勤俭节约。

在太行山时期的一天,左权的警卫员景伯承给左权换洗褥单。他见褥单破了几个窟窿,便不敢使劲搓洗,但洗净晾干一看,褥单简直“化”得像张网,他拿去请示:“首长,褥单实在破得不能用了,到供给部换一床新的吧!”左权伏在办公桌上,头也不抬就答复道:“不要换,用针线缝补缝补还可以用的嘛!”警卫员说:“真不行了呀!”左权继续劝说道:“哪有缝不起的布。缝一缝,好同志。”警卫员明白多说无用,只得设法去缝补。类似的事例很多,譬如,1940年初春的一天,通信员郭树保拿着一封电报急匆匆来到左权办公室。呈交电报后,他被桌上的几截铅笔头给震住了。因为其中,有一截正是他认为已经短得不能再使用,昨天才扔进垃圾堆里的。再仔细一看,有支用子弹壳镶着的铅笔更短。小郭脸上露出羞愧的神色。这一切,都被细心的左权看在眼里。他看过电报之后,让郭树保坐在身旁,语重心长地说:“小郭呀,我已经看出来了,你能发现自己的缺点,这很好,现在我们能有衣服穿,有饭菜吃,有弹药去消灭敌人,都是老百姓供给我们的。可是,老百姓还很穷很苦,一件衣服、一粒小米和一颗子弹,都是来之不易的,一截铅笔头看起来不算什么,但它是用劳动人民的血汗换来的。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坚持更残酷的战争,我们必须时时处处注意节约。过去一支铅笔只用三分之一就不用

左权

左权与朱德等在一起

左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