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YUAN GUANG FU CAI ZHENG BU TIE WEI HE BEI PIAN LING 亿元光伏财政补贴为何被骗领

Jishi - - 拍案惊奇 -

在国家审计署专项调查之后, 人”申报,让他们以国有企业、外一起发生在湖南、历时数年的亿元 资企业、上市公司的牌子去申报,骗补大案揭开了真相。 形成了一种“风险投资”——如果没有成功,“中间人”就得吃大

亏;如果申报成功,“中间人”可以卖给企业,从中赚钱。

张景走的就是“中间人”道路。

转让协议

据张景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的供述,他最初的想法是,拿到屋顶资源,然后与有志于做光伏发电的大企业合作。为此,他先后与湖南多地的经济开发区、工业园联系,都得到了积极的回馈。2012年9月,张景结识了国内知名的光伏企业英利集团华南片区负责人武某,武某同意让张景用英利集团名义申报。

获得大企业的支持后,张景联系原来结识的那些工业园区,一级级向上申报。最终,湘西经开区、益阳龙岭工业园、岳阳经开区、张家界经开区4个地方被确定。由此,英利集团承接了湖南地区的90兆瓦金太阳光伏发电项目。

然而,2013年,英利集团改变计划,准备放弃在湖南的上述4个项目。

记者查询到,在呈报给湖南省财政厅、发改委、科技厅的《关于申请撤销兰天武陵国际汽车城屋顶发电项目、益阳市龙岭工业园金太阳光伏发电项目、岳阳经济示范区金太阳光伏发电示范项目、张家界经济开发区光伏发电示范项目的请

示》文件中,英利集团提出了退出的理由:在合同电价方面无法与部分企业主达成一致;随着光伏行业典型企业的破产重整,行业陷入了较大资金困难,银行信贷缩紧,导致融资困难。而财政补贴初始下拨的资金较少,加剧了项目启动的难度。

张景供述,由于在这几个项目中投入很大,他开始寻找接盘的机构。

来自上海的企业家颜学海,表示对此有兴趣。

公安机关的调查显示,2013年5月15日,张景在昊坤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坤能源”)签订了50兆瓦的转让协议;6月3日,他再次与昊坤能源签订了40兆瓦的转让协议。两项转让总成交价为1750万元。

4家“兰天公司”

2016年4月,国家审计署上海办财政部专项延伸小组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逃亡于国外的的颜学海是湖北洪湖人,1971年出生,本科就读于燕山大学,复旦的法硕,曾交流到法国某大学学习法律,回国后创办了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并成为负责人。其律所的主要领域为金融证券、房产融资法律服务、IPO法顾等,在业内有着较高的名气。

2009年,颜学海成立了上海坤灏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昊坤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从事太阳能发电站建设。昊坤能源是

多个新能源项目的母公司。

张景说,回到湖南后,他找到了湘西兰天公司的法人代表,用该公司的壳子去接盘英利集团的90兆瓦项目;同时鼓动颜学海在长沙建设1~2个兆瓦的项目,来证明公司的实力,为今后到财政厅变更项目主体做铺垫。

湖南省益阳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颜学海在湖南相继注册成立益阳兰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阳兰天公司”)、株洲兰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兰天公司”)、湖南兰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兰天公司”)和常德兰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德兰天公司”)4家项目公司。

2013年6月7日,张景借用湘西兰天公司的名义向湖南省财政厅书面报告承接英利集团取得的湖南省90兆瓦金太阳示范工程光伏发电项目指标,湘西兰天公司声称昊坤能源在湖南设立的4家兰天公司为湘西兰天公司的子公司。

2013年6月13日,英利集团向湖南省财政厅、发改委、科技厅书面报告放弃湖南省90兆瓦金太阳示范工程光伏发电项目指标。

2013年7月,湘西兰天公司获批承接英利集团在湖南申报的90兆瓦金太阳示范工程光伏发电项目指标。至此,英利集团原来承接的金太阳示范工程湖南90兆瓦的项目,顺利地平移到了颜学海控制的4家公司手中。

揭开盖子

国家审计署的调查表明,项目承接成功后,昊坤能源注册成立的湖南兰天公司、株洲兰天公司、常德兰天公司、益阳兰天公司4家项目公司在湖南长沙、株洲、常德和益阳进行90兆瓦金太阳示范工程光伏发电项目的建设,并分批申报领取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补助资金。2014年8月和9月,北京鉴衡认证中心(以下简称“北京鉴衡”)两次对湖南兰天公司等4家公司在湖南长沙、益阳、株洲和常德的光伏发电项目进行审核验收并出具了合格的报告文书。截至2015年6月30日,湖南兰天公司等4家公司共从湖南省财政厅领取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补助资金3.73亿元。

2016年,国家审计署作出了《湖南4户关联企业涉嫌伪造资料骗

取中央财政金太阳示范工程补助1.16亿元》的专项报告。文中指出,2014年,湘西兰天公司承接原来英利集团2012年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4个,分布在45个企业。审计部门核实发现,湘西兰天公司45个子项目中38个存在不同程度问题,涉嫌骗取金太阳补助资金2.66亿元。其中,16个项目未安装或者少装多报骗取资金,审计署2014年9月审核时,共有红星灯世界、湖南开关事业公司、神久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等8个子项目没有安装,设计装机容量11兆瓦;沅江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株洲光明重机、攸县工业园等8个子项目多报装机容量15兆瓦,项目未装机或者少装共多获得补助资金11587万元。此外,15个项目安装后未实现并网发电,设备闲置或随之拆除,涉及装机容量14

兆瓦,补助资金6184万元。

此后,公安部对审计署审计中发现的问题进行组织查处。2016年10月10日,公安部向湖南省公安厅交办此案。11月8日,湖南省公安厅将此案指定益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侦办。

益阳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指出,昊坤能源实际控制人颜学海为非法占有国家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补贴资金,派遣公司副总舒贤俊从上海赶往湖南,负责通过北京鉴衡的审核验收。湖南地区负责人吴太胜具体负责应对北京鉴衡的审核验收,并随时向颜学海报告审核验收工作进展情况。北京鉴衡两次审核验收期间,舒贤俊、吴太胜、郑小亮、顾锡淼等人明知湖南兰天公司等4家公司的项目建设当时绝大部分未达到金太阳示范工程审核验收的要求,为应付北京鉴衡的审核验收,舒贤俊、吴太胜多次组织和指挥被告人郑小亮、顾锡森以及湖南公司其他工作人员毕培文、崔杨等人伪造租赁企业屋顶发电合作协议、项目现场照片、电力部门的分布式并网验收意见单和并网说明、发电量统计表等项目审核要求的相关资料;规避验收人员检查未建或少建的子项目现场等。

2016年上半年,国家审计署驻长沙特派员办事处对湖南兰天公司等4家涉案公司进行审计,发现了他们的骗补违法事实。针对审计部门提出的问题,颜学海再次指示公司高管刘斌和王国俊(取保候审),安排公司工作人员郑小亮、

顾锡炎等伪造项目平移及企业并网的情况说明、电力部门的并网验收意见单、项目的现场照片等资料,来应对审计部门的专项审计。

“第二次审核”

公安机关指出,承担专项审核重任的北京鉴衡,未严格按照金太阳示范工程的审核要求,未认真履行审核验收职责,出具了内容失实的审核验收报告,致使湖南兰天公司等4家公司通过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核验收。

然而,国家审计署对此看法却不同。审计部门一份“北京鉴衡认证中心非法获利的调查”显示, 2011年10月,国家能源局委托北京鉴衡作为唯一一家负责审核验收金太阳补贴的中介机构。财政部在清算补贴时主要依据北京鉴衡和各省市的上报情况进行审核,且各个省市上报的项目完成情况也是根据北京鉴衡的审核验收报告。按照约定,项目审核费用均由国家能源局统一拨付给北京鉴衡,被审核单位不承担任何费用。但审计发现,北京鉴衡在已经获得国家能源局支付的费用2762万元后,又再向企业收取费用,并为企业出具符合申报条件的虚假审核报告,勾结企业骗取国家财政补贴。2011~2016年共向262户金太阳示范工程补贴企业违规收费,非法获利2578万元。

昊坤能源湖南负责人吴太胜供述,4个公司和北京鉴衡签订了检测合同,每家检测费18万元左右。北京鉴衡来验收两次。第一次是

2014年7月初,安泽带队前来。因公司很多资料无法提供,他们就走了。10月来了第二次,同样是安泽带队。

北京鉴衡派来的验收人员赵明珠也对验收中的一些蹊跷事情提出了质疑:“我从2013年开始审核金太阳工程,从没有第二次审核的情况;并且审核其他项目时,资料都比较齐全,而这4家公司都是一点一点地给,尤其是财务这块,提供的发票、合同都是复印件。”

安泽在回答益阳市公安人员的讯问时称,这是因为时间紧,对一些项目的验收就依据对方提供的文件资料,得出了项目的装机容量和建设完成情况的判断。

据了解,2017年11月18日,按照益阳市检察机关的要求,益阳市公安部门以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对安泽进行了立案调查,并对其刑事拘留。

湖南省有关部门的资料显示,曾有一次,监管几乎让颜学海的骗补计划搁浅。2014年3月,湖南兰天公司等4家公司提交了金太阳项目的资金申请。湖南省财政厅委托第三方机构长沙博弘工程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对这4个项目进行了进度审核,出具了审核报告,显示长沙、株洲、益阳、常德4个项目均未完成,因此拒绝拨付资金。但4个月后,4家公司提供了北京鉴衡出具的审核报告和国家电网公司并网发电证明,钱最终流入了颜学海的公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