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是怎么失败的?

Licai - - Column专栏 - 文/江瀚

愁,们大曾几何时,我们都在为了如何实现互联网的流量变现发在多这数个人互揪联心网的的关时键代,点,如有何人能说“羊够在网毛上出赚在到猪钱身成上,了狗我买了单”于是就出现了互联网思维,有人说“用知识来赚钱,打造知识网红”于是就有了知识付费,曾经一度互联网最牛的第一知识IP罗振宇在今年年初选择了彻底从免费的互联网上隐退,进入了自己单独的APP得到,半年多过去了得到到底活得怎么样实在是不得而知,而罗振宇所钟爱的知识付费似乎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从知识焦虑引爆的知识付费

从2016年开始,似乎互联网上的所有人都开始得了一种叫作焦虑的病症,所有人都在发愁,很多人自诩为中产,于是开始纠结自己如何能够沿着阶层向上走,有些人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机器人所取代,诸如此类的各种焦虑纠结集合在一起,再加上各种鸡汤文的发酵,很多类似于“知识焦虑症”“10000小时学习理论”的概念开始在无数人的朋友圈走红,在这些朋友圈的帮助下,在心灵鸡汤的滋养下,越来越多的人都陷入了一种知识恐慌之中。平时早就习惯听音乐的地铁时光似乎不看书就是大逆不道,工作中如果短时间内没有晋升就会开始纠结我是不是马上就要被取代了,这些奇怪的现象最终的结果就是大量的人都开始认为自己处于一种叫作“知识匮乏症”的“绝症”当中,不再相信自己,开始严重缺乏自信。当我们日益觉得自己无药可救的时候,各种各样的自媒体大V都纷纷开出了自己的药方,这就是“知识”,各种鸡汤的归根到底不过是弗朗西斯·培根的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很多人买起了kindle,不少人开始订阅各种各样的干货公众号,的 确这个仿佛有点效果了,大家似乎不再那么焦虑。然而,好景不长,大家越来越觉得自己听了那么多的东西,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很多的知识渠道就这么关闭了,kindle不打开看了,公众号也都取消关注了。这个时候大量的知识网红开始着急了,如果没有这些读者的话,我们该怎么赚钱啊?没有钱到底怎么养家糊口呢?时候,知识付费开始出现了,很多知识网红开始宣扬说,为什么之前的知识没有用,因为这些知识都是普及给普罗大众的,不是针对你个人的,如果需要针对个人的知识,只有深度定制、量身打造的知识才能够对你有用,大家一想似乎是这么回事,那怎么办呢?简单,我建立起只针对个人的知识付费节目,从而帮你从知识爆炸的时代寻找到对你真正有用的药方,于是以收费为代表的各类产品开始出现了,不少人甚至用短短的时间就得到了好几百万元的收入。但是时至今日,各种知识付费产品都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抛弃知识付费产品,有的即使愿意去用,也往往就是因为自己之前已经交过钱了,不用实在是心疼的心理,从而导致了阅读量和互动量的严重低下。

为什么知识付费会失败?

早在知识付费兴起的时候,笔者就反复强调并不看好知识付费,为什么会这么说,笔者当时给出的答案是知识付费是一种过度消费的行为,短时间内消费者在从众心理的带领下会有一定的购买行为,然而一旦这个风潮过去之后就必然会回归沉寂,实际情况的确不出所料,不过还是

要认真分析一下知识付费为什么会失败。追根溯源,知识付费到底是什么东西?任何一个从事知识付费行业的人都会给出一个对自己非常有利的答案,正如同上面所说,知识付费其实是起源于中产或者白领工薪人群对于自身知识的焦虑,原先课本上的知识早就无法适应时代的需要,在这个前提下,知识架构必须要进行重组,所以日常碎片化的知识没有办法再去满足消费者的需要。那么,既然焦虑已经产生了,如果要治疗焦虑就需要进行知识的输出与重构,所以你要知识付费,通过付费重新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然而,学习对于任何人都不是一个轻松而惬意的过程,古人称之为学海无涯苦作舟,古代做学问要皓首穷经,既然这样,那么学习必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需要大量的意志力去对抗人与生俱来的惰性,这也就导致即使是标榜自己是轻松愉快学习的知识付费一样难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知识付费就必然会遭到健身卡效应的冲击。所谓健身卡效应,就是大多数人购买健身卡,都会觉得自己一定会去健身,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之后,健身卡总共也没有用过几次,所以健身卡就演化成为一种心理安慰,我购买了一年的健身卡,无非就是充值了一年的信仰,觉得自己这一年有了学习或者锻炼的可能性。除非是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健身达人,基本上大多数人的健身卡只有三分钟的热度。在笔者看来,焦虑症是治不好的,其产生的根源是这个时代的快速进步和我们原先知识体系的巨大摩擦,这个摩擦的过程必然是难受且煎熬的,所以知识付费一样也只是一个存在的伪命题。 那么,知识付费的核心并不是说怎么赚钱,而是在于几个主要的核心关键点:一是知识是有价值的。由于互联网的存在,让知识似乎成了没有价值的东西,特别是在早期的互联网时代,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的,音乐不需要付费就能够下载,电影也是,所以让很多人都以为知识是免费的,这样的结果就是大量知识创作者的严重失败,甚至倾家荡产,如今随着版权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创作者需要通过自己的知识创造来赚钱,所以知识付费并不是某种产品,它最大的意义是让大家明白知识是有价值的,学习知识是需要付钱的这个理念。二是知识付费是通过金钱换时间的过程。在今年年初的罗辑思维跨年演讲上,罗振宇曾经提出过一个“国民总时间”的概念,的确,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大量的垃圾信息充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这也就导致大多数人其实没有足够的精力来甄别哪些是有用的知识,哪些是无用的信息,所以知识付费的关键点在于如何通过知识创作者的筛选,过滤掉大量无效的信息,让真正有用的知识可以触达消费者。有给真正的健身达人才能有效一样,知识付费的知识也必三是需要构建的是全民学习的习惯。正如同健身卡只须要给拥有持续不断学习习惯的人才会有用,真正要对抗焦虑的话,不是嘴上说的我焦虑就行了,需要拥有对抗焦虑的实力和能力,这就是持续学习的习惯,习惯就像一块海绵一样,无论你是不是付费的知识,还是我们传统的书本,都将会成为你提升的动力,这就是学习的价值。知识付费也许会失败,但是知识消费的时代已经到来,崛起的知识消费比什么都更加重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