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暴风不是下一个乐视

冯鑫最近有点烦。先是不被看好的中报业绩,接着是股票市场大幅缩水,再者则是针对暴风集团与乐视集团的比较,然后是外界对冯鑫频频质押股权的猜想。最近一两个月,暴风和冯鑫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与关注。

Licai - - Figures 人物 - 文/本刊记者 白利倩

受人近们期,关注。暴风一集是团随与着该乐集视团CEO冯的陨落,与鑫乐的视种有种着举类动,似都发备展路径的暴风集团让人担心。二是8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CEO冯鑫将所持的暴风集团532.7万股用于质押融资。截至当日,冯鑫已经累计将手中的4921.37万股进行了质押。这种苦行僧式的融资方式让人担心冯鑫会不会是下一个贾跃亭。三是近日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暴风集团上半年的净利润居然亏损7884万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是盈利为1572万元。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两个数据差距如此大?针对这些财务与公司发展问题,一时间,市场上关于暴风集团的风暴开始愈刮愈烈。而公司创始人冯鑫也不得不 在忙于融资之时,站出来回答这些问题。

暴风有可能是比乐视还大的平台

9月1日,暴风集团CEO毫无疑问地现身公司的半年报业绩说明会。相比以往,在这次会议上,他的出面与发声似乎更加重要。因为,他除了要和CFO姜浩一起回答外界对公司财务的质疑,更要回应暴风集团与乐视发展路径相似的种种质疑。一是两者都曾创造出30多个涨停的“妖股”神话,二是两者有着极其相似的发展路径,甚至一度有业界人士称,暴风集团是乐视的学徒。

2007年,创业仅两年的冯鑫便收购了暴风影音,并组建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正是这一举动,让冯鑫开始真正走入人们的视野,凭借在金山和雅虎等互联网公司积累的工作经验,组建暴风后的冯鑫事业开始进入直通车。短短两年时间,暴风影音便成为国内最大的PC端独立的视频播放器。随后,冯鑫便开始着手暴风上市。有业内人士透露,从2006年搭建VIE架构,引入IDG的美元投资开始,冯鑫就冲着做好暴风影音到美国上市的目标去的。2011年,他曾公开表示暴风科技即将上市。不过,直到2015年,暴风科技最终选择在国内创业板敲钟。暴风影音的投资者、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曾在暴风上市的发布会上说,IDG所投的公司有80多家已经上市了,包括百度、腾讯等,这次之所以选择暴风影音,是因为暴风科技会成为未来中国股市上类BAT的巨头。然而2015年上市后,暴风便学习乐视开始一系列的业务扩展,先后成立暴风联邦生态、暴风超体电视、暴风秀场等。此后,又紧跟乐视步伐开启大规模的资本运作,俨然成为乐视的大徒弟。直到现在,冯鑫像贾跃亭一样,开始执着于一款硬件,即贾跃亭执着于造汽车,而暴风科技押宝暴风魔镜。冯鑫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暴风科技接下来的业务是构建基于暴风影音(内容)+暴风魔镜的生态。随后,冯鑫又在暴风影音之外创办暴风魔镜VR内容商店,为暴风魔镜的用户们提供免费的片源。同时,暴风魔镜还组建了国内第一支全景视频拍摄团队,希望能为VR市场提供不竭的内容资源。 生态不得不说,冯鑫致力于打造的暴风生态与贾跃亭的乐视有着极其相似之处。不过,冯鑫认为,暴风有可能变成一个比乐视还大的平台。冯鑫表示,暴风除了与星美文化开展IP合作外,还将共建VR主题乐园。游戏方面,暴风正式推出虚拟现实社交游戏《极乐王国》。在渠道上,暴风魔镜在首轮融资中引入天音、爱施德两家全国手机分销商,未来将携手推出虚拟现实线下体验店的计划。在冯鑫看来,这有望让暴风市值升至千亿。这是比乐视更大的一个平台。

“我不是贾跃亭”

之所以让外界质疑暴风会不会是下一个乐视,除了两者的发展路径极其相似外,还在于这两家公司的创始人在某些方面也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其中,最大的就是两人独特的融资途径。数据显示,在乐视危机集中爆发前,贾跃亭曾大量质押所持股权。而公开资料显示,冯鑫也曾多次进行了股权质押。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冯鑫个人股权质押已达12次。截至8月5日,冯鑫被质押的股份为4921.3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69.98%,占总股本的14.82%。至于为什么要进行这么多次和大量的股权质押,在暴风集团的半年报沟通会议上,冯鑫表示,任何公司的发展都需要资金支持,暴风也不例外。在冯鑫看来,没有人想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所以,最近露面的冯鑫不止一次地阐述:“我不是贾跃亭,暴风

也不是乐视。”显然,他很想回避与贾跃亭相关的这层关系。但是两人同为山西人,公司发展模式又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外界和媒体把这二人以及他们的公司联系在一起,并不奇怪。在过去,暴风和乐视一样创造了A股神话,相似的业务布局、财务并表、股权质押,甚至冯鑫和贾跃亭个人,都总被拿来做类比。但到现在,贾跃亭出国了,乐视的危机也集中爆发。冯鑫越发觉得这给暴风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特别是在乐视发生危机之后。事实上,舆论的发酵已经对暴风引发了实质影响。冯鑫称:“整个合作环境变差了,不仅是资本方,是所有合作方,广告客户、供应商等都开始来问了,甚至一些供应商开始要求更严格的账期。”在媒体面前,冯鑫调侃说,原本可以靠暴风TV业绩和暴风VR就能拿到的融资,现在还要再加上一句解释:暴风不会是下一个乐视。这种论调确实给冯鑫很大压力,所以为了让投资方和合作方安心,冯鑫最近拉着CFO姜浩一起,自愿向媒体做了一次原本没义务公开的财务数据披露,包括暴风的融资规模、投资去向、负债压力,甚至冯鑫个人的财务情况等,这一切只为证明暴风很健康。在冯鑫看来,自己和贾跃亭一点私交都没有,甚至连坐下来谈5分钟话的时候都没有过。现在,外界认为他学贾跃亭、学乐视,以至于影响到暴风的发展,在他看来是“特别冤”。所以,冯鑫很不喜欢这个说法,甚至他觉得他和贾跃亭同样在公开场合一样唱过《野子》都是个错误的决定。

财务风暴

如果说“小乐视”的说法是让暴风集团身陷舆论风暴最八卦的一个原因,那么暴风集团所披露的财务风暴才是将其推至舆论“风暴眼”最大的推手。因为,尽管冯鑫一边拉着公司CFO姜浩向大家证明暴风很健康,但是另一边自己却频频进行股权质押,这无疑是暴风科技用冯鑫个人的质押做战略布局的输血。同时,据暴风科技半年报披露,在暴风上市后的两年多时间里,这家公司的市值从最高的369.07亿元跌至今年7月的66.23亿 元。蒸发的300亿元背后无疑也宣示着暴风集团的问题。现,少数股东损益这项财务指标,在2014~2016年,其亏有相关媒体统计了暴风集团近几年来的财务数据后发损额分别为8.6万元、1552万元、2.9亿元,到了2017年上半年的少数股东损益亏损9456万元。同时,暴风集团近5年多的时间里,销售毛利率逐年减少,销售净利润也从2012年的22%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9.5%。对此,公司CFO姜浩称,这些数据的变化,最本质的原因是暴风集团增加了暴风TV的业务。因为电视业务到现在依然是亏损的,其毛利率亏损7.55%,这一数据就把整个毛利率都拉低了。不过,和去年的数据相比还是下降的。由于去年面板涨价,影响持续到今年第一季度,所以销售利润也比较差。“但今年第二季度我们开始调价,面板价格也在逐渐回落,所以暴风TV业务会逐渐好转的。”姜浩称。不过,有意思的是,冯鑫的回答却是:“电视业务还需要5亿元以上的外部资金投入,2020年将成战略拐点期。暴风现在没有资源向电视与VR业务不断地输血,只能传递第一棒,现在已经完成,未来的暴风TV、暴风VR就只能自己造血。”因此,暴风透露,目前暴风TV正在进行私募融资,暴风集团也在二级市场上融资。不过,融资之后,暴风TV如何提升自己的造血能力,暴风科技又如何提升自己的毛利率,这才是暴风眼下最急需解决的问题,也是暴风能否摆脱“小乐视”说法最有力的回击。但目前来看,冯鑫和他的暴风所主导的四大业务主线(暴风影音、暴风TV、暴风魔镜、暴风体育)并没有实现盈利。单就冯鑫押宝的VR业务,他自己预测也只有到2018年才能开始盈利。至于今年1月,正式上线相关产品的暴风金融盈利也扑朔迷离。不得不承认,乐视已经从当年的神话成为如今的笑话,创始人贾跃亭辞职、股票停牌、供应商讨债、业务精简、裁员等让乐视已疲惫不堪。而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的暴风如今也非常不理想,持续的亏损只能靠股权质押来维系发展,所以接下来如何化解资金危机,并带领暴风每一项业务走向盈利,或许是当下冯鑫最重要的任务,也是让自己摆脱“小乐视”与乐视式结局最彻底的回击。

“原本可以靠暴风TV业绩和暴风VR就能拿到的融资,现在还要再加上一句解释:暴风不会是下一个乐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