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窝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NEWS -

1

我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安家落户的遥 我知道的时候袁 雏鸟已经互相争食了遥那几天我情绪不好遥 其实那些日子我的心情基本都被鸟啄了似的袁 那天尤其糟糕遥 我在院长办公室赖了一上午袁 企图从她嘴巴里掏些没有泡沫的话遥 据说全世界的经济都存在泡沫袁 可就我个人感觉袁 院长的语言泡沫远比世界经济的泡沫大遥 我被这泡沫诱惑多年袁 做了许多个美梦袁 两年前还在老婆面前夸下海口袁 泡沫仍是泡沫袁 似乎更大更虚飘了遥 我终于明白被愚弄了袁 泡沫不能当饭吃遥 我让院长给个明确的哪怕是残酷的答复袁 可她模棱两可袁 避实就虚袁 几次催我离开遥 就这样吧袁 你的问题院里会研究遥 见我屁股仍钉在椅子上袁 她加重语气袁 下午有个会袁 我的发言还没准备遥 我置之不理遥 她的会重要袁 那我的事就不重要了钥 院长没发火袁 我也还保持克制袁 尽管言辞锋利袁 可仍春风杨柳遥 古语说温火炖肉袁 我就要用慢功夫耗她袁 谁让她耗我来着钥我撞进单位食堂袁 已经超过十二点半袁 服务员正收拾桌上的菜盘遥 我是讲理的人袁 不能不让院长吃饭袁 她拉家拽口的袁还要替全院百十号人劳心劳力袁 况且我也饿了袁 不争气的胃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