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邻Ren Lin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NEWS - 责任编辑 高 鹏

野屠杀冶遥一场很少血的 可吃鹅掌的食客们袁 袁 袁 歌舞升平袁红男绿女 琴棋书画 据说优雅得很遥袁和这道菜一样讲究的 是取鲟鱼的冲渊也就是上唇冤袁 去净花刺袁 配上莴苣干的佐料一起烩遥 这样一道菜袁 要多少鱼冲呢钥鱼冲是比鹅掌更小的东西遥 也只有闲极无聊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遥

30.猴头宴

遥铁笼子里有七只猴子 厨子在笼子外面等着的时候袁 这只猴子就知道袁 它得从那一堆猴子里乖乖出来了遥 猴子看看背后那几只猴子袁 它们的表情是不一样的遥袁厨子的一只手打开笼子上的插销 另一只手近乎轻柔地提住这只立在笼子口的猴子后颈遥 厨子离开袁 他刚才挡住的那一点光线再次照进铁笼子时袁 里面的几只猴子才惊恐地尖叫起来遥外面一张粗劣的有隐隐血迹的木桌袁像是古代的刑枷遥 厨子提着猴子给几个客人看袁 不及有人点头袁 猴子就对着客人哀怜地抱起两只小爪子袁 作揖似的遥 猴子还不哭袁 袁要到有人点头 那刑枷似的桌子在袁厨子手里哗啦一声打开时 猴子才潸然泪下遥 袁猴子眼睛是闭着 眼睑下边的毛湿湿亮亮的黑遥猴子被那个厨子从下边套上一只布口袋袁 枷在木桌中间的圆洞里袁 只露半个头袁一双眼睛刚好露出遥 厨子这时手里有一柄 似乎并不锋利的剔刀袁 翘着小拇指袁 吱吱地从猴头一侧流畅地剔过来袁 猴子的头上就有一绺白煞煞的头皮遥 厨子的第二刀并不接着剔袁 袁而是换了一个角度 再从那一侧弯过来袁 猴头上就有了一个白煞煞的十字遥 众人遥 袁 袁嘿嘿笑了 厨子也笑笑 再接着剔 就米字袁 就乱了袁 只见飞也似的毛飘落着袁 转眼就是半个白煞煞的光葫芦遥 头皮袁 动了一下的是那一对闭着的眼睛遥厨子再来袁 手里是一把轻巧的小锯子袁在木桌上放得平平的袁 从猴子闭着的眼睛上边一点的地方锯遥 锯过的地方头皮倏地就绷开了袁 奇怪的是几乎没有血袁 只一点湿乎乎的骨头末在锯子上粘着遥 猴子没法叫袁 嘴里塞了木头遥 只有爪子在下边布口袋里蹬着遥遥一些木头乱响 木头乱响的声音一会儿小了袁 厨子也转着锯了一圈袁 倒过手来袁 用锯柄梆梆一敲袁 一圈骨头茬子嘎嘎乱动遥 厨子手腕稍一用力袁 头盖就揭起来了遥 厨子有些厌恶地皱一下眉头袁 才走遥厨子又来袁 手里是一勺炸了盐之类调料的滚油遥 滚油浇在白刷刷的猴脑上袁 吱啦啦乱响遥 桌子下面袁 木头的声音在响遥 桌上几只静静的调羹袁 摆得有些乱遥 一群手也动了起来遥 手指上的毛袁 真长袁 也真脏遥厨子在后堂袁 后堂有刀剁出的声音袁 肉的袁 也有骨头的遥客人走袁 满笼猴子都叫袁 像哭遥 厨子出来袁 嘴角咬一根老粗的旧报纸卷的烟棒袁 猛抽一口袁 呛得说不出话来遥 祖籍河南洛阳老城袁 现居兰州遥 出版诗集 叶白纸上的风景曳叶最后的美曳叶晚安曳曰 散文集 叶残照旅人曳叶闲情偶拾曳渊与画家韦尔乔合作冤尧 叶桑麻之野曳叶找食儿曳曰 美术评传 叶百年巨匠齐白石曳叶秋水欲满君山青曳 等遥 诗歌尧 散文收入多种选集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