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纳到百亿规模基金的掌门人

投资的核心,是看准大趋势找到赚钱的项目。朱红的工作时间,一半参加各种会议,一半约人聊天谈事,在办公室待着的时间很少。为的就是吸收海量信息,然后过滤,留下自己想要的。

Manager - - 目录 - ■文 /徐含青

成功人士的特质,是做成第一件事就会有信心,然后被这个信心推动继续去做第二件、第三件事。”从90年代国有企业的一名出纳,到如今的凯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红习惯于做好每一件小事,然后为下一年制定一个新目标。“如果你每年一个进步,就算是一只乌龟也能比兔子跑得快。任何人都不用去羡慕别人。

蜕变

带着十三年的制造业财务工作经验,2006年,朱红从宝钢辞职进入德信地产。

“也许是做财务出身有关,我和金融机构的人打交道比较多,感受到金融行业点石成金的魅力,我也想这么去做。”工作中朱红发现,普通老百姓和中产阶层没有好的投资渠道,也很难以低门槛参与大型项目投资;而房产公司间接融资比重太大,资金很容易成为瓶颈。

到德信的第5年,有一天,朱红对德信董事长胡一平说,想创业做一个新平台,链接投资者和需求方。胡一平并不迟疑,好,我支持你。

2010年10月,凯银投资成立,朱红出任董事长,这是杭州第一家房地产私募基金公司。彼时,私募还是一个很陌生的词,在法律上只有模糊的条文,也没有相关的监管部门。那时候跟别人说私募,很少有人会知道。

回忆起那段时光,朱红说,公司规模不大,人员很少,他们就一场场去做推介,给投资者一点点建立信任,当他们获得利润后,就会推荐身边更多的人来尝试。就这样一点一滴,把凯银做到100亿的管理规模,投资地产、证券、文化传媒等多元化领域。

投资的核心,是看准大趋势找到赚钱的项 目。朱红的工作时间,一半参加各种会议,一半约人聊天谈事,在办公室待着的时间很少。为的就是吸收海量信息,然后过滤,留下自己想要的。

朱红说,人工智能是她接下去会重点关注的方向。“我们专门做了一个人工智能产业园,在滨江江南大道上,一共有八万平方米,现在在招商,明年就可以开园。我们认为AI产业是一个方向,也符合中国发展的趋势。”

从制造到地产,从地产到金融,两次跨界都给朱红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成长。“制造行业的人也很努力、很优秀,但是制造业的价值链在于顶层设计,来自于公司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普通从业人员工作标准化,收入不高,比较稳定;地产领域是非标的行业,个人的能动性被放大,管理风险和创造价值差异性大,所以节奏快、压力大,工作心态和价值观都更有激情和爆发力;而投资行业更多元,和社会结合得更多,视野更宽泛,心态也更年轻。”

问及2017年的目标,她笃定地说,60亿。“我一直保持一种稳健的思路,每年保持20%的增长是有把握的,风险可控。”

行动

工作之外,朱红每年都会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比如上浙大EMBA、学英语,2017年的份额给了戈十二。从瓜州回来,她发了一条朋友圈感慨戈十二收获太多,把自己从一个从来不跑步的人变成长跑运动员。

想起学生时代,每次体育课听到跑800米时那些面如死灰的女孩子。曾经,朱红也是其中一个。但和别人不同的是,她选择挑战自己,即使到了不惑之年,也会在某一天去戈壁跑上800米。

和那些充满狼性的企业家不同,朱红清楚地知道,个人虽然无法颠覆行业,却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事来做,而一旦找到合适的道路,往往就会开创行业的先河。

参加戈壁挑战赛(以下简称戈赛)的决定,让朱红成了第18904个走过这条路的人。这是她一年前偶然参加浙大戈十一拉练,在花了5个多小时、跑了30多公里山路后,发现“别人不是这痛就是那痛,自己居然还可以没什么事”之后萌生的念头。于是,戈十二赛前的8个月里,朱红开始了每周三次、每次30公里的训练,风雨无阻。

戈赛全程117公里,没有专业训练过的人,跑步机上跑半小时也只有3公里,更何况是在戈壁,即使用走都要拼劲全力。整个赛程头顶茫茫烈日,脚下是雅丹、丘陵、盐碱地、河谷,踩着戈壁滩特有的骆驼刺,蛰脸的北风夹杂着尘土迎面扑来。

参加戈赛的都是全国各校EMBA学员,除了企业家就是高管,然而在戈赛,他们只有同一个身份。漫长的四天三夜里,朱红和其他2500个戈友一起,白天在暴晒下奔跑,晚上在帐篷里冻得发抖。历经四天,跑完全程,在大中华区40多个商学院中获得第十名。

这是浙大EMBA商学院参加戈赛6年来取得的最好成绩。在终点广显驿,朱红情不自禁地亲吻着奖杯。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这是朱红少有的流露真性情的时刻。戈赛结束后,她回到杭州,依旧是早上7点准时来到办公室,开电脑,回复邮件。面色如常,没有人知道她已经不一样。

律己

互联网时代的新型企业家,不再是20年前饭局缠身、灰头土脸的粗放形象,持续学习、保持对生活的热情尤为重要,而女性身份更为朱红增加了精英与品质感。在同平行的企业家里,她是罕见的准点下班,而且建议员工加班不能超过10点。

诸如此类的规定,还有晚上12点之前必须睡觉、私人聚会尽量放在周五晚、每周三次运动、每次不低于1小时、对同事友善⋯⋯都是白底黑字地发在群里。凯银投资100多个员工,平均年龄28岁,有人说,这是领导还是妈?朱红的回答是:他们的父母把孩子交到我这里,肯定很放心。

确实,朱红身上有一种老少通吃的正能量,你很难不被她常年的自律感染。在家里,她很少打开电视,书法、健身、看书,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和那些充满狼性的企业家不同,朱红清楚地知道,个人虽然无法颠覆行业,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