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比商业模式更重要

创业公司的合伙人,不要用兄弟情意来追求共同利益,这个不长久,一定要用共同利益追求兄弟情意。不能纯粹为了理想去追求事业,但事业一定要有伟大的理想。这样的合伙人制度才能长久。

Manager - - 专栏 - ■ 文/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

丘吉尔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于是很多创业者相信独行侠主义,信奉自己的人生哲学。但回头看那些短命的企业,却往往正是因为在创业初期没有合适的团队结伴而行,才导致了最终的失败。

很多人感叹新东方的成功,羡慕阿里巴巴的地位,惊讶小米的爆发力,但鲜有人意识到这点—如果背后没有联合创始人无论高峰还是低谷的不离不弃,很难说企业会有现在的辉煌。对于初创团队而言,合伙人比商业模式重要得多。

为什么要找合伙人?

创业为了什么?当然为了成功。但在创业路上还应该收获合作伙伴、知己朋友、兄弟情谊。这是跟金钱与成功同等重要的东西。你的生命会因此感到更加充实,更加骄傲。

我在新东方的时候经常出差,一到外地我就感到空虚。当时我的太太孩子在加拿大,父母姐妹都在江苏,北京就是俞敏洪、王强这些共同创业、合作打拼的兄弟们。北京有新东方,也有新东方的学生,有需要我、也有我需要的那些人。

多年以后,我和王强创办真格基金,跟王强一起再次创业。我们也经常会有观点的冲撞。我会收到王强的信,对我提出批评,犹如我当年给俞敏洪就价值观、原则、战略的讨论和争论。有这样的合作者以及互相批评的文化,创业者和他的团队才能保持坚定正确的战略方向,保持旗帜鲜明的价值观,保持激流勇进的战斗力,去打天下。

曾经有一位海外顶级公司的顶级科学家来到我这里融资。之前,他已经得到了国内同行公司的 战略投资,他说,徐老师你的品牌好,给我一笔钱,我就启动了。这家公司是一个B2B的公司,没有合伙人,创始人控制100%的股份。他是一位纯科学家,不是那种市场营销管理的角色。

我说,你得找一个CEO。他说正在找。这时候我说,你绝对找不到。为什么?因为找合伙人比找对象还难。回顾我的创业经历,我和合伙人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配偶。这么重要的人,只能在工作生活中“碰到”,而不可能“找到”,即使能够“找到”,在一起磨合兼容的过程,也足以让一家初创公司大伤元气。

谁才是最佳的合伙人?

只有合伙人才有意愿,才有资格,才有能力在你失败的时候跟你一起反败为胜。否则,你百分之百的股份,他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承担风险。比如新东方,俞敏洪50%,我和王强各10%,我们在漫长的新东方创业的长征当中,我经常说一句话,我为了我的10%而战。

当然,我是爱俞敏洪的。如果我们不是合伙人,如果新东方的利益不跟我们捆绑在一起,假如仅仅是为了新东方培养人才的理想,我早就别公司了。正是因为我们的利益捆绑,我们才能在每一个艰难时刻一起挺过来。

情怀是什么?情怀是理想。人不能说我这个值多少钱,明年又值多少钱,这个不够。新东方是为了人才的培养,基金是为了每一个在座朋友创业的梦。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情怀,当遇到利益纷争的时候,我们就会用更高的情怀,更高的利益、价值观、责任感,才能够化解许多矛盾。合伙

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情怀,当遇到利益纷争的时候,我们就会用更高的情怀,更高的利益、价值观、责任感,才能够化解许多矛盾。

人制度仅仅是利益捆绑还不够,还要有梦想的捆绑,还要有价值观。

我经常说两句话。不要用兄弟情意来追求共同利益,这个不长久,一定要用共同利益追求兄弟情意。不能纯粹为了理想去追求事业,但你的事业一定要有伟大的理想。这样的合伙人制度才能长久。

解决没有合伙人的问题

如果没有合伙人,没有一两个核心团队成员的话,最好不要成立公司。因为一开始就会注定这家创业公司的基因有问题。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第一,先找人、再找钱。先有人,再有公司。当你已经找到钱,再去找一个人的话,你已经是被市场定价的人。这时候对于随后加入的合伙人来说,你给他多少都是一种给予、施舍,而不是说两个人一起定价,一起寻找市场的承认。

第二,股权的分配要让合伙人觉得他是你的利益共同体。如果在一个公司里,老大拿着90%的股份,剩下三、四个人,每个人一两个点,这家公司基本做不大。因为,这时候那三、四个人的心态不是老二、老三,而只是“小二”、“小三”。他只跟着老大往前走,而不是作为公司的主人。

有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你有这样的合作伙伴当然很棒,但这不是一个团队的最高境界,因为士为知己者死,依然是被雇佣的心态,依然是我在为你干活。

团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士为自己死,不是知己,也不是他人,而是自己。很简单,当你的二把手、三把手,你的团队,把你的事业当成他的事业,把你的身家性命当做他的身家性命,这时候这个团队就会成为战无不胜的铁军,任何利益、任何诱惑都打不垮、任何威胁都无法撼动。

早期在新东方创业时,我基本是每两个月飞一次加拿大看太太孩子,呆两周再回来。有一次因为什么危机,我的飞机刚刚落地温哥华,接到俞敏洪电话,我在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飞了回来。但那时候,我从没有觉得过累、烦,为什么?因为新东方是我自己的事业,我不是在为俞敏洪干活,我在为自己干活。新东方一路过来这种时刻很多,我和俞敏洪固然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结,但最重要的心态,还是“士为自己死”。三驾马车成为生命共同体。

对于一个创业企业来说,即使已经有一定的规模,几十人、几百人甚至更多,但真的要走得更远,走得更深,就一定要有这样的合伙人:不是创

始人给了你活路,给了你机会,而是说,这就是你的事业,这就是你的未来、梦想。

创业者怎么面对失败?

创业本身是个滔滔不绝、生生不息的追逐之旅,和生命的本质一样。失败之于创业的意义,如同死亡之于生命的意义。你们想想,有多少哲学家是以生命的终极为出发点来寻求生命的价值?又有多少宗教是以“往生”为终极目的来阐述生存之道?

乔布斯就曾说,“记住你即将死去”,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箴言,在死亡面前,他才消了一切喧嚣浮华,看清了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东西。一,反思失败是为了找到成功的意义。对于创业者来说,也只有定义失败、认识失败、反思失败,才能真正去谈论和把握成功。现在最常见的对于失败的讨论,就是“已经成功”的创业者、企业家嬉笑怒骂中调侃失败的过往,谈笑间失败灰飞烟灭,一笑泯恩仇。这是人性对于失败的恐惧感和羞耻感使然。

但失败的价值不需要成功来背书。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在创业成功之前、也就是失败之时就讨论失败,坦然面对失败的结果,自信、自在地分析失败的原因,才算是真正获得了创业的勇气和智慧,我们才能真正让失败为我们的“成功之母”。

刚才说到,反思失败是为了找到创业的意义。那么,在风起云涌的创投浪潮里,我们为什么要创业?创业对于你们每个人,对于社会、国家,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又应该怎么样征服对于创业风险的恐惧,跨越对于创业失败的沮丧?

我先来讲一个故事:在直播崛起的时候,真格也投资了一家20多人的直播公司。有个朋友是一个传媒界大公司的高管,我鼓励他加入这家创业公司。朋友听了我的提议,脸上显示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说,有没有搞错!我现在工作稳定,家庭幸福安逸,你让我放下“金饭碗”去这么小的一家创业公司,万一倒闭了怎么办?这不是存心坑我吗?

我对他说:这家公司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花椒、映客,成为10亿美元的独角兽。但它确实也有 可能会垮掉,让你流离失所。但记住:从根本意义上,我让你去的不是这家公司,而是一个新兴的行业。直播行业、流媒体、新媒体、自媒体⋯⋯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媒体的变革,将产生远远超过传统媒体的就业机会和财富机会。把我推荐的这家公司,当作进入一个新时代的山门,你会为你的选择庆幸而骄傲。

后来,这个朋友还真的加入了这家创业公司。不久之后,这家公司果真没有如愿做成。但这位朋友告诉我,在他有意离开这家公司之时,直播行业的头部公司纷纷向他发出邀约,请他去做高管。

这个朋友在一家“失败”的创业公司,实现了人生的飞跃。他不是去企业捞金,而是把自己变成了纯金。他不是放弃了传统媒体的过去,而是拥有了新媒体的未来。个案不足以说明一切。但我这个朋友的故事,代表了这个时代职场人才蜕变和升华的经典模式。一家创业公司倒下,无数行业精英崛起。这样的故事,在电商、团购、共享出行、共享单车、直播等等新兴行业都在上演。二,创业者是不会失败的?我过去曾经说过,“创业者是不会失败的,只要他不放弃”。这不完全准确,更为准确的是,公司可能会倒闭,但行业却基业长青。之所以说创业者是不会失败的,是因为你创业,创的不止是自己的事业,而是一个行业,你自己的事业可能会失败,但你却获得了在全行业获得成功的优秀竞争力。

只要你做人不失败,即使你的公司倒闭了,同行也必定会来邀请你加入。对于创业者和创业公司的员工来说,阶段性的风险换来的是终身武艺,在创业公司之间的流动和“移民”之中,在行业的水涨船高之中,人的价值也在成倍地增长。

所以,创业到底有没有风险?创业失败,确实会带来刻骨铭心的痛,但你的失败,意味着你获得了在新经济洪流里搏击风浪的资本。创业经历,即使是失败的,也依然是一笔宝贵财富。

我们希望这个时代不再认为创业失败是一种沉重的代价,一种难以启齿的丑闻,而把它看作一种潜伏,一种养精蓄锐、蓄势待发。在创业的蓝海里,失败只不过相当于呛了第一口水而已,而远方海岸线的壮丽风景依然在向你发出召唤。

要走得更远,走得更深,就一定要有这样的合伙人:不是创始人给了你活路,给了你机会,而是这就是你的事业,这就是你的未来、梦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