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数字化融合发展探析

Media - - 报刊观察 - 文/谭凤珍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互联网+”的重视,纸质期刊在数字化的浪潮下受到冲击,但期刊数字化融合发展也促使文化传播方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有专家学者提出传统期刊应实行弯道超车,快速进入数字化。如何超车,如何安全超车是需要业界和学界共同探讨的课题。

期刊数字化的模式 直接拷贝模式。期刊社将纸质

期刊的内容上传到网络平台,维持期刊原有的版式和内容,与纸媒同步发刊,力争做到与纸媒一样的阅读体验。期刊网络版设置简单的目录、日期等分类,读者可以随时下载或翻阅全部内容。

有的期刊社自己制作网站直接拷贝电子版上网,有的与知网、万方、龙源、维普等专业期刊网站合作,促进期刊内容的网络传播。大部分期刊在征稿期间就会申明文稿的网络传播权和盘版出版权等,如《出版发行研究》的“本刊声明”第1条是:“凡向本刊投稿,请同时授予本刊稿件的网络信息传播权和光盘版出版权,如有异议,请务必在投稿前注明。”《中国编辑》也有说明:“本刊已被CNKI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收录,本刊可以或许可第三方将刊载文章的全部或部分在著作权保护期内、于世界范围进行复制、发行、汇编及信息网 络传播。”虽然措辞有所不同,但目的都是一样,这就是期刊为数字化传播做出的基本步骤。

这种模式为期刊的读者提供了便捷阅读的途径,节省了期刊订阅的时间。电子期刊也为期刊维护和保存困难等问题提供了便利。当然,这种直接拷贝的模式也有很大的弊端,纸质期刊能达到的效果,并不能完全在网络环境中呈现。同时,电子版对期刊本身的纸质版也带来了自杀式的冲击,如果电子版还是免费下载、免费阅读的话,在这样一个读屏时代,大部分读者会偏向于选择电子版,只有少数的人才会坚持选择纸质版。甚至会出现只保留其电子刊现象,纸质期刊的发行量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不断减少。

“期刊+”模式。期刊社在发展

传统期刊的基础上,利用新媒体发展自己的平台,重新打造内容,添加各种增强用户体验的效果(互动问答、导航模块、综合应用等)来提高期刊知名度,发展用户并进行数据统计,以便于建立数据库,实行数据库营销。用户可在任意时间自主选择浏览或下载自己所需或喜爱的内容,用户只要下载这一款客户端软件,期刊平台就可以定时把订阅的期刊推送给用户。这种模式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

一是期刊社以纸质版期刊为基础扩张其外延内容,比如高清图片、视 频、音乐、Flash动画等,或者一些补充资料内容,如独家专访、小窍门等。以《时尚·家居》为例,其不仅融入视频、音乐等,还配合其产品特点,以家居为主线,为读者推荐时尚美观的家居布局,同时设置超链接,如果读者想进一步了解信息,可以点击查看详细信息,包括家居材质、价格以及设计理念。这些数字化内容成为传统期刊的补充,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是创新和进步,不仅丰富了读者的体验,也增加了期刊的附加值。

二是APP和“APP+”,我国部分期刊开发了APP,设计独特的内容和版式、添加互动功能等。有的期刊社还会定制独立系统,如《彭博商业周刊》APP定制了兼容的iOS系统。期刊APP使读者无论身处何地,都能获得期刊内容及专业服务,并能提供分享、保存等互动功能,用户还能在应用内下载或购买订阅期刊的电子版。

“APP+”属于期刊APP的一种,但又不同于普通APP。“APP+”内容独立于纸质期刊,在内容上,“+”代表的是增强版;在功能上,代表远远超越纸质版。如《ELLE》开发了“ELLE+”,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值得称赞。为适应新时代下读者“碎片化”的阅读趋势,“ELLE+”改变期刊“翻页阅读”的概念,设计九宫格界面来帮助读者便利导航,立

体式阅读给用户带来360度体验感,虚拟环境的嵌入加强用户的视觉体验,使读者获得高质量的内容呈现。

三是微信公众号。2017年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9.9%,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连续8年上升,达68.2%。手机接触时长增长显著,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6分钟。各大期刊也纷纷赶上时代的步伐,开通微信公众号,依托多媒体图文推送期刊内容、实时资讯、独家观点评论、栏目征稿等与用户进行线上线下互动。然而,因为传统期刊内容生产和运作模式影响,为微信公众号的运营创新带来了障碍。而受市场影响更为深刻,缺少运营压力和运营热情的期刊微信公众号要避免“三分钟热度”,保持连续性与持续性是微信公众号运营的重点。

与第三方合作模式。期刊社将自

己的传统期刊内容和理念传达给第三方,第三方利用专业的技术对其进行网络化加工。第三方经过资料收集,把内容采集到数字生产平台后,经过数字化的处理过程,集成数据方在内容平台上,创作内容的单个数据库、基础分类素材数据库、应用层面的数据库以及消费者消费用途的数据库被连接在一起,形成网络连接的内容数据库群。绝大多数的电子期刊通过第三方发行平台来推送给读者,用户量比较大的平台有POCO、ZCOM、VIKA等。

第三方专业技术基础的保证,使得传统期刊集成了文字、图片、音乐、视频、动漫、3D效果和媒体广告等多媒体元素和超链接。经过专业整合对内容和广告进行表达,在最大程度上拓展了期刊的表现力。期刊社这样做可以降低人力成本和技术成本,平台的打造和经营管理方面也更专 业,能及时获取信息和及时更新,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等。但这种做法也可能使期刊社与网络技术方因各自经营而产生内容脱节、进度不同步等问题。

期刊网络版的运营模式 免费模式。免费模式首先会为运

营商带来大量的客户,运营商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对用户在长期使用过程的表现进行统计分析、行为分析和相似性分析建立数据库,从而以用户的需求为依据来选取内容并精准推送。

免费阅读也是当下网络阅读最常见的方式,我国大多数用户还没有养成付费阅读的习惯,加上网络上海量信息要吸引用户,免费有一定的必要性,特别是在前期,免费是积累用户的优选方式。

在一定阶段后,免费所带来的大量客户和庞大的数据库会引起广告商的注意,运营商通过与广告商合作,聚合用户信息、解析用户行为、定制精准广告内容,基于免费阅读的 情况,用户也会乐意接受一定量的广告。这样期刊电子版运营商从广告商处的获利即为免费阅读的盈利。

对期刊做出各种电子版,对软件下载明码标价,用户付费后可下载应用。如《三联生活周刊》开发了iPad原版APP和订阅电子版期刊,强调维持期刊原有版式,内容完整,保证与纸媒相似的阅读体验,与纸媒同步发刊。这样迎合了那部分对期刊有一定喜爱又嫌订阅纸质版麻烦的读者,适应读者对电子版的阅读需求。

平台收费。期刊与第三方合作建立平台,如中国知网,用户需购买下载权限才可以下载,高校按照包库的方法付费,按照学校规模及下载量签订合同,每年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如果不购买就需要按页收费,优先等级及被引率和被下载率越高的文章所需下载费用也越高。

数据流量收费。平台通过与移动、联通、电信等通信公司合作,使得在平台浏览、下载需要付数据流量费用。

版权转让费。期刊网络版运营商将版权销售给相关商业网站,由此获得一定的费用。这样的模式对出版商的内容要求很高,必须视角新颖、观点独特,在形式上也要做到接近完美,使电子版有强大的附加值,使读者有强大的求知欲,这样才不至于流失大量用户。

免费与收费相结合模式。期刊

网络版运营商将电子版放到网络平台上,对用户实行限时限量免费阅读,超过一定的额度后进行收费。或者一些精品内容的前一小部分免费,要看完整篇或者整本就需付费使用。用户体验之后再购买已经成为当下在各行各业都很普遍的现象,期刊网络版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吸引用户的眼球,才能达到盈利的目的。 收费模式。期刊网络运营商针

这种付费模式对内容的要求以及服务质量要求高,且不谈盈利,就算是免费电子期刊,要想聚拢人气,扩大自己期刊的知名度,也需要适配网络出版内容,根据数字化的特点,为读者提供既实惠又便捷的阅读方式。网络出版的传播形式、收益方式都不是传统的邮寄式或现金收益,而是利用数字渠道来推广产品和服务。在这方面,期刊社需要复合型人才才能在数字化的道路上探索式前进。

期刊数字化融合发展路径 聚合内容资源。一是从“内容

全”到“内容专”。在信息爆炸时代,无论是纸质出版物还是网络出版物,都面临一个内容选取难题,传统媒体不再是用户获得信息的唯一渠道。用户面临着海量信息的选择,能不能为用户提供想要的内容,就成为是否能获得人气的关键,那种以文化权威的身份来审视受众,向受众传递信息和灌输观念的模式已经无法立足。如《彭博商业周刊》APP抓住内容要素,凭借优质的内容、良好的阅读体验,在众多期刊的APP中脱颖而出。

要想在众多数字化产品中占有一席之地,期刊数字化必须要以市场趋势为导向,以创新内容为中心、以个性化服务为纽带,提高全面搜集信息的能力,定向聚合各类资源的能力,并对所搜集的信息进行解析,为用户定制知识服务,做到从“内容全”到“内容专”,力争做到在所经营的领域无可替代。

二是内容碎片化处理。互联网让各种信息的获取更容易,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碎片化”、注意力更加分散,关注公众话题的方式不再是通过长期阅读或者依靠传统媒体,人们情绪化的关注能使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每天通过APP、微信、微博、百度、 网站等多种方式获取信息。人们只是利用各自生活的间隙获取信息,如坐车时、等待时、无聊时、睡觉前等时间浏览一下自己感兴趣的新消息,但间隙时间有限,而且也并不希望深度阅读,只要了解就够了,如果一篇文章超过5000字,恐怕很少有人有耐心看完,因此,谁占用了用户的碎片化时间,谁就更易获得成功。

数字化期刊不仅要做到内容的碎片化处理,也要突出内容主题和信息核心,让用户一目了然。如制作导航模块,精简文章标题,添加收藏、互动等。

发展数字化平台。数字出版与传

统出版在技术和内容上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数字化出版是新技术的延伸,期刊出版正在依附数字化媒介,结合自身内容优势,吸收、利用新媒体技术,将自己的信息内容和形式数字化,提高传播速度和信息量。

一是建立官方信息平台。期刊要做出数字化品牌,首先要树立期刊的品牌,要有宣传的招牌,建立官方平 台(如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官方微博等)是基础,在官方平台展现期刊的形象,同步更新期刊发展状况,实时推出新闻资讯,适时推送新内容、新观点、新产品等。这样,在后续的营销及多方合作中才有说服力。

二是建立官方订阅平台。发展电子期刊的目的是使期刊本身具有更好的发展前景,期刊的订阅方式也必须同步数字化,使期刊订阅过程具有便捷性和经济性,才能在这个电商主宰的天下分一杯羹。期刊社可与淘宝、天猫、当当、亚马逊、京东等平台合作,建立官方订阅平台,并专人负责管理,建立一个读者可依赖的、放心的平台。

培养复合型人才。一是注重编辑

出版理论与技能培养。扎实语言文字基础、熟悉编辑出版流程、具备编辑人员的基本素质;懂得数字多媒体技术,熟练使用即时通信工具。

二是注重数字编辑出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1+1”学习模式,也就是“理论+实践”学习,规范在校实习和实践活动。“3+2”大学课程设置,安排学生每个星期有三天时间学理论,两天时间实践。不是把课程平铺到5天,而是集中时间学理论,集中时间搞实践。

三是注重编辑出版人才再深造。在数字化高速发展的时代,一些传统出版人才禁锢于传统出版圈,无法迅速与数字出版对接,对全媒体融合不太熟悉,这就需要对这些人才进行输血,如返校学习或去行业内期刊社深造。形成“学习—实践—学习”的迭代过程。

出版专业人才的培养是基础,需要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顺应市场发展趋势,进行教育制度改革,探索新型人才培养新策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