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河:校体场馆为何开放难

“不允许校外人员甚至是学生进入,虽然政府和学校规避了一定的风险和麻烦,但也造成一定程度的公共资源闲置和浪费。”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 郑旭 郭鹏

20 16年8月5日,辽宁省庄河市(大连市下辖县级市)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称,2012年,大连市政府办下发了“116号”文件,要求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但据其了解,截至发布留言时,庄河的公办学校并没有向社会开放过。

该网友在留言中指出,当地“全民健身场地设施不足的矛盾比较突出”,而“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又是一件事关民生的好事,况且大连市每年都有补贴校园设施开放的专门基金”。

通过查询,《民生周刊》记者找到了网友所指大连市政府办公厅于2012年9月28日下发的“116号”文件——《大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大连市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

文件规定,从2012年12月开始,各开放学校按照工作要求,推进实施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工作,各街道(乡镇)与驻地学校沟通联络,推动多种形式的学校 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工作。各级体育、教育部门监督、指导各学校实施开放工作;从2013年新学年开始,进一步完善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各项措施,推动全市符合开放条件的中小学校向社会全面开放。

如果人民网网友留言所述内容真实,那么作为大连市的下辖县,庄河“开放”的时间至少延迟了4年……

“学校也是你随便进的?”

今年6月末,《民生周刊》记者来到位于大连市东北100余公里、拥有90余万人口的庄河市。

需要提及的是,有知情者称,庄河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曾于2014年确定过5所学校作为“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试点单位”,而且每个试点学校每年至少有2万元的“开放”补贴。

所谓的“开放”补贴及标准,“116号”文件是这样规定的:对经相关部门审查符合开放条件,并经论证确需开放的学校,所需经费由各学校所在地政府予以保障,市财政每年按2万 元/校的标准给予补助;学校体育设施开放设立专项资金,列入学校所在地区市县政府财政年度预算。专项资金的使用要严格限定在管理人员劳务补助、体育设施更新和维修范围内。

根据知情者提供的“试点”学校名单,《民生周刊》记者对庄河市海洋小学、河东小学、新兴小学、一中、三十五中进行了暗访。

通过外围观察和走访,《民生周刊》记者注意到,除新兴小学工作人员明确该校的“操场还是砂石铺垫的,不可能成为对外开放的试点”,其余4个“试点”学校就硬件设施而言,在理论上符合面向社会“开放”条件。

暗访时间分别在“试点”学校的工作日和休息日进行。《民生周刊》记者以“入校打篮球、跑步”为由接近上述4个试点学校,但无一例外被拦了下来。这一过程中,除一中的老师和校园安保人员质问记者,“学校是你随便进的?”其他3所试点学校的工作人员要么表示“自己做不了主”,要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

的学校是‘开放’试点”。

“‘试点’学校没有见到补助”

难道是知情者提供的信息有误?为慎重起见,《民生周刊》记者扩大了暗访范围,先后历时两天摸排了位于庄河市市区的二十八中、六高中、二高中、实验小学、红岩小学以及离市区数十公里外的蓉花山镇的庄河市第八初级中学、蓉花山镇中心小学等学校。尽管入校理由与上文相同,但是都被工作人员或直接或婉言拒绝。

“据我了解,我们局在2014年就根据市里(大连市)的文件精神选择了5所学校作为‘开放’试点,而且这项工作局里也很重视。”庄河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为证实自己的说法,该负责人还差人送来一份于2016年12月13日下发给庄河市各中小学的《关于庄河市部分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通知》。

该《通知》载明:2014年10月,庄河市教育局选择了三十五中、海洋小学、河东小学、新兴小学、一中进行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试点工作;开放一年来,学校操作规范、管理严格、社会效果良好,群众满意度高,无投诉案例发生。

该《通知》同时载明:2017年新学年开始进入全面开放实施阶段,符合开放条件的中小学要全面向社会开放。

至此,该《通知》至少能证明两个问题:一是“开放”试点学校名单与知情者提供的信息吻合;二是“开放”试点学校开放过,而且“社会效果良好,群众满意度高”。既然如此,《民生周刊》记者暗访过的所有“试点”学校为何要拒群众于校门之外呢?

对此庄河市教育局安全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称,“试点”学校确立并开展试点工作后,个别文明程度不高的市民进入校园 后,不仅到处丢垃圾,有时还破坏学校的硬件设施,甚至是打架斗殴,这给学校管理和安全都带来了负面影响及安全隐患。另一个原因是市民进入学校后,学校和街道就得组织专人参与管理,因为没有经费,所以试点一段时间就先停下来了。

“我们停下来也是为了总结经验,为全面开放做一下制度设计。”该工作人员继续解释说, “除了《通知》,我们局还制定了开放实施细则的征求意见稿,以及开放工作方案,送给我们市的文体局,让他们那边拿个意见,但我们今年5月就送过去了,到现在也没拿过来。”

为何庄河市部署全面“开放”的时间要比大连市“116号”文件规定要求至少晚了4年?曾经“开放”的试点学校因“无米下炊”就中止了试点工作,那么根据文件规定,庄河市当地政府予以的保障,以及大连市财政每年按校补助的费用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开放’工作不是教育局一家能左右的,牵扯到很多部门,至于为什么比市里(大连市)文件规定全面‘开放’的时间迟缓,我们也不好解释。”上述负责人说,“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讲,‘试点’学校没有见到补助。”

“补助经费挂在庄河财政”

“教育局送来的征求意见稿我看过。将学校的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本身就是对全民健身工作的一种支持。按照当初的计划,我们是想去周边做得好的区县考察一下再定这个事。我

们这个局是个综合口,近来事情较多,所以考察工作就先放了放。”庄河市文化体育广播影视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解释说。

据该负责人透露,大连市财政每年按校补助的费用是需要申请的。“就拿庄河来说,每年教育局把‘开放’学校的名单报给我们,我们再往市(大连市)体育局报,他们再向市(大连市)财政申请拨款。”据该负责人回忆,庄河“试点”学校开放工作开展以来,就申请过一次补助经费,大连市体育局也按5所学校的数量把10万元钱拨了下来,但后来“试点”工作开展得不是很顺利,这笔钱也就没分给各“试点”学校,此后也没有再向大连市体育局申请过。

当被问及补助钱款今在何处时,该负责人表示钱还在庄河市财政户头上挂着,“没有返还,但也绝对没有挪作他用。”

“庄河要为每所开放学校埋单”

采访中,前文知情者认为,在庄河,把符合要求的公办学校的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之所以做起来比较迟缓,主要还是“钱”的问题。这位知情者分析指出,“116号”文件规定要求建立经费保障长效机制,也就是说每对外“开放”一所学校,“不光大连市级财政要给钱,庄河本级财政也要为其埋单的,而且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怎么用都规定得很明白,想做手脚不太容易。对于一个财力并不充裕、花钱容易要钱难的县级市而言,有些事缓缓再做是最聪明的办法。更何况在一些领导看来,花钱投入是有选择的。钱要花在摸得着、看得见的地方才有意义。”此外,知情者认为,“116号”文件在制定过程中少了约束力。文件当中并未就“找理由拖 延‘开放’、讲困难拒不‘开放’、敷衍了事应付‘开放’明确是否追责,也就客观留下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缝隙。要不是有人在网上把这件事捅出去,可能弄几个‘试点’摆摆样子,应付应付就过去了。”

采访中,文体局负责人告诉记者,庄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全民健身工作,为给群众创造良好健身环境,准备再新建一座体育场馆,目前手续已经报备了。

结束采访后,《民生周刊》记者又以“教育局给各校下发过通知,要求对市民开放体育设施”为由头,回访了庄河市三十五中等5所“试点”开放校,但仍被挡在了门外。

“不允许校外人员甚至是学生进入,虽然政府和学校规避了一定的风险和麻烦,但也造成一定程度的公共资源闲置和浪费。”2016年8月5日,庄河市网友说。

2014年10月,庄河市教育局选择了包括三十五中在内五所中小学向社会“开放”校内体育设施,如今却都处在“闭合”状态。图为三十五中操场一角。图/郑旭

与庄河市河东小学不同的是,作为试点,庄河市海洋小学在硬件上是具备“开放”能力的。图/郑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