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凌玺:咱年年都有舒心事

这几年,随着儿子、女儿们发展得越来越好,赵凌玺一家的整体收入都有了大幅上涨。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崔靖芳崔向华

这几年,随着儿子、女儿们发展得越来越好,赵凌玺一家的整体收入都有了大幅上涨。

早上7点,刚刚从早市采购回来的赵凌玺,提着大袋小袋各种新鲜食材进了电梯。去早市采购,到工作室练琴、习字、走路是赵凌玺每天的日常。

这位年逾七十的老人,看起来活力四射的。“现在市场上物资丰富,想吃啥买啥,关键是钱足够花,这十几年工资连年涨。”在赵凌玺的身上,始终洋溢着一种与年龄不太相符的,随时能感染人的活力。交谈的整个过程,赵老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赵老的笑容同样很有感染力,笑是顺着脸上的皱纹展开的,让你觉得仿佛有一朵花不仅开在了赵老脸上,还开在了你的心里。

赵凌玺和老伴儿都是1944年生人,老伴儿徐彩兰16岁就参加了工作,赵老为了报效国家,则去哈尔滨当了兵。

“他的工龄没我长。”老伴儿徐彩兰提起自己的工龄,一脸骄傲。“当年我的工资是40块零5毛,他的工资是40块零5分,比我少4毛5呢!”听了老伴儿的话,赵凌玺笑出了声。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赵凌玺和老伴儿都曾拿过每月40元刚出头的工资,那时的他们吃不起穿不起,却也快乐而满足。

“这十几年我和老伴儿的工资年年涨,今年我的工资每月3500元,老伴儿每月2600元,与去年相比,我们俩每月都涨了200 元。”赵老说,比起当年40多元的工资,他们太知足了!

“我们家住过地震棚,住过两家共用一个厨房的筒子楼,我父母加起来80元零5角5分的工资,也依然把我们三个孩子拉扯大了。”在赵跃眼里,父母的乐观向上一直在影响着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赵跃是二老最小的儿子,现在是国家电网辽宁朝阳供电公司的中层干部,前不久刚刚获得了辽宁省朝阳市 “最美娘家人”荣誉称号。赵跃说:“我父母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经历过困难时期,但是他们积极乐观的性格,他们对生活的向往,对未来的憧憬,不仅影响着我们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赵凌玺和老伴儿都曾拿过每月40元刚出头的工资,那时的他们吃不起穿不起,却也快乐而满足。

这一代,甚至还在影响着我们的下一代。”

赵跃的儿子就读于朝阳市重点高中,刚刚获得了“科技之星”的荣誉。

不仅是赵跃,他的两个姐姐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也都已成为独当一面的中流砥柱,她们的孩子同样继承了这个家族的优良传统,就读大学期间都表现十分优秀。

“我们家是亲戚、朋友、邻居都羡慕的家庭,这得益于我父母的言传身教。”二女儿赵丽华虽已是高级工程师,每天依然在继续学习,准备考取造价工程师。

在三个孩子眼中,父亲赵凌玺细致、仁义,母亲徐彩兰聪明、开朗,二老满满的正能量不仅是对子女儿孙最好的教育,甚至还在影响着亲戚邻里。

赵凌玺家的楼道,包括楼上楼下,从来都是一尘不染,赵老几乎每天扫一遍。老伴儿徐彩兰甚至被亲戚们称为家里的“维和警察”,用赵跃的话说“谁家的事儿都管”。但凡谁家有了矛盾,不论是夫妻之间,还是孩子和长辈之间,徐彩兰都要管一管,在她的影响下,赵凌玺和徐彩兰双方的大家庭都十分和睦。

1969年,赵老从部队转业后,回到了当时的朝阳市供电局,在工会担任组织民管部长,实干型的赵凌玺在岗位上干了不少实事,也组织了很多工会活动。退休后,赵老依然活力不减当年。不仅上了老年大学,还学起了二胡。为了怕自己在家里拉二胡打扰到邻居,赵老专门将自家车库改造成了工作室,一张小床、一个小桌,几盆盆栽成了赵老最好的陪伴,赵凌玺在这里拉琴,习字,照料花草,日日如此,雷打不动。

赵老的琴艺越来越精湛,字也写得越来 越漂亮,还参加了“凌河之夏”老年人才艺比赛。赵老在知天命的年纪里,依然不断追求进步。每天晚饭后赵凌玺都会携老伴儿去大凌河畔步行两公里,两位老人70多岁的高龄血压不高、血糖不高、血脂不高。

在《朝阳电业志》厚厚的一本中,赵老一家上榜了好几位。“只有朝阳供电系统中层以上干部才能有幸上榜。”在前几页找到自己的名字后,赵凌玺仔细翻找着孩子们名字,“这是我儿媳妇,这是我二女儿,还有我儿子。”

这几年,随着儿子、女儿们发展得越来越好,赵凌玺一家的整体收入都有了大幅上涨。“生活不用愁,身体倍儿棒,精神也越来越好。”赵家人自称“幸福满满”。

没事的时候,赵老还会研究一下朝阳市的交通情况。作为一个框架不大的地级市,朝阳市的公交线路并不多,而赵老就成了朝阳公交线路的活地图。他了解每路公交车的所有停靠站点。为了方便家人,赵老还将自己的研究成果结集成册,手抄了一本厚厚的公交手册。

“我们想去哪里,不知道怎么乘公交的时候,都会先翻翻我爸的公交手册。”赵丽华说着,翻开了那本字迹工整的手抄本。

“再过一段时间,朝阳到北京的高铁就要通车了。到时候,我们带着父母去北京,好好看看天安门。”赵跃早就做好了带爸妈去北京旅游的准备。

采访时正值中秋佳节,赵凌玺的孩子们都回来了,他们正准备全家驱车前往亲戚开在附近山坳里的养老院一起过节,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里,赵家人准备融入一个更大的家庭,一起庆祝佳节。 (崔向华为辽宁省朝阳市广播电视台记者)

赵凌玺徐彩兰夫妇。图/崔靖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