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综合体与理想乡村生活

田园综合体是区别于特色小镇并有着鲜明特点的,是可以复制的理想乡村生活模型。

Minsheng zhoukan - - 封面报道 Cover Story - □于海军《民生周刊》记者

出于对乡村社会形态、乡村风貌的特别关注,2012年,田园东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张诚发表了题为《田园综合体模式研究》的论文,并在无锡市惠山区阳山镇

落地实践了国内首个田园综合体项目—无锡田园东方。 时隔5年后,由田园东方率先实践、源于阳山的田园综合体一词被正式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文件解读田园综合体模式是当前乡村发展新型产业的亮点举措。起初,对田园综合体一词,社会各界评价各异,褒贬不一,有人将其定义为特色小镇的升级版,也有人称其为农旅融合的“新瓶装旧酒”,而对于这一概念的提出者张诚来说,田

园综合体是可以复制的理想乡村生活模型。

蓝图

中国不同地区的乡村千差万别,但都有着一个共性,即乡村可以发展的产业选择不多,较为普遍的只有现代农业和旅游业两种选择。张诚认为,农业发展带来的增加值有限,不足以覆盖乡村现代化所需。而旅游业的消费主体是城市人,增加值大,因此,旅游业可作为驱动性的产业选择,带动乡村社会经济发展,一定程度上弥合城乡差距。

事实上,解决乡村问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创造城市人的乡村消费,加强城乡互动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空间上把城市人和乡村人“搅和”在一起,张诚最初的想法,就是探索出一种合理的模式,一种中国乡村的发展方案。

张诚坦言,田园综合体的提出是基于一种商业模式,其出发点是主张以一种可以让企业参与、带有商业模式的顶层设计、城市元素与乡村结合、多方共建的“开发”方式,创新城乡发展,形成产业变革,带来社会发展,重塑中国乡村的美丽田园、美丽小镇。

如果给田园综合体下定义,应该是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特色小镇和乡村综合发展的模式。该模式在城乡一体格局下,顺应农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型产业发展,结合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实现中国乡村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田园综合体是以企业和地方合作的方式,在乡村社会进行大范围的整体综合规划、开发和运营。首先,企业承接农业,可以做中长期产业规划,以农业产业园区发展的方法提升农业产业,尤其是发展现代农业,形成当地社会的基础性产业;其次,规划打造新兴驱动性产业—综合旅游业,促进社会经济产生大的发展;此外,在基础产业和新兴产业发展起来后,该地区就可以开展人居环境建设,为原住民、新住民和游客营造新型乡村、新型小镇,形成田园综合体,即最终形成一个新的社区。

田园综合体最初是一种商业模式,而目前,张诚更喜欢换个角度来描述—田园综合 体是一个理想乡村生活模型。

掣肘

田园综合体是个新鲜事物,在国内没有样本可供参考,起初,张诚的想法也面临他人的不解,甚至遭遇过一些掣肘,在一次讨论中,甚至有业内人士当众掷笔,认为乡村无解,不值得投身!

不仅如此,在乡村发展相关产业,最容易碰到的是规划、土地、政策等方面的问题。城市规划的手法在乡村往往“水土不服”。“乡村社会的规划图,不是用横平竖直的规划设计手法画出来的。我们曾遇到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在乡村的社区建设中,仍然有城市建设管理部门对人防工程和房屋亮化工程提出必须投资的要求,因为源自城市建设管理的规定就是如此。他们没错,但这对于在乡村搞发展来说是不合实际的。” 张诚说。

城市这一套,在乡村是不能照搬的,需要重新设计游戏规则,牵涉到重新布置利益格局,而这是政府、农民、金融机构、企业等一系列参与者“合谋”的系统格局。

用张诚自己的话说,摸着石头过河这么多年,也算蹚出了一条路,经过不断探索,敢为人先,也恰逢其时。建筑师的敏感,让张诚对乡村社会形态,尤其是乡村风貌特别感兴趣。在新田园主义构建完成之前,他撰写的《田园

综合体模式研究》这篇论文一直是田园综合体事业的操作手册。

目前,位于江苏无锡阳山镇的田园东方,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等产业为一体,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融,可持续发展,通过三生(生产、生活、生态)、三产(农业、 现了生态农业、休闲旅游、田园居住等复合功能。

据了解,无锡田园东方目前是我国比较成功的田园综合体落地案例,是田园综合体的先行者。这个国内首个大型田园综合体项目由东方园林产业集团投资,项目规划总面积6246亩,于2016年3月份启动,4月初启动建设,力争通过3至4年全面完成。

愿景

事实上,之所以看好无锡的阳山镇,张诚此前做足了功课。“从我的角度来说,当时我考察过好多地方,但是一到阳山镇,内心就激动了,这里有万亩桃林,太棒了。这里还有着深厚的文脉底蕴,也是典型的美丽乡村,阳山镇早在2012年即入选国家发展改革试点城镇。2013年,当地规划提出打造中国最美生态小城镇。”张诚说。

田园综合体因为没有模板可供参考,张诚只能拿自己的论文去做“敲门砖”。令其欣 慰的是,当地政府和他的意见不谋而合。张诚说,几年前,阳山镇就着手把镇里分布在桃园中的工厂“请”出去,在散落的农田集中栽种水蜜桃。这在他看来并不容易,因为在当时乡镇工业占阳山镇经济的比重很大。他认为,从阳山镇可以看到,苏南乡镇在社会经济转型背景下,地方政府和百姓不断探寻可持续发展之道。张诚对《民生周刊》记者说:“我们的实践,只是在这样一个合适的舞台上舞蹈而已。”

对于近几年来特色小镇“热”,张诚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一个小镇的形成是先与人有关,不是先与土地有关。一个小镇的形成,除了自然条件以外,是因为有生产基础、有社会劳作、有社会活动。在他看来,小镇的形成,不是“规划”出来的,更不是“投资”出来的,是按需有序生长出来的。

“特色小镇,首先得有小镇,然后再具有特色。我国有很多小城镇,它要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要通过产业拉动当地经济组织发展,而不同的小镇有不同的产业选择,有的选择侧重某种特色产业,比如制造业,或者农林产业等,而有些小镇可以选择休闲产业或旅游产业。”张诚说。

起初,张诚口中的田园综合体常常被人理解成特色小镇,张诚坦言,特色小镇归根结底是小镇,并且不能为了小镇而小镇,如果是用传统地产模式“强行”推广小镇,这种小镇可否复制张诚表示有待商榷。但是张诚认为“田园综合体”是区别于特色小镇并有着鲜明特点的,是可以复制的理想乡村生活模型。

对未来乡村的发展,张诚持乐观态度。但他十分看重几个重要因素,首先,乡村的发展,一定不能和城市文明割裂;其次,乡村能发展的产业不多,从普遍意义上来讲,在农业产出有限的情况下,要大力发展旅游业;还有,乡村发展要丰富业态,原来是一片农田,如今可以加入观光功能,原来是几所住房,现在可以开些客栈;此外,乡村要大力发展,但不能失其本味,不能丢掉原乡精神。从长远来看,他希望乡村社会可以出现有利长久的社会结构。

田园综合体是以企业和地方合作的方式,在乡村社会进行大范围的整体综合规划、开发和运营。

“田园综合体”是个新鲜事物,在国内没有样本可供参考。

无锡田园东方目前是我国比较成功的“田园综合体”落地案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