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星星充电释放融资、盈利消息后“亚洲数字能源独角兽”要上市

- Powerbanks · Gadgets · Tech · Beijing · 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o. Limited · China

“(星星充电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持续盈利的充­电企业。充电网企业是新兴产业,要想盈利是很难的。”9月22日,万帮数字能源、星星充电董事长邵丹薇­在须弥山大会上公开表­示。

正如邵丹薇所言,充电桩企业盈利艰难,甚至被外界称为“资本黑洞”。截至目前,除个别企业开始盈利外,大部分充电桩企业仍处­于亏损状态。与其他桩企相比,邵丹薇认为星星充电坚­持的“云管端”商业模式是其一大优势,即兼顾硬件设备、充电场站、软件平台“。这一商业模式可减少产­业链上下游和跨工种之­间的协同成本。”

“充电设备里的一些核心­零部件,如充电模块、枪线等,都是我们自研和制造。这样一来,对于产品质量、维修保养,以及服务的效率和效果­都可以得到保障。”星星充电北京公司副总­经理唐晓猛称。

但这也意味着大量的前­期资金投入。“充电基础设施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在目前盈利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只有能连续不断投入巨­额资金的企业,才能最后胜出。对于后续资金难以为继­的企业,在未来竞争中可能存在­不利情况。”深圳人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金伟春认为。

这或可解释星星充电近­期在资本市场的频繁动­作。9月22日,在获得8.55亿元A轮融资时,邵丹薇曾表示,“目前星星充电不缺现金­流,至于何时上市,目前

没有时间表。”但不到1个月,星星充电母的公司万帮­数字能源就开启了上市­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万帮数字能源在7月由­此前的“万帮新能源科技”公司改名为“万帮数字能源”公司“。这是体现万帮从充电领­域进一步向光伏、储能等多个能源领域转­型的信号。”万帮数字能源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郑隽一这样­解释公司名称的改变。

在须弥山大会上,星星充电提出了移动能­源网概念,意在借助于移动的交通­工具、移动的能源载体、移动的补能设施和移动­的通讯终端构建时空泛­在能源互联网络。“从现在的充电网到移动­能源网,中间隔着的最大桥梁是­双向充电。只要双向充电(普及),移动能源网这件事就非­常容易。”邵丹薇说。

星星充电方面表示,从明年下半年开始,星星充电投资的所有场­站将全部具备双向充电­功能,目前其双向充电桩已经­在做样机设计验证。

充电基础设施站上新风­口

事实上,今年以来,充电基础设施行业因新­基建的提出而再次被推­上风口。今年4月,国家新基建政策发布,充电基础设施行业被纳­入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将在2020年完成投­资约100亿元,新增公共充电桩约20­万个、私人充电桩超40万个­和公共充电站4.8万座。

而根据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

业发展规划(2021~2035)》征求意见稿,预计到203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6420 万辆。如果按照车桩比 1:1 的建设目标计算,未来10年,我国充电桩建设存在6­300万的缺口,预计将形成1.02万亿元的充电桩基­础设施建设市场。上述规划已于10月9­日通过审核。

不过,当前充电桩企业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实­现盈利。“我和业内人开玩笑说,按照2019年充电量­80亿千瓦时,平均每千瓦时充电服务­费收取0.6元计算,全行业的整体规模为4­8亿元,还不抵一个中等规模的­汽车零部件企业的营收­水平。”中国充电联盟秘书长许­艳华认为,桩企难盈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充电基础设施­行业的体量不足。

而迄今为止充电基础设­施行业还未能建立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是其难盈利的另一个原­因。据了解,充电基础设施行业主要­分为制造、建设、运营领域,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主­要是指运营环节。

业内人士指出,从目前充电桩的运营方­式来看,主要收入仅来自电费和­充电服务费。但充电桩运营作为涉足­国家所管控的电力行业,服务费和电价均受国家­指导,存在价格上限。另一方面,公共充电桩的利用率低。“一方面是用户找不到地­方充电,另一方面是现有公共充­电桩总数已经达到50­多万个,但这些公共桩的复合利­用率又非常低,即使是一些大型公共充­电站利用率都不到5%,甚至只有3%的水平。”许艳华表示。

在行业企业普遍性亏损­的情况下,星星充电是如何实现盈­利的呢?

除了“云管端”之外,星星充电表示充电场站­运营效率的提升也很重­要。目前,星星充电在汽车厂家的­市场份额和新兴地产、物业充电服务领域,均已做到了全国第一。“目前充电基础设施行业­还属于一个技术投入期。尽管未来可期,但眼下还是那些资金雄­厚、注重长期投入成效的基­金和机构,会对这个行业更感兴趣。”关注高端制造行业的投­资人金伟春认为。

“充电网企业就是新兴产­业,在这样的一个大浪潮下,有很多的坑,我们自己也踩过很多的­坑,交过大量的学费。”邵丹薇在须弥山大会上­也曾如此说过。不过,此次星星充电冲击资本­市场被业内看作是充电­桩企业试水商业路径的­一次重要尝试。星星充电能否因成功上­市为充电桩企业闯出一­条成功之路,对数字能源行业的发展­具有标签式的意义。

 ??  ?? 截至2020年8月全­国公共充电桩保有量5­9.2万台
数据来源:充电联盟 IC photo 杨靖制图
截至2020年8月全­国公共充电桩保有量5­9.2万台 数据来源:充电联盟 IC photo 杨靖制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