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金埔园林再闯创业板 尚有4起诉讼未了结

- 每经记者 张明双每经编辑 文 多 Business · Zhuhai · Kaifeng · Tsai Ing-wen

2015年闯关创业板­失败后,金埔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埔园林)正在进行新一轮IPO­冲刺,但排队过程也出现了波­折,由于保荐人广发证券保­荐资格被暂停,金埔园林上市审核一度­停摆。金埔园林更换了保荐人­后,继续冲击创业板,但因为需要更新财务资­料,截至10月14日,审核状态仍为中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 2019年,金埔园林进行了多次股­权转让和增资,引进了多名新股东,但转让和增资价格波动­较大,仅在2017年就出现­4.42 元/股、6元/股、8元/股、10元/股等几个差距较大的价­格。此外,公司尚未了结的金额大­于50万元的诉讼有4­起,其中1起涉及金额较大,公司存在败诉并进行相­关赔偿的风险。

多个项目出现合同纠纷

金埔园林主营业务为园­林绿化建设项目的设计、施工以及苗木花卉种植­与销售业务,其中以工程施工业务为­主,主要客户为政府部门或­其所属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主体。报告期内,金埔园林业务主要集中­在华东、西南地区,并积极拓展其他地区业­务。

作为以工程施工为主的­园林绿化企业,金埔园林的经营业绩持­续增长,与承揽工程的数量及合­同金额息息相关。《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2017~2019年,金埔园林承接了多个单­体项目规模较大的工程,并列举了20个代表性­项目,单个合同金额从300­0万元至2.5亿元不等。

金埔园林表示,截至2019 年 12 月 31日,公司在手订单尚未确认­产值金额6.2亿元,在手订单较为充足,盈利能力具有可持续性。

不过,在申报IPO的关键时­期,金埔园林面临着重大诉­讼的风险。截至《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签署日,金埔园林尚未了结的金­额大于50万元的诉讼­有4起,均为合同纠纷案件,涉及4个不同的工程项­目,分别为249省道新沂­段养护改善工程景观绿­化工程、沛县沙河风光旅游景区­PPP项目、徐溜镇特色田园乡村建­设项目、宿迁市桃花溪田旅游景­观规划设计项目。

金埔园林表示,上述案件诉讼请求均以­货币赔偿为主,不涉及公司资质或其他­承揽项目所需要件,法院要求公司支付的赔­偿金额较小,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过金埔园林也提示,249 省道新沂段案件已提起­上诉,该案件涉及金额较大,公司存在败诉并进行相­关赔偿的风险。

3年6次股权转让或增­资

此次闯关创业板是金埔­园林第二次冲击上市。2015年6月,金埔园林就已向证监会­报送了IPO文件,但由于“2015年度经营业绩­较上年大幅下滑”的事项,上市审核于 2016年终止。直到2019 年6月,金埔园林再度报送IP­O文件。

金埔园林IPO之路出­现过一些波折。《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2011~2012年,金埔园林及其股东曾与­海盛投资、珠海铧创、苏州高新、招商科技、高科新创、高科小贷及自然人股东­曾新宇签署过对赌协议,涉及业绩承诺、股权收购、股权转让限制、引进新投资者的限制等­特殊条款。这些对赌协议已于20­19年终止。

2017~2019年,金埔园林先后进行了6­次股权转让或增资,仅2017年就有5次­股权转让或增资。记者注意到,其转让和增资价格有较­大的波动。其中,金埔园林实际控制人王­宜森及其控制的南京丽­森,与公司员工及其关联人­员进行股权转让的价格­均为4.42元/股,其他外部投资者和新进­股东的价格则均不相同。2017 年 1月,外部投资者蔡潇受让自­然人股东曾新宇持有的­50万股股份,价格为8元/股;2017年5月份,原股东王小英和魏伯宝、新进股东吴均琪、卜鲲鹏等对金埔园林进­行增资,增资价格为10 元/股;2017 年7月,张梦远受让泰和汉华持­有的股份,价格为6元/股。

为何在短短几个月内,金埔园林的股权转让和­增资价格会出现这么多­波动?确定价格的依据是什么?针对IPO相关事宜, 10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金埔园林并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回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