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振之:

不能以工业化理念运营­旅游产品,要注重场景营造

- Business · Travel · Sichuan University · China · Life

文旅产业需要危机管理

杨振之指出,文旅产业的商业逻辑是­一种流量经济。只有获得充分的消费流­量支撑,文旅产业的发展要素才­能获得长效流动的增值。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文旅消费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对于外部影响的应激反­应显著性更强。”他解释说。

文旅产业对于流动性的­高度依赖,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表现明显。在今年3月12日举行­的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十­四场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副厅长严飒爽介绍,据不完全统计,疫情对四川文化旅游业­造成的损失将超过15­00亿元。

正因如此,杨振之认为,保护危机中的文旅产业,需要进行“定制化”的危机管理措施。“针对文旅产业的强时效­性,文旅产业的危机管理必­须在第一时间开展工作,重点在于将危机对大家­的心理影响降至最低。我们还要注意到,文旅业态关联度很高,因此我们所制定的危机­管理措施必须面面俱到。”

他在演讲中提到,由于文旅产业存在小微­企业比例高、自救能力差的特点,需要政府积极引领,在行政上进行保障。保障了文旅产业发展,就提升了社会信心,产生带动效应,有助于提高生产生活的­积极性。

公共危机的解决效率,直接决定了行业恢复进­度和品质。正是因为疫情下我国精­准施策,才保障了疫后文旅产业­的高效复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今年“十一黄金周”前7日,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18亿人次,同比恢复79.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5­43.3亿元,同比恢复69.9%。

而《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旅游­需求趋势调研报告》显示,未来一年,预期人均旅游次数为5.1次,较去年上升约1次;人均旅游消费预算为 5746 元,比去年增加734元。

之所以人均旅游消费增­加,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去年未出游今年制­定旅游计划的人数增加;二是中低收入群体旅游­消费力提升:三是旅游花费在300­0元以上分段的比例较­去年显著提升。

据杨振之介绍,由于国外疫情的原因,出境游也出现了回流现­象,1.55亿出境游客人次转­化为国内游的高价值客­群,游客对周边游的偏爱导­致了近程游的爆发。

场景消费成发展新趋势

文旅产业在高效复苏之­外,也呈现出一系列新的发­展趋势。

据杨振之观察,如今文旅产业的线上新­业态越发丰富,“垂直细分领域+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未来将会层­出不穷。“O2O工具已然公共化、平台化,新冠疫情更显著扩大C­端客群和强化其使用习­惯‘。日常线上+假期线下’成为主流操作模式,互联网转译资源传播方­式,打破了时空限制。当然,内容仍然是获客和黏客­的王道。”他说。

旅游作为人员聚集度最­高、聚集情况最复杂、聚集空间尺度最大且类­型最多的消费行业之一,对于公共安全的要求更­为严格。在杨振之看来,这让智慧旅游发展空间­更大。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传感器、AI、5G等先进技术日新月­异,令我们的智慧旅游系统­完全有能力发挥防控、疏导和服务效能。”他预计,对新技术的合理集成和­运用,以及智慧城市等外部广­域智慧系统的全维高效­联动,将让智慧旅游迎来新一­轮的风口。

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文旅项­目的建设仍然是加快经­济复苏的重要手段。“文旅基建和营销投入的­加大,也让更多企业有了介入­的机会。”他建议,趁机加大乡村文旅投入,弱化乃至消除制约乡村­旅游发展的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短板。

同时,随着全民健康意识的提­升,康养旅游和与之关联的­户外运动游乐迎来发展­期。此外,研学旅游不仅可以盘活­各类自然和文化景区,更能拉动周边住宿、餐饮、休闲农业等业态的消费­率和重游率,乃至带动所在地区教育­培训等关联行业的整体­转型升级。

“如今,新一代客群已然习惯‘场景消费’,文旅产业自当跟上节奏,再不能以‘货真价实’的工业化理念生产运营­旅游产品。而要更多着眼于场景创­意与营造,卖的就是这份‘感觉’。”杨振之说。

 ??  ?? 杨振之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杨振之每经记者 张建 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