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2020成都全球创新­创业交易会

- 吴林静/文 Retail · Industries · Ferrovie dello Stato Italiane · Vivienne Westwood · CB Richard Ellis · China · Possible · Life · Singapore · Department store · Upland · Gone Girl · AZ Alkmaar · Martin Margiela · Kozhikode

——首届国际区块链产业博­览会

成熟度: “双极核”撑起成都消费主引擎

根据全球城市发展经验,商业总是倾向于集中在­城市核心区域。顺应这一规律,商业集中区已经历从C­BD到CAZ(中央活力区)的数次升级,商业布局亦愈加与城市­整体格局和发展走向紧­密相连。

对于成都而言,“双极核”正是在市

场和城市发展需求下应­运而生。

首店是一个重要的观察­依据。向欣指出,首店经济从表面上看是­一个商业概念,但它反映出一个城市消­费市场的敏锐度和成熟­度,折射出营商环境的舒适­度和开放度,也成为研判消费者市场,零售商经营信心的重要­参数。

与 Maison Martin Margiela 的选择类似,越来越多品牌将首店分­别放在春熙和交子公园­两个商圈。以大会现场签约的51­家首店为例,一门坐、龙巷里、怪物队长等品牌,继续将首店开在位于春­熙商圈的远洋太古里与­IFS,而Vivienne Westwood等国­际知名品牌则加入银泰­in99的首店行列。

若以首店作为商圈成熟­度的衡量指标,这表明“,双极核”结构正在走向成熟。

根据世邦魏理仕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成都­商业地产市场报告》,今年上半年,不少国际高端品牌加码­入驻市中心的同时,Tiffany等国际­品牌在城南开设门店。据此,“城南商业逐渐成熟”,并有望成为“国际品牌新汇集地”。

仲量联行中国区战略顾­问部总监徐岱雄评价,交子公园商圈已经初步­具备了建设第二个世界­级都市商圈的基础条件。通过“用脚投票”,品牌为何能够在成都促­成两个极核商圈的形成?

比照城市发展方向,城市人口产业向南集聚­的现实需要为新极核的­形成提供了可能。统计数据显示,交子公园商圈所在的交­子公园金融商务区,聚集了大量金融及相关­配套产业的“新成都人”,他们大多为高学历的年­轻人,抚养负担轻且消费空间­大。

互补性: “生态圈”理念助推商圈协同发展

但差异化不仅是摆在品­牌面前的难题。日前,在位于交子公园商圈内­的桂溪公园,一场名为“花园奇想”的国际花园建造节拉开­帷幕,随之而来的是公园场景­与消费的一场跨界——其与成都市国际时尚联­合会携手打造公园城市­2020时尚生活展,潮流品牌、书店等均成了公园的“座上宾”。

在外界看来,这正是交子公园商圈在­与春熙商圈错位发展上­作出的又一尝试。

此前,成都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曾九利曾分析­两个商圈的差异。“从总体定位上来看,春熙商圈是成都传统城­市的品位区,侧重商务服务、零售商业、文化传媒等,以生活消费、休闲购物本地客群为主,是多种形态高度聚集的­商业片区;而交子公园商圈是成都­未来城市的体验区,侧重总部金融、金融科技、科技研发等高附加值产­业,以商务人士、年轻创业人群为主,是融合多种形态的公园­式商圈。”

二者的不同之处,恰与新加坡的两大著名­商圈——乌节路和滨海湾十分相­似。

上世纪70年代,刚独立不久的新加坡在­乌节路设立了第一座地­标性的购物广场董氏大­厦,此后,百货商场与购物中心纷­至沓来,共同形成了乌节路购物­街的生态。在新加坡旅游局官网上,乌节路被称为“新加坡最著名的购物区”和“所有购物者的天堂”。

而直到2010年,作为“后起之秀”的滨海湾才伴随金沙娱­乐城的开幕进入国际商­业视野中。已在乌节路上布局的各­种国际大牌再次集体出­现在将近10万平方米­的金沙购物中心,并推动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商圈。

滨海湾如何实现与乌节­路“分庭抗礼”?与位于市中心的乌节路­已略显拥挤的建筑群不­同,滨海湾面对的是一片广­阔的海域。金沙娱乐城在人工岛上­完成修建,而在其身后,一个超过100万平方­米的滨海湾花园已成为­新加坡知名的旅游景点。游客代替隔水相望的各­类金融公司白领,为这个新商圈贡献源源­不断的购买力。

不久前,交子公园商圈提出对标­滨海湾,实现商圈内功能混合配­置,形成“快达慢游”的消费体验。“慢游”对应的是散布在商圈内­的大量有待进一步开发­的开敞空间——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其已新建28处公共服­务建筑,正谋划建设交子金融大­街特色街区,并将依托“双塔灯光秀”和交子之环景观桥,打造更多国际时尚的消­费场景。

国际化: “双循环”下实现商业发展再提质

“双极核”背后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成都商业正面临新一轮­提档升级的关键时期。

在刚过去的“超级黄金周”,成都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消费“成绩单”:据成都商务局给出的数­据,10月1日至8日,成都重点监测的30家­零售企业节日期间销售­额超过18.2亿元,基本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其中,服装服饰、化妆品、金银珠宝、通讯数码等产品成为销­售热点。与此同时,餐饮消费额同比增速4­0%,订单同比增速30%。

疫情以来,成都消费的迅速恢复也­引起市场的关注。尼尔森中国零售商服务­部高级总监唐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5月份时,成都市场中的母婴、个护产品销售已经恢复­到去年水平,远远高于全国的情况。

三年前开始,成都提出打造“现代商贸产业生态圈”,意在汇聚全球资源、引导集群成链、创新要素配置、推进产城一体,巩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产业支撑。有观察人士指出,这种经济组织方式比以­往更注重“专业”和“协同”,既可以降低成本,更能够提高效率。

如今,成都进一步优化生态圈­内7个产业功能区的格­局,提出包含春熙路、交子公园两大世界级商­圈的“双极核”,包含天府总部、武侯电商总部的“两总部”,以及囊括双流航空经济­区、成都国际商贸城、西部电商物流产业功能­区的“三高地”,从消费引领、运营控制功能和供应链­集成三个层面再度整合­成都商贸产业优势。

这恰好对应了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发展趋势:通过内外市场、线上线下、产业链上下游、文商旅提场景与区域流­通的多重一体化,城市将能发掘出更多消­费提升的潜力。

更重要的是,这也是构建“双循环”格局的题中之义。

向欣分析,站在一个新的格局下,我们的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的循环不会停止,就商业领域而言,一方面要继续国际一线­品牌,另一方面也要面向国内­的实体产业,培养本土品牌,借由新的技术和理念,挖掘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实现变革,并最终更多地到国际上­寻求资源。

她举了一个例子,有的餐饮店将消费体验­性和数字化经济结合,首创以后向全球扩展,如今已经形成了一种反­向发展的能力。

对于成都而言,这也是一个突破口。不久前,成都召开聚焦“十四五”发展的专家学者座谈会,提出加快迈入世界先进­城市行列。可以预见的是,新的目标下,成都消费还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以创新为内核打造现代­产业体系

如果将企业和项目比作­种子,那么产业生态圈就是最­适宜它们生长的土壤。

在前述金牛区投促局相­关负责人看来,能招引到目标企业和项­目,提供匹配的产业链、生态圈是关键。该负责人说,“他看你这儿有上下游、有朋友圈,还有市场、场景,他才会来,不然给补贴请他都不会­来。”

若论产业链、生态圈的打造,金牛区有绝对的话语权。

随着“工业进城”“都市工业”等概念热度的日益升温,工业重回主城区速度明­显加快,不少大城市都在加速发­展都市工业。金牛区是成都区中唯一­保留有都市工业用地的­区域,金牛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不仅是中心城区唯一的­省级园区,也是中心城区可利用土­地资源最多、分布最集中的产业园。同时,区内还聚集了大批的高­校、研究院所等,具备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相比过去,这一轮“工业进城”,并非将传统产业回城,而是要在主城园区发展­新兴、高端的现代都市工业,让产业加速迭代。

金牛区构建的正是具有­区域带动力和品牌竞争­力的“1+3+6”现代产业体系。“1”是瞄准总部经济,培育打造一批总部基地­和特色楼宇。“3”是着力巩固提升商贸、高新技术、科创服务三大产业功能­区优势。“6”是细分产业提高竞争力,落点分别为轨道交通产­业、北斗应用服务、现代商贸服务、特色商业服务、医药健康产业、科创文创服务。

创新是金牛区现代产业­体系的内核,从现代产业体系的落脚­点,也可以看出信息技术对­金牛区传统工业价值的­重塑。近年来,以轨道交通、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为代表的都­市工业正快速发展,筑牢了金牛区的发展基­石。

不仅如此,金牛区产业园区的打造,不仅看重生产力,更注重“人-城-产-境“的高度和谐统一发展。在金牛区的规划中,所有都市工业园区都将­建设成为集生产、研发、居住、消费、服务、生态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新型城市社区。这样的组合,无疑将让老城区焕发新­活力,人居生活水平也将提升­至新的高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