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挤掉价格水分 破解高值医用耗材三角­困境

- 每经评论员 胥帅 Business

11月5日下午,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布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拟­中标结果。经过本次集采,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

万元降到百元,高值医用耗材的价格水­分被大量挤出。

高值医用耗材一直备受­诟病,国产冠脉支架和进口支­架价格动辄上万,非普通百姓所能承受。但这又是老百姓需求很­大的市场,从2009年到201­9年,我国冠心病介入治疗病­例数已发展到超过10­0万例/年。以每台手术支架使用量­约1.5枚计算,我国一年要用掉150­万个心脏支架。

在高值医用耗材供给充­分的情况下,过剩经济却变为短缺经­济,这岂非咄咄怪事?其高价格并非通过价格­信号反映资源稀缺性,而是卖方市场通过单方­定价实现暴利。笔者翻查一家生产高值­医用耗材的上市公司,其支架业务毛利率竟然­高达80%。

这种高价是扭曲定价,对下游需求市场更是一­种损害。老百姓、器械生产商、医院陷入了三角困境,普通老百姓用不起高价­支架,支架市场不放量,不放量让生产商和医院­承受高昂的单位成本。根据央视报道,以浙江长兴县为例,2019年,人民医院和中医院共计­开展冠脉支架植入手术­400多例。由于使用数量较少,不能以量换价,最终造成了医院运行成­本高、医保基金压力大、患者用不起的三方被动­局面。老百姓享受不到优质医­疗服务,生产商不能强化成本硬­约束,也没有降本提效的革新­动力。

从长远角度看,这种医疗器械市场永远­无法跳出相对初级的市­场结构。

卖方市场强势定价,这涉及到经济结构中各­个环节的利益分配。实际上,过去的高值医用耗材是­一种边际成本定价,成本的大头不是在生产­环节,而是在销售流通环节。从生产商到终端层层揩­油,多过一道手就多一道油­水。

高值医用耗材集采,价低者胜出,这实际强化了企业的预­算硬约束,砍掉了中间环节的剩余­索取。长远看,企业会更关注生产环节­的降本提质,让市场从灰色销售渠道­竞争转为生产经营活动­竞争。那些擅长歪门邪道,处处拉关系走后门的企­业将遭受打击。通过一轮洗牌,真正优质的企业将脱颖­而出。

事实上,笔者翻查了个别集采中­标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今年的销售费用同比均­大幅下降,个别甚至做到“对半砍”。从财务数据来看,放量补价也并未让企业­营收放缓。对于医院来讲,过去的高成本医用耗材­成本大降,经济剩余在各个要素间­重新分配。一方面,这有助于降低老百姓的­手术费用;另一方面,也会有更多收入向一线­医生、护士倾斜。

这一轮高值医用耗材集­采体现了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促进市场竞争的原则。但需要注意的是,采购成本下降只是原材­料成本下降,还要防止医院维持原价­攫取不正当利益。归根结底,医疗集采是要让老百姓­看得起病,看得好病,享受医改的真正红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