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主流空港企业前三季亏­损超400亿六大航司­流失旅客1.8亿人次

- 每经记者 张虹蕾每经编辑 梁 枭 Aviation · Darkest Hour · China · Hainan Airlines · Shanghai · Xiamen · China Southern Airlines · Beijing · Southern Air · Guangzhou Baiyun International Airport · China Eastern Airlines

从“夹缝求生、至暗时刻、业务停摆”的灰暗底色,到部分航线的逐步复苏——2020年前三季度,疫情冲击之下的民航业­绝地求生。

“看着躺在停机坪上的飞­机群,你能听见金钱融化的声­音。”这是业内对民航遭受疫­情重创的生动比喻。现金流告急成为全球航­空公司难以言说之痛,降薪、裁员、破产接踵而至。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以及“随心飞”等创新产品的推出,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上市航企的营收水平逐­步好转。但前三季度重创造成的­盈利缺口还是不容小觑。

“苦熬”了三个季度之后,主流空港企业表现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比分析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海航控股、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华夏航空、白云机场、深圳机场、上海机场、厦门空港11家上市公­司财务、运营数据等维度揭秘1­1家主流空港企业前三­季度的喜与忧。

透过数据不难发现,六大航司前三季度的旅­客流失同比超1.8亿人次。9月旅客水平基本已和­去年持平,但国际旅客航线依然没­有回暖迹象。航空业在寒冬下寄望“客改货”补血,不过短期内收效甚微。

空港企业有多“惨”?

2020年前三季度,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华夏7家上市航司中,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四家航司前三季度­的亏损超过去年一整年­的利润,总营收仅有33.25亿元的华夏航空是­唯一一家盈利的航司,净利润为1.17亿元。华夏航空的归母净利、营业收入同比下滑幅度­最小。

从经营层面看,排除面临资金问题的海­航,国航、东航、南航大型航司由于拥有­机队规模较大、运营等费用较多,在疫情中受到的冲击更­大;而春秋、吉祥、华夏等民营低成本航司、支线航司的运营成本较­低,经营更为灵活。

具体数据来看,光是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四大航亏损就超4­00亿元,海航亏损占比超三分之­一。海航控股2019年前­三季度赚了6.12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156.27亿元,净利同比下滑2654.11%。海航控股在三季报中提­到,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经济预计陷入负增­长,航空客运市场受到严重­冲击。海航控股整体业绩恢复­较慢,存在2020年累计净­利润亏损风险。

除了外部环境的影响,海航亏损额较高也有内­因。此前,多位专家对记者表示,海航在疫情前已经进入­危机状态,面临资金等方面的困难,再加上疫情影响,双重打击下亏损情况十­分严重。

机场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白云机场、深圳机场、上海机场、厦门空港四家上市机场­中,营收仅有8.35亿元的厦门空港是­唯一一家盈利的机场,净利润为0.97亿元,它是中国民航系统第一­家机场上市公司。另外三家上市机场共亏­损约11亿元,上海机场是亏损王,亏损7.37亿元,同比下滑118.46%。前三季,航司又少了多少消费者? 2020年前三季度,国航、东航、南

航、海航、春秋、吉祥6家上市航司,国内外航线乘客人数同­比下滑总计超1.8亿人次。海航航线乘客人数同比­下滑幅度最大,达到62.28%,同比减少约4028 万人次。春秋航空航线乘客人数­同比下滑幅度最小,仅为23.14%,同比减少约387万人­次。

从国内航线乘客人数看,春秋航空国内乘客人数­国内同比下滑幅度最小,仅为 1.41% ,约 13.8 万人。其他5家航司航线乘客­人数同比下滑约30%~70%。

从国外航线乘客人数维­度看,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6家上市航司航线­国际乘客人数同比下滑­均超80%,其中,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航都有千万以上­的乘客流失,国外航线乘客人数同比­下滑总计超4300万­人次。

2020年前三季度,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6家上市航司中,航线乘客人数同比降幅­和亏损额度基本正相关,同比降幅越小,亏损额度和幅度越小。

2020年前三季度,国航、东航、南航3家上市航司中,拥有的飞机架次和航线­乘客人数(总计)正相关,运营机队规模越大,乘客人数越多。

这其中,春秋航空的亏损幅度和­乘客流失幅度最小,今年前三季度净亏损约­1.49亿元,去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7.19亿元,同比下降108.68%,乘客人数下降23.14%。

客座利用率对航司盈利­至关重要,谁在疫情中做得最好?2020年前三季度,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6家上市航司中,各家航司客座利用率为­70%左右,同比降幅均超11%。因为客运业务的核心地­位,客座利用率对航空公司­利润产生直接影响。

其中,今年前三季度亏损幅度­最小的春秋航空的净亏­损额最小,客座率也最高,达到78.43%。中国国航的客座率最低,为69.9%,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0­1.12亿元,同比下降249.54%。

寄望“客改货”补血

2020年前三季度,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6家上市航司的货­物及邮件载运量整体流­失约96.7 万吨,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均流失超22万吨。

其中,海航控股的货物及邮件­载运量的下降幅度最大,达到52.6%。国航流失量最大为约2­9万吨。春秋航空货物及邮件载­运量最少,但却是唯一实现同比正­增长的航司,同比增长32.54%。

在货物及邮件载运率方­面,东航和国航是两家同比­下降的航司,国航货物及邮件载运率­为37.1%,同比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滑6.3%。春秋航空的货邮载运率­上升幅度最大,同比增长30.71%。

作为低成本航司,春秋航空客座利用率、货物及邮件载运率、综合载运率均超76%,居于6家航司载运率榜­首。

从市场恢复情况看,9月份国内民航市场恢­复已达去年水平或去年­水平同期以上,但国际市场仍然充满压­力。

2020年9月,白云机场、深圳机场、上海机场、厦门空港四家上市机场­中,白

云机场表现最为靓丽:总计旅客吞吐量和国际­旅客吞吐量最大,分别约为461.48 万人次和 8.58 万人次;飞机起降架次最多,约为3.6万架次。

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海机场飞机起降架次­同比下滑幅度最大,达20.1%。深圳机场飞机起降架次­是四大机场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且货邮吞吐量同比增长­最高。

9月国内旅客吞吐量均­达到去年同期水平或同­期以上。但9月国际旅客吞吐量­均同比下滑90%以上,国际航线情况依然严峻。

2020年9月,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6家上市航司中,春秋、吉祥两家航司乘客人数­实现同比增长,春秋航空货邮载运量唯­一增长,同比增长25.6%

在航司客座率方面,与去年同期相比,6大航9月的客座率下­降幅度都在5%以内,基本恢复到去年9月的­水平。

另一方面,中国内地通航国际航班­量仍仅为去年同期的1­0%;中国内地机场10月日­均起降约26700架­次,较9月环比提升4.62%;10月平均利用率约7.04小时/天,内地航线平均客座率约­74.77%;近 9成千万级机场恢复至­去年同期80%以上。

上市公司的业绩和股价­关联度也较高。从今年前三季度的情况­来看,空港企业的亏损程度和­股价变化幅度没有明显­正相关或负相关关系。在7家航司中,华夏航空、春秋航空、海航三家航司区间股价­实现正增长,华夏航空经历同比下滑­53.18%,是 7家航司中净利下滑幅­度最低的企业,股价区间涨幅最高约6­7.98%,春秋航空净利润同比下­滑108.68%,股价区间涨幅约3.06%。海航净利润同比下滑2­654.11%,是 7家航司中净利下滑幅­度最高企业,但股价区间涨幅约1.66%。

其余四家航司的亏损程­度和股价变化呈现出相­反的排序:亏损幅度从小到大为吉­祥、国航、南航、东航,股价跌幅从小到大为东­航、南航、国航、吉祥。

在机场方面,白云机场的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最大,股价下跌幅度也最大。不过,厦门空港是四家机场中­今年前三季度唯一实现­盈利的机场公司,但在股价上有15.12%的跌幅。

对于下半年民航业的复­苏,民航专家林智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国内市场看,旅客量可能恢复到去年­同期八成左右,但从盈利方面看,依然存在较大挑战。目前,国内市场航线没有完全­恢复,而运力又达到往年的1­20%以上,市场处于供过于求的情­况,在一些此前较为热门的­商务航线,如“北京-上海”等航线中,当天购买也有300元~500元左右的机票,因而整个市场还处于比­较惨烈的价格战阶段。在这样的票价水平下,航司的盈利能力也面临­挑战。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各家航司对未来业绩的­预测并不乐观。

国航三季报显示,受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及其对民航运输业的严­重冲击,预计本集团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业绩将受到重­大影响。东航、南航三季报显示,根据对疫情形势的初步­判断,预计2020年度的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海航三季报显示,预计2020年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此外,吉祥航空在三季报中亦­预计2020年净利润­可能为亏损。

 ??  ?? 海航亏损幅度最大,但客座率在6大航司中­排名第二,达到73.05%杨靖制图
海航亏损幅度最大,但客座率在6大航司中­排名第二,达到73.05%杨靖制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