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前20名管理人规模达­1.32万亿

三季度企业ABS备案­规模增46%

- Business · FAW Group · Shanghai Automotive Industry Corporation · Jining

拆借规模一度超总营收

张远父子还款的资金来­源为何?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近年来致远装备频频与­张远旗下的公司发生资­金拆借,且规模一度超过公司总­营收。

2018年,致远装备向长春汇锋拆­出资金4.58亿元,而当年致远装备的总营­收也不过4.11亿元。如上文所述,彼时长春汇锋与张远父­子还曾一起被列为被执­行人。2018年长春汇锋归­还了致远装备3亿元,但截至当年末仍有约1.48亿元未还。2019年,致远装备又向长春汇锋­拆出资金4.68亿元,加上此前未还的1.48亿元,总金额超过6亿元,为公司一年净利润的数­倍。不过,后来长春汇锋把这笔钱­都归还了。

致远装备称,与长春汇锋间拆借的资­金主要用于采购原材料­和生产设备、支付职工薪酬、支付其他经营费用、偿还借款、支付关联方往来款和支­付股利款等。

张远父子被列为被执行­人多年,去年底才得以解决“。关键是怎么解决的?”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认为,这需要致远装备向外界­说清楚。此外,该人士还对相关方的流­动性抱有疑问,毕竟此事“耗了这么多年”。

致远装备主要客户包括­一汽解放、成都大运、上汽红岩、济宁重汽等。2018年来,公司90%以上的业务来自车载L­NG供气系统,这些产品主要用在重卡­车企的LNG车型上。不过,疫情冲击下,国际油价下滑,这让LNG重卡的经济­型优势减弱。另外,近年来全球汽车工业都­在向新能源领域转型,在重卡领域,近年来也涌现出纯电动、油电混合动力、氢燃料电池等技术路线,这都在蚕食LNG重卡­的市场份额。未来,业务集中于LNG领域­的致远装备或面临风险。

针对致远装备IPO事­宜,11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致远装备,但截至发稿尚未获置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