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海洋文化的中华底色与创新

Oriental Outlook - - CULTURE - 文 /张宇钊

习近平主席引用闽南民众常说的“爱拼才会赢”,称其中蕴含着一种锐意进取的精神

9 月 4日晚上,随着《鼓浪屿之波》的悠扬旋律,厦门闽南大戏院红色幕布徐徐升起,一台“国家品质,闽南特色,厦门风情”的金砖会晤文艺晚会呈现在世界面前。

不出人们所料,文艺晚会幕布升起,就展现出一片大海景象。碧海蓝天之间,一对青年弄潮儿,在惊涛骇浪中矫健起舞。整台晚会没有离开“海”字,抓住了闽南文化的海洋主调。

闽南文化多姿多彩,其主调当然是海洋了,这是闽南地理环境决定的。闽南“三面环山,两江入海”,在戴云山脉和博平岭山脉之间,九龙江与晋江匆匆入海,身后留下了许多河谷盆地,在入海处才各自有了小平原。闽南山

水秀丽,耕地却不丰饶。然而,闽在海中,闽南拥有三万多平方公里海域,一千多公里的曲折多良港的海岸线,以及许多大小岛屿。

这种地理环境,决定了闽南人近海捕鱼、远洋经商的生活方式,并在这基础上产生了闽南海洋文化。

然而,闽南的海洋文化与以地中海为代表的西方海洋文化又明显不同。闽南海洋文化最突出的特点,是具有“厚德载物”的中华底色。具有中华底色的闽南文化,在新的时代,将获得新的意涵与使命。

“讨海”的血性

许多闽南人世代“以海为田”,按闽南话来说,这叫“讨海”。一个“讨”字,道尽了闽南世代渔民的沧桑。在没有天气预报的年代,台风常常不期而至。 闽南渔民每次出海,都是以生命为赌注,向大海讨生活。因此,闽南渔村里,每次讨海人出海,都是与家人死生别离,场面非常感人。

如果出海能拼赢回来,场面则欢声笑语,充满丰收喜悦。只有出入风浪里的人们,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份喜悦的珍贵。

然而,并不是永远能有这种喜悦的场面。以前闽南人常说,“走马行船没有三分命”。讨海船遇上台风,场面就非常悲壮了。讨海人要果断割掉渔网,砍倒船桅,用缆绳把自己缚在残余的桅杆上,在滔天黑浪中往家乡方向拼命逃生。每阵狂风过后,黑涛中闪闪烁烁的渔灯,总会消失一批。

那些年代“,洗港”两字,最令渔村里夺魂惊心。它意味着全村讨海人都未能从台风中逃出来,都葬身于茫茫大海之中。每年都有这样的日子,家家同时烧香哭祭,寡妇孤儿为讨海人做忌日,这是何等场面。

了解闽南人的“讨海”史后,再听闽南歌《爱拼才会赢》,就能体味到曲调中回荡着海洋赋予闽南人的血性。

远洋的气魄

除了近海捕鱼,许多闽南人还远洋经商。在不需要护照的岁月里,也许就在晒谷场上,几位闽南青年一拍即合,第二天就横披短衫,搭船下南洋去了。他们中的许多人,这一去就杳无音信,给家乡留下了望眼欲穿的姑嫂塔。他们到底是葬身大海,还是落魄异国,没人知道了。爱拼才会赢,当然也有人拼赢了,在南洋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久而久之,他乡成了故乡,闽南话在新加坡、马尼拉等地流传至今。

远洋经商的生活方式,使闽南与海紧紧联系起来。宋元时期,泉州成为东方第一大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通过中国南海、印度洋,阿拉伯海,中国的丝绸、瓷器等送到大半个世界。明清之际,漳州月港成了全球贸易体系的起点。马尼拉大帆船满载从月港发运的克拉克瓷,横渡太平洋抵达南美,再转运到欧洲各地,其实就是今天经济全球化的雏形。

明清之际的中国南海,曾出没无数的闽南商船和战船,郑氏海上武装集团,就是在这片海域上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在此基础上,郑成功改

闽南海洋文化最突出的特点,是具有“厚德载物”的中华底色。

嘉禾里为思明州,北向抗清,“缟素临江誓灭胡,雄师十万气吞吴”,从东海入长江围攻南京,清庭震动。郑成功又率战船从思明出发,“开辟荆榛逐荷夷,十年始克复先基”,使台湾重新回到祖国怀抱,今天的台湾仍留存着许多国姓爷的遗迹。

上世纪前半叶的中国南海,留下了陈嘉庚往来于南洋与闽南之间的身影。陈嘉庚遵父命下南洋,胼手胝足,筚路蓝缕,从米店小本生意开始,建立起自己的橡胶王国,创造了商业神话。在教育事业上,他创造了更神奇的神话。他创办集美学村和厦门大学,并构筑了世界上最为完整的教育体系,从海上教学船到陆上学校耕地,从工厂商店到教室礼堂,从幼稚园到大学研究院,无所不备,令人叹为观止,敬佩不已。

经过岁月的洗练,郑成功、陈嘉庚的功绩与精神都沉淀在历史之中,成了“爱拼才会赢”的闽南精神的一部分。今天,闽南人仍活跃于世界各地,传承着打拼精神。

中华的底色

闽南人面向海洋,在讨海和经商中铸就了“爱拼才会赢”的精神。他们还背靠大陆,受到翻山越岭而来的中原文化滋养。因此,闽南的海洋文化与以地中海为代表的西方海洋文化明显不同。闽南海洋文化最突出的特点,是具有“厚德载物”的中华底色。

东西方海洋文化的不同体现在各自的海神上。西方最为著名的海神是希腊神话里的波塞冬,他手执三叉戟,乘坐金色战车,野心勃勃,桀骜不驯,挑战众神之王宙斯。而中国闽南的海神妈祖女神,慈眉善目,性情和顺,乘着彩云往来于海上,哪里有呼救的声音,她就出现在哪里,为人救急济险,化风浪为太平。

泉州与耶路撒冷两座城市,也明显不同。由于历史原因,耶路撒冷城里有基督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错综复杂,宗教冲突的新闻不时出现在媒体上。而泉州却是另一番景象。自西晋永嘉“衣冠南下”以来,闽南接纳了三次来自中原的大移民。这些移民带来的儒释道三教文化,奠定了闽南的中华文化底色。

宋明以来,又有许多阿拉伯和波斯等地商人跨洋渡海而来,在这里生息繁衍,留下许多后裔。 在闽南,人们会不时遇到目深鼻高的阿拉伯后裔,他们用中国姓中国名,说闽南话也说普通话,完全融入了中华文化。阿拉伯人与波斯人也带来了天主教、景教、伊斯兰教、摩尼教等宗教,它们在泉州城内外相安无事,在交流中还互相融合。在今天的闽南,人们可以看到坐在佛教莲花座上,身穿儒服,胸戴基督十字架的塑像,形象地展现出厚德载物的中华底色。

新时代继续创新

星移斗转,岁月流迁,自古以来讲究耕读的中华民族,已开始自己的海洋征程。闽南的海洋文化,也被赋予了新的时代使命。

厦门在宋元时代有剌桐,明清之际有月港,并在近代迅速崛起,成为闽南地区的中心城市。厦门的“门”字告诉人们,它是八闽门户。以前许多福建子弟在这里乘船,渡海到南洋去打拼。五口通商以来,许多洋商洋货云集厦门,带来各种洋货,也带来多元文化,使厦门迅速发展。改革

在今天的闽南,人们可以看到坐在佛教莲花座上,身穿儒服,胸戴基督十字架的塑像,形象地展现出厚德载物的中华底色。

开放以来,厦门是中国首批经济特区之一,并很快成为海峡西岸的发展热土。

经过 30多年的打拼,如今的厦门,已经今非昔比,并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期间得到了赞扬。习近平主席在 2017 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这样介绍厦门:“今天的厦门已经发展成一座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也是一座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他引用闽南民众常说的“爱拼才会赢”,称其中蕴含着一种锐意进取的精神,称厦门这座城市的成功实践,折射着13亿多中国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史。

习主席所说的创新、锐意进取,以及爱拼才会赢,在当今时代具有十分特别的意涵。

在地理大发现之前,绵延数万里的欧亚大陆,是世界历史的“中心地带”。这块大陆上培育的灿烂的农耕文明,特别是轴心时代的文化,成为人类文明的底色。地理大发现之后,紧随其后的工业革命,使人类的工作效率、物质财富,成指数级增长。人类文化的主色调,也转成了海洋商业文明。

今天的人类,已经发明了覆盖全球的数字化通讯技术,制造了超音速飞机,地球变得越来越小,人类利益与命运,越来越紧密地联系起来。欧亚大陆的农耕文明,西欧海洋的商业文明,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都开始捉襟见肘。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作为一种崭新的思想萌芽,正在形成。人们希望,古典欧亚大陆培育的农耕文明,近代西欧发轫的海洋商业文明,能在新时代融汇成信息时代的新文明,使人类的各种梦想,都能拥有一片共同飞翔的天空。

闽南海洋文化,以“爱拼才会赢”的精神,又具有“厚德载物”的中华特色,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导下,更应开拓创新。9月 15 日至 22 日,金砖国家文化节在厦门举行。五个金砖国家的文化在这里展示,让大家加强了解,增加友谊,再创伙伴关系。“厦庇五洲客,门纳万顷涛”,厦门这地方,具有厚德载物的胸怀。我们相信,厦门将不断开拓创新、锐意进取,闽南海洋文化在新时代将有更大作为。

福建惠安女在撒网

2017 年9月4日晚,“扬帆未来”——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文艺晚会在厦门举行。图为演员在表演《海·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