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春水浸春云 日本正仓院藏碧琉璃多曲长杯

Popular Archaeolog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图 / 毛婉宁

2002—2013 年,国家文物局先后三批次公布《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共有 195件(组)文物是不能出境展出的。其实,这种“不能出境”文物,不仅仅是中国所特有的。日本奈良正仓院所藏9000 余件盛唐文物,几乎全部不出境;非但不出境,每年的展期也少得可怜 仅 17 天。

2017年正仓院展出的诸国宝中有一件重量级文物 唐代碧琉璃多曲长杯。仅仅是看图片,就让人浮想联翩。

琉璃之珍

碧琉璃,是一种蓝绿色的玻璃,在中国古代是稀罕物。唐人李涉《题水月台》曰:“水似晴天天似水,两重星点碧琉璃。”欧阳修《浣溪沙》词曰:“溶溶春水浸春云,碧瑠璃滑净无尘。”

中国境内出土的玻璃器物成分主要有两种:本土的铅钡玻璃和舶来的钠钙玻璃。(参见本刊2017 年 11 月刊《蜻蜓眼玻璃珠的前世今生》)玻璃及玻璃的制造技术,最初应是从域外传来的,本土进行仿制。《魏书·西域传·大月氏》载: “其国人商贩京师,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琉璃。于 是采矿山中,于京师铸之。既成,光泽乃美于西来者……自此中国琉璃遂贱。”

从考古发现来看,碧琉璃质地的器物在国内并不鲜见,出土地域广泛,遍布海、陆丝绸之路。时间跨度也很大,从战国秦汉,到隋唐盛世,直至明清。1985 年,西安隋代寺院住持墓曾出土一套完整的碧琉璃棋子,颜色和质感都相当好。

多曲造型

这种多曲造型的长杯,考古发现的并不多。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中有几件,如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和水晶八曲长杯,皆晶莹剔透。前者的忍冬纹在中亚粟特银器上常见;后者是我国考古发现的唯一一件唐代水晶容器。

以目前所见,白玉、水晶、琉璃等材质的多曲长杯很少,但唐代金银器中却不乏其类。本次正仓院同期展出的一件唐代铜鎏金八曲长杯,光素无纹,可以和水晶八曲杯相比较;而陕西历史博物馆所藏的一件唐代银鎏金摩羯纹八曲长杯,和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类似。陕西富平县房陵公主墓壁画中细致描绘了一个宫女,一手执壶,一手执多曲长杯。据研究,宫女所执应为银制品。

长杯渊源

关于这种形制,学术界主要有两种说法: 一是认为这种形制是唐代中国工匠以波斯萨珊银器为蓝本制作而成;另一种认为其装饰纹样是对南北朝就已经流行的忍冬纹的直接继承,为中西文化结合的产物。(参见本刊 2016 年 9月刊《洛阳伊川唐墓出土四曲双鱼纹长杯 萨珊波斯与印度佛教风格的融合》)

其实,同一形制可以借助不同材质蔓延开去。依据金属形制制作的瓷器多曲长杯,唐代

广西北海汉墓出土深蓝色玻璃杯

正仓院藏碧琉璃多曲长杯

陕西富平县房陵公主墓壁画

西安何家村窖藏唐代水晶八曲长杯

正仓院藏铜鎏金八曲长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