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如何对手机做“减法”[吴敏]

全家齐出招, “犟牛”回了头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广告 - 文/吴敏

于阿姨(70岁,退休教师)

春节后,老伴拿到了儿子送他的生日礼物—一部智能手机,经儿子的精心指导,手机玩得越来越顺溜,聊微信、看电视剧、玩游戏,常常半夜12点多了还抱着手机不放手,正常的生活规律被彻底打乱了。家里多了个“老网瘾”,我的心里十分添堵。

老伴玩手机上瘾以后,我给他总结了“三少”:睡眠少,朋友少,关心家庭家务少。以前他常跟老伙伴们聚在一起侃大山,一块儿逛公园散散步。现在,老伙伴们怎么喊他也不去了,一门心思宅在家里玩手机。我老伴姓牛,偏偏又有牛一样的犟脾气,我让他把手机放一放,多到户外活动活动,他就朝我瞪眼。

我管不了老伴,就抱怨儿子, 儿子为难,说:“犟牛您都拉不回头,我哪里有这个威严啊?不然,我把爸的手机要回来吧?”儿媳不赞成,她说:“要回爸爸已经爱不释手的手机,那是不现实的,不然咱们多出几招试试。”经过家庭会讨论,我们全家人做了具体分工。

先是儿子出马,“解铃还须系铃人”嘛。由他负责给老爸反复讲,这款手机有两个特别提示:一是充电时绝对不能用,不然有爆炸的危险!二是不彻底充足电不能用,不然电池会报废。除此之外,儿子还常常“搞破坏”,趁手机充电时,偷偷把插口拔出一点,使手机充不上电。有时候,瞅准他爸不在眼前的时候拔下电源,晚些时候再插上,他爸看到手机没充上电只能去干点别的。儿子窃喜:“这一招是损了点儿,不过无形之中减少了老爸上网的时间。”

接着儿媳出面。在社区工作的儿媳推荐老公公担任楼长,居民常常找他问这做那,“事务缠身”,分散了他上网的精力。前不久,社区

据调查,对手机的过分依赖,目前已“传染”到老年人这个群体。老年人最害怕孤独,天天抱着手机,社会活动减少,会诱发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对此,专家提醒,老人应该远离“网瘾”,对手机做“减法”。

成立了一支“约走队”,儿媳花言巧语“哄”老公公参加,亲自给老公公报名,带老公公报到。自从有了户外活动“组织”,走出去锻炼,手机就不那么须臾不可离开了。

然后由我出手,老伴本来是家里的名厨,玩手机后他竟然撒手不干了,我现在便想办法让他老树开花:炒菜的时候,我装不懂,步步请教,使他不得不暂时放下手机来帮忙。饭桌上,我让孩子们齐夸他的手艺好,让他欲罢不能。平时做家务,我会有事没事找点事求助他,让他搭把手,分担家务活,没有太多时间玩手机。

全家一齐出招,三招交叉循环,短短几个月,老伴果然渐渐对手机不那么上瘾了!我暗喜:“犟牛不可怕,人多力量大。” 写篇作文批评批评他。

在他们爷儿俩的精心谋划下,《我的爷爷是网迷》的作文写出来了,他俩又假装无意放在桌子上,很快就被我老公公看见了。老公公拿起孙子的作文想检查检查,不成想,却深深刺痛了自己的心。老公公说,作文里面有一句话让他特别惭愧:“我的爷爷一有空,手里准拿着手机,不是在玩游戏,就是在看小说。有时我找他帮我看作业,要喊几遍他才听见……我真希望他少玩手机,多关心我的学习。”

“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呀。”老公公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孙子的文章,最后都落泪了。望孙成龙的他,当即找孙子道歉,说自己是不称职的爷爷,并且告诉孙子,他决定去换个老人机。孙子没想到爷爷如此通情达理,闻过则改,忙劝 爷爷:“智能手机没有错,不迷恋就行,别换老人机了。”可是爷爷主意已定。

换回老人机,老公公就变了一个人,他不仅有充足时间静心辅导孙子了,而且和孙子玩得也投入,多了亲子时间。他告诉我们:“我算明白了,对网络的迷恋,从心理学上来说,是一种依赖。老人退休后没有找到新的生活支撑点,只能求助于虚拟世界。老人想走出网瘾,就该找回自己对社会、对家庭的价值所在……”

爷爷改变了,孙子感动了,小孙子把智能手机又揣进爷爷衣兜,说:“爷爷,您还是用这个吧,能听歌,能看新闻,闷了还能玩玩游戏呢。”小孙子还说:“不过,我是您的‘网管’,不会让您像以前那样了。”爷孙俩相拥而笑,笑得那样甜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