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为孝心让步,

又何妨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INTERPERSONAL PERSPECTIVES - 文/邓迎雪

那天,我在街头偶遇老同学阿川。他正站在脚手架上,安装一幅广告画。等他忙碌完毕,我们聊了起来。他说,他又回到工厂上班了,周末有时给广告公司画些宣传画,增加些收入。说到这里,他指指刚才安装的广告画,说:“这就是我最近画的。”

我仔细欣赏这幅画。画中,湛蓝的天空下,燕子轻盈飞过,艳丽的花丛旁,小朋友们穿着花衣在唱歌跳舞,不远处几个白发的老爷爷围桌下棋,画面洋溢着其乐融融的氛围。整幅画通俗明了,和阿川以往的画风相差很大。

阿川一直专攻工笔画,尤其擅长工笔花鸟。他的画细腻传神,色彩淡雅清丽,富有诗的韵味。这些年,为了专心绘画,原本在工厂当技术工人的他,办理了停薪留职,一门心思沉迷在艺术世界里。只是听说他的作品,销售情况不好,每个月卖画的收入远远不如他在工厂的收入。

为这,我还曾经劝过他,对爱好别孤注一掷,人都是先生存,才能有精力追求艺术。不如先在工厂上班,把绘画当作业余爱好。不过,阿川对我的劝告丝毫听不进去,仍然一门心思追求艺术。所以,对他 今天的改变,我有些惊讶。

看我好奇,阿川脸上闪过一丝凝重,接下来给我讲了促使他改变自己的故事。

他说,依靠绘画,虽然收入不高,但也能达到温饱。可自从父亲大病一场,家里的经济就捉襟见肘了。他想孝敬父母,但苦于没有尽孝的能力。让他略感安慰的是,远在家乡的父母总说家里一切都好,不要挂念,他也渐渐放下心来。

今年春天,他回乡看望父母。来的时候,没有像往常那样给父母打招呼。到了镇上,正逢小镇赶会,街上人来人往,一片喧嚣。他在一家店铺买了东西,穿过拥挤的人群,继续赶路。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苍老的声音飘进耳内:“俺这三把菠菜,两块钱,你行行好,给买了吧。俺家离这有八里路,一大早就过来了,到这会儿还没有吃饭哩。”

他一时愣住了,连忙回头。只见母亲穿件黑蓝色的旧棉衣,花白的头发乱蓬蓬的,胸前抱着几捆菠菜,正站在一辆汽车旁,弯着腰,给一个穿着时尚、刚从汽车里出来的女人搭话,女人看着母亲怀中的菠菜有些迟疑。母亲赔着笑,一迭声地说:“闺女,这菠菜是俺自家种的,棵是大些,可不老。”

母亲终于卖出了菠菜,颤巍巍地接过几张零钱,小心地把钱叠整齐了,从衣兜里掏出塑料袋包好,放进棉衣里,又小心地捏捏口袋,唯恐丢了。

那一刻,他站在那里,泪水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脚步似乎有千斤重,不知该对母亲说些什么。他对自己的粗心感到愧疚,为什么没有想到母亲的生活竟然是这样拮据,他这个当儿子的真不够格啊!

也就是在那时,他才意识到,一个人再标榜自己有孝心,可如果连自己谋生都困难,又拿什么来孝敬爹娘呢?

他自感以前对生活的安排太任性了,他决定回厂上班,好好工作,多挣些钱,孝敬老人,业余仍然追求绘画艺术,这样,才是一个最稳妥的办法。

说到做到,如今阿川在厂里上班,每月也有绘画新作,偶尔在广告公司做个兼职,增加些收入,每月都能给父母零用钱,老人的生活也宽余了很多,这让他非常欣慰。

听完阿川讲的故事,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子欲养而亲不待”,估计阿川是害怕这样的遗憾发生,才让自己的“梦想”在孝心面前让步的。对阿川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更适合自己的选择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