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瘦成一道“闪电”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精神罹患 - 文/马东霞

17岁的小微身高164cm,体重28kg,常常被她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太胖了,我要减肥。”

曾经的小微也属于那种体型很正常的女孩子,55kg上下,她从小就喜欢跳舞,一直是学校舞蹈队的“台柱”,常被舞蹈老师安排做领舞或独舞者。小微也一直比较认可自己的特长和外形,觉得完全可以在跳舞的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也许可以将跳舞作为自己终生的职业来安排。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离了原有的轨道呢?

高二的迎新联欢活动中,小微结识了邻班弹钢琴的男生,那个干净帅气的男孩子,像是踏着阳光走进了小微心里。在几次的合作排练中,小微都克制不住地观察那个认真弹琴的侧影,有时会和男孩儿的目光撞到一起,对方回以的微微一笑,让小微觉得幸福不过如此吧。

迎新联欢结束后,小微纠结要不要把自己的这份喜欢告知对方,却很快得知男孩儿与舞蹈队的另 一个女孩儿确定了恋爱关系。痛苦的小微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天,她在想为什么自己会输给那个长得不如自己好看、舞跳得不如自己的女孩子。最终,难过的她得出结论:那个女孩子很苗条,而自己在以瘦为美的舞蹈队里,一直被朋友们戏称“胖妞队长”,那个男孩儿一定是嫌弃自己这胖胖的体型吧。

从那天开始,小微觉得自己有必要减肥了,再不能让体重影响自己。小微开始向周围的朋友讨

教,如何控制体重,如何让自己能瘦成一道闪电。朋友们最初以为她开玩笑,毕竟小微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胖子。后来看她态度坚决,大家陆续给她各种出招:减肥营养餐、不吃主食、控制每天总的进食克数……林林总总一大堆建议,小微都虚心听取,认真记录。

接下来的时间里,小微把各种方法都使用上了。她每天严格控制自己的进食量,最开始的时候是吃朋友推荐的营养餐,说明上说这个营养餐能提供足够人体所需要的营养物质,所以一天只吃一顿就可以了。在吃了一个多月的减肥营养餐后,小微体重迅速减轻到了45kg,老师和同学都讶异于她巨大的变化,小微心里暗暗得意。

可是好景不长,某天清早,早起准备做饭的妈妈发现她晕倒在厕所里,脸都摔肿了,鼻血已经在脸上干涸了,而小微都不知道自己在地上“睡”了多久。妈妈一气之下把她的减肥餐全都扔到了垃圾筐里,并且再三劝说,让她认清自己现在的状态:本来就不胖,现在减了肥,已经可以用很瘦来形容了。

但减肥晕倒的事实并没有动摇小微减肥的决心,她认为自己还是太胖,仍需要减肥,不想半途而废。但是妈妈的高压政策又让她不得不转变策略,她开始从进食种类和数量上下功夫。

小微通过网上咨询同种需求的网友,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进食标准:每天只中午吃一点主食,而 主食不能是馒头之类的,因为这种面食淀粉太高,容易让人发胖。她的这顿主食,只吃米饭,但其实她的这顿米饭也只是一勺(喝汤的调羹)而已。她每天允许自己吃一个水果,喝一碗不加任何多余调味品的青菜汤。肉是坚决不能吃的,甜食更是不能去碰。每天为了吃什么饭,吃多少饭,小微不知道要跟妈妈吵上几回。

半年过去了,小微的确实瘦成了一道闪电,体重下降到30kg。可是渐渐的,问题出来了。小微越来越没有吃饭的欲望了,再多美食当前,小微都觉得没有多少胃口。并且,小微仍旧觉得自己太胖了。而此时有个新情况,小微已经第三次被舞蹈老师“雪藏”了—由于她太瘦,没有了舞者的那种美感,老师先是让她做了伴舞;后来,太弱的体质使她做不好一些难度较大的动作,伴舞也不找她了。这让小微认为,是自己确实太胖了,连一直喜爱自己的舞蹈老师都看不下去了。小微一边为得不到的爱情烦恼,一边为失去的舞蹈队的地位难过,她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体重超标造成的,所以,小微的减肥决心进一步加强—要继续努力啊,不能再吃那么多了。

其实看到开篇的数据时,很多人都会觉得咋舌,怎么可能!这样的体重怎么会说胖?小微实际上是患上了神经性厌食症,一种通过节食等手段,有意造成和维持的体重明显低于正常标准,强烈害怕体重增加和发胖为特点的对体重和体型的极度关注,盲目追求苗条,体重显著减轻,常会引发个体的营养不良、代谢和内分泌紊乱,严重者出现机体衰竭而危及生命。基本的临床表现为:开始是因惧怕肥胖而有意节食,进而出现没有限度地限制饮食,体重下降迅速,甚至瘦到脱形仍觉得自己太胖。小微的这段漫漫减肥路,不仅没有让自己得到标准的苗条身材,而且失去了健康的身体(现在的她经常被头晕、恶心折磨着,胃肠功能紊乱,停经,睡眠障碍)和积极向上的心理(有抑郁情绪,常为自己的形体焦虑,减肥的强迫观念),同时,她的学习成绩下降很快,已经严重影响高考。这一切,不过源自于一个错误的观念,以及后面一系列不恰当的减肥行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