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LOVE & MARRIAGE -

她是即将毕业的美术系研究生。那个周末,她请我到她在校外租的房子玩,那也是她的工作室。那时候我刚大一,从中学时代就是乖男生的我,和异性还没怎么有过亲密来往,我对女孩的认知完全来自影视剧和小说。虽然早就对异性充满了好奇,可直至遇到她,才第一次体会到和异性相处时的怦然。

她在我们宿舍楼下等我,这让我有点窘,因为男生们都是到女生楼下等女孩儿的。我跟她穿过了校门后,又拐了几条巷子,就到了她住的地方。

屋内仿佛刚刚收拾过,客厅里有许多颜料和画布,她居然中西画都行。茶几上放着一面十字绣,针线还挂在上面,好像新绣不久的。

她问我想喝什么饮料,我回说不渴,然后就屋里屋外的四处看起来。她坐在沙发上说,画卖得

不好,可她不好意思再跟父母要钱了,但她还想坚持下去,这些画是她的命根子。

我看了看她的眼睛,很好看,但好看的是外形,大大的,双眼皮,而里面有忧郁,有彷徨。我一个理工男本来只懂数字的,可她,我似乎懂了许多。

她向我走过来,我忽然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儿,室内的气息一下子暧昧了起来。我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呵呵地笑着,拍拍我的头,说,我对小男生可没兴趣,还是过来和姐一起看画吧!

我当时的确很木讷,也让她看穿了心思。我进入她的画室,她的作品真的很丰富,甚至完全可以办个画展了。

我当时其实有些疑问,她画这么多画不可能全卖不好,还是另有原因?为什么她看起来总有些怪怪的感觉,是因为我涉世未深,见过的人太少?有许多的疑问,索性就一个也不问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