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ing the family visitors in museums: The case of Zhejia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 WANG Xinyi, FU Yi, ZHANG Hui

———以浙江省科技馆为例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王心怡 傅 翼 张 晖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摘要 家庭观众是博物馆观众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浙江省科技馆,采用问卷调查的方法,从家长的视角,将科技馆参观分成前、中、后三个阶段,对家庭观众的基本情况、参观预期、参观体验、参观评价及后续影响进行统计分析。 研究发现包括文化程度和职业类型在内的家长个体背景会对家庭参观科技馆造成明显影响“;人际互动” 项目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吸引家庭观众前往科技馆,而且成为他们参观过程的兴趣焦点;家长期望孩子在科技馆的学习更为主动、参与性更强。 此外,家庭观众在参观科技馆时并不完全以孩子为主导,家长也有强烈的休闲娱乐需求及亲子互动的交流需求。这为博物馆家庭观众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实证依据,同时也为博物馆开展针对家庭观众的展览和活动提供了数据支持。关键词 家庭观众 亲子教育 科技馆

0 引言

家庭观众是博物馆观众的重要组成部分,即“至少一个小孩和一个成人(家长身份) 的社会团体组

合”[1]。 随着经济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闲暇时间的增多和旅游业的繁荣, 使得博物馆家庭观众的数量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在当今社会,家庭观众不仅将参观博物馆视作一个分享经历和学习知

识的机会[ 2],也是一种休闲娱乐的重要方式。 另外,博物馆参观在改善亲子关系和完善子女教育方面也

有积极作用[3]。 因此,对博物馆家庭观众的调查和研究具有教育学和社会学层面的双重意义。

另外, 家庭观众在其行为模式上与博物馆的其他观众相比有着显著的区别[ 4],比如家庭观众的停

留时间更长[ 5],家庭观众更关注展品[6]等等。 了解家庭观众的独特性可以为博物馆更科学地制订工作计划、布置陈列展览和开展教育活动提供有的放矢的参考, 使博物馆各项工作在更大程度上满足家庭观众的需求,使家庭观众在参观过程中取得更大的收获。

然而, 家庭观众研究并没有引起博物馆学界的足够重视,目前相关研究还是非常有限。可能是由于大多数博物馆依赖于政府资金支持,而这就要求博物馆提供显而易见的评量结果来确定其社会效益,但家庭观众较之其他观众单位规模较小、究其原因,参观形式比较松散,研究很难给出有效的评估结果。因此针对这一参观群体的调查

而基于家长视角的家庭观众研究则更少,家长的参观动机、参观需求往往被忽略。但是相关研究表明,家长的参观预期会深刻影响家庭在博物馆中的互动行为[ 7],同时家长的元认知也会影响家庭在博物馆中的学习及思考方式[8]。 本文旨在讨论最主要的一个家庭观众群体———亲子家庭观众,以浙江省科技馆的家长观众为调查对象,试图为这一领域做出贡献。

1 研究方法

美国史密森博物馆通常以观众的实地参观为界,将教育活动划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的活动是相互关联、逐次推进的。 对博物馆而言,

只有将这三个阶段的教育活动进行一体化地规划和实施,才能获得最好的教育成效。 本文亦采取这样

[9]的思路, 从博物馆参观前、 参观中及参观后三个阶 段,讨论影响参观的因素、参观过程、参观结果。

2015 年 2 月 1 日—28日,本课题组成员在浙江省科技馆开展问卷调查。如图1所示,问卷内容包括

观众的基本信息、参观预期、参观内容、参观形式、参观评价及后续影响等方面。 本次调查采取随机抽样的方式, 现场投放和回收问卷, 每天发放 100 份问卷,共计发放 1 000份问卷,回收 1 000份,回收率100%,其中有效问卷 981 份,有效率为 98.1%。 在受调查的观众中,家庭观众将近 1/3,是占比最多的观众群体。 本文基于家长的视角,从319 份选择“亲子家庭”作为“参观形式”的有效问卷中,选取103 份家长问卷作为研究对象展开分析。

2 参观前:家长的个人背景和参观预期

2.1 家长的个人背景与家庭参观博物馆的关系

(1)家长的文化程度如图 2所示,超过半数的家长学历为本科或专科(77%);其次是研究生学历(14%);而高中以下学历(3%)则最少。 社会学研究表明,包括受教育程度在内的家长社会经济地位会影响到儿童的背景经验即“文化资本”。 社会经济地位高的家长能为孩子提供学校之外的教育活动,如参观博物馆等[10]。这与此次调查的结果基本一致, 说明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较之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 更有可能带领孩子参观科技馆。至于研究生学历的家长数量为何不多,这很可能与我国研究生数量相对于总人口而言原本就属于绝对少数的事实有关。可见,家长文化程度越高的家庭参观博物馆的动机越强烈,几率也越高。

(2)家长的职业类型如图 3 所示, 超过半数的家长是企业员工(70%),其次是公务员(12%),而其他职业的家长数量则较少。 调查结果表明家长职业类型对于其陪同孩子参观科技馆的几率也有影响。 这可能是由于企 业员工、公务员的工作时间相对固定,节假日受工作的影响较小,闲暇时间较为充裕,因此他们和家人一起参观博物馆的几率更大。

2.2 家长的参观预期与家庭参观博物馆的关系

(1)家长的参观目标参观动机对于博物馆参观有着关键性的影响[11]。如图 4 所示,50%的家长表示参观科技馆是为了学习知识, 这个结果与当代博物馆功能的更新趋势相符, 即公众教育日益成为博物馆的主要功能[12]。41%的家长表示参观科技馆是为了休闲娱乐,说明其作为家长参观博物馆的动机同样重要。 而仅有2%的家长表示参观科技馆是为了“社交”,这一发现区别于西方博物馆家庭观众的参观动机, 即在西方社会“社会互动”往往被视为博物馆参观的主导动机[13]。

(2)吸引家庭观众参观的项目当下,“互动”一词被频繁使用,然而其内涵和外延却多有不同。博物馆中的互动项目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人与展品之间的“人机互动”,二是人与人之间的“人际互动”。两种互动类型的项目互有

交叉,但是总体而言其在内容和形式上有着较大的区别。

如图 5 所示,科普活动(79%)是最能吸引家长参观博物馆的内容; 而家长对各种展览的期望值反而不高,选择常设展览的占 14%,选择临时展览的占 5%。 值得强调的是“,人际互动”是科技馆科普活动的重要特色,较之“人机互动”的展览内容,前者更能吸引家庭观众前往科技馆。 推测这是由于家长希望孩子在博物馆参观中更为主动、参与性更强,他们认为这样的学习方式能够达到更好的学习效果。

(3)影响家庭观众参观的因素如图 6 所示,46%的家长认为时间安排对参观的影响最大,其次是科技馆提供的硬件设施( 35%)及展品(31%)。 另外,服务(10%)并没有成为影响家长带孩子参观科技馆的主要因素,推测原因可能是由于亲子家庭以自主参观为主,不太主动寻求科技馆的帮助。 因此,从博物馆的角度来说,改善硬件设施、 提升展览质量对吸引家庭观众的意义非常大。

3 参观中: 家庭观众的参观行为和兴趣焦点

3.1 停留时间

如图 7 所示, 大部分家庭观众都会在科技馆停留 2~3 小时(40%);其次是 3小时以上(31%);相对而言只在科技馆停留1~2小时的家庭观众较少(29%)。 进一步的观众研究可以将家庭观众的停留时间与非家庭观众的停留时间进行对比, 从而验证家庭观众的停留时间是否更长。

3.2 印象最深的常设展区

如图 8所示,家长印象最深的常设展区依次是: (1)“少儿科技园”, 占 47%;(2)“智慧结晶”,占36%;(3)宇宙遨游,占 31%;(4)基础科学,占 27%; (5)地球探秘,占 26%;(6)海底巡礼,占 24%;(7)生命奇观,占 19%;(8)材料世界,占 15%;(9)信息万象,占 14%;(10)能源之光,占 14%。

根据主要展示方式的不同, 我们将浙江省科技馆的常设展区分为“互动参与”“、 多媒体演示”“、模

型陈列” 三大类。 如表 1 所示, 互动参与类展区(29%)给家长的印象最为深刻,其次是模型陈列类展区(25%),相比之下多媒体演示类展区(14%)则印象不深。显然“,人机互动”项目比单纯的陈列及演示更让家庭观众印象深刻。 这一结果也与在史密森博物馆的发现不谋而合, 即互动的形式能加深观众的参观体验[14]。

3.3 最喜爱的教育活动

(1)趣动,占如图味38%;(3)“科技馆小达人”,占亲9子所示,实验赛家长最喜爱的教育活动依次是:,占 50%;(2)“科25%;(4)菠萝学+”系列活科学奖,占 17%;(5)其他,占 6%。 其中,趣味亲子实验赛非常强调亲子的共同参与,这项活动的受欢迎程度位居前列说明了家长有着强烈的休闲娱乐需求及与孩子互动的交流需求。以往的研究往往认为孩子是博物馆家庭观众的核心,只强调孩子的需

求[ 15],而家长的存在则主要是为孩子提供学习指导和参观协助。 因此, 如果博物馆能重视家长的需求,激发家长和孩子的共同兴趣,家庭观众就会更加享受这段经历,同时这也有助于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

4 参观后:家庭观众对参观经历的评价及后续影响

4.1 对展品展项和工作人员的评价

如图 10所示,家长对科技馆的展品展项总体较为满意,各项评分都在4 分以上。 其中,对科学性的评分最高,为 4.651±0.036(平均分±标准偏差);而对互动性的评分最低,为 4.127±0.055。

样不低,各项评分都在如图 11所示,家长对科技馆工作人员的评价同4 分以上。 其中,对服务态度的评分最高,为 4.689±0.042;其次是对专业水平的评分,为 4.570±0.048;而对创新性的评分则最低,为 4.462±0.044。

值得注意的是, 从上述两个问题的调查结果可以看出,观众评分的标准偏差都很小,评分范围非常集中,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说明观众的评价基本致一。

4.2 意见与建议

如图 12所示,55%的家长认为科技馆展览需要“增加趣味性”,其次是“丰富展览内容”(49%)和“充实前沿科技”(35%)。 因此,科技馆有必要针对这些方面的不足加以改进,为家庭观众提供更好的参观体验。

4.3 对活动主题和形式的期望

如图 13所示,家庭观众希望将来参加的活动主题依次是(1)天文地理,占 35%;(2)科技信息,占15%;(3)医疗保健,占 13%;(4)环境保护,占 13%; (6)数理化,占 10%;(7)生物,占 6%;(8)能源,占5%;(9)其他,占 5%。

为了检验家长“印象最深的常设展区”的结论,并进一步分析当前家庭观众在博物馆中的参观体验是否会对将来产生影响, 我们将浙江省科技馆的常设展区按主题类型划分。如表2所示,家长对天文地理(27%)最感兴趣,其次是环境保护(26%)和科技信息(25%),而对能源(14%)则缺乏兴趣。 我们可以发现家长印象最深的展区主题与家长期望参加的活动主题基本一致。

如图 14所示,家庭观众希望将来参加的活动形式依次是(1)亲子互动,占 80%;(2)培训,占 25%; (3)竞赛,占 16%;(4)讲座,占 12%。

如表 3 所示, 为了验证家长参观喜好与参观后期望的相关性, 我们把浙江省科技馆的教育活动按形式划分,发现喜好程度与期望程度基本对应。

由此可以推断,对于家庭观众而言,印象深刻的展览主题和深受喜爱的活动形式会对后续的参观预期产生积极作用, 并且很可能会影响他们将来的参观行为,进一步拓展学习内容。

4.4 重复参观

来馆参观的占如图 15所示,初次来馆参观的占15%,来馆参观三次或三次以上的占58%,第二次27%。 这首先说明了浙江省科技馆家庭观众的重复参观率不低,将近半数观众并非初次前来的“偶然观众”。 另外,本调查发现初次来访的观众和多次来访的观众在参观预期、 参观过程以及参观后的评价差别不大。

5 结论

通过调查发现,博物馆家庭观众在参观前、参观中及参观后的行为表现是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首先,家庭观众的参观预期与参观行为紧密相关,比如吸引家长带领孩子前来参观的主要是互动类项目,符合家庭观众的实际参观情况。其次,家庭观众的参

观行为直接影响了后续的参观预期, 比如他们在参观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展览和最喜爱的活动往往就是他们渴望将来再次参观的主要原因。 借此, 我们认为,博物馆家庭观众的参观预期、参观过程及参观后影响可以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家长的文化程度及职业类型这两个背景因素对家庭在博物馆的参观过程会造成影响, 这一发现可以使博物馆针对家庭观众开展的教育活动更有指向性。 其中,文化程度的高低显著影响了参观博物馆的几率, 家长文化程度越高的家庭参观博物馆的动机越强烈。 另外,家长的职业类型对于家庭参观博物馆的几率也有影响, 一些特定职业的家长如企业员工、公务员等,陪同孩子一起参观博物馆的几率更大。 此外,影响家庭观众参观博物馆的主要因素还包括时间安排、 博物馆提供的硬件设施及展品等。

家庭观众参观博物馆最重要的目标是学习知识和休闲娱乐。 而从家庭观众参观后对博物馆的评价来看,半数的家长都指出博物馆需要增加趣味性、丰富展览内容,这与家庭观众的参观预期基本吻合。另外,家长更倾向于互动类展项和活动,说明他们期望孩子在博物馆的学习更为主动、参与性更强。本次调查将互动类项目分为“人机互动”与“人际互动”两类, 结果显示后者是吸引家庭观众参观博物馆的重要原因,并且成为他们参观过程中的兴趣焦点。本文创新性地发现“人际互动”对于家庭观众参观博物馆的意义———博物馆参观是一个分享经历的机会,有助于加强家长与孩子之间的沟通交流。

家长在家庭参观博物馆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其在陪同孩子参观博物馆的过程中有着自身的需求。 如果博物馆能重视家长的需求,激发家长和孩子的共同兴趣, 家庭观众就会更加享受这段经历, 这最终也有助于改善以家庭为单位的博

物馆参观体验, 并对将来他们的再次参观产生积极影响。

基于本研究成果, 我们认为日后的研究有必要更加关注博物馆的“人际互动”展项和活动。 尽管家长对此非常热衷,但往往是出于教育目的,并没有充分理解其社会功能。 同时, 还要思考家长的参观需求、学习方式和认知特点等,这些因素都会对家庭观众的博物馆参观产生重要影响。

致谢

衷心感谢浙江省科技馆的大力支持,特别是翁喜丹和邰秀珍同志的热心帮助!

参考文献

[1]Lynn D. Dierking, John H. Falk." Family behavior and learning in informal" science" settings:" a" review" of" the" research[j]." Science" Education," 1994," 78(1): 57-72.

[2]Leonie J. Rennie," Terence" P." Mcclafferty." Using" visits" to" interactiv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enters," museums," aquaria," and" zoos" to" promote" learning" in" science[j]." Journal" of" Science" Teacher" Education," 1995," 6(6):" 175-185.

[3]Acosta" T." Contextual" influences" on" parent-child" play" in" a"

children's" museum[d]."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1997.

[4]Paulette" M." Mcmanus." Families" in" museums [M]//" Roger" Miles," Lauro" Zavala." Towards" the" museum" of" the" future:" New" European" perspectives." Routledge," 1994:" 81-98.

[5]Cody" Sandifer." Time-based" behaviors" at" an" interactive" science" museum:" Exploring"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weekday/weekend" and" family/nonfamily" visitors[j]." Science" Education.1997," 81(6):" 689-701.

[6]Myeong-kyeong" Shin," Chan-jong" Kim," Changzin" Lee." A"

study" of" visitor" behavior" in" informal" learning" setting:" 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J]." Journal" of" the" Korean"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Education," 2004," 25(3):" 142-151.

[7]Medha" Tare," Jason" French," Brandy" N." Frazier," Judy" Diamond." Explanatory" parent-child" conversation" predominates" at" an" evolution" exhibit [J]." Science" Education," 2011," 95 (4):" 720-744.

[8]Gregory" P" Thomas," David" Anderson." Parents’ metacognitive" knowledge:" Influences" on" parent-child" interactions" in" a" science" museum" setting [J]." Research" in" Science" Education," 2013," 43(43):" 1245-1265.

[9]郑奕.博物馆教育活动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5:104-107,117-118. [10]Vonnie" C." Mcloyd." Socioeconomic" disadvantage" and" child" development." American" Psychologist[j]." 1998," 53(2):" 185-204.

[11]Jiao" Ji," David" Anderson," Xinchun" Wu," et" al." Chinese" family" "groups'" "museum" " visit" motivation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Beijing" and" Vancouver [J]." Curator:" the" Museum" Journal," 2014," 57(1):" 81-96.

[12]宋向光.博物馆教育:促进观众“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

学习[J].中国博物馆,1995(2):40-48.

[13]John" H." Falk," Theano" Moussouri," Douglas" Coulson." The" effect" of" visitors'" agendas" on" museum" learning[j]." Curator:" the" Museum" Journal," 1998," 41(2):" 107-120.

[14]Andrew" J." Pekarik," Kerry" Button," Zahava" Doering," et" al." Developing" interactive" exhibitions" at" the" Smithsonian [R]."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2002:" 11.

[15]Chia-han" Chou." Managing" museum" learning:" A" marketing" research" of" family" visit" experience" at" the" British" Museum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Business" &" Management," 2013," 5(1):" 303-313.

( 2016-09-26 收稿; 2016-10-15 修回)

作者简介:王心怡( 1993—),女,硕士,研究方向为博物馆教育, E-mail: 3120103325@zju.edu.cn。

图 年浙江省科技馆调查问卷 1 2015

图 4 家长的参观目标

图 2 家长的文化程度

图 3 家长的职业类型

图 8 家长印象最深的常设展区

图 6 影响家庭观众参观的因素

图 7 家庭观众的停留时间

图 5 吸引家庭观众参观的项目

表 1 按展示方式划分常设展区

图 10 家长对展品展项的评价

图 9 家长最喜爱的教育活动

表 2 按主题类型划分常设展区

图 12 家长的意见与建议

图 11 家长对工作人员的评价

图 13 对活动主题的期望

表 3 喜好程度与期望程度的相关性分析

图 14 对活动形式的期望

图 15 家庭观众的参观次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