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arch on paleontology education for children in museums / LIN Qiao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第一页 - 林翘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

0 引言

古生物主题的展示与教育是国内外自然科学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流行文化的驱使下,地质历史时期的古生物遗体、 遗物或遗迹, 尤其是恐龙化石,往往能吸引大量的观众。 因此,高质量的古生物展品就成为博物馆在进行社会教育时的一大亮点。众所周知,古生物学作为一门交叉学科,它的研究内容既包含生物学,又囊括地质学,相关学科知识较为艰深, 其自身专业的特点决定了在教育活动中的互动性不高。 同时,对于儿童来说,抽象的概念只有经过实际的体验才容易被接受。所以,古生物知识与展品之间的联系务必清晰且合乎逻辑, 如此才能在理论与实物之间建立起感性的认识。

1 古生物教育活动策划的理论依据

在整个自然科学的发展过程中, 古生物学与地质学的兴盛息息相关。 博物馆古生物教育活动的开发,首先必须熟悉这两门学科的基本理论。现代地质学起源于 18世纪,英国地质学家威廉·史密斯( William Smith)从长期的土地测量工作中发现地质构造和地层分布的规律, 提出了地层层序律和化石层序律。 他认为地层从下到上反映了一个地区各个时代沉积岩层的发展历史。 法国地质学家居维叶

( (面积地质变化是自然界长期作个不间断的地质时期,这一特色的有机物化石组合,Charles Georges 地壳Lyell) Cuvier)的形则通成。指过来自出不同年代的地层包含了英国地质学家这用“均变西西里种的组合结果说”为之后的进化的大可, 查尔 以历量资料用史上来斯·推断 存 ,莱尔各具证明在一大论提供了依据。正是因为有着地质学的天各挖掘利施实。大自然科学博物馆中常见的教育活动,、代年 判断等注重方法传授的项目,才能坚实基如化石得顺础今以,建立在地层学理论的基础上,。发掘者通过比较土质、土色、包含物及其他特化石的发掘方法得以征区,来 分不同的地层。 按照地层叠覆原理,推测堆积形成的早晚次序。此外,发掘工具和技术也非常重要。 发掘的环境不同, 采取的工具和技术也不相尽同,这取决于发掘的目的和精细程度。在古生物发掘中,鹤嘴锄和铁锹可以兼顾发掘的质量与速度,而勾缝刀、手铲等则是细致发的掘 最佳工具,可以用来清理遗物周围的埋藏介质。比如,发掘者通常使用手铲刮面,观察土壤结构和硬度变化,以区分出夯面土 。当遇到易碎的化石时,各种尺寸的刷子、牙签、吹风机都是必不可少的。当遇到散落的骨骼时,则要在现场进行加固和打包, 运往实验室后再进一步清理和保护。

摘要 古生物是自然科学博物馆教育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根据儿童的心理特征挑选合适的知识点,激发儿童的积极性和探究性,以有效的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互动展示。关键词 古生物教育 博物馆 儿童

的另一学科基础是生物分类学。准确的鉴定,将其纳入相应的分类系统,才能在此基除了地层学及相关发掘方法,只有对古生物做出古生物教育活动础上对各个领域展开研究。让 - 巴蒂斯特·拉马克( Jean-baptiste 19世纪,法国博物学家Lamarck)创造性地采用“谱系树”表现进化序列。其后,英国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 Herbert Spencer)领导了通过进化主义方法探讨科学和哲学问题的潮流,认为太阳系、动植物和人类社会都是沿着统一的轨迹从简单发展到复杂。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 Charles Robert Darwin)则比照查尔斯·莱尔的地质进化学说,总结了在“均变说”影响下的研究进展,完善了生物进化学说。 他的著作《物种起源》( The Origin of Species)终止了古生物学中形而上的时期, 建立了物种延续的观点,为分类学提供了自然基础。在博物馆教育活动中, 我们常常运用生物分类法来训练儿童的图像观察能力。

2 博物馆儿童教育的特殊性

同年龄层次儿童的认知水平与心理状况。一次观众调查中发现,引起孩子的兴趣,策划面向儿童的古生物教育活动,但事实虽然大多数的展览上他们并不会还需掌握不顺从举办者在美国的希望可以。 他们一直处的于活动中,意图,只在展览中很难安静下来。停留了研究表5~10 min明,儿童喜欢自行其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不考虑任何社会因素,他们的行动主要由展览内容而触发。 如果展览的内容适合儿童,那么他们需要的时间将远远多于成人。根据儿童的认知发展,瑞士心理学家让·皮亚杰( Jean Piaget)将儿童分为婴儿( 0~2 岁)、幼儿( 2~7岁、) 儿童中期( 7~11 岁)、青春期( 11~15 岁)四个阶段。学龄前儿童的自我中心倾向明显,对他们的教育与对成人的教育方式全完 不同。到了儿童中期,他们的自我中心意识下降、沟通能力提高。在这个阶段,与儿童相适应的智力游戏可以帮助儿童学习行社会为规则,认识社会生活中常见的角色,掌握融入集体所必备的社交技能, 促进儿童对他人思想观念的理解。而青春期儿童则具备了抽象思维和概括能力,可以学习较为复杂的科学原理,并进行逻辑推理。在美国教育家约翰·杜威( John Dewey)看来,以注“入式”

方法进行教育并不可行,而应当以儿童为中心,尊重其活泼好动的天充性, 分动口、动手、动脑,发挥儿童的创造性。除了儿童本身的特殊性, 博物馆儿童教育的另一个特点就成是 人的共参同 与。 家庭背景、 经济状况、 居住地区等因素都会影响儿童在博物馆内的学习效果。 美国教育学家克里斯汀·布朗( Christine Brown) 通过一项亲子互动研究发现家长可分为八类:看管型、维持秩序型、援助型、带头型、搭档型、副手型、领导型和示范操作型。家长的参与方式会直接影响儿童的活动体验,在这八种类型中,搭档和副手的角色最为合适,有助于儿童从活动中受益,增强儿童的自信和勇气。所以,我们要适当处理成人的干涉程度,创建以儿童为主、成人为辅的合作学习模式。

3 博物馆儿童古生物教育实践

成三类:情境体验、艺术表演、互动游戏景等多种手段学发展,而发展览开展,习体验。(目前情境体验是指通过场景复原、情境再挥交互1)引导孩子情境体验, 国借助周围的环境激作用。活动策划的关内外提们与 高博物馆的古生物教育活动主观众的此环境类教育活动中的人键参在与于事先根据受度发儿童的、事、物进行交往,从往往依托, 获得如临。潜行现能及博物馆的、实其的众的年境要物造为分活动龄很久以前阶段以正始准中国古动物馆的“博物馆式前备开, 相应的学地球曾,教育人上 习环境经生活着一员会。讲述之群庞夜一个”活动为然大物神奇的例———恐传。在说:踪龙。了。人们都说然而在 6 500它万们年已前,这经灭绝些恐龙忽,但事实然上之间全它隐们“部失居”在一个们时被 秘密间魔法禁锢基地里。为了,变成躲避一块块外星人的侵害,白的化石,到了夜晚天它,魔法便会消失,就是它狂们 欢的时间最。 近魔时间 法却出现了裂缝, 这些庞然大物可远能永 也无法变身了。 现在, 我们要靠一批小小探家险 去修复个这 魔法。然后,让孩子们自由组合分为三队,进行“化石寻宝”,比一比谁的配合最默契,找到的化石最多;接下来,大家开始通力合搭作 建晚上宿营的帐篷,并选出代表身穿恐龙服装在地营 周围巡逻。在整个活动中,

背景设定贯穿了全过程,童代入营造的情境中,得生动起来。 利用情节包装使科学知识变策划者通过心理暗示把儿( 2)艺术表演艺术表演是指通过声音、动作、表情来传达情绪,展现知识。具体形式包括舞蹈、音乐、戏剧、魔术、美术等,凭借审美和感官的刺激帮助儿童认识科学世界。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的“与恐龙邂逅”是一个基于表演的教育计划, 让儿童有机会近距离邂逅史前动物。 博物馆委托了一个由工程师、古生物学家、艺术家组成的团队, 借助操纵木偶把这些已经灭绝的动物带到现实中。驾驭大型木偶是一种特技工作,被称为“全套”表演。如图1所示,表演者把他们的脚

伸进“恐龙”的脚,操作可以控制木偶不同部位的机关,实现眨眼和张嘴等动作。表演者配戴着带有扩音功能的话筒,这种话筒具有扭曲声音的作用,让人类的发声听起来像是恐龙的吼叫, 场效果。 带给观众逼真的现例如犹他自然历史博物馆(History)除了舞台表演,应用较为广泛的还有现场绘画。一项“通过你的眼睛和漫画家的手看恐龙”Utah Museum of Natural 的活动,让儿童来到展厅中观察“过去世界”展区的恐龙化石,并完成绘画创作(见图2)。 首先,带领孩子们观参 化石准备实验室寻找灵感。然后,再邀请古生物学家介绍最新的恐龙发现以及人们对恐龙外形理解的不断变化。 接着, 孩子们触摸真正的恐龙化石并, 学会如何识别岩石与化石。 最后,孩子们漫在

画家的指导下画出自己最喜欢的恐龙,将在博物馆的画廊中展出。 完成的作品(3)互动游戏游戏在儿童成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能满足孩子们内在天性的需求, 让其在已有的经验范围内活动,较少受现实环境的具体条件以及时间限制,通过自身的想象创造情境。 对于 12岁及以下的儿童,以游戏的方式进行科学教育是十分有效的。 此类活动对博物馆空间和展品的要求较低,重复性很强,操作成本不高,因此备受推崇。上海自然博物馆在针对中小学生的古生物教育活动中,穿插了不少有趣的游戏。 如在“三叶虫的历史” 活动中, 科学教师首先会介绍三叶虫的身体结构、生活习性、演化轨迹。然后,要求每个孩子抽取一张关于三叶虫的信息卡,根据三叶虫头部、躯干、尾部的体貌特征(见图 3)进行辨认,寻找持有相同三叶虫种类卡片的参与者, 两两配对后拼凑出此类三叶虫的完整信息。 该活动的设计思路即是运用了生物分类中的人为分类法, 通过观察化石的形态结构进行分类。

4 启示与思考

综合古生物的学科范畴、 儿童的认知水平及国内外的成熟经验, 我们可以将博物馆儿童古生物教育活动的目标初步定为了解地层学、 生物进化与分类的基本概念, 通过现场操作和感官体验掌握图像的分辨技巧,从而培养儿童探究过去世界的兴趣。鉴于儿童学习能力的局限性, 如何选择适合的活动内容与形式,是博物馆教育工作者面临的真正挑战。(1)结合儿童心理,探索分层教育体系在博物馆教育实践中,可针对参与者的年龄段,组织不同层次的活动内容当。 下,有些博物馆开始有意识地按年龄段对教育项目进行划分。 但是各个博物馆的分类标准尚未统一, 同一类型的教育活动也鲜少遵循儿童的知识储备进行细化的分众开发。据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3 岁以上的学龄前儿童已经能运用象征符号, 把木凳当做汽车或把竹竿当做马。 因此,我们在开发这一阶段的教育活动时,可以多用比喻的法手 解释概念。 如,涉及地质划分时,将地层比作拿破仑蛋糕、 意大利千层面等儿童熟悉的

事物,通过讲故事的形式间接地传授知识,无疑会比直接描述定义,取得更好的教育效果。( 2)融入互动理念,支持家长的共同参与互动游戏能大幅提升儿童的学习兴趣, 而在活动中如果有家长的参与, 不仅能培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感情,还能让儿童获得内心的安全感。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家庭素质的差异,不是每一对亲子之间都能进行有效互动,有的甚至会产生隔阂。 因此,在博物馆儿童教育活动中, 可以留出一部分时间开展家长培训,或设计一份家长手册,辅助家长在活动结束后指导孩子继续学习。( 3)把握细节设计,开发辅助教具和拓展资源包为开发活动而改变场馆的空间布局恐怕不太现实,因此我们不妨设计一些相关衍生品。这就需要科学家、艺术家等专业团队的介入,大胆结合展品的知 识点,以恰当的形式予以呈现。 此外,博物馆可为无法到场参加活动的儿童量身定制资源包, 引导学生完成拓展学习。

参考文献

[1] [2]曾瑞莲果物,东南文化美侠2002(6):42-54.. .博物馆幼儿科学教育理论与实方,2012(式决定成效:情5):115-121.境创设下的博物馆儿童教育务之探讨[J].科技博[J]. [3]葛旭.发挥特色博物馆资源优势,实现科普教育“借力”发展———中国古动物科普教育活动实践[J].中国科技教育, 2012(11):52-53. [4]周婧景.博物馆儿童教育心理学初探[J].博物馆研究,2014 ( 3):12-16. [5]周婧景,陆建松.博物馆 6、7~11、12 岁儿童教育指南初探[J].中国博物馆, 2015(1):33-40.

( 2016-11-29 收稿; 2016-12-10 修回)

作者简介:林翘( 1988—),女,硕士,从事博物馆教育工作, E-mail:2linqiao@sstm.org.cn。

图 2 恐龙漫画

图 1 “与恐龙邂逅”木偶表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