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tific Culture & Communication Qian Sanqiang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popularization in China / HUANG Qinqiao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CONTENTS - 黄庆桥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摘要 钱三强对中国科普事业有着独特的贡献, 在 20 世纪 80年代前后中国科普事业的发展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他在改革开放之初为科普做“科普”,尤其是将科学普及与科学研究结合起来的思想与实践,在当时对廓清人们的认识、促进科普事业的发展具有积极作用。 他还亲自创作科普读物,参与科普实践活动,推荐优秀科普作品,并对科普有着深刻的理论思考。 他的这些努力,是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科学家群体积极投身科普事业的一个缩影,至今仍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关键词 钱三强 科学普及

钱三强是著名科学家、中国“两弹一星”元勋之一。学界对其已有不少研究,目前已经由对其科技功业的探讨进展到以之为个案来解析科学精英在中国科学建制化过程中的多重角色, 及其与中国科技体制起源的复杂关系。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发现钱三强对中国科普事业也有着独特的贡献,他在20 世纪80年代前后对中国科普事业发展发挥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这一点,尚未见系统之研究。本文拟对此做深入探讨,以期为理解中国科普事业的发展,提供一个微观的考察点。1 改革开放之初为科普做“科普” 1978 年春,改革开放肇始。 出于社会对科普读物的强烈需求和国内科普杂志短缺的现实,《自然杂志》应运而生。 5月,在出刊前夕,钱三强接受了该刊记者的采访, 就普及现代科学技术知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我国科学教育水平相对落后的背景下,进行科学技术现代化建设,必须下大力气普及现代科学技术知识。一方面,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研究 日益分化、交叉和融合,科学工作者必须了解本专业的“近邻”和“远邻”学科的情况;而且“工程技术人员、 农业技术人员、 医务人员等从事实际工作的同志,也同样需要开阔自己的视野,加强自己的自然科学素养”。 另一方面,现代大型科研项目或科技工程的管理日益复杂, 在分工越来越细而趋向高度专业化的同时, 重大科研项目或科技工程本身又越来越带有高度的综合性,必须实行大协作才能完成。“要沟通这两个极端, 就必须实行高度科学化的组织管理工作。因此,在实现我国的科学技术现代化的过程中,就要求担负科学技术组织管理工作的同志,具有比较广泛的现代科学知识。 ” 由此可见,钱三强是

[1]着眼于改革开放之初现代化建设的实际需要, 为科普工作做“科普”,这在当时而言很有针对性。

1979 年 8 月,又一科普杂志《科普创作》创刊。应该刊约稿,钱三强撰文《谈谈科学普及工作》,发表于该刊第1期。在该文中,钱三强谈了自己对于如何做好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看法。他认为,就科普现状与实际需要而言“,我国的科学技术普及工作与四个

现代化建设的形势和要求很不相适应” 2],急需在实

[际工作中从多方面加以努力。

钱三强首先认为, 要进一步宣传科学普及工作的重要性“,这种宣传实际是为科学普及作‘科普’,虽然是老生常谈,却忽视不得。 ” 这主要是由现代

[2]科学技术的特点决定的。 在钱三强看来,科学普及,对于科学技术本身的发展和真正体现它的社会作用,都是必不可少的。 一方面“,从根本意义上来说,科学技术的重大作用,主要是通过科学普及活动,使广大群众掌握科学技术知识, 并使之应用于社会生产的各个方面来体现的。 ” 另一方面,随着现代科

[2]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每一种新的科学技术的应用和推广,都是科学普及的结果”。 他以我国激光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例谈到, 激光科学技术在20 世纪 60 年代初刚刚出现的时候, 国家及时将其作为重点列入科技发展规划,并组织有关科学工作者着手研究。但当时工作很重视对激光技术的宣传普及工作,比如,开办激光知识讲座, 出版有关激光知识方面的报刊和书籍,“办宣传栏,搞展览模型等,人们对它由生疏变得熟悉起来,为激光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广泛应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 钱三强从这一发展实例总结

[2]出科普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他说“:现代科学技术普遍地具有发展迅速、研究和应用范围广、从研究到应用周期短等特点, 这就为科学普及工作提出了更高和更迫切的要求。 ”

[2]钱三强还认为, 要切实支持和鼓励科学技术工作者积极从事科普创作。他的这一思想的现实背景,一方面,科研主管部门不认可科技工作者的“科普劳动”, 搞科普被认为是不务正业的思想是很普遍的;另一方面,科技工作者也普遍看不起搞科普的,认为科普是小儿科的东西, 只有水平不高的人才会去搞科普,高水平的研究者是不会搞科普的。钱三强对这两种思想都是反对的。 他建议管理部门改革某些不利于科技工作者从事科普的规章制度“,赞成把科普成绩作为对科技人员进行考核的内容之一”。 他同

[2]时认为,对于科技工作者自身来说,也有一个正确认识和处理科学研究与科学普及关系的问题。 他建议科技工作者,要把科学普及看成是自己分内的事,看作是自己科学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 他说:“很难设想,一个对人类有贡献的伟大科学家,他创立的科学 理论和科研成果, 始终只有他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懂得。 ” 他还以爱因斯坦为相对论做科普的例子,

[2]来说明科普工作对科学家研究工作的重要性,他说: “爱因斯坦的伟大不是在于他的理论为别人所不懂。正相反,他不满这种状况,并身体力行加以改变,他极力反对把自己的工作说成耸人听闻, 主张用简明的语言和比喻向‘外行人’说明情况。 ……爱因斯坦所以被称之为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 获得深孚众望的崇高荣誉, 除了他的卓越的科学成就和可贵的思想品质而外,他还具有一种深入浅出、简明清晰的科学普及的才能。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尤其需要更多的既是科学家,又是科普家这样的人才。 ”

[2]钱三强这种将科学普及与科学研究结合起来的思想, 不仅在改革开放之初对廓清人们的认识具有积极的作用,而且对今天的科普同样具有启发意义。在当今一些人看来,所谓的传统科普已显得有些“落伍”而不适应社会需求,但这并不意味着以传播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方法为主要内容的“传统科普”就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和价值了。恰恰相反,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和科学家远离科普一线而导致“现代迷信”似有泛滥之势的今天,传统科普再一次被证明是不可取代的,需要改变的或许只是科普的形式、方法与途径, 或者说我们需要的是科普自身的进一步发展。 在这一背景下,在专业化日益加剧的今天,集“科学家”与“科普家”于一身的人,就显得特别重要和急需。 而我们的社会,这类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就此而论,这或许可以看作是钱三强科普思想现实意义的一种体现。积极投身科普事业发展钱三强对科普功能与发展路向的认识还深植于其科普实践之中。他对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关注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 1955 年 1 月 15日中共中央做出大力发展和平利用原子能事业的决定。在当时,不但普通百姓对原子能科学知之甚少, 就是政府各级领导干部和军方高级干部, 对于原子能的认识也并不深刻,相关知识非常匮乏。周恩来对这种形势有着敏锐的认识, 他于 1955 年 1 月 31日主持国务院第四次全体会议, 讨论关于苏联在促进原子能和平用途的研究方面给中国以科学、 技术和工业上的帮助

的建议时指出, 要“进行有关原子能科学的教育”、“让大家知道原子能应用”。

[3]根据周恩来的指示,1955 年 2 月 2 日, 中国科学院组织在北京的有关科学家和教授90 余人,举行和平利用原子能问题座谈会,并成立以吴有训、钱三强、周培源、钱伟长、严济慈、王淦昌、于光远、袁翰青、曹日昌 9人为组织委员的“原子能通俗讲座组织委员会”,向中央和全国各地领导干部、学生、工人、战士宣讲原子能科普知识。 根据组委会安排,2月

[4] 2日,钱三强在北京作原子能科普知识首场演讲。据竺可桢当天听演讲后的日记记载“:听钱三强讲原子能, 听众极为拥挤, 直到 5点半始散。 演讲极为成功。 ” 随后,钱三强还亲自到部队、学校、机关、工厂

[5]等作过多场演讲。演讲稿后经何祚庥、汪容加以文字整理,以《原子能通俗讲话》 为书名出版。该书发行

[6] 20 余万册, 为加速原子能科学技术知识的传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以至于 50 年代后期“全国出现了‘认识原子能,支持发展原子能’的热潮”。

[7]钱三强的科普思想和实践, 还体现在科普创作上。 在这方面钱三强用力更勤,除上述《原子能通俗讲话》之外,在 50年代,作为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的钱三强,应邀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人类进入了原子时代》 、《为什么我们要反对使用原子武

[8]器》 两篇长文,在当时科普读物资源有限的时代,

[9]钱三强的这两篇文章在传播原子能知识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文化大革命”期间,应科学出版社之邀,钱三强与何泽慧一起创作了《原子能发现史话》10],

[后首次公开发表在《科坛漫话》。20 世纪 80 年代,钱三强结合自身科学经历,创作了《重原子核三分裂与四分裂的发现》 。

[11]钱三强的科普思想和实践, 还体现在对科普事业的领导与支持上。 1982 年,钱三强当选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这促使他对科普工作更加重视。他担任中国科协“科学技术讲师团”团长,主持“科学与文化论坛”,其实都是十分重要的科普实践。同时,他还极积 推荐优秀科普著作。 1984 年,钱三强应邀为优秀科普著作《居里夫人》再版作序,他结合居里的科学事迹指出,“科学不是为了个人荣誉, 不是为了私利,而是为人类谋幸福。这是居里夫人和居里先生一贯遵循的原则。” 1990 年,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12] 组织出版《当代中华科学英才》丛书,钱三强受担邀任丛书顾问, 并为丛书题词“: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振兴中国的科技事业。 ” 1991 年

[13]钱三强为大型少年科普图少书《 年科学文库序》作 ,鼓励青少年“将来成长为杰出的人才和科学巨匠,为中华民族的科学技术实现划时代的崛起, 为中国迈入世界科技先进强国之林而奋斗”。 同他跨年, 为《

[14]世纪的中国科技》作序提, 出“为了更好地综合研究并解决我国跨世纪的科技问题, 我们应加强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联盟,请两大界的科学家携起手来,互相学,习 共同努力,为我国的经济建设服务”。 20

[15]世纪 80年代,钱三强已是社会知名人士,因此,的他推荐对于科普读物的传播和社会接受度有大很 推动作用。

钱三强推动科普事业发展的另外一个重大事件,就是由他促成举办并亲自主持的“科学与文化论坛”。 1986 年 9 月 19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促进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联盟工作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时为中国科协副主席的钱三强兼任该委员会主任委员,于光远、钱伟长任委员会顾问。 该委员会的任务是:加强软科学、交叉科学、管理科学等方面的研究、宣传和培训活动, 加强自然科学工作者与社会科学工作者的联系,为领导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从此,

[16]钱三强便在科协系统利用联盟委员会这个平台,为实现上述任务和目标而努力, 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由钱三强倡起议发 的“科学与文化论坛”。

1988 年 5 月中旬,根据中国科协第三次全国委员会的精神, 钱三强主持中国科协促进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联盟委员会制定了《“科学与文化论坛”大纲》,计划从 1988 年 5月起设立“科学与文化论坛”,计划每两个月举行一次,与社会科学界、文化界、教育界有影响的学者联合探讨科学与文化在社会主义现代化设建 中的地位和作用问题。

1988 年 5 月 25 日,由钱三强倡议并主持的“科学与文化论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云南厅举行。钱三强在主持论坛时讲到, 该论坛旨在全面探讨科学与文化的关系,呼吁全社会发扬科学精神,提倡科学道德, 讲求科学方法, 以推进社会主义改革和建设事业;与会者有科学界、文化艺术界、教育界的学者、官员近 30人。“科学与文化论坛”一共举办了5 次,在

知识界和社会上引起了较大的反响, 达到了该论坛设立的目的,既普及了科学知识、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又推动了交叉学科和软科学的发展。3 结语大科学家重视科普,亲力亲为,或是从事科普创作,或是参与科普实践活动,或是开展科普研究,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中外莫不如此。 建国以后,对感受过旧中国和新中国科学教育事业落后状况的科学家来说,对于科学技术普及重要性的认识更加深刻,这也促使他们在实践中从不同方面推动中国科普事业的发展, 钱三强就是如此。 他不仅亲自创作科普读物,参与科普实践活动,推荐优秀科普作品,而且对科普有着深刻的理论思考。钱三强的这些努力,是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科学家群体积极投身科普事业的一个缩影。

科学技术不仅是硬实力,也是软实力,具有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 科技创新提倡新奇,鼓励冒险,欣赏超越,宽容失败,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 如何让科学精神、创新精神蔚然成风,需要包括科研工作者在内的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在这方面,科学普及工作格外重要。在发达国家,科研一线的科学家从事科普工作被认为是分内之事。可是在我国,一线科研工作者从事科普工作却被认为是不务正业; 一线科研工作者也普遍看不起搞科普的, 认为科普是小儿科,只有水平不高的人才去搞科普,高水平的研究者不屑为之。 这种错误的科普观念直接导致科研工作者远离科普一线,我国科普工作整体水平明显偏低。

习近平在 2016 年全国“科技三会”上指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这是对科学普及重要性与现实意义的最新概括。 科学普及对于增强民族自信、消除社会疑虑、提高科学素养、激发创新活力等具有十分深远的战略意义。 在此时代背景下,提升一线科研工作者参与科普的积极性,增强科普的实效性,注重发挥科技创新成果的社会价值,深 入挖掘并弘扬科技创新活动的文化价值, 就显得尤为紧迫。就此而言,一线科研工作者在这些方面所做的工作和贡献,也应该得到足够的认可和评价。 或许, 钱三强的科普思想与实践能够带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发。 参考文献 [1]钱三强.迎接科学春天———一九七八年五月接受《自然杂志》记者访谈,就加强基础研究、普及现代科学知识、广泛进行科学交流以及办好自然科学刊物等问题发表谈话[M] // 科坛漫话.北京:知识出版社,1984:58. [2]钱三强.谈谈科学普及工作[M]// 钱三强文选.杭州:浙江科

学技术出版社,1994:230. [3]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上卷) [M].北

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445. [4]樊洪业.中国科学院编年史(1949—1999)[M].上海:上海科

技教育出版社,1999. [5]竺可桢.竺可桢日记[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6]钱三强.原子能通俗讲话[M]// 钱三强文选.杭州:浙江科学

技术出版社,1994:98-123. [7]葛能全.钱三强年谱[M].济南:山东友谊出版社, 2002:118. [8]钱三强.人类进入了原子时代[J].中国青年,1954( 16):16-19. [9]钱三强.为什么我们要反对使用原子武器[J].中国青年,

1955(4):15-19. [10]钱三强.原子能发现史话[M]// 科坛漫话.北京:知识出版

社, 1984:92-121. [11]钱三强.重原子核三分裂与四分裂的发现[M].北京:科学

技术文献出版社, 1989. [12]钱三强.她在崎岖的道路上奋进———为《居里夫人》再版

写的序[M]// 科坛漫话.北京:知识出版社,1984:49-53. [13]黄健.不能忘却的纪念———回忆“三钱”与广西出版事业

的几件事[J].出版广角,2010(9):48-51. [14]钱三强.致 21 世纪的主人[M]// 少年科学文库.南宁:广西

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 [15]钱三强.抓紧做准备,迎接新世纪[M]// 跨世纪的中国科技.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2. [16]葛能全.钱三强年谱长编[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3:

65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