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velopment of outdoor education activities about the Waking of Insects / LU Yijing

摘要 博物馆教育活动大多局限于馆内主题实验教室,形式上较为贴近传统的课程教育。 此次惊蛰教育活动将结合自然知识的节气传统文化融入到户外教育活动中,以“正月惊蛰,识树辨虫”为核心,实施了一系列动手动脑的教育活动,并为后续其他户外教育活动的策划提供经验。关键词 教育活动 户外教育 惊蛰 上海自然博物馆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CONTENTS -

0 引言近年来,我国青少年在参观博物馆过程中,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博物馆开展的相关教育活动。 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现有 57 个线上可预约的教育活动。其受众群体主要为青少年,按年龄可分为学龄前儿童、小学1—3 年级、小学 4—5 年级和初、高中学生。 目前活动类型主要有动手实验类、主题演示类、角色扮演类等,涵盖地质学、昆虫学、古生物学、人类学等学科。但是,由于受到场地的限制,目前大部分教育活动都在馆内实施, 形式上仍较为贴近传统的课程教育。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博物馆户外教育已经发展到了较为成熟的阶段, 其经验值得我们参考。上海自然博物馆学习先进理念,开发了围绕“惊蛰”节气的户外教育活动,并进行相关研究。1 活动设计“农历二十四节气”又称“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通过观察太阳与地球的相对周期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 他们将运动轨迹划分为 24 等份,每一等份为一个节气,统称二十 四节气。

二十四节气是古代中国人民长期对天文、气象、物候进行观测探索的成果, 是古代中国农业文明的具体体现, 具有很高的农业历史文化的价值。 2006年, 农历二十四节气就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6 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经过评审,正式通过决议,将“二十四节气”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十四节气是中华民族文化认同的重要载体,因此对于青少年来说,学习节气知识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惊蛰是二十四节气之一, 此时天气回暖“,蛰虫惊而出走矣”。 根据这一节气的特点,在活动筹备之初,我们就考虑到应当利用惊蛰节气的时间节点,配合“识树辨虫”的主题,将人文知识与自然知识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如今,由于城市生活更加网络化、数字化,大众对大自然的观察乃至与大自然的接触日渐减少,我们希望带领久处室内的青少年走出教室,走近大自然。

惊蛰户外教育活动选取上海植物园为活动地点,采用预约报名的参与方式,通过预热活动、小小

博物家、记录惊蛰三个环节(见图1),结合植物园特殊的现场环境,就地取材,让青少年以节气为线索,熟悉该时间段的植物与昆虫; 带领青少年通过观察

组织实施此次活动主要面向小学三年级及以上的青少年及其家长。依照此年龄段青少年的心理和生理特点,我们将单次活动时间设计在 120 min 左右, 参与家庭不超过 10 组,共约 25人。为了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活动前组织者应先进行一次踩点,确定具体活动场地,以及确认活动过程中介绍的生物类群。 同时,我们还会事先了解当天天气情况。 如果天气不适合户外活动,活动则延后进行。最后实际参与此次活动的一共有 10 组家庭 25 人, 其中 11 人为青少年, 14人为家长。2.1 预热活动

首先, 指导老师请参与活动的青少年进行自我介绍,让大家互相熟悉。 之后,指导教师对参与活动的同学们进行关于惊蛰知识的白板测试, 先了解大家对于惊蛰的印象。有同学回答道“:从惊蛰开始,天气逐渐变暖了。”也有同学认为“:惊蛰就是昆虫苏醒了,要开始出来活动了。 ”还有同学指出“:惊蛰是二十四节气中的一个”是。 于 ,指导教师在此引出了节气的概念,以及节气的起源: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农耕社会“,靠天吃饭”是几千年不变的传统,气候知识对农民而言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同时,指导老师还向大家分别介绍了二十四个节气。 每个节气都是中国古代人民对自然现象细致的观察, 鸟兽草木的应时变化都被记录下来,与二十四节气相配,形成了名为 研究、动手制作,激发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同时,探索上海自然博物馆教育活动新的内容和形式, 提高策划非正式教育活动的水平和能力。 “七十二候”的气候生物学。

接着, 指导老师具体向参与活动的同学们介绍了惊蛰三候“:一候桃始华” ,之桃 夭夭,灼灼其,华 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便勾引出千媚百态“;二候仓庚鸣”,仓庚即黄鹂,春风中绿树抽条,黄鹂站在树梢上鸣叫“;三候鹰化为鸠”,古人以为春天的斑鸠是由秋天的老鹰变化出来的,故作此候。

最后, 指导老师还向大家介绍了惊蛰节气的风俗习惯。 在陕西,在惊蛰有吃炒豆的风俗。 豆,指大豆。人们把炒豆比喻成毒虫,大豆在锅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象征着虫子在锅中受热煎熬时的蹦跳之声,吃掉炒豆就意味着吃掉虫子。惊蛰吃梨也是北方的民间习俗,那为什么要在惊蛰吃梨呢?“梨”和“离”为谐音,意思也是要远离害虫。 同时,惊蛰时气候比较干燥,吃梨可以生津润肺,止咳化痰。

通过预热活动, 让同学们初步了解当天活动主题和意义。 与此同时, 预热也是进行评估的第一环节,即评价青少年在活动前对节气的了解程度。我们发除现, 了关于本次活动主题惊蛰,参与者对节气知识的了解甚很少, 少青少年可以说出 3 个以上的节气名称。2.2 “小小博物家”

指导老师把加参 活动的同学分成两组, 在其带领下寻找植物园中春天的痕迹。 我们按计划路线行走到指定的观察点, 边走边介绍几种比较典型的植物,种类以在惊蛰开花、发芽的时令植物为主,例

如,阿拉伯婆婆纳、二月兰、泽漆、云南黄馨等(见图 2)。 在此过程中,同学们以观察为主,辅以指导教师的介绍。 随后,每个家庭采集一种植物的枝条

观察采集植物环节结束后, 老师带领青少年到达事先选择好的池塘边,在家长的陪同下,利用分发的捕鱼网捕捞水中的生物。通过该活动,同学们可以了解水生生物在惊蛰节气时期的活动情况, 并熟悉上海本土常见水生生物,例如水虿、水龟、龙虱等。有几位同学捕捞到了水虿,放置到瓶中来观察。我们鼓励大家观察完之后,将水生生物放回池塘中。虽然当天气温较高,但是昆虫还比较少,只能观察到蜜蜂。除此之外,在活动过程中,我们会鼓励大家利用相机或手机记录惊蛰, 并评选出比较好的照片分享给大家留作纪念。2.3 记录惊蛰

“小小博物家”活动之后,我们回到草坪,向每位 或完整植株,为之后的植物标本制作做准备。 大家分头寻找植物,积极向老师求证,并小心翼翼的采集植物。

同学分发一份植物标本制作工具, 其中包括标本台纸、覆膜纸、吸水纸等,并由指导老师向大家讲解植物标本的制作方法和要点。理论上,植物标本应该是先干燥,再进行装订。由于植物标本制作的干燥过程需要较长时间, 因此活动中老师会指导大家先将植物整姿装订完之后,再使用专用的吸水纸,回家继续完成干燥的过程。 有一些同学采集的植物还包括花的部分, 老师提醒大家应小心处理, 不要将花朵损坏。完成之后,指导教师会选择几份制作比较好的作品, 进行现场展示, 并且鼓励同学们在活动结束之后,也可以采集一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植物,自行制作植物标本。

“记录惊蛰”活动的第部二 分是蝴蝶标本制作。

由于上海的惊蛰当天,活动的昆虫不多,所以我们事先采集了一些上海自然博物馆“体验自然”展区中死去的蝴蝶,由老师指导同学们制作蝴蝶展翅标本:将昆虫固定在泡沫板上,用玻璃纸覆盖在蝴蝶翅膀上,并用标本针固定翅膀,完成展翅。 活动中,我们还介绍了一些鳞翅目昆虫的相关知识, 例如如何区分蝶与蛾,或通过观察制作完的展翅标本,总结昆虫的形态结构是如何与生理习性相适应的等等。

活动最后,我们再次进行活动效果评估,让青少年们谈谈对惊蛰的新认识。 有同学回答道:“惊蛰天气变暖了,动物们都苏醒了;桃花开了,昆虫出来活动了。 ”也有同学回答道:“惊蛰的时候,天气开始变暖了;植物发芽了,云南黄馨开花了,昆虫苏醒了。 ”我们可以从参与者回答中发现: 青少年对于自然科学知识都很感兴趣,并能够掌握大部分的所授知识。但对于节气内容的掌握程度, 大部分的青少年仅仅是短时记忆,还需在活动结束之后进行复习巩固。3启示与思考

博物馆户外教育活动的开发打破了传统的形式。 作为博物馆的教育工作者,如何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寓教于乐,使得博物馆的教育活动更具层次化和多元化, 是我们不断追求并为之奋斗的目标。 同时,户外教育活动开发也是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3.1 以兴趣为导向,结合青少年现有学科知识

户外教育活动是博物馆教育活动的一种新的形式。常规的博物馆教育活动内容选择一般不受限制。但是博物馆户外教育活动由于受到地理环境的限制,教学内容需要相应的取舍。首先需要进行前期调研, 大致清楚不同学段青少年的基本特征心理及其兴趣所在;其次,针对不同年龄段,结合其现有学科知识背景,制定相应的教学内容,确保青少年参加教

育活动的质量;最后,要了解实际参与活动的青少年对于学科知识的学习程度,并以此作为活动基础。3.2 以实践体验为载体,提高青少年的动手能力

传统的教育活动主要以理论知识为主体, 动手实践机会较少。 户外教育活动的优势在于青少年可以用感官对自然事物进行观察与知觉。 这样对知识内容的理解和记忆更加深刻,动手能力得到强化。在采集植物、 辨识昆虫的过程中, 激发青少年的好奇心,提高了团队合作意识,增强自然探索精神,促进其健康成长。3.3 以节气为主题,构建完整的系列教育项目

惊蛰是二十四节气之一, 与之相对的还有三种物候现象,内容涉及植物、农作物、动物和气象水文各种现象。因此,以节气为主题的户外教育活动可以构建成系列项目,并且可以与学校建立合作关系,与相关的科普基地建立合作机制,以学年为周期,将二十四节气真正融入科学教育项目中。 在增长青少年科学知识的同时, 将我国传统民俗文化更好的传承下去。

致谢:特别感谢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展教服务处宋晓彬、邓卓和余一鸣为本文提供的帮助。

参考文献

[1]赵霞.青少年户外教育的国际经验及启示[J].中国青年研

究,2015(4):115-119. [2]吴祖强.户外教育和野外环境教育活动设计与评估[J].高等

师范教育研究,1999(2):54-58. [3]崔玉霞.二十四节气中的文化底蕴[J].农业考古,2009( 3):

162-166. [4]邹小斌.户外考察活动的探索与实践———以东白山植物采

集和文测天 观 活动为例[J].探秘:科学课,2010( 10):58-59.

( 2017-02-05 收稿; 2017-04-05 修回)

作者简介:陆怡菁( 1993—),女,现从事博物馆教育工作, E-mail:luyj@sstm.org.cn。

a.阿拉伯婆婆纳; b.二月兰; c.泽漆; d.云南黄馨图 2 惊蛰典型植物 d

c

a

b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