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之所———剑桥大学的惠普尔科学史博物馆 / 林冠男

———剑桥大学的惠普尔科学史博物馆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目次 -

林冠男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摘 要 文章介绍了剑桥大学的惠普尔科学史博物馆,从建筑历史、兴办理念、收藏研究、展陈特色及公众服务等方面一一陈述,向读者揭示了这座属于剑桥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的博物馆如何启发大众对于科学的兴趣,发挥自身辅助教学的功能,助力剑桥大学成为全球的科学中心。关键词 高校博物馆 科学史博物馆 剑桥大学

剑桥大学教授艾伦·麦克法兰 (Alan Macfarlane)在《启蒙之所,智慧之源———一位剑桥教授看剑桥》 一书中说“剑桥大学是年轻人寻找自己的定位、天赋和兴趣的起点。寻找的手段固然包括正规的学习,但也要借助不计其数的课外活动,付出同样巨量的时间,用来泡博物馆、俱乐部、社团等等,这些都会是不错的选择。 剑桥多如牛毛的俱乐部和协会就像通道或门扉一样, 把你引入一个将会吸引你终生的感情和思绪的新天地,发现自己的志趣所在,同时与外部的成人世界发生第一次的接触。 未来职业的选择,既需要热情也需要天赋,而通过这些大学里的俱乐部, 你能发现自己兼具这两项素质的最佳选择。 ”因此,博物馆无疑成为剑桥学子们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惠普尔科学史博物馆( Whipple Museum of the History of science)是剑桥大学下设的九家博物馆之一,属于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按照国内的分类算是一间专题性的高校博物馆。说起这家博物馆,同处于自由学院路上, 与它一墙之隔的卡文迪许实验室不可不提,甚至有人把实验室的兴建视作剑桥大学“科 学强校”的决定性一步。虽然今日的剑桥大学俨然成为一个全球的科学中心, 但其实直到19 世纪中期,该校才将自然科学作为同等重要的考试科目纳入教学计划。 这还受益于当时的两位贵族:1847—1861年在此担任校长的维多利亚女王之夫阿尔伯特王子及后其 来的继任者德文郡公爵七世———威廉·卡文迪许爵士。这里卵翼了许多科学巨匠及其重大发现,容纳着众多实验小组组成的浩大阵营,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等多种学科。 各实验小组大都是结社性团体,通常规模不大,在这个袖珍的世界里激烈竞争和密切合作, 跨学科的交流时时发生,从而导致了科学史上一连串的惊人发现。 言归正传,惠普尔科学史博物馆中的许多藏品就来自于卡文迪许实验室,两者都反映了剑桥学者们在科学道路上的探索与追求,见证了剑桥大学早期自然科学的发展历程。

博物馆的展厅不大, 建筑却颇有来头———曾是剑桥地区成立于 1618 年的第一所公共学校的所在地,其中詹姆士一世时期的悬臂拖梁独具特色(见图1)。 而后建筑进行了扩建,增加了夹层。 1956 年,这

里划归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用于存放相关藏品。1973年,惠普尔科学史博物馆对外开放。博物馆以纪念惠普尔先生 的贡献而命名。 他

*是英国著名的科学仪器制造商、 剑桥科学仪器公司董事长, 同时身兼多家科学学术社团和协会的理事和主席, 因此有机会收集到众多与科学史相关的科学仪器。 1944年,他向剑桥大学捐赠出自己收藏的1 000多件科学仪器及同等数量的珍贵图书,博物馆即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 其后, 博物馆不断丰富藏品,陆续收藏了很多剑桥大学其他学院的科学仪器。

在博物馆建立之初, 惠普尔先生就明确指出: “该馆不仅要展示科学仪器,更重要的是发挥教学作用,并能为未来的科学发展和研究服务”。 所以多年来, 这所博物馆一直是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师生日常教学的重要阵地, 馆内的所有藏品均可以成为科 学研究的对象。

博物馆的藏品包含仪器、模型、图片以及印刷品等一切关于科学史的资料及实物,如17—19 世纪的天文仪、航海仪、等高仪、绘图仪,早期的望远镜、分光镜,各种计算器、计算尺及电学仪器等,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出自英国本土工匠之手。 藏品中还有中国制造的日晷和看风水用的罗盘。此外,博物馆还收藏了显微摄影发明人制作的四幅缩微影像, 以及达尔文当年使用过的放大镜。

博物馆最令人难忘的地方是位于其楼上的名为“多维 利亚时代的起居室”的复原展示(见图 2)。 展览再现了维多利亚时代晚期某个中产家庭客厅的场景,通过房间内的家具、摆件、装饰、书籍等细节,表现十九世纪末英国人对于自然科学萌发的兴趣。 在这个展区的门口贴出了一张温馨提示, 不仅告知展示内容,鼓励观众在这个小起居室内拉开抽屉,打开柜子, 探索里面的藏品, 而且希望观众能够拉张凳子,舒舒服服地在壁炉前拿起书本慢慢阅读,品味当时的生活乐趣,体会人们对于科学的好奇和探索。无论是墙上的衣服、 衣帽钩上的各式帽子或者抽屉里的旧照片,博物馆激发观众去慢慢触摸、细细感受。在这个光线昏黄但不失华丽的房间里, 透过西洋镜的影像, 仿佛穿越到百年前那个即将走向世界之巅的帝代国时 。 如图 3 所示, 主展厅内狄龙·威斯顿( Dillon Weston)制作的玻璃真菌模型颇为有趣。 狄龙博士

在剑桥大学的圣凯瑟琳学院获得学位后就一直在该校供职,奉献了自己毕生的职业生命。他酷爱制作玻璃标本,曾说“人们都讨厌真菌,但我想给你展示它不为人知的美”。 展柜里展出的精美异常的模型,若

* 1765 年, 为解决英属殖民地美国马里兰与宾夕法尼亚之间的边界纠纷, 英国王室委托天文学家查尔斯·梅森( Charles Mason)和杰里迈亚·迪克逊(jeremiah dixon)勘测定界,即后来著名的美国北方和南方的分界线——“—梅森—迪克逊线”。

** 剑桥科技节是剑桥地区每年一度以科学为主题的全民参与活动,活动持续两周左右,期间剑桥地区所有学院、科研机构以及博物馆等与科学相关的单位都会推出与公众的互动项目,介绍自己的研究领域,以达到科普的目的。 不是仔细研究展品说明, 任何人都会误将其认作是一件艺术品。 而这个展览能让人记忆深刻的原因之一正是其文字说明不局限于对展品本身功用的描述,还勾勒了另外一条线索,可以让我们了解到一位伟大的剑桥学者如何在自己的人生职业选择与兴趣爱好之间寻求平衡发展并同时获得双赢。

展柜内密布的模型、标本、仪器、设备有着太过复杂的出身和太多深刻的故事, 然而小小的说明牌又怎能写尽它们不凡的身世和自身的伟大。于是,博物馆采用了最为低碳且易行的方式, 将这些内容提供给感兴趣的观众———展厅内几本厚厚的藏品分类手册。通过图片配合文字,恰到好处地补充了展示说明的不足。

如图 4 所示, 一处展柜内的乐高玩具吸引了我的视线,细看说明,才知展示的重点在于两张纪录当年勘定美国州界线 的档案图片。 博物馆巧妙运用

*了成本低廉的塑料积木(大众市场即可购得,无需专门制作)来展现历史事件,而那两件文物倒成了展示的背景。展厅内的互动项目十分传统,以开放式柜子里允

许触摸的展品为主要形式。如图 5 所示,每个项目都有详使细的 用说明,指导观众如何合理地学习操和 作。每年 3 月的剑桥科技节 和5 月的国际博物馆

**

图 1 博物馆大厅

图 2 “维多利亚时代的起居室”的一角

图 4 关于“梅森—迪克逊线”的展示

图 3 狄龙·威斯顿制作的玻璃真菌模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