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现状与发展方向

邱芸

Shangchang xiandaihua - - CONTENTS - 邱 芸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摘 要:现代社会经济体系由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两部分组成。当前,虽然我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都得到了比较大发展,但是仍存在结构失衡,产生“脱实向虚”的问题。在这种情形下,我国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关键,在于是否可以处理好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相互关系。在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间关系的基础上,本文试图分析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现状与主要问题,并对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发展方向提出几项建议。

关键词:虚拟经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

一、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

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是现代市场经济中社会经济活动的组成部分,两者是相互依存的相互制约的关系。

与实体经济相对应,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发展的一个衍生物,以实体经济为基础,基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内需而产生,并随着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同时也反作用于实体经济。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特点之一,即为现代市场经济不断发展,货币化程度不断加深,与此同时,经济虚拟化的程度也在不断提高。

经济运行最有效的状态是均衡,当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发展协调时,也会带来实体经济的繁荣;当虚拟经济的发展速度低于实体经济的发展速度,金融抑制的后果也会随之出现,成为经济发展的阻碍与经济萎缩的罪魁祸首;而当虚拟经济的发展速度严重超过实体经济的发展速度,出现独立于实体经济的态势,与实体经济相背离,从而形成经济泡沫时,整个金融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将会大大降低,集聚极大的潜在风险,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的发生概率将会变得非常大。而一旦发生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不但会大大拖累实体经济的发展,甚至对整个经济体系的发展造成巨大的伤害。

二、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现状与问题

我国经济形势总体良好,经济形势特点是缓中趋稳、稳中向好,金融风险整体是可控的,但在经济运行中仍存在不少突出矛盾和问题。周期性、总量性的问题固然存在,但结构性问题仍是根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都得到了比较大的发展,但近年来,随着我国工业化水平提高与金融业、互联网的大发展,经济服务化的趋势愈加明显,“脱实向虚”成为我国经济发展中不可忽视的问题,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仍然存在一定的结构失衡和脱离现象。其中,金融业、房地产业这两大领域的“脱实向虚”问题较为严重。具体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经济货币化程度增长过快,从广义货币量(M2)与国内生

产总值(GDP)的相互比例来看,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偏离程度已经可见一斑。M2与 GDP 的比值,从 2011 年的 1.74 倍快速上升到了 2015 年的 2.03倍。而与此同时,我国的实体经济规模占 GDP的比例却呈现出快速下降的趋势,从数据看,这个比例在 2011 年是 71.5%,而到了 2015 年,已经下降到 66.1%。如果M2/GDP的比例过高,经济中可能蕴含较高的资产泡沫,经济体系风险也会变大,不利于国家宏观经济的稳定运行。

2.我国制造业供需结构失衡,整体大而不强,主要表现在高端和有效供给不足、中低端和无效供给过剩。从制造业产业结构看,高级化程度不够。从近十年的数据看,日本机电产品的平均出口单价为 39.74 美元 /公斤,而我国仅为 19.75 美元 /公斤。从制造业产业组织结构看,合理化程度有待提升,优质企业数量不够多,世界一流制造企业少,并且存在一定数量的“僵尸企业”。研究显示,从属于“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的38 家上市公司中随机选取了17家上市公司,其中有8 家僵尸企业、6家僵尸性企业、3家非僵尸。制造产品的整体质量也不高,建材、钢铁等行业的低水平产能过剩问题长期存在,与此相对的,高附加值、高品质、高复杂性、个性化的产品供给能力却相当不足。有效需求的乏力增长使制造业的投资低迷,实体企业成本升高、利润下降、盈利能力较弱,部分地区的经济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3. 工业和服务业结构失衡,产业结构失衡的本质是效率问题。从改革开放 1978 年到 2016 年,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第一产业占比从 27.7%下降到 8.6%,第二产业从 47.7%下降到 39.8%,而第三产业则从 24.6%上升到 51.6%,从这组数据中看出,第三产业服务业占比迅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迅速转型。然而,整体的经济效率却没有得到有效提升,从劳动生产率指标来看,2015年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为 12.36 万元 /人,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10.48 万元 / 人的 1.18 倍。但效率相对高的工业占GDP 比重呈下降趋势,而效率相对低的服务业占GDP比重却迅速上升。由此,产生了第三产业效率下降、占比上升的“逆库茨涅茨化”问题,表现出产业结构的转型却未升级的结构性失衡。

4.金融业、房地产业和实体经济失衡,虚拟经济过快增长,实体经济却缓慢发展。存在大量资金在金融的虚拟体系内部自我循环,金融业投资回报率长期维持在较高的水平,而实体企业的综合税收负担重,投资回报率较低,这些使得虚拟经济高增长和泡沫化,不仅加大了金融风险,也使得实体经济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加重。从金融业增加值占GDP 比例来看,2001 年的占比为4.7%,而到了 2015 年,这个比例快速增长到了 8.4%,已经超过地产泡沫破灭前的美国、日本。另一方面,又有大量资金涌入了房地产市场,从房地产调控来看,由于合理的顶层设计与规范的缺乏,导致土地价格快速上涨、房价快速上涨,实体经济成本也由此变高。

三、对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发展建议

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相互依存,实体经济是基础,而虚拟经 济又是实体经济的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助推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为其带来收益;另一方面也潜在着巨大泡沫,潜伏危机。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失衡是我国经济运行的最大风险。对此,由本文的问题分析,提出以下建议: 1.提高制造业供给体系质量,化解制造业供需结构失衡制造业需抛开以往为了降低成本而放弃质量的想法,以提升制造产品质量为基本目标,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加强技术创新及质量管理,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降级的深度融合,培养企业家精神,不断提高企业竞争力,提高中国制造在世界的影响力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2.深化工业化进程,化解产业结构失衡我国现总体处于工业化后期阶段,并呈现出经济服务化趋势,服务业占比已超过工业化,经济“去实体化”的内在结构风险加大,工业化发展也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应重视工业和服务业的融合发展、良性互动,同时,必须结合国情,走新型工业化的路线,一方面,城市化、工业化两者的关系必须要处理好,发挥城市化对实体经济优化成绩的引导作用,而不是让房地产成为炒作对象;另一方面,促进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建立工业化创新驱动机制,推进我国工业化沿着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的方向转型升级,以提升效率为导向构建现代产业体系。3.加快金融体系改革,建立虚实经济协调健康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和完善金融市场制度,强化金融市场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功能,抑制金融投机和虚拟经济泡沫。建立和规范债务管理及风险预警机制,特别要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加强货币、信贷和产业政策的协调配合,以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实体经济。从风险防范的重点上来说,更需要关注长期系统性经济风险,同时兼顾金融风险的防范,加强和完善监管体系与金融法规的制度建设,完善信息披露制度,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加强风险监测预警,避免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过度膨胀而造成的阻碍经济发展影响。

四、结束语

虚拟经济已逐渐在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虚拟经济的发展速度和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已经成为经济社会稳定的基础。建议重点着力发展实体经济,根据实体经济的发展需要适度有序地发展虚拟经济,加强对虚拟经济监管,建立风险预警机制,推动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形成虚实良性互动的国民经济运行机制,建设健康的现代化经济体系。

参考文献:

[1]黄群慧.提高供给质量化解“虚实”结构失衡[N].经济参考报,2017. [2]费洪平.促进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协调发展[N].人民日报,2017. [3]李林.对我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现状的分析[J].商,201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